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吃草

作者:萌2猛 字数:345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赵文青听到麟天的回答看了看野猪又看了看麟天手中的刀子,后知后觉的觉得自己好像貌似问了一个狠彰显智商低的问题……也不怪赵文青这样傻乎乎的了,人脑袋还没有从刚在的对话中走出来呢。这叫脑力跟不上体力,不是有句话说得好,环境决定因素,他这样没智商他家人……肯定有个高智商的,数学不是有个法则么,叫什么来着负负得正!这个法则不是没有道理的,再不久之后这个法则就会应验了,也将伴随着一件生死有关的事情。

话说回来,再看麟天拿着刀子对着庞大体积的野猪唰唰唰声四起,不到片刻,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一只身材完美的野猪被分解成大大小小的猪肉块。这些猪肉块被切的很均匀可见下刀的人刀功了得啊!切好之后麟天把这些猪肉块摆放整齐再从用外套简单扎成的包裹里拿出一把草洒在这些猪肉块上。过了五分钟后再拿出另一种草往每块猪肉上抹上草汁简单风干之后放在之前就做好的烤架上开始烤肉。

看着麟天忙活了大半天肚子里有一大堆疑问的赵文青好奇的问道:“那草是干啥用的?”

麟天拿出一把跟第一下拿出来的相同的草往手上一边擦拭一边说道:“香草,去味。辣草,调料。”待到手上的血渍都看不到了露出修长纤细的手掌才罢休,因为过力得摩擦白皙的手背被擦的通红手上也泛起一条条红痕在透明的白的映衬下显得触目惊心。

不得不说一句,洁癖是病,得治!

哦……原来是这样,长知识了,赵文青雀雀欲试问道:“俺可以吃吗?”

吃什么?吃草?!高个子原来是牛变的吗?遐想了一下麟天没有说话抽出一根辣草给赵文青。赵文青二话不说拿起来就往嘴里塞重重的咬了咀嚼了几口喊到:“爽!”辣的好爽!在这丛林里待了这么久嘴里早就没味了这时候真真是辣到心坎里去了。借着这股爽劲问道:“还有没有,俺还想吃!”

麟天默:“最后一根了。”

“……”赵文青刚觉得爽就这样被打击了狠不过瘾便说道:“那香草是香的吗?”也不等麟天回答伸手就抽出一把就往嘴里塞,那速度快的啊跟一下课就要去食堂打饭晚了就吃不到的速度是一样一样的。

1……

2……

3……

听见一声惨叫“啊!”只见赵文青的脸色从青到紫再到黑憋不住了连忙呸呸呸把嘴里残留的香草全都呸出去,一脸菜色的说道:“好苦。”

麟天被赵文青这牛急吃草的举动逗笑了,只听“噗”了一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连连大笑,想停都停不下来。

赵文青的脸色讪讪的很不好意思。

许是看出了高个子赵文青脸上的郁闷,麟天平心静气止住笑意开口说话,边说边忍不住时不时的笑出声:“也不是很好玩。”

“……”不是狠好玩你笑这么嗨你骗鬼呢。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麟天严肃了表情说道:“真的!”

“……”这完全是欲盖弥彰好不好,你不能就这样赤条条的欺骗没有智商的人!

……

麟天看着赵文青一副你别想骗我的样子又一个没忍住“噗呲”一声笑了,随后觉得要笑归笑,起码得给人留点里子颜面什么的假装淡定的解释道:“你抢的太快了,我没来得及说。”

赵文青脸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摆了,又羞涩又憋屈,怪我咯!!确实,怪你!谁让你跟饿死鬼投胎似的上来就一抓一大把往嘴里塞,你说你用抽的也好啊,抽一根苦点也没关系,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苦的想哭!这叫什么“NoZuoNoDie【不作不死】。”

赵文青嘴里苦的啊就剩一个一个悔了,如果可以他都想时光倒流历史重来,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俺一定会矜持的对那些香草深情的说一句:滚远点!

麟天开心了,他觉得这是他从出生以来笑的最真、最开怀、最肆无忌惮的一次发自内心的笑了,麟天看着四周的森林,虽然危机四伏,但远离了那些权利政治阴谋心得到有史以来的放松,在这里他活着不代表任何人,只是单纯的为了他自己。原来自己也可以放声大笑,原来自己也不用时时刻刻冰冷做一个没有感官的石头人,原来自己的心还是活的,原来自己也有心。不再感慨,拿起干草枯树枝有顺序的往火堆里扔以保持火不会熄灭,时不时翻动简易烤架上的猪肉块,见烤好了就拿下来放在另一边冷却,接着又把一边生的猪肉块放上烤架,周而复始的如此循环。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把所有的野猪肉块都变成了烤肉。

早在第一批烤肉弄好的时候,赵文青就被香味吸引了馋的不行,但他也不好意思开口就这么一边吞着口水一边受着香味的摧残简直是人间最大的煎熬,好不容易看见所有的猪肉烤好了就看见麟天又往上面抹那种草,心有余悸的高个子赵文青死死的憋出两个字:“它苦!”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你别放,它好苦,我胆汁都给苦出来了,现在舌头口腔里都还是一片欢腾。

听着赵文青时不时的“呸呸”两声,麟天就知道他是真的苦怕了解释道:“保鲜草,无味。”意思是它和你之前吃的草不一样。

赵文青这么一听,愣愣的看着觉得好神奇,这回怎么又变成保鲜草了,俺看着和那个苦的要人命的香草长一个模样啊。疑惑的瞄了脚边被丢弃咬了一半的香草再看麟天正在往烤肉上涂抹的保鲜草犹豫着要不要伸出熊爪拿一根。这回学乖了知道拿一根了。赵文青不知道的是,这头野猪、这堆猪肉、这些烤肉是他们在这吃人森林的粮食,烤肉很容易坏,涂上保险草就像晒干了的干肉一样,能储存很久不坏,足够他们走出吃人森林的。

麟天看出来赵文青的脑子里现在在做着强烈的思想斗争,也懒得让他去选择,让他选估计天都亮了。索性拿了一根草放在高个子赵文青的手上,也不管他接下来拿着它干嘛,给完就自顾自的认认真真的给烤肉涂抹保鲜草。

赵文青还没想清楚要不要拿一根草,突然手中就多了一根草,猛地他愣住了,现在、接下来、该怎么办……想了想还是没敢吃,拿起那根草放在鼻子上闻了闻:很好,没有味道。靠闻得能有什么味道?完事觉得碍眼,立马丢了那根草,往火堆里丢以毁草灭迹。

这泄愤式的小孩子气的举动麟天没有关注,要看到了估计不知道又会笑成什么疯样了。保险草涂的差不多了以后,麟天把每块烤肉都分散开来放置在干净的草地之上又从包裹里拿出另一种草药洒在烤肉上遮挡住烤肉的存在,远远望去一片青葱看不见烤肉的踪迹。

对于麟天的举动赵文青更是搞不懂了,虚心的请教的问道:“这是干啥?”

麟天一个眼神也不给赵文青直接解释道:“这是隐味草,去除任何味道。”吃人森林里不乏猛兽,多的是吃人食肉的野生动物,之前烧烤是因为加了香草的味道,香草不仅能去除腥味同时也是猛兽们最不喜欢闻的一种味道,本身西蛮野猪的肉对其他野兽来说就是不小的诱祸,经过烧烤后香草的味道渐渐稀少,烤肉的香味大于香草的味道,如果不及时掩盖,保不定明天起来就看见四周围着的都是吃人的野兽了,想想那个情况……真真是不寒而栗。

“哦……”赵文青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他觉得好像没有什么是麟天不懂的。

麟天也没去在意赵文青是真懂还是假懂,洒完手上的隐味草拍了拍手正想起身走到休息的地方躺一会儿,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咕噜咕噜咕噜。”

知道是什么声音之后,麟天笑了。

赵文青很不好意思的绕了绕头道:“俺……俺又饿了。”也不怪高个子的肚子在唱空城计了,之前就已经饿的受不了了,在脑子还处于混沌之中当然顾不上肚子,这会脑子清醒了,肚子就马上抗议了。

“自己拿。"说完也不管赵文青直接躺在弄好的简易树叶床上休息。

赵文青是真饿了也不客气,径直走向那堆烤肉用狂风破浪的气势席卷美味的烤肉,那个凶猛、那个残暴、那个能吃、跟干它姥姥似的。一边吃着一边不忘夸奖:“林……天你……手艺是……俺吃过最好的。”边“咕咚”一声咽下去一块烤肉。见麟天没搭理,又说了一句:“麟天,你家里是不是开饭馆的,改天俺一定要上你家去捧场。”

麟天闭着眼睛安逸的躺在休息的地方像是没听见来自某只吃烤肉不忘烤肉人的赵文青的讨好。不是他高冷,实在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赵文青喋喋不休的问题。回答他家是开饭店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