第十三章救星

作者:心灵情 字数:303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眼看死神正惨忍无情疾快无比的向风正明扑来,马上就要惨忍无情的夺去他那个善良正义宝贵生命的,千钧一发万分紧急危险救无可救的一瞬那间,突然从庄外传来一个神勇威猛正气凛然的巨喝声:“都给我住手,休得伤人性命!”

这一声巨喝声,就若同晴天平地突然响起一个霹雳惊雷一样,惊天动地震人心魂,使得兆春江和水天邪二人,双双各自被这种神勇威猛正气凛然的巨喝声,震的双耳发麻,心中发抖,就在兆春江和水天邪被这巨喝声震得双耳发麻,心中发抖招式慢下来的那一瞬间,从庄外迅若急电般奔进一个人来。

人没到,一道至刚、至阴、至猛、神勇威猛凌厉厉害至极的纯阳刀劲先到,在千钧一发万分紧急危险救无可救的情况下,疾快无比的接下了兆春江和水天邪二人的这必杀一招,从鬼门关外救回了风正明一命。

风正明本来正在闭目准备等死,没有想到会有意外的奇迹发生。

当他听到一声巨喝声,和一两声兵器相声后,就急切的睁双眼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能耐,从威震江湖武林的黑道高手“刀王”兆春江和水天邪二人手下救出了他,抵挡化解了他们二人的那凶猛恶毒锐不可挡的必杀一招。

当他睁开双眼后,就不相信的大吃一惊。因为就见一名有若玉村临风英俊挺拔的青年,正全身散发着一种浓厚强烈,让人喘不开气的阴森凌厉厉害至极的煞意杀气,眼露着一种阴寒恐怖凌厉厉害至极的厉芒,还又全身隐隐有一种神圣高贵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质,神勇威猛无敌的站在那里。

一见是这名长相不凡的青年救了他一命,他就急忙怀着兴奋欢喜出望外高兴的心情给朱天龙拜下去,感谢万分的说道:“多谢少侠的救命之恩,不知少侠尊姓大名如何称呼,好容我日后报答你的恩情?”

水天邪见风正明已经身负重伤举步艰难,再无什么能力抵抗他的杀招,本来是怀着万分得意兴奋高兴的心情挥剑向风正明杀去,好报了风正明伤他儿子之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最后关键时刻,竟然会有人多管闲事,替风正明抵挡下了这必杀一招,救下了他的伤子仇人风正明,使他的伤子大仇无法如愿得报。

他就满怀愤怒怨恨凶残恶毒的对朱天龙怒喝道:“你是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胆敢在这里多管闲事,快报上名来受死?”

兆春江本来是一直以刀法自负,认为世上没有什么刀法可以超过他的“狂魔刀法”的,所以见到朱天龙所使的这种,比他一直自负的“狂摩刀法”还要神勇威猛凌厉厉害至极的至刚、至阳、至猛刀法,就吃惊的对朱天龙惊叫问道:“你是何人,所使的刀法是什么刀法?”

包不同、季神力、任霸天、伍凶神四人本来正强行拉着他们的少门主风行霸向庄外逃亡,一见到在这最后紧要关头从庄外来了一个救星,在千钧一发万分紧急危险救无可救的紧要关头,抵挡化解了兆春江和水天邪二人的这必杀一招,救了他们的师父一命。

他们四人就不再带领他们的少门主风行霸逃亡,一起怀着万分惊喜兴奋高兴的心情,奔回他们的师父面前,给朱天龙跪下感谢万分的说道:“多谢大侠你救我的师父,你的恩怀我们四人永生不忘,在这里给你叩头谢恩了。”

风行霸见他爹在那里面闭目等死,本来是怀着万分悲痛,伤心欲绝绝望无助心情离去的,一见在这最后紧要关头从庄外来了一个救星,在千钧一发万分紧急危险救无可救的最后紧要关头,抵挡化解了兆春江和水天邪二人的这必杀一招,救了他爹一命,他就不再悲痛伤心欲绝了。

开始怀着万分喜悦兴奋高兴的心情,疾快的和他的四位师兄奔到他爹的身旁,给朱天龙跪下相谢救命之恩,道:“多谢大侠你救了我爹,请你好事做到底,帮我打退杀了这两个大恶贼,救救我爹吧,我在这里给你叩头相谢了。”

朱天龙一见风正明、风行霸、我不同、季神力、任霸天、伍凶神六人都给跪下相谢他,他就先急忙惶恐不安的扶起风正明说道:“前辈您快快请起,我叫:朱天龙,只是一个初出江湖的晚辈,怎么能承受您的大礼呢?”

接着他又急忙不安的相继扶起风行霸、包不同、季神力、任霸天、伍凶神五人说道“五位大哥快快请起,不用给我行如此大礼相谢的,我答应你们的请求,你们放心好了。”

然后,他就又神情一变,变得神勇威猛凌厉可怕至极,全身开始发出一股阴森恐怖可怕的杀气,对着兆春江和水天邪二人怒喝道:“路见不平有人踩,我虽然只是一初出江湖的后生晚辈,但如果你们要是胆敢在这里行凶做恶的,我就决不能饶你们,有本事你们两个人就一起上吧,我倒看一看你们都练有什么样的邪门歪道武功,胆敢在这里耀武扬威行凶伤人。”

风行霸见朱天龙答应了他的请求,助他相战,兆春江和水天邪二人为他爹出头了,他就再次感谢万分的给朱天龙跪下以谢他的相助之恩,然后就怀着欢喜兴奋高兴万分的心情,和他的四位师兄一起替他爹止血抱扎伤口。

水天邪一听到朱天龙的这种满含杀机的话,见到朱天龙的那种隐隐有一种,普通人没有的那种神圣高贵君临天下的王者气质,阴森凌厉恐怖吓人至极的煞意杀气后,他就吃惊畏怕不已的打了一个寒战后退了一步。

然后才仗起胆子,心虚畏怕慌乱不安的抬出他们的教主对朱天龙威胁恐吓道:“野小子,你可知我们什么来历吗?竟然胆敢在这里多管闲事我们乃是‘幽灵教’中人,我们教主‘幽灵大帝’魔功盖天下无敌,你要胆敢得罪我们,多管闲事的话,就等于在得罪我们教主,在和我们整个‘幽灵教’做对,到时候我们教主就不会放过你,会下令满天下追杀你,让你知道今日得罪我们‘幽灵教’是要付出什么样的惨痛代价的,所以我劝你还是识相点,快点,我告诉你吧,离开这里不许再多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招来杀身之祸。”

朱天龙本来还只想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难而退的,现在一听说他们是“幽灵教”的,就立刻改变了注意,决意要杀了他们为武林除害。

于是他就神勇威猛满含阴森凌厉至极的杀气和煞意的对水天邪怒喝道:“我本想教训你们一顿就让你们走的,现在即知你们是‘幽灵教’中人,就不能够放过你们,要大开杀戒,杀了你们为武林除害,现在你们二个人就一起上,免得我多费一番事,浪费我的时间。”

兆春江本来也被朱天龙的那种,隐隐有一种普通人没有的那种,神圣高贵君临天下的王者气质,阴森凌厉恐怖吓人至极的煞意杀气所震惊住,不敢轻易的上前向朱天龙挑战,但他因为一直自负天下很少有刀法能够超越他的“狂魔刀法”的,实在很想再见到朱天龙的这种至刚、至阳、至猛、神勇威猛凌厉厉害至极的纯阳刀法,好看一看到底是他的“狂魔刀法”厉害,还是他的这种至刚、至阳、至猛的纯阳刀法厉害。

现在又听到朱天龙在那里狂傲不可一世的不把他放在眼里,这无疑等于是对他的一种侮辱,头可断,血可流,但愿决不可以受这种侮辱。

于是他就打定注意的持刀上前不服气,满面怒容的朱天龙傲然怒喝道:“在下‘幽灵教’的‘神风堂’堂主兆春江,我一生喜爱钻研练习刀法,练得了一路不怎么成气候的刀法,既然你大言不惭的说,要杀我为武林除害,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和你一论高下,一分胜负,看一看到底是你的那种至刚、至阳、至猛的刀法厉害,还是我的‘狂魔刀法’厉害!”喝完,他就不甘受辱,准备上前和朱天龙决战一分胜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