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过去的故事

作者:萌2猛 字数:421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水足海鲜饱吵闹过后,是难得的宁静。三人靠坐在沙滩上静静的欣赏海景。

看着夜空的星星,不知道是谁提议道,每个人说着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赵文青先说道:“俺从小在山里长大,小时候特皮,没人管得住俺,俺妈说将来要给俺找个媳妇管住俺。”说到激动的地方一个翻身:“俺小时候特害怕俺爹,都不敢睁眼看俺爹一眼,俺也特崇拜俺爹,俺爹是俺们村里最有名的猎手,七岁的时候俺就跟着俺爹上山打猎,打猎可好玩了,有一次俺跟俺爹上山打猎的时候下起了暴风雨,那闪电雷声响的吓人,那时候风刮倒了好几颗树都快把俺刮飞了,俺爹把俺抱在怀里帮俺挡雨,俺那个时候觉得俺爹特伟大是真正的男子汉,俺爹的胸膛很温暖,雨小了之后,俺爹就把俺夹在胳肢窝里,夹着俺往家里跑,在下山的途中俺碰见了一只小狼狗,俺看见它奄奄一息的趴在倒塌的树干下快要不行了,俺于心不忍,求着俺爹把它也抱回家,就这样俺小时候就多了一个玩伴。”

“没想到,高个子你从小就这么有爱啊。”麟天调戏道。

赵文青嘿嘿一笑,怪不好意思的:“俺那个时候差点就被风刮飞了,俺就发誓要让自己风再大也刮不动,然后俺就拼命的吃,就吃成这个熊样了。”

“噗……”麟天喷了,哪有人这样说自己的。

齐明也被逗笑了。

“你小时候的玩伴就是那条捡回去的小狼狗,也就是你挂在嘴边的大黄了吧。”麟天点破道。

“恩!”

齐明不悦了,说道:“狼狗、狼狗。你怎么不说它是狼,怎么一直把狗挂在嘴边。”其实,他是在计较那天早上高个子抱着他睡说梦见大黄狗的事。

赵文青给了齐明一个“你是不是傻”的眼神说道:“俺又不知道狼应该怎么养,当然说它是狗了。”

“……”一句话堵的齐明哑口无言。

没人说话就听见麟天毫无顾忌的大笑。

一直笑,笑到没人接话,麟天就不淡定了好像就我一个人在笑不太道德……

麟天停住不笑之后。

齐明开始说话,语句里不见平日的高冷,透出悲凉:“我出生在军区大院,爷爷是从战场上活下来的老一辈士兵对军队有着非一般的执着,于是,悲剧开始了,我爷爷逼迫我父亲一定要参军当兵,而我父亲他喜欢经商,不听爷爷的话创建了属于自己的公司,也做出了一番成绩。我爷爷他很霸道,是真的霸道,为了让我父亲参军竟然想使用手上的权力封了我父亲的公司,我父亲不从甚至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想要宣布和我爷爷脱离父子关系。为了缓解父亲和爷爷之间的关系,我妈嫁给我父亲,让我代替我父亲参军当兵,了了我爷爷的心愿。”随后苦笑的说道:“其实,我有一个哥哥,同父不同母,他是我父亲心爱的女人生下来的儿子,我妈跟我父亲不是相爱结婚的,更确切的说我父亲不喜欢我妈,我妈喜欢我父亲很久了,而那时候我父亲在外面有女人不久,就带了一个女人回家,说要结婚,可因为那个女人出身不配的原因爷爷不同意,这件事就不了了之,再不久,那个女人生我哥的时候难产死了。而我哥,因为是我父亲心爱的女人生下来的孩子,我父亲不舍得他吃一点苦,我爷爷说让我哥代替我父亲去参军,我父亲态度很强硬,说这是他儿子,他不同意,他绝对不会让他儿子去参军的,而这个时候我妈就提出来说和我父亲结婚,说要为我父亲生一个孩子,让这个孩子代替他父亲,他哥哥去参军,就因为这样我父亲他答应了娶我妈,于是就有了我。其实,原本我是不会来到这个世上的。”缓了缓语气说道:“我心疼我妈,我知道她是爱惨了我父亲,所以,为了她我来参军。为了她,我努力做到最好,为了她我拼尽全力,我来参加龙腾也是为了她,我不想我妈过的太卑微。”

究竟是怎么样的父亲,在说了我绝对不会让我儿子去参军的这样的话,还让自己的另一个小儿子代替他们去参军,难道他们就不会感到良心不安吗,难道齐明就不是他儿子了吗,同样是儿子,怎么可以这样一个天上一个地上的差别对待。这样的父亲不配为人父。

齐明淡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跟你们说了这样的事。”或许是今晚的夜空黯淡无光。

男人之间的兄弟情义没有太多的花言巧语的安慰,默默的听着对方说出的苦楚就是对对方最好的安慰。

悲伤的气氛渐渐淡去。

……

说实话,齐明对麟天是真的很好奇,说道:“林天家里是做什么的。”

这话一说,把赵文青的好奇心给勾引出来了:“对啊,林天兄弟,你这么聪明,你家人一定很厉害。”

不得不说,被赵文青这个没有智商的熊给蒙对了一次。

麟天神色平常的说道:“我家很平常。”是很平常,疼爱我的外公爷爷,宠溺我的古陶妈咪,喜欢争宠的爸爸。很平凡的一家人。想到这里,麟天不由会心一笑,也不知道我走了之后,古陶怎么样了,是不是哭了。

这是麟天参加考核时第一次想到了古陶。不是说他不想念,而是不敢想念。

齐明以为麟天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想说,宽慰道:“不想说就算了。”本身就不平凡的你,这么 会有一个平凡的家庭。

赵文青不同意了,他是真的对麟天的身世充满了好奇:“林天兄弟,你不能这样,俺和王牌都说了,你怕啥!”

麟天伸直腿,另一只腿拱起,手肘支撑在膝盖上背靠沙丘说道:“我不是怕。”

“那你就说啊。”赵文青急道。

麟天看赵文青这么着急的想知道他的事情,慢声细语的开口道:“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我有一个很爱哭的妈咪,我妈咪很疼我,只要是我想要的,哪怕是全世界就算我没说,她都会送到我手里来,我还有一个天天跟我作对的爸爸,我生气的时候就喜欢叫他老头子,他一听到这个称呼就会气的叫我败家子,让我滚出去,赶我出门。”看着齐明和赵文青说道:“知道为什么我爸爸天天跟我作对吗?”故意停顿在这里。

齐明和高个子赵文青想不出来齐齐的摇了摇头,怎么还有父亲找儿子的茬的,不该是儿子和父亲作对吗?

麟天神秘一笑:“因为我抢了他的女人。”

“……”齐明。

“……”赵文青。

什么鬼?还有儿子抢父亲女人的?林天兄弟这么吊?两人对视一眼,皆是不可思议。

……

麟天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已经想歪了对着呆愣的两个人继续说道:“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我就是抢了他的女人。”

“……”齐明。

“……”高个子赵文青。

再次无语。

深深的无语。

你就知道我们想的是什么样的你就说没错?还就是我们想的那样的,我们想的哪样。你说出来,说对了也没奖励……

麟天继续诱祸道:“你们想不想知道一个做爸爸的为什么会和儿子作对?”

赵文青重重的点头,表示他真的很想知道。

齐明点头示意麟天有话快说,有二氧化碳快放!

麟天挑眉一笑:“那是因为老头子他把我看成他的情敌,一直认为我的存在严重威胁他在我妈咪心里的地位,所以他看我很不爽。”

……

“所以你和你爸抢的是你妈?”齐明僵硬的说道。

麟天不假思索的点头:“嗯哼。”

惊天奇闻。

这是一对什么怪癖父子……一个抢自己的老婆,一个抢自己的妈妈……谁能告诉我,这有什么好抢的?

赵文青和齐明通通表示已无力吐槽,不想说话了。

麟天不用想也知道他们两个人是什么样的反应,自己家的乐趣别人怎么可能会懂。自顾自的说道:“老头子狠爱我妈,我们家就我妈咪这一个女人,所以我妈咪在我家地位很高,通常是说一不二的主,按照古时候来说应该是属于万人之上的摄政女王了,我妈咪很迷糊,性格也很像小孩子,经常都找各种各样奇怪的事情麻烦我和我爸解决,要是我们谁不同意,她就会使出大绝招,哭!只要她一哭,我和我爸就会丢盔弃甲的无条件投降。最后,她说什么我们都会去做。”脸上带着微笑说道:“很好玩吧。”

齐明和高个子赵文青点头。

他们没有想到,麟天的家庭竟然是这样意外的和谐和平凡。他们更没想到的是麟天这一身的王者风范竟然有着这么有趣的父母。总之,他们是蛮羡慕的。也很觉得麟天的家庭就该这么完美到类似于普通。虽然,跟他们之前想的对不上号,他们原本以为麟天这样的完美的人怎么说都应该出生在大家族里,现在按照麟天的话来分析,好像真的只是一个平凡人的家庭。

平凡人也有平凡人的好,能生出麟天这样不平凡的儿子,就足够说明麟天父母的不平凡。

……

齐明和高个子赵文青还在理解当中,麟天话音突然一转,陷入没有希望的黑暗之中:“我从小对什么东西三分钟就能上手完全懂,十六岁之前玩遍所有的东西。一年前,我突然觉得活着没有任何意义,做什么都能轻松完成,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所有东西只要我想要。就触手可及。整个生命没有其他的色彩。为了给自己找活着的意义,我什么都尝试,地下赛车、豪赌、夜夜笙歌不归家……只要是我想玩的,没有我没玩过的,整整晃荡了两年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整个世界就我一个人的孤独感。后来,我回到家里,看见因为整日为我提心吊胆的古陶病倒了,苍白的面容豪无血色。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冰凉的心好疼,疼的好像快要裂开,从那以后,我不再让古陶因为我受到任何伤害。”捋了捋刘海苍狼一笑:“现在的我还是没有找到为了什么而活着,最起码我有了让我活着的守护的人。”

齐明和赵文青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们不再是像之前一样被说的无语的不想说话,而是他们体验不到麟天那种世界已死独我存活的无限孤寂感,这要多强大的人才会生出这样的念头,竟然会找不到活着的意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