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刀王

作者:心灵情 字数:324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风正明和兆春江二人互相一交上就各自认为对方并非浪得虚名,而是有真本领的,开始各自集中精神专心一致的在这里各自使出成名绝学激战了起来,就这样,他们两个人一个以宏厚的功力,精妙变化无穷的刀法;一个以凶猛霸道锐不可挡的斧法,一直在这里激战了两个时辰也没有分出胜负来。

水天邪见他请来的帮手“刀王”兆春江的武功,并不比“神斧”风正明的武功高强多少,战到这么长时间也没能够战胜打败风正明,替他杀了风正明报这伤子之伤,他就在暗自焦急不安,担心夜长梦多,会发生什么别的意外,使他今日无法报得这伤子之仇。

于是他就脑筋一转,想出了一个阴险恶毒注意来,开始下令让和他前来的手下和他一起围杀风正明的儿子和门下,好绕乱风正明的心神,使他不能专心一致的和兆春江决战,让他能够尽快的报得这伤子之仇,免得夜长梦多再生什么枝节意外无法报仇。

他的这条阴险恶毒计谋果然凶狠恶毒,一经使用就立即使风正明中计,无法专心一致的与兆春江激战。

风正明一听到他门下弟子的惨叫声,见到水正邪正有若凶神恶煞一样,带领他的手下凶残恶毒无情的屠杀他的门下弟子,他就焦急怒万分的对水正邪怒喝道:“水天邪!你这个阴险恶毒卑鄙无耻小人,真正妄为一门之主!杀我门下弟子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你我冲我来,不许你为难屠杀我的门下弟子!”

他本来武功就不如兆春江宏厚厉害,开始不是兆春江的对手,现在再一分心动怒,心浮气躁无法专心一致和兆春江决战,就更加不是不兆春江的对手,被兆春江抓到了有利的机会,以一招“百魔齐挥”幻化成满天刀光魔影,挟以道道阴森凶猛狂野凌厉厉害无至极的刀劲,疾快无比的向他周身劈来。

风正明一见他中了水天邪恶毒奸计,因他的动怒分神心浮躁没能专心一致的和兆春江决战,而被兆春江抓住这有利的机会,使他的凶猛狂野霸道厉害至极的刀法破进了他的防范之内,使他进入了险象。

他就暗骂水天邪一声:“阴险恶毒卑鄙无耻。”就疾快的飞斧出招,抵挡这已经逼进他身前的道道凶猛狂野霸道凌厉厉害至极的刀光魔影。

“叮叮当当”他的大斧和兆春江的刀相交了几下后,终因为分神匆忙之间,无法全部化解这凶猛精妙凌厉变化无穷的一招,被这一招最后的一个变化,破进他的护身真气之内,在他的左胸口疾快凶猛无情的劈出一道,深可见骨一尺长的伤口来。

“啊!”的一声惊动动地的负痛大叫一声,大斧无力的落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无力再战。

鲜血疾快的染红了他的前胸所有衣服。

风行霸一见他爹不敌中刀倒地。他就急切焦急悲痛心疼万分的悲叫一声,“爹!”不顾一切的杀退挡在他身前的“灵蛇门”中人,疾若闪电般向他爹身旁赶去,好抢救保护他爹。

“天门四斧”一见他们的师父不敌中刀倒地,就也一起急切焦悲痛心痛万分的悲叫一声:“师父!”不顾一切的杀退挡在他们身前的“灵蛇门”中人,疾若闪电般向他们的师父身旁赶去,好抢救保护他们的师父。

水天邪见他的毒计已经成功达逞,如愿以偿的使风正明不敌中招倒地身负重伤无力再战,他就凶狠兴奋得意狂傲高兴万分的阴森恶毒狂笑道:“风老儿!今日就是你血债血还死期到了的时候,你就拿命来受死吧!”然后他就和兆春江一起凶残毒阴笑连连的一步一步慢慢的向风正明走去,好杀了风正明为他儿子报仇雪恨。

风正明见兆春江和水天邪二人正一步一步慢慢的向他走来,要杀他,他们就急切焦急不安的对护卫在他身旁的儿子风行霸劝说道:“霸儿,你快点离这里,不要再管我,快走!”

风行霸见你爹让他一个人独自逃命,他就悲痛伤心欲绝的痛器悲切叫道:“爹!我不走!我不能够留下你一个在这里遭受他们的惨害,独自一个人逃走的,要走我们父子二人一起走!要留我们父子二人一起留!”

风正明见他的儿子不肯离他而去独自逃命,他就急切焦急不安的对护卫在他身旁的四位爱徒,“天门四斧”催促叫道:“你们四人快点帮我把霸儿带离这里,不要再管我,护送霸儿要紧,快点走!”

包不同、李神力、任霸天、伍凶神四人见他们的师父让他们四人离开不要管他,他们四人就一起急切焦急悲痛伤心欲绝的悲叫道:“不!师父!我们不要离开你!要在这里保护你,和你同生同死,和他们拼了!”

风正明见他的四个爱徒也不听他的话,不肯离开这里,他就愤怒生气忧愁急切焦急不安的对他的四位爱徒责骂叫道:“你们这四个不孝之徒,还不快点护送霸儿离开这里,难道想让我们风家断后,‘天斧门’除名吗?这里有为师替你们断后,你们不用再管我,还是快点护送霸儿离开,使我们‘天斧门’不绝后为重!”叫完,他就艰难努力的拿起落在地上的大斧起身准备为他们断后,再次和兆春江、水天邪二人激战护送他们平安离去。

包不同、李神力、任霸天、伍凶神四人一听这话,他们四人就一起悲痛万分的对他们师父悲叫道:“好吧,那师父你多保重,我们一定会平安的为风师弟护送出这里,决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吧。”叫完,他们四人就一起含泪悲痛万分的拉着泪流满面伤心欲绝不肯离去的风行霸开始向庄外逃去。

水天邪见风正明让他手下的四名爱徒“天门四斧”护送他的儿子逃离这里。他就阴森着脸,狰狞凶残恶毒的狂叫道:“今日你们谁也别想离开这里,我今日就大发慈悲之心,让你们父子师徒六人一起上路,在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叫完,他就连连狰狞凶残恶毒的阴笑着,加快迅速凶恶毒惨忍无情的挥动手中剑大力屠杀阻拦在他身前不让他去搏杀风正明的那些焊不畏死的“天斧门”弟,一步一步凶残恶毒至极的向风正明靠去。

这时他全身充满了阴森凶残凌厉肃杀的杀气和沾满了“天斧门”弟子的鲜血,口中又连连笑着只有阴曹地府的恶鬼无常才有的那种阴森狰狞凶残恶毒至极的阴笑声,再加上躺在他身旁被他惨忍无情杀害的那些“天斧门”弟子们的那种凄惨叫喊声,使他的模样活脱脱就像似一个刚刚才从阴曹地府中出来的恶鬼无常一样阴森恐怖可怕至极。

风正明见他的门下弟子个个都悍不畏死的相继为了保护他而被水天邪这个阴险恶毒的大恶贼所杀害。他就急切焦急痛,心不安的对他的所有门下弟子悲痛万分的叫喊道:“我门下弟子听着,快快离开这里,不要在这里为我而白白送死,任于水天邪这个大恶贼杀害,快逃,不要再管我,如有不听令者,我就不再让你们为我‘天斧门’弟子,”然后他就又愤怒万分的对水天邪怒喝道:“水天邪,你这个阴险歹毒卑鄙无耻的大恶贼快住手,杀害我门下弟子算什么本事。”喝完,他举步艰难努力的持斧向水天邪杀去。

水天邪见风正明到了这个时候还妄想和他决战,他就得意狰狞狂笑道:“好,既然你想早点死,那我现在就送你上西天,然后再收拾你的儿子和你的徒弟,让他们和你一起去阴曹地府报到,”道完,他就有若凶神恶煞般陪同兆春江跨起死神之步,疾快的挟以阴森凌厉肃杀的杀气向见正明身前杀去。

这时候老天爷因为不忍心看到这件在怒人怨的悲惨之事发生而愁云满布的把太阳给隐盖了起来,并刮阴森恐怖至极的阴风来。

水天邪来到风正明身前后就阴森凶残恶毒的狰狞狂笑道:“风老儿,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拿死来受死吧!”喝完,他就和兆春江二人各自凶猛恶毒疾快无比的使出“灵蛇剑法”和“狂魔刀法”挟以阴森凌厉厉害至极的杀意和破空而起的肃杀风声,以铺天盖地锐不可挡之势,联手向风正明杀去。

一时之间,满天都是刀光剑影,把风正明的前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所有的去路都全部封死笼照在这刀剑联后一招之下。

风正明见兆春江和水天邪一起联手,挟以锐不可挡之势向他杀来,他就暗叹一声,挂斧不再出招开始闭目等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