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一巴掌拍没了枪王

作者:萌2猛 字数:351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俗话说得好,有枪不秀非英雄。弱弱的问一句,这是哪里的俗话?作者答:本章专用!

宋阳提议秀枪,其他三人都没有意见,高少表示非常有兴致展现一下他傲人的枪法。

见三人都同意,宋阳带头走向枪击训练室。

来到枪击训练室。

高少就迫不及待的冲向装放子弹的玻璃格子之中。

宋阳看着高少急冲冲的样,又是好笑又是担心着说道:“小心点。”

高少回头给了一个眼神示意道:没事。然后就风雷不及掩耳之速快速打开玻璃格子的防护罩,一只兔爪恶狠狠的伸向金灿灿的黄金色的子弹,另一只兔爪拿出自己心爱的“苍狼”,单手卸下弹夹,安装上手里的黄金子弹,一共五颗。放好子弹后,再用一个自认为极其帅气的手势把弹夹往上一拍,搞定!现在这把“苍狼”就一匹真正具有威胁兴致的恶狼了。

弄好之后,高少手摸着枪,心里激动的很。恨不得现在就身临枪战现场,想象着自己跟别人对决,那一个漆黑一片的无人打扰的夜晚,在一个倒印着月亮身影的湖泊边,他与一个号称枪王的人在对决,并许下口头承诺,若另一方被一方打死,自认倒霉概无权追究。他们两人犀利的对视着,双方无言,一秒,两秒,三秒同时默契迅速抬枪,说迟时那时快,之见高少把枪抬到一半时突然提前开枪!对面号称枪王的人惊恐的看着似乎没有预料到对方会如此耍诈先行开枪,听见枪声和子弹的呼啸而来,号称枪王的人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就等待着子弹穿过心脏的那一刻后死亡的来临。另一边的高少自始至终都在冷眼旁观,一贯的可爱萌脸不见,替而代之的是非一般高手才有的王者冷漠和霸气,就在子弹快接近枪王的时候,就差那么零点零一秒的距离,高少被一个轻拍,从幻想中回过神来。

“”高少呆滞。还没回过神来,这是什么情况,我是在哪里?枪击训练室?我不是在和枪王对决吗?

宋阳起初看见高少兴奋的冲着黄金子弹杀去,也没有约束太多,就让高少一个人拿着子弹和枪耍帅,自己看着高少的东西,笑着心里也暖着,可看着看着,就看见高少手拿着“苍狼”一动不动的跟个木头人一样,脸上还挂着阴险的笑容,嘴里还念念有词道什么枪王,一副走火入魔不轻的样子,让宋阳看了狠是担心,于是,走到高少身边,喊了几声,没有反应,再于是就直接动手!一连几个轻拍后,终于有了反应。

被拍醒的高少一开始还处于混沌中,都有种不知道今夕是何年的错觉。转眼抬头就对上了宋阳的温柔容颜,这零点零一的距离,让高少有了那么一丝不自然的感觉,为了摒弃自己心里那股不自然,不动声色的退后几步。也是这个零点零一秒让高少想起来他刚刚在幻想里差点就杀了枪王,自己成了枪王了,于是,不爽了,不爽的后果是什么呢?不爽的后果就是对着眼前的宋阳开炮,极为不满道:“宝木耳日!你拍我干嘛!”本大爷的枪王梦就这么轻易的被你拍没了,就差那么零点零一秒本大爷就是枪王了,你早不拍晚不拍偏偏这个时候拍!你让本大爷这口气怎么忍得下去,真是高少不能忍大爷更不能忍,本大爷很生气,后果狠严重,严重的后果就要有人承担!这个狠后果的后果就是!拆名字!

“”麟天一听,一愣,宝木耳日是谁?

蒋原冷俊的容颜一个塌方,决堤了,惊呆片刻又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只有某人极其自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还是一副温柔公子的笑的模样,还觉得高少这样叫他是最暖心的称呼,简直是甜到心里了!果然,少生气的样子最可爱了,一生气就喜欢拆着叫别人的名字的习惯还没有改掉,回味半天,站出来认领自己被拆分了的象形字姓名,说道:“你好端端的站在那里不动,我以为你怎么了。”

麟天见宋阳认领被拆看不出爹娘的姓名,颇为僵硬的转头看向宋阳:你叫宝木耳日?

宋阳等于宝木耳日?

宋阳毫不犹豫的点头。并一副我狠喜欢高少这么叫我的宠溺样。

蒋原默。跟掉情人眼里出西施的人别说话的好。

高少听到宋阳的回答,不依了埋怨的语气说道:“本大爷很生气,你扰了本大爷的枪王!本大爷差一点就是枪王了!”

这下换宋阳楞了,问道:“什么枪王?”站那没见动也能成为枪王?做梦么?

高少沉了一下气用无比严肃的语气说着让人哭笑不得的话:“我刚刚想着,自己一枪毙了枪王。差一点”说到这里,接着愤然的用手指指着宋阳大声控诉道:“就是你,就是阳子,要不是阳子,本大爷就是枪王了!”

宋阳躺枪。合着真的是做梦啊,还是白日做梦。

麟天听着是真不知道是哭还是该笑了,哭高少的枪王轻易就被宋阳拍没了了还是笑高少很有童心,竟然大白天做美梦

蒋原就更绝了,连个表情眼神都不给。

但是没办法,黑兔子此刻是真的炸毛了,也需要有一个人来顺毛,而这个人最好的人选就是宝木耳日!

宋阳不负众想的挺身而出,伸出手用温暖的大掌心包住黑兔子的指了他很久的修长手指,说着安抚的话愉悦着的说道:“嗯,是,是我不对,我不该一巴掌就拍没了少的枪王,如果不是我,少现在就是大名鼎鼎的枪王了。”

高少听到宋阳坦诚认错的话,狠是受用,一副看你态度不错,够积极,我放过你的样子说道:“没事了,梦嘛,随时都可以做的。但是,你欠我一次哦。”

得寸进尺的大小孩都还该被打死!

宋阳一笑:“好。”

好一场割地赔款的好戏,最主要的是两位当事人,心甘情愿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温馨氛围围绕着宋阳和高少,满满的激情暧昧,充斥着整个枪击训练室,温情的气氛就像是散不开的雾霾遮挡住了其他碍眼的不该存在的存在,比如麟天,比如蒋原。

宋阳望着他爱的高少,高少的眼眸,高少的鼻梁,高少的嘴唇,高少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此时此刻这么好的氛围,就应该静止在这个时刻,不会消散不做改变,就这样。

这个时候懂情调的人就应该彼此对白,互相述说心情情爱,然后许诺白首不相离,我愿和你一起走到老。等等等

可惜,某个不懂大好氛围的傻兔子,不懂某人痴心一片的傻兔子,在麟天和蒋原都自动隐藏自身自带的光亮特意熄灯了之后,这只傻兔子不懂他们的这种大无畏的君子有成人之美成全之举,开口掷地有声的说道:“本大爷不要做梦了,本大爷要现在就成为枪王。”

凑!合着之前那么美好的一颗黑兔子视若无睹成了睁眼瞎?那么美好的氛围竟然在纠结自己要不要成为枪王。

麟天和蒋原表示心略塞。都默默的看了一眼快石化的宝木耳日,默默的说了一句节哀!

和一只不懂情调的黑兔子谈情调就两个字,白瞎!爱上一只不懂情爱的黑兔子也两个字,加油!

宋阳从温情深处到石化之中再到振作起来,这三个阶段让他有点不太好受,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不是替自己不值,怎么就爱上了透明白的黑兔子呢?一如既往的挂上温柔笑以掩饰自己的落寞,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再坚强的人也会知道痛的,何况,从来都是爱这个字最伤人。重新提起精神,当刚刚的事情不存在道:“既然都在枪击训练室了,就比比看谁的枪法好吧。”他其实是想问高少,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可他却不敢问出口,他怕闭眼,再睁开,眼神里没有了苦楚,有的还是无尽的温柔。

宋阳就像高少肚子里的蛔虫,他就是这么想的,还有一件事就是每次高少想什么要什么,宋阳都能知道,都会提前帮他准备好,想到这里高少由心的夸了宋阳一句:“阳子,你说的就是我想说的,我每次想说什么你都知道,好厉害,我们上辈子是不是有缘。”

我想,我们上辈子不是有缘,而是我欠你的,不然,今生怎么会有一个你在我身边让我为事事为你顾周全也心甘情愿。这几句话宋阳没有说出口,而是深深的压在了心底。没有应合高少的话,随后,抬头询问麟天和蒋原的意见,要不要比。

麟天表示随意,既然都来了,练练手也是好的,自己也有一年没有开过枪了,正好看看自己的技术有没有下降。

蒋原没有说话。

没有说话就是没有意见,没有意见就当默认了,见大家都同意,宋阳颔首,走到放置黄金子弹的玻璃格子边,从里面细数拿出十五颗大小一样,适用手枪类型的黄金子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