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死亡漩涡

作者:萌2猛 字数:402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瞬间,赵文青想了很多,他自己不再是一个人,不能不顾后果的去做任何所谓的好事,他现在有林天兄弟和王牌,他们是一个整体,一个团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可是彻底让他从乐于助人变成见死不救他又做不到。

麟天也懂,像赵文青这种外表看起来很凶猛的人内心是很善良的,很容易被人欺骗,但这种性格已经养成了也不是那么好戒掉的,更可况他也没想过让他改掉。

不忘初心,不忘本。

海长看着他们三个人突然之间发起的争执看的津津有味。最先他看好的赵文青没想到会是整个队里最垫底的存在,难道真的是表里不一的时代来临了?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麟天,因为他发现这里的老大好像是眼前这个未成年看起来很稚嫩的小孩子?摸了摸下巴,反复的看着三人组合,有意思……

收起打量说道:“你们也不用为了这件事争吵了,死亡对于龙腾的考核来说是家常便饭,在考核场上连地图上做了手脚都看不出来,这种人死了也不值得叹息。没有一定的实力和警觉性是过不了龙腾的考核的,来参加考核之前就应该已经做好面对死亡的准备。”又像是对着赵文青说,道:“妇人之仁不可有,收拾好了吗?”

齐明点头。

海长教官最后一句话给了他一记警钟,赵文青回过神来,看了看发现自己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回道:“俺收拾好了。”

海长深深的看了看后方的吃人深林说道:“收拾好了,就走吧。”抬步向前走起。

这时,麟天拿过一只肥美鲜嫩的螃蟹递给海长说道:“教官,螃蟹壳没有,吃螃蟹。”

齐明一愣,麟天什么时候学会贿赂上级了。

海长低头看着螃蟹,心里直抽抽,这谁家小孩,这么不懂事,不知道揭人伤疤很不道德吗,提什么不好非得提螃蟹……可……接过螃蟹,默默的向前走,边走边吃螃蟹,大口大口的咬,还真的就美图螃蟹壳……一路上就听见“咔呲,咔呲”的魔音。

麟天一笑暗道:看你吃这只螃蟹的份上,地图的事就算了。

……

上了船,轮船发动,渐渐离开海岸,开向海的另一边,这个时候麟天三个人感触良多,虽然说在吃人深林里待了没有多久,但那种让人时时刻刻无法放松心神的紧张感,到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在吃人深林遇见的多得是以前不知道的事情,会发光的蘑菇,完好无损的新路,迷惑心智的草药,当然还有差点苦死熊的草药……

船上,海长把麟天三个人就这么凉在甲板上,自己走了,临走之前也不让他们坐,也不告诉他们房间在哪里。

齐明和赵文青对视一眼,教官这是闹哪样……

闹哪样?报复你们!

麟天走到扶梯边看着蓝的想琥珀的美丽大海,微眯着眼感受来着大海的欢迎风的吹拂。

几分钟后,麟天睁开眼睛,走到甲板上的休息区上的海洋睡椅子上躺着。

“……”齐明看着麟天这么自觉地的躺下了……

赵文青低头看着舒服的躺在海洋睡椅子上的麟天问道:“可以睡吗?”

麟天半眯着眼说:“为什么不能睡?”

也对,为什么不能睡!

齐明走过来躺在麟天的身边。

紧接着赵文青虎背熊腰的跨步而来,坐下的时候动作幅度特大,随后有点尴尬的说道:“有点小……”肩膀那里有点挤。

“……”齐明。

“……”麟天。

真是想笑又不能笑,叫你装逼,挤了吧!

……

他们三个人晒着阳光躺的可舒服了,站在二楼窗口偷窥的海长气死了,尼玛,这三个人那里来的,这么无组织无纪律!我让他们躺了吗,他们就敢躺,不知道身为教官的我在给他们下马威吗,竟然敢在我的地盘这么嚣张,气死了……气死我了……气的海长脸由青色变成紫色再变成黑色,像极了一个颜料涂盘。气得呀!都看不下去了,甩袖就走了,他怕再看一下要真被气死了。

在这就不得不要吐槽一下了,你还知道你是教官啊,做教官的哪有一个像你似的这么小心眼想着整学员耍威风的,做教官的谁像你一样的因为一点芝麻绿豆的小事就恶趣味的打击报复。

……

赵文青整了整姿势,舒服过了,问道:“教官人呢?”

被气走了,当然,不可能这么回答。

见没人回答又道:“教官让俺们上船(床)怎么就不管我们了。”

“噗。”麟天喷了。

“噗。”齐明差点翻倒了。

你说话能不能好好说!一口的边境口音是怎么回事?!还有这上床是个什么鬼……

“上什么?”麟天问。

“上船(床)啊。”赵文青答。

“你再说一遍,上什么。”麟天忍住额头爆青筋的冲动问道。

“上船(床)!”赵文青高声大喊。

“……”麟天真是无了语了。

齐明看不下去了教道:“是上船不是上床。”

赵文青看着齐明和麟天老上他重复上船两个字不明所以,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错哪里了,狠疑惑不解的不知道为什么林天兄弟和王牌干嘛一直让他重复那两个字: “俺知道,上船(床)!”

“……”齐明扶额,无药可救了这熊。“行,上把上你的船(床)。”故意学着赵文青的发音说的船床模糊不清。

赵文青一听:“好像有点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出在哪里他就真的不知道了。

看赵文青茫然的大眼睛麟天就知道说了这么久,他根本不找出问题出在哪里,于是,叹气,算了,俗话说得好,不知者无罪。也就不管赵文青船床不分了。转移话题道:“教官应该在二楼。”

“那俺们晚上睡哪?”不得不说赵文青的战斗力还是不错的,想不通的问题索性就不想了,满血复活又去关注晚上睡觉的问题。又问:“教官怎么一上来就把俺们丢在这里?”

麟天看了一眼蓝天白云颇为有神算子的风范说道:“桥到船头自然直。”

齐明冷哼一声:“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赵文青从茫然到疑惑:“俺要知道啥?”

好吧,看来他是真的不知道……

齐明语重心长的说道:“教官之所以一上来就丢下我们不管,也没有告诉我们休息的房间,是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赵文青不耻下问:“为啥要给俺们下马威?”

齐明冷眼一撇:“你不知道之前让他吃螃蟹壳的事了吗?”

“……”此时的赵文青心中就一个想法,教官这么小肚鸡肠跟个女人似的……

……

而在船体指挥室的海长突然回身一个激灵,寒意袭来。

甲板上。

齐明看着赵文青露出一副原来这样的表情就知道他应该把他刚刚说的话是听进去了的。

“现在知道了?”

赵文青闭起可以塞下一个大鸭蛋的嘴收起惊愕,点头示意:“俺知道了。”

齐明嫌弃的说道:“还问为什么吗?”还整天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十万个为什么吗?!

“……”赵文青没有说话,因为他不能准确的保证他不问,因为他不懂是一定要问的。

相继无话。

难得的平静,三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思量。

……

一连几天,都不见海长露面。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事去了把他们忘了?

……

这几天他们三个都是直接睡甲板上的,反正现在是酷热的夏季,睡在甲板上享受这微风,就一个字爽!

夜晚来临,晚上的大海安静的像个孩子,一阵海风吹醒了整个海面,欢快的鱼儿游出海面,耍宝似的跳跃,一群群鱼儿聚集在一起铺垫在海面上组合成一个向前的路标。

一直在海面上漫无目的的轮船此时开动了,朝着鱼群指引的方向开去。

突然,海面上出现了一个二十多米大范围的超级漩涡,从漩涡之间若隐若现的浮现着一扇玻璃门。

这时,几天不见的海长走出二楼来到轮船甲板之上。

齐明,赵文青看着终于出现的海长,眼神询问着这是什么情况。

海长没好气道:“看着我做什么,还不快下去。”老子这几可是再生闷气呢!一个个给老子机灵点!

“……”下去?这可是能要人命的死亡漩涡啊……

像是看出他们的迟疑,海长瞧不起道:“怎么,从吃人深林中走过来了,还怕这一个小小的漩涡?”

“……”海长教官,你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蛋疼么,这还小小的漩涡?轮船都不够它吞的好不好!

麟天出声:“下去。”

齐明眼眸一闪而逝,抬脚走下去。

赵文青心中有疑惑,但是他相信麟天,毅然决然的什么都不问走了下去。

海长神色一挑,看着他们三个人这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撇了撇嘴,真不好玩,没吓到这几个小兔崽子腿软。

当麟天他们走下来站定时,内心被震撼了,之前他们在轮船甲板上看到的死亡漩涡有着生吞活剥人的凶猛之势,等到他们从伸缩扶梯中下来,他们竟然可以悬浮的站在漩涡的中心地带完好无损。

这一认知,让他们越发对死亡漩涡好奇,四处打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