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书房谈事

作者:萌2猛 字数:367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陈佳也不是什么天真烂漫的少女,为了爱情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虽然年龄不大,城府确实少有的深沉。想着自己这辈子就没有见过比少年更美的人了,这样的人当自己的男朋友该是会被多少人羡慕,这样的想法让陈佳对少年有了强烈的占有冲动,也只是一时冲动说要嫁给他,毕竟少年除了这张脸能给她满满的虚荣感,其他的什么都给不了,这样想着也就放弃了想要嫁给少年的想法,感叹着少年可惜身份配不上她,经过一番嫌贫爱富的思想斗争下在爱情和金钱的选择题上,陈佳果断的选择了后者。陈佳不知道,就是今日的选择,造就了不久过后的悔恨悲剧。

古陶在一旁早已经看出来陈佳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原本以为这孩子品行善良,没想到,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家庭就有什么样的子女,只是默默感叹,以后别做让自己太多挽救不了的事情才好。古陶觉得今天本来该高高兴兴的和自己家的宝贝享受母子之情的,结果出了这档子的事,真扫兴。这衣服也买了,人也看清了,也没多大意思了,也就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了。直接无视叶霞叶霞陈佳母女对着少年道:“宝贝,我们回去吧。”

少年点头跟着古陶走出了皇家商城。

远远看去,叶霞还在对陈佳洗脑,让她放弃,不过,她们母女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与少年无关了。就像是两根平行线没有任何会相交的机会。

……

然而所谓今晚的豪门宴会会有好戏看的吧。也不知道古陶会不会去参加呢?拭目以待吧。

经过刚才的事情,古陶也没有了想要继续逛街的冲动了,难得有机会和宝贝出来玩一次,竟然会碰到这样的事。

败兴而归的古陶和少年刚回到家就被叫住了。

佣人传达麟老爷子的话:“夫人,老爷让您带着小少爷去书房。”

古陶示意“知道了。”

说完佣人就退下了。

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的古陶一脸伤感:“宝贝。”

少年握着古陶的手,给她安慰示意她不要难过,牵着着古陶踏着水晶楼梯走上了二楼。

……

“叩!叩!叩!”少年来到二楼轻敲书房门。

门里面传来声音:“进来。”

少年推开书房门让古陶先进去,等到自己自再进去的时候就看见麟老爷子坐在办公桌和麟泽在商量事情。

“哦,儿媳妇和孙儿回来了。”麟老爷子没有想到会回来的这么早,原本猜想按照儿媳妇那个激动的度,难得有时间和孙儿出去逛街应该会很晚回来的,怎么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看了看时间这才下午3点好奇归好奇也没有多问毕竟这是女人家的事情不方便一个老头子追根问底。当然啊,麟老爷子也就不知道发生的那样奇葩的事情,本就想着让孩子他妈和孩子在这不多的时间里好好相处拥有多一些的美好回忆,所以就没有派人暗地里保护也就不知道还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老婆!”麟泽没有忘记早上自己惨遭古陶的抛弃,索性出声吸引自己老婆的注意力。

古陶白了一眼麟泽无视道:“恩,爸爸,您找我和宝贝来是有什么事吗?”其实多半是猜到是为了什么事情,但还是保留了一分念想在期待着老爷子能给出一份否定。

麟老爷子沉默着不说话。

书房里所有的人都在等着麟老爷子发话,就像是犯了罪的死刑犯一样,等待着最后的决裁。

这种气氛,这种关头,意识这事情的严重性,谈到正经事麟泽不得不正经了。

麟老爷子不得不说出残忍的话题:“儿媳啊,我和你父亲商量好了决定送天儿去龙腾。”

“爸爸,可……宝贝还这么小,参加龙腾是有死亡率的啊!”古陶几乎是哭着说出来的:“爸爸,可,宝贝还这么小,龙腾的考核训练是真真实实有死亡率的啊!咱们帮宝贝换一个考核不行吗?我看那个第一军区就很好啊,又是爸爸您的管辖区不是很好吗。”说来说去就是舍不得麟天受苦。

麟老爷子也不忍,但为了麟古两家还是生硬的板着脸道:“十六岁已经不小了,男子汉大丈夫一辈子活在家人的庇佑之下能有多大出息!当初唐太宗李世民也不是十几岁就跟随父亲出来打天下,自古哪个万古流传的伟人英雄不是靠坚强意志和死亡斗争流血流汗拼出来的!”

“我不想!我不想宝贝去做那些丰功伟绩的大成就,我只想他能在我身边好好的。我更不想我儿子这么小就去承受那些不该这个年纪就承受的责任,我只希望我的宝贝能像别人的孩子一样有一个完整的童年,作为一个母亲,我就这点要求过分了么,我就只有这一个要求了,就这样一个要求都是奢望了吗?更何况龙腾的训练那么危险,我舍不得让宝贝去冒险。”说道动情之处古陶声嘶力竭的喊出声。

可怜天下父母心,古陶是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去拿生命去涉险。

“你说的这些老头子我都知道,可你也要知道,作为麟古两家的孩子,是没有选择和无忧无虑活着的权利,麟古两家代表着什么不用我说这个老头子多说你也该懂,要怪就怪天儿命不好,投胎哪家不好,偏偏投到麟古两家。”麟老爷子被古陶说的一番话弄得很揪心,但再揪心也不能松口:“这是为天儿以后的军政旅途打下基础,所以天儿必须去!”

古陶还想继续争辩:“可是,宝贝他……”

像是知道古陶要说什么麟老爷子狠厉的打断道:“要么埋骨龙腾,要么活着回来!”

麟老爷子发了狠话,古陶踉跄的后腿了一步,左手扶着心脏哭着。

麟泽看到娇妻这样一副失魂落魄的伤心模样赶忙抱紧娇妻生怕古陶跌倒。但对于老爷子下的死决定也无法说出反对的话只能抓紧古陶的芊芊玉手给予力量和安慰。

麟老爷子态度放软叹道:“这件事,不只是老头子我的决定,你父亲也是十分强硬的态度。”

古陶迷茫的哭喊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送我的宝贝去那种有来无回的地方。”

整个书房都只听得见古陶那悲切凄凉的哭泣声。

少年从阴影中走出来,重新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之内。从进来就一直被遗忘的主角说了他的第一句话,似无奈道:“我有说过我不去吗?”

好像,没有……

所以,吵成这样,哭成这样是为那般?

古陶理了理情绪哽咽着问着少年:“宝贝,你知不知道龙腾?”

“知道。”少年沉思道:“龙腾特种兵,又称龙腾特战队,是国家秘而不宣的一支高能军队,这支军队是属于国家私有军队,不归任何人管辖,现暂时由十大将军中的张将军代为管理,不过,管理人对这支军队的管辖期只有三年,三年轮换,所以谁也不能正真的收买这支军队成为军队的拥有者。这支军队很神秘,每个军区都流传着他们的事迹,但谁也没有见过他们。据说见过他们的人除了死人就是自家人。”转头看向麟老爷子说道:“是不是这样,爷爷。”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

被自己的儿子一番侃侃而谈惊到了,原来一直在自己心目中温顺乖巧的儿子也有自己不知道的一面。可是这些事情资料依靠麟古两家的势力可以查出来知晓并不难,可那训练却做不得假的啊。古陶还是很不放心。

俗话说的好,儿行千里母担忧,想必古陶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了吧。

麟老爷子望着出人意料的孙儿激动的夸道:“不愧是我麟家的后代,知道的还算可以。”又低语道:“是这样没错,那你知道爷爷为什么一定要你去龙腾的原因吗。”

少年想了想回答道:“爷爷是想让孙儿靠自己的本事将来能在军政上站住脚,借用龙腾成就孙儿,毕竟从龙腾出来的人做不得假。到时候和爷爷持有反对意见的另一派自然也就没有什么理由好反驳的了。”

麟老爷子闻言蛊惑道:“孙儿,为什么不说爷爷是想让你打入龙腾拉拢军心呢,以你是麟古家唯一的的后代将来军政的唯一掌权人的身份想必会有很多人就范的。”

“不,爷爷不会这样做,因为爷爷不屑,不屑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爷爷一生都以做人需光明磊落标榜自己根本不会让孙儿这么做。爷爷说过,要赢就要让敌人不得不服气!”少年驻定道。

麟老爷子看着少年越发欣喜,一连说了三个好:“好!好!好!爷爷果然没有看错人。”

麟老爷子和少年的话让在场古陶和麟泽想了很多。

古陶想,之前是自己错了,一味的想要袒护自己的儿子不让他受伤想把他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却不曾想雄鹰也是需要进过严峻的磨砺才能在天空中展翅翱翔的。

麟泽是想,自己对父亲的意图还是老头子透露了一点想了很久才看清的,而自己的儿子事先并没有人于他过多的商量竟能看的如此透彻,由心的迸发出一种儿大不由爹的自豪感。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