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叫声大哥来听听

作者:萌2猛 字数:384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那“蘑菇”!

……

赵文青捡起掉在衣服上的烤肉继续吃起来,吃完之后看见麟天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担忧的问道:“怎么了?”赵文青表示,他怎么感觉麟天好像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更加让人移不开目光了。

对于这突如其来发生的变化,麟天自己都没有理清更不知道怎么对赵文青说:“没什么。”转移话题道:“吃饱了?”

赵文青吞掉烤肉立马腾出手来拍拍胸脯说道:“俺好饱!”饱个屁,就吃了三块烤肉能有多饱四分饱都没有。

“咕噜”一声,赵文青的脸色变了。掩饰道:“它也说它吃饱了!”叫什么叫,拆俺的台!

“……”麟天知道赵文青是好意为他们三个人节省食物,为了让赵文青心安理得的吃得饱饱的,更不想弄的尴尬于是找了一个借口道:“按照原路返回我们不出三天就能走到出口,这些堆烤肉保鲜不了多久,以我和齐明的食量是吃不完的,你要不吃,这堆烤肉会被扔掉一大部分的。”说着拿出几块肥美的烤肉丢给赵文青。

赵文青一听到烤肉吃不完要被丢掉心都疼了!浪费粮食是可耻的,想到自己饿着肚子不吃烤肉就会被丢掉,连肚子都疼了,也没有去质疑麟天说的话二话不说拿起一块烤肉就吃起来。

齐明作为有智商的人当然知道麟天说的这番话是为了让赵文青吃饱,因为他知道这堆涂了香草的烤肉保质期有半个月之久,现在也才过去一半的时间不到,根本不会有麟天所说的会坏了之说。这样的麟天让齐明看不懂。在他看来,他所认识的麟天对这种小事情应该不会去注意的,可他对赵文青偏偏就这么注重。麟天的举动让齐明觉得他也不想自己看到的那样不可接近。从他对赵文青的态度来说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懂兄弟,真兄弟的人。齐明觉得自己也当放下戒备敞开心扉用真心去跟他们相处,毕竟不是谁都可以有这么“完美”的同生共死的机会。放下姿态,齐明也抓过几块烤肉给赵文青玩笑式说道:“多吃点,吃完好干活。”

赵文青边吃边憨憨的回道:“好!”嘴巴被塞满了烤肉,圆鼓鼓的。

赵文青吃的满足,齐明用心以待,麟天真性情,如果说之前他们是不得不绑在一起的合作关系,现在他们就是肝胆相照的铁兄弟。

……

简单的吃过午餐后,齐明收拾好剩下的烤肉,麟天把他们留下痕迹清除。

赵文青吃饱喝足后吼了一声“爽”。

吃饱喝足后就真的要开始干活了。出发目标出口处,一路上赵文青走在最前方拿着刀子开出一条宽阔的路来,吃人深林的路狠奇特,明明现在是按照原路返回,可是之前走过的路没有一丝被踏足的痕迹,来时一路上被高个子摧残的草丛竟然是一片枝繁叶茂,要不是麟天恐怖的大脑记忆告诉他是这条路没错,他都有种走错路的感觉,起初是越走越不确定,因为完全找不到旧的痕迹,要不是麟天利用本身的优势看到周围一百米外的地形趴怕是要迷路在这个吃人深林不敢行动了。

赵文青按照麟天指的路一路披荆斩棘向前进,因为吃饱了一身使不完的力气在卖力的开路。

走了很久,从响午走到日暮黑夜。晚上不亦行动,齐明选择了一个最佳的休息地点简单的铺垫了一下,收集了一堆树叶枯木枝干,架火架、点火。问为什么齐明这么自觉的做起苦力呢,答案是因为他不想再一次看到某人的钻木起火了,真的不想。

生好火,三个人围着火堆取暖。火光照在三个人的脸上,印耀跳跃。

齐明一路上都在注意麟天的表情,他观察到麟天至少皱了七次眉。他问:“有什么问题吗?”

麟天皱着眉头把自己看到奇怪的现象说出来:“这吃人深林太过古怪,我们走的这条路是我之前和高个子有过的,按道理来说过去不过几天时间而已,这条路现在变得跟从来没有踏足过似的,我看了周边的环境的确是我们之前走过的路,但是路边的草丛没有了高个子之前砍杀的痕迹,这一点我觉得很奇怪。”

齐明道:“我对这个地方的地质勘察过,也对比过,这个地方的土质是少有的深黑,我去过一些原始森林,原始深林的环境给人有危机感,而这里……是一股惊悚的感觉。”

麟天不说话了。

赵文青看着他们讨论也没有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这方便他不怎么懂。家乡的山上跟这里的环境其危险程度没得比。

再继续讨论下去也讨论不出什么来。

麟天想,大概只有等到走出这片吃人深林结束训练成为龙腾军其中的一员才能知道想要的答案了,毕竟这里是他们用来考验新兵的地方不是么。所以,吃人深林的古怪他们一定知道。理清楚了思绪也就没有过多的去思考。

没有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麟天和齐明很快就止住了话题。

夜晚降临了,火堆的光辉照应在三个人的脸上,每个人的表情阴晴不定。这一夜,麟天守夜。

原本是赵文青争抢着要出力说他要继续守夜的,他是这样说的:“俺小时候经常跟俺爹上山打猎,每次守夜都是俺,俺几天几夜不睡觉都不犯困的。”说完还不好意思似的“嘿嘿”一笑摸了摸头。有种害羞的感觉。他就是想给麟天和齐明给这个团队做点事。

齐明接话说道:“不犯困和不困是两码事。”不是他有意打击高个子,而是他本身就是狙击手出身的,几天几夜不睡觉对我来说都算是家常便饭,每次有这个的训练在规定的时间里,一动不动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大脑十分清醒感觉不到睡意,而这样的显现在医学里面叫做“亢奋”,处于一个自我催眠的一个现象里,而只要这个信念崩断,睡个昏天黑地都叫不醒。

齐明一接话,高个子就愁眉了,为什么呢?因为一路走来,高个子算是看清楚齐明真正的为人,这简直是一个大“骚包”。一路上他说什么都能因为所以,一直碎碎念个不停,那种斯文人的说话方式,让高个子赵文青觉得老膈应了,这就是混熟了的下场!让他一个边境出来的人情何以堪,不耐烦道:“你别拿你们斯文人的话对付俺,俺听不懂,俺就守个夜,怎么还蹦出什么一码事,两码事的。”

齐明纠正道:“没有一码事,是两码事。”

赵文青一瞪,虎声一吼:“俺不管什么两码一码的,俺就问你俺守夜怎么了。”

齐明无语了,他总不能说你已经守了一夜需要休息吧,我是为你着想。这么矫情的话他真的说不出口。

麟天看着赵文青和齐明的有爱“互动”眯了眯眼歪歪地想到:冷闷骚碰上蛮大汉?不过,照这样说下去,什么时候能睡觉?麟天决定他要出马了,于是开口忽悠道:“高个子,你不能守夜。”

正说的起劲的两人,被麟天这一插话弄愣了。

赵文青瞬间气呼呼道:“林天兄弟你不相信俺?!”赵文青觉得他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了,林天兄弟有了新人忘旧人,有了王牌就不要俺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

麟天要知道一句话能让高个子的内心活动这么丰富,嘴角都要抽搐死。可惜,麟天不知道,也幸好不知道。不然,又要像被点了笑穴似的根本停不下来。神神秘秘的把赵文青拉过一旁跟他说:“你不要守夜,我们让齐明守夜,让一个王牌给我们守夜,说出去多大的面子啊。正好我们也杀杀他的傲气,让他知道他跟我们在一起就是个“小弟”的角色。杀杀他的锐气,给他一个下马威,咱们就白使唤他,让他也在你面前收敛点,这样他就会少说些你听不懂的话。”挑眉的看着赵文青。

听麟天这么一说,“唰”的赵文青的眼睛都放光了,重重的点头还夸奖道:“,这个可以有,还是林天兄弟脑袋瓜子好使,这么好的事,俺怎么没想到呢!”说完向后瞟了一眼齐明,哼着军歌大步流星的向休息地走去炫耀似的走的很夸张。

谁说外表憨厚的老实人内心没有小恶魔的!站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齐明起先就被高个子赵文青那莫名其妙的一眼看的摸不着头脑,现在看到他整个人都是摆谱的状态就知道麟天一定干了什么,于是好奇的问道:“你怎么说服一头牛熊同体的?”不应该啊,按照赵文青这牛脾气的人,没这么好说话的。

麟天特“鄙视”的看了一眼齐明轻松的说道:“也没什么,我就跟他说让你守夜,是给我们当小弟。”

“……”哈?什么鬼。

麟天又说道:“看你是我们小弟的份上,做大哥的再教你一招,对付高个子最好用的办法就是顺毛。”

“……”齐明不明白的问道:“怎么顺?”

“这是第二招了。”取笑道:“想知道?叫声大哥来听听。”

齐明蒙圈了好久,转头冷冷的回道:“不想。”

“唉,没意思。”啧啧嘴。麟天颇为失望。没调戏成功啊……

谈判失败,齐明一声不吭的站起身来找了一个离麟天很远的地方坐下。

麟天问:“你干嘛?”

“做小弟,守夜!”寒意十足的回答。

麟天摸了摸鼻子,讪讪道:“我说的那些都是忽悠高个子的,你睡今天我守夜。”

齐明面无表情的回道:“我知道。”

知道你还离那么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