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林天你到底是谁

作者:萌2猛 字数:396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尽管他们以为他们已经狠小声的在讨论了。但是所有一切的谈话都被麟天听了个一干二净,包括那句废物利用,确实是废物利用,废物的东西废物用。

这边赵文青还在跟其中一个人讨论关于救人的事情,那个热心的度都让自己急的坐立不安,跟出事的人是他家大黄似的。

麟天向前走了一步,把赵文青挡在身后,站立于四个人的中间做了一个楚汉河界,抬手示意赵文清不要说话,只听他开口道:“自己的伙伴肯定是希望自己去救的,我们就不跟你们一起去了。”

赵文青没有明白麟天这么做的用心,他只觉得不应该这样见死不救,急道:“怎么可以不一起去,多个人多份希望,我们三个人,加你们两个人,五个人就有五分希望!”

麟天听完暗笑:呵,这时候倒是变聪明了。

赵文青用他那熊脑袋一想,虽然觉得麟天说的话很有理,但是多几个人救人的把握不是更大么,刚要开口再说些大道理,齐明就从背后给了赵文青一脚让他闭嘴。

赵文青被踢的小腿生疼,也不去说什么大道理了,转头怒瞪。眼神非常有杀伤力:你踢俺干嘛!

齐明丝毫不惧眼神犀利一瓢:踢的就是你!

那个人看见赵文青总算没有说话,总算没有死缠着要跟他们一起去救人了,心里大大的呼了一口气。

而曾经揭穿过麟天,现在又使卑鄙心思的第九个成员对麟天三个人更加看不起了,不是说要跟着我们去救人么,现在又不说了?做做样子而已,谁不会?没那个胆就别想着充大爷!

你说这人的心思真奇怪,别人吵着要去救人的时候不希望别人去,现在好了别人不去救人了,又打心底里鄙视别人,我就想问一句你哪来的鼠胆去看不起别人?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知道吗?再说回来了,你是为了救人吗?你救个人给我看看?你救个空气吧!

麟天是没有读心术不知道无耻的人在想着这么无耻心思,但从神情上还是看得出来他对他们的不屑的。麟天懒得去理无可救药的人,更不愿意在他们身上浪费一字半句,利落转身抬脚直接像正前方走去。

远离小人,珍爱生命。

齐明也狠不喜这种表面一套背面一套的人,表情都不给一个转身就走了。

就剩下赵文青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二话摸不着头脑,铜铃大的眼珠子麟天齐明远去的背影:怎么都走了……看看这边两个人,再看看那边走远的两个人,对着这边的两个人说道:“俺祝你们救援顺利!”说完也不等他们的回答,赶忙追上走了好远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看着自己走远的三个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严重按耐不住的沾沾自喜和小得意,快速的离开了原来的地方。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错过了什么,错过了这一辈子最向往的地方,错过了本该触手可及的荣誉,错过了成为龙腾一员的历史时刻,只因为自私自利两个字葬送了自己的前途,甚至丢了性命。他们更不知道自己胆小的决定是曾经离胜利最近的地方,如果他们选择跟着麟天走,如果他们不是那么把人心的丑陋摆在最前方,如果他们能有一丝的犹豫……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做了一个怎样错误的决定,估计肠子从上往下都悔青了……然而,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

等到赵文青气喘吁吁的追上了麟天和齐明,一边喘着大气一边说道:“你们怎么又把俺拉下来了。”

因为你蠢。

两人的心声。

赵文青不放心的向后张望着:“俺们不去帮他们真的可以吗?”

告诉我这么蠢的熊是谁放出来的!

齐明看见麟天比自己还冷酷,面无表情对着不会看眼色说话的高个子道:“快闭嘴。”

赵文青不明所:干啥呀?话都不让俺说了!

由心的感叹一句:蠢的呀……齐明知道赵文青的疑惑,但这个时候也不好去解释。毕竟心思单纯的赵文青不懂得这些肮脏的小计谋。

三个人都没有说话,麟天是不想说话、齐明是知道现在不能说话、赵文青是齐明不让他说话。

气氛又尴又尬,一路无话。

三个人谁都不说话,保持沉默不语的精神严肃的通过吃人深林的外围,几个小时之后,终于三个人都走到了原先进入吃人深林的入口点,说是入口不如是出口点更为准确。

没有人想到整个吃人深林只有一个出入口,更没有想到所谓的地图只是一个戏弄人的幌子。

站在入口处,三人的感慨万千,是激动,是喜悦,也是劫后余生。齐明和高个子赵文青都望着站在入口处的少年,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现在的他们。

一踏出吃人深林,太阳光的照射给人无限的希望,凉爽的微风吹拂着除去几日来的疲惫。

黄褐色的沙滩在火烈的阳光的烘烤下变得金碧辉煌,微风吹来一股属于大海的咸腥味。

金沙、碧水、蓝天,三点一线,形成一副大自然特有的美丽画卷。如此美景给人以精神上的洗礼。让人不自觉的沉浸在美好的时光里忘记烦恼。

直到真的走出吃人深林踏出那个梦一样的出入口,才觉得是真的活着出来了。

三个人走出吃人深林的第一件事就是赤、裸、裸、的没有任何防备的倒下,懒洋洋的躺在沙滩上晒着日光浴。

齐明转过头看着身边躺着的麟天,阳光照在他的身上,裸、露出来的肌肤像是没有任何瑕疵的白玉,稍微透出来的精致锁骨,雪白的脖颈,特别被刘海遮挡的面容在这个时候是赤、裸、裸、的诱祸,半遮的刘海诱使着他人掀开那最完美的一面,又怕惊了这天一样的人儿,血色的唇像涂抹了色彩的红宝石让人忍不住采摘,越看越让人着迷,就要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赵文青一个伸腿无意踹中了齐明的小腿也打断了他的臆想。

摇了摇头闭上眼睛让自己清醒,同时也在心里鞭策自己,怎么能看一个男人看呆了……再睁开眼睛,眼里黑白分明没有任何异样。任谁也看出前一刻还对某人露出过渴望的神情。

齐明定了定神望向汪洋一片问道:“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也不知道齐明说的话,麟天听到了没有,就在齐明不确定的时候,麟天轻悠悠的说了一个字:“等。”

齐明以为自己没听清楚,复述一边说道:“等?”

没有过多的做其他解释,闭着眼睛,给自己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之后“嗯”了一声,算作回答齐明的问题。

“……”齐明虽然有很多什么疑问想有个答案,但他毕竟不是赵文青不会像他一样发挥不耻下问的好习惯一直问个不停,他知麟天心里应该有数,也就不再去问关于这方面的问题。

那就等吧。

……

时光易逝,日夜交替。

一连过去五天,在这五天里麟天三个人下水抓鱼的抓鱼、游泳的游泳玩的好不开心,都让人错以为他们是来海边度假的。

说来也奇怪,这五天里,麟天时不时会注意吃人深林的动静,在这五天里竟然没有看见任何一个人从吃人深林里走出来的,虽然说吃人深林里危机四伏,但有了地图线路指示要绕一大圈再回到原地也不会边缘地区都走不到吧,算今天都已经是第六天了,难道是觉得吃人深林的环境适合养老所以都在里面归隐了?要不是就是误入了美人村,跟里面的绝世美人只羡鸳鸯不羡仙,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

好扯……

好吧,连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停下了歪歪,麟天用实现寻找了一下齐明和赵文青的身影,然后看着辽阔的大海思绪飘走了很远。

不一会儿传来的熊嚎声:“麟天兄弟,俺抓到鱼了,一条没见过的好恪[读音:ge第四声,刺、扎的意思,土话]手的鱼!”

麟天回神了:恪手的鱼?什么鱼会恪手?不是摸到鲨鱼了吧。走过去来到沙岸边。

赵文青兴奋的衣服也不穿光着膀子秀肌肉,一路大跑奔到麟天身边,献宝似的把鱼拿给麟天看:“给!”

麟天一看,被炫目了。

眼前的鱼,通体发着七彩的霞光,七彩斑斓,全身上下都是由宝石组合而成,鱼眼睛是由难得一见的黑冠宝石点缀,因为被抓住了,它不满的在高个子赵文青手中上下甩着自己的鱼尾,以求逃脱。

难以置信,这真真切切是颠覆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齐明走过来时,看见这样的鱼,眼睛里布满了好奇和惊异。

麟天问:“你见过么?”

齐明摇头,怎么可能见过,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浑身上下都是宝石的活着的鱼。

麟天望了望四周发现没什么神奇的地方,对着赵文青问道:“你有没有摸到什么附带的东西,比如什么灯,瓶子,蚌壳?”

赵文青认真想了一想,摇头:“没有。”

唉,没有想象中的神话故事冒出来啊……

麟天看着七彩鱼简单的做了一个估测:“这鱼身上的单论每一个宝石身价都不下一个亿。整条鱼更是无价之宝。”又对着赵文青说道:“高个子,这下你发了,几辈子都吃喝不愁。”

齐明一愣,挤压埋藏在心里好久的疑问又浮出脑海了,智慧无敌,王者风范,遇事从容不迫,现在竟然可以这么准确的估算七彩鱼上的宝石价值,如果不是生长在大家族的人绝对不可能一语道破七彩鱼的宝石价值。

林天,你到底是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