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地图有鬼

作者:萌2猛 字数:354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想了想止住笑意,麟天问道:“狙击手的训练是怎样的?”

齐明一顿,回答道:“狙击手的训练狠残酷,一般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卧底不起,考验的是耐力和定力。这种训练是训练新兵的,比较单一通常就是趴在一个指定地点一动不动,一趴就是半个月甚至更久。第二种是丛林训练,考验的是狙击手的能够在阻碍重重的茂密树林里找到准确的目标并全部击杀。这要要求狙击手对枪械的掌控和在深林中的适应能力。这种训练程度是对应老牌阻击手的。”

齐明说的很好,赵文青听的津津有味,正当在幻想着这热血沸腾的画面,麟天突如其来一句:“好玩么?”

齐明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样确认道:“玩?”

麟天颔首:“嗯,玩。”

齐明明白了麟天说的玩是指狙击手的训练,很不赞同,冷冷的说道:“这怎么能是玩?”

麟天并没有急着解释,他能理解齐明现在的心态,肯定是觉得不可理喻。走到有阳光照耀的地方看着翠绿幽暗的深林背对着他们,声音由远似近的说道:“为什么不能是玩?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把所有的一切都看成是一场没有输赢的游戏,对我而言,只要是我能够有兴趣玩得下去,我只要玩的尽兴玩的开心就可以了,如果是我没有兴趣的……”顿了顿垂下眼眸轻吐道:“那便什么都不是。”连玩的兴致都没有,那它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摘下一片叶子转身对着齐明和赵文青说道:“就像这片叶子它最后的结局就是落叶归根,而现在我不过是提前帮了它而已。”丢下叶子道:“不是每个人都要以最常规的方式去诠释对活着的意义,我要的活着,是随心所欲、随我自己。我不过是以另一种方式去活着。我有这个能力玩下去,以玩的态度对待生活又有何不可。”一片淡然处之的态度说着狂傲不训的话。

阳光洒在麟天的身上,那种惊心动魄的美油然而出,这种美已经不仅仅局限在外貌上的一种美,而是对这个世界、对这个生活、对自己的一种异于常人的美。

麟天说的话不多,就这短短的几句话让齐明和赵文清的心震撼了。也对他们的精神思想来了一个全新的洗礼。他们无法反驳也反驳不了,因为麟天说的话他们是由心的觉得追崇的,只是他们不是麟天,他们做不到,他们无法打破常规,做为一个传统的有责任心的军人,华夏根深蒂固的几千年的文化,精神责任压在他们身上让他们无法做到像麟天这样洒脱自然。就像麟天之前说的话一样,每个人有每个人对待生活的态度,我适合我的你适合你的。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做出改变的,你甘愿承担责任我以玩的态度活下去都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

这是麟天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表明自己的内心想法,也许有人会很不赞同,认为他是玩世不恭,也会有人认为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想法,作为一个男人,首先就必须学会有担当,这种以玩的方式活着的态度就已经打破了常规的道德底线。但是,那又怎样?不是所有定义都合适每个人。活着就要活出不一样。

是的,人可以走同一条道路,但复制不了别人的人生经历。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的人生经历都是无法复制的。没有谁可以取代谁成为一样的存在。并不是每个人都像麟天一样的出身,所以他对于活着有不同于其他人的态度也无可厚非。麟天并没有刻意提及自己生活在怎样位高权重的家庭里作于对他自己玩的心态的铺垫,对所有他想要的东西都不过是一句话的事,面对这样的生活,他的活着没有消极就已经不错了,他的这个玩,也要看有心的人怎么理解了,多无意。

说了这么多,因为麟天的话给齐明和赵文青两个人的冲击力太大,使这两个人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人的心灵有一个很大的缺憾在遇到不同于这个世界的旧观点的新观点下意识就会去排斥,排斥不了然后再接受,接受之后新观点就变成了现观念。

齐明久久不能回神。

就连赵文青这个蛮大汉也沉浸在自己的脑海里无法自拔。

麟天也没有去打断他们的思绪,因为他也知道自己这番话对他们来说可能太过离经叛道。

半个小时过后,齐明首先回过神来说道:“你说的很对,每个人都选择如何去活着的权利。”

麟天不以为意:“我不需要别人的认同。”

齐明又道:“可我们做不到像你一样。”尽管懂麟天的狂、麟天的傲、但他始终做不到像麟天一样大气的面对生活。毕竟他们没有那个能力对所有的事情都能玩转于手掌之中。

麟天望着天空说道:“我知道。”话语中的孤寂,让人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站在高处不胜寒。

赵文青接话:“俺是边境的,不会说那么多的大道理,俺只知道林天兄弟狠适合“玩”,俺觉得做大事的人就要跟别人不一样,林天兄弟给俺感觉就是做大事情的。”

麟天听见赵文青朴实无华的话嘴角上扬着,虽然他听懂了高个子赵文青话里的意思,但这话字面上的意思怎么看怎么别扭:“什么叫狠适合玩?花花公子么?”做大事又是什么鬼?怎么感觉花花公子就是做大事的……

“俺,俺……俺不是那个意思。俺是说俺觉得林天兄弟的玩狠配林天兄弟。就像三国时期的诸葛亮,谈笑风生间,定战场输赢。对!俺就是这个意思。”赵文青口齿不清的解释着。

哎呦,妈也,总算说清楚了……

赵文青觉得说话就是一个艺术活,压根不适合他这种大老粗。

“噗”的一声笑了,难得啊,还会用谚语了,三国都搬出来了。刚刚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谈论着活着这样严肃的话题的氛围被高赵文青这憨憨的举动轻易的就打破了,麟天颇为无辜的回道:“嗯,知道了。”也没有真的去说什么,瞧急成这样,话都说不清了。

赵文青的话也是吧齐明听的无奈了,他是第一次见赵文青这憨厚老实模样之下的可爱之处,好笑之余也觉得太好欺负了。就这么一个不算什么的问题,把自己急的跟蚂蚁上了油锅似的躁动不安。

麟天给了齐明一个眼神:好玩把。

齐明也一个眼神交流着郑重的符合:是真的好玩。

赵文青看着麟天笑的那么开怀,嘴角也跟着傻笑,突然间觉得已经背后凉凉有种被人在背后给阴了的阴凉感,再看到在自己面前眉来眼去的两个人,瞬间打电话一个激灵……他有种预感,以后得日子里他会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一段小小的讨论将三个人拉在了一起,也将三个人的心渐渐靠拢。此后,齐明和赵文青也成了麟天不可多得的两大助力,也是走出吃人深林的最大助力。

简单的吃了个早餐,收拾行囊整装出发。

浮过了沼泽陷阱,踏过毒草野花,谨慎的在深林中穿行,三个人花了五天的时间绕了整个吃人深林的中心地带一圈。这五天什么都没干,就是头,不停的走,直到走累了才停下来休息。

赵文青对麟天这个举动不懂,为什么要白费劲走这么多冤枉路,忍了五天了,终于按耐不住的问道:“林天兄弟,俺们这么在瞎走,是要干啥?”

齐明对麟天的做法也不是很理解,但他知道麟天这么做有麟天的道理,所以他选择不说话,先听听麟天这么说。

麟天玩笑式的邪邪道:“我说我是为了看看吃人深林的美景,你信不信?”

听完,赵文青默。

齐明默。

真的假的,你可别逗我们?!

闹归玩闹正经事还是要做的,明天走近齐明跟赵文青,拿出之前赵文青给他的的两块破布的地图再从伸手背后的口袋里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那一份地图蹲下把三块地图放在草地上拼凑起来。接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原本三块一模一样的地图合在一起,拼凑在一起的地图上面的路线也发生变化,只见上面出现六个红色的标点指明了能够出吃人深林的正确方向。

麟天盯着地图看了很久,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之前在进入吃人深林的时候就观察过这里的地形,随着他进入吃人深林中这几天对深林里面地形的初步搜索发现这个吃人深林是一个球形,这样说来,这个深林就没有所谓的出口,而这幅地图上标明的六个红点看起来是直行的路线,认真观察过后的人和脑海里的吃人深林的环境做一个对比才会发觉其实就是在兜一个大圈子。

见麟天久久不说话,齐明也蹲下看了地图,他看的很仔细,线路,标注的红点,以及路上会出现的标志性的东西都在地图上面,一丝不差。他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只是他的第七感告诉他地图有鬼怪。抬头看着一直盯着地图不说话的麟天说道:“有什么问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