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砸场子

作者:萌2猛 字数:393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古陶看着麟泽战败的模样哼了哼傲娇道:“,没话说了吧,哼!跟老娘斗!”

一直站在门外听墙角的少年嘴角微微勾起一起弧度为胜利女王古陶喝彩。

又听……

古陶刚好的心情转瞬低落道:“儿子去那什么鬼腾的会不会吃苦啊?会不会受伤?会不会倒在荒郊野外流血不止呼救都没有人回应?会不会遇到毒蛇猛兽的攻击一个人孤身在奋战?”越想越可怕,越可怕越想,古陶脸色苍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麟泽抱紧娇妻一边轻抚一边安慰道:“老婆你别多想,天儿不会有事的,虽说龙腾特战队是凶名在外,但我们也要对天儿有信心,爸爸能让天儿去参加龙腾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在这里瞎猜想也是无济于事,好了,好了,别想了。”

古陶听到麟泽这样说心里也有了一些希冀,但愿麟老爷子是有把握让宝贝完整无缺的安全回来。

殊不知,其实麟老爷子也是抱着十分之九的赌一把的态度让少年去参加训练的,如果古陶知道了真相,估计是会立马就吓晕过去的吧。

等待古陶和麟泽的谈话结束。

少年人生中的第一次偷听墙角也到了尾声,伸手轻敲房门:“叩!叩!叩!”

古陶听见敲门声问道:“谁啊?”

少年回答:“古陶,是我。”

古陶惊喜道:“宝贝?!”

“嗯。”少年打开房门,就看到坐在床边的古陶急忙想擦净脸上哭出来的泪痕。

少年假意没有看到,也不拆穿。

古陶娇嗔着:“宝贝还知道来看我这个妈咪嘛,跟爷爷谈心谈了这么久,我以为宝贝心里都快没有妈咪的位置了。”

少年说着大实话道:“怎么会,美艳妈咪的位置永远都在我心里的正中央。”

古陶白了一眼说好话哄她开心的少年,但也真的因为这一句话甜到了心坎里了。看着比自己高出一点的少年,摸了摸少年的头感叹道:“再过几年妈咪就摸不到宝贝了,不能像现在这样轻而易举的给宝贝爱的抚摸了。真想许下一个自私的心愿:希望宝贝永远都长不大,永远都是小孩子的模样,真的很想回到宝贝五岁之前的那些日子,那时的宝贝不用懂得太多,会笑会叫会闹,难过的时候会哭,偶尔逗宝贝叫我一声妈咪我都能开心好久。可惜,时光是最无情的,不管我有多想念过去都不可能会倒转。妈咪想,既然回忆里的回不去,那妈咪就想要现在的宝贝做自己想做的事,闯想闯的关,成为一个有血有肉的少年不枉此生。”希翼的看着少年:“妈咪是很难放心得下宝贝,也没有想过要放下宝贝,但妈咪不会阻止宝贝,因为妈咪知道宝贝长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妈咪不能一味的去束缚宝贝,所以,宝贝放手去干吧,妈咪在这里等你!”

少年听了古陶的自诉说不出话来。

古陶邀功道:“是不是很吃惊,是不是很惊讶,是不是想知道妈咪怎么想通的,是不是以为妈咪会说反对的话让你留下来?”

少年颔首。

古陶低沉严肃道:“以一个母亲的角度,妈咪很不希望宝贝去涉险,但妈咪想站在一个支持者的角度去无条件支持宝贝的所有事情,不管对错。因为妈咪相信,妈咪的宝贝一定可以的。”

少年心暖:“古陶,谢谢。”古陶,我以为要和你说很多你才会同意我的所作所为,我以为你一直对我的宠爱是对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的溺爱,我以为你不会考虑到我的感受,原来我在你心中的重要程度超过了我所有的预计无法估算。

古陶佯装不高兴:“跟妈咪还说谢谢?”

少年轻快的回道:“不说。”不说了,永远都不会说了。

少年迈向前给了古陶一个大大的拥抱。

古陶吃惊着少年的主动投怀送抱里没几分钟就被一双魔手的主人拉到了身后。

麟泽怒:“臭小子!说归说,动手动脚做什么!谁让你动手占老子女人的便宜的。”

我抱自己亲妈还要跟你报备吗。少年不想跟爱妻心切的男人争论,因为爱妻心切的男人同等于蛮不讲理的女人,战斗力都是非常可怕的。所以少年选择无视眼前争宠的男人。

古陶回过神来晃悠记得自己刚刚被宝贝抱在怀中,还没有好好享受然后……然后就被自己老公给拉了出来打断了自己享受美男的福利!伸手揪了一下麟泽的腰:“你几个意思!”

疼的不好哼声的麟泽委屈着道:“臭小子抱了十四秒够久了!”

所以,抱人还有时间限制的么……

古陶无语:“你够了啊,儿子的醋也吃。”

麟泽小声埋怨道:“儿子也是男的。”

古陶没听清麟泽说的是什么问道:“你说神马?”

麟泽立刻摇头:“没什么,我没说话。”

被麟泽的弄的不知所措的少年又一次体会到了妻控的可怕之处。

此时的古陶对于来自麟泽的爱虽然面色不愠但心里是万分甜蜜的。

这时,门被敲起。

门外传来福管家的声音:“夫人,佣人在清理车子的时候在车位后座上发现了请柬。”

麟泽正声道:“拿进来。”

请柬送进来之后福管家就站在一边等待吩咐。

拿到请柬后,古陶在想要不要去参加。

麟泽问:“这是什么请柬?”

古陶回答:“一个老朋友说的豪门宴会,皇家九点二楼大厅9点说是让我去见见世面,还规定要我一定要去。”

麟泽有一刻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鬼?还有我老婆没见过的世面:“要去吗?”

古陶手上拿着请柬眼神透露出一种砸场子的色彩,坚定的笑道:“去,当然去,为什么不去。”心里正不爽着呢,有免费的好心义务出气筒干嘛拒绝,更何况还想知道这大世面究竟有多大不是。

麟泽宠溺的看着古陶,既然老婆想去那就去:“好。”对着福管家吩咐道:“把麟古两家去宴会该有的排场摆出来,下去准备吧。”既然老婆要玩,做老公的怎么能扫了老婆的兴,不仅不能扫兴,还要更加猖狂的为虎作伥成为帮凶。

福管家领命下去了。

古陶像是突然想到似的询问着少年的意见,撒娇道:“宝贝也一起去吧?宝贝陪陪妈咪嘛,宝贝可以不用下车,就在车里等妈咪凯旋归来的。”

本想说不的,但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同意。毕竟自己明天就要走了,少年“嗯”了一声。

“真的吗!宝贝好棒。”大概想着少年一定是拒绝的,却不想听到的是首肯,古陶很开心,后果很严重:“叫那个谁去设计室那下衣服,算了,算了,还是我自己去准备衣服吧。”说着转向连接设计室的门。

豪门宴会接招吧!看古陶如何狂霸酷炫拽!!摆尽天下最豪门的谱!!

一会儿,古陶就从设计室里拿了三套同系列的礼服。这三套礼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亲子装类型的,颜色采用的十分大胆,黑白替换的布料使得衣服有一种天堂和地狱同在的视觉效果璀璨夺目。

古陶把大装男士礼服给了麟泽催促道“快去换。”又把小装男生礼服给了少年:“宝贝也去换上。”

泽和少年进了换衣间,古陶拿着手上的礼服裙也进了换衣间换衣服。

楼下一切早已经准备就绪,就等主角的出现。

麟泽换好了衣服最先走了出来,一身适裁的不规则黑白西装,脖子上系着领带彰显着男人的霸气,白色的衬衫加上外衣黑色西装上左前下摆一抹突出的白色给本来就成熟魅力的麟泽增添了一点风流不羁,怎一个帅字了得。

再出来的是古陶,窈窕美艳的极品身材让人欲罢不能,紧贴的小礼裙束缚着柔柔一握的莹腰充满着诱人的味道,黑色的流苏作为装饰更加艳丽动人,裙摆的下方用白色的轻绸缎折叠环绕起一个又一个波浪配上黑色的高跟鞋简直美的不可一物。

麟泽表示很想现在就“吃”了古陶。

古陶被麟泽那饿狼般的欲望眼神看的狠娇羞,还真怕麟泽不顾其他就把自己捉回房间就地正法,转移注意力道:“宝贝呢?”

麟泽平定了一下情绪道:“臭小子还没出来。”

古陶疑问:“宝贝还在换衣间?”

“恩。”

古陶正想去敲门询问好了没有,只听见“咔”的一声,门开了……直愣愣的望着从中走出来的是神明,不,也许该说是妖孽,黑白礼服仿佛是为少年量身打造的,没有人比少年更能诠释这礼服的设计理念了,少年已经超出了人类对美的一种定义,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少年的礼服是麟泽的缩小版唯一不同的二处是衬衫领口上系着的是小领结,那一抹白点缀的白在少年右前下方。

古陶被少年惊艳了,也不是第一次失神,但很激动,因为这套亲子装的设计者就是古陶本人,对于少年能穿出神魔同在的视觉效果是对一个设计师而言最大鼓舞。

麟泽此刻也不得不说,少年是继承了他和古陶全部优点的最完美的结晶,但还是不爽少年一下就吸引了古陶的注意力:“老婆别看,看我!”说了这句话无果,麟泽放弃了只好道:“好了,下楼吧。宴会不是九点开始么,迟到了可不是一个贵族该有的习惯。”虽然是去砸场子的。

说着不由分说牵着古陶的手,下楼,不给古陶机会去看少年。少年见状只好尾随着一起下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