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一击灭野猪

作者:萌2猛 字数:407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走这。”手指着正左前方的草丛杂乱的第三条路口。这条路是通往吃人深林内部的入口。

麟天一分析完指出了路,赵文青就一马当先的走在最前方开路。

进去吃人深林内部,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突变的危险情况,天渐渐黑了,生活在丛林里的人都知道,晚上的深林才是最危险的。

麟天抬头看着半暗的天说道:“天要黑了,不能在晚上行走,我们找个地方休息。”

赵文青觉得有理说道:“嗯,好。俺听你的。”

麟天和赵文青两个人寻寻觅觅大约走了半个小时走到由天然的参天大树形成的一片一块的空地之中,看了看地形,觉得这里是最佳的过夜休息的地方,对着赵文青挥手打算在这里休息勉强熬过一晚。已选定休息的地方,剩下的就是生火取暖了,赵文青四处忙碌个不停,先是到处捡断了的树细小枝叶放在靠树干的地方铺平弄得厚厚的一层。接着自己坐下去试了试觉得还行蛮舒服的,堆了了几堆树叶一个简易的野外生存床就做好了。

麟天看着赵文青忙碌半天弄出一个床有点讶异,看不出来,高个子你是这么讲究的一个人:“认床么?”

赵文青边弄树叶边铺垫倒腾床边说:“啥子认床,俺是大老粗,俺再钢铁军有个战友是京都的,身上就有你说的认床的毛病,他说的什么什么讲究俺一个都没听懂,不过俺知道你肯定睡不惯地上,这是弄给你的,俺是个粗人从小在地上睡习惯了。林天兄弟俺一看你就知道你没受过啥苦,俺怕你睡的不舒服俺就随便给你整了个,你别嫌弃就行。”

“怎么会。”被赵文青说的话惊讶到了,他是真的拿我当兄弟了吧,才会事事都替我着想。沉默片刻起身道:“我来帮你。”

赵文青说道:“没事,俺都弄得差不多了,俺去捡点树枝生火。”走到在树枝堆边拿着一根细木头对着一根粗木头使劲钻啊钻啊!就是点不着!气得赵文青眼睛瞪的老大跟这两根不老实的木头较起了劲。人高马大力气大,架不住木棍不听话!

麟天做在用树叶铺成的床上背靠着树干休息,抬眸就看到赵文青在跟两根木头死磕轻笑着走到赵文青的身边拿起一根细小的枝条漫不经心道:“点不着吗?”

赵文青因为使了蛮久的劲把脸憋的通红,这会麟天问的话让人看起来他好像是在不好意思。虽然他是边境长大的,可现在这个时代谁还用古时候的方法生火啊!

麟天了然教道:“不一定要钻木起火,你看。”说着手扒开堆起的树堆从地里拿起几块黑色的小石头挑出其中两块朝着赵文青摆好的火柴堆轻轻一打。

“咔擦。”

“哄”着了,起火了。

赵文青看着一下子就着了的火堆,再想到自己跟个二愣子似的钻了半天望向麟天的眼神就像大狗看见狗骨头一样在放光。

“……”这是什么眼神。

突然有声响响起来了:“咕噜咕噜。”

什么声音?

“俺饿了……”原来是赵文青的肚子在唱空城计,赵文青腼腆的捂着肚子,企图不让其再发出悦耳动人的声音。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肚子饿的声音在寂静无声的深林显得特别突出,远在三米之外的齐明听到了也是一阵好笑的模样。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就是这个理了。

赵文青忍了几下实在是忍不了对着麟天可怜兮兮的说道:“俺去抓几只野味,俺饿的受不了。”还记得刚在第三军区报道那会,赵文青就说过他没什么别的优点,就是特别能吃一餐要吃好几桶饭,想到早上在轮船上也是只吃了一餐,这会进入深林又是花费力气去开路又是躲避猛兽现在也已经到晚上了,对他来说肚子能撑到这个时候才抗议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我去吧,一路上都是你在当前锋,也该是我奉献的时候了。”麟天半开玩笑的说着,拿出一直放在口袋没有动过的勺子摸了摸就打算拿着它去打野味。

赵文青说道:“俺也去!”

麟天看了一眼饿的都快站不起来的赵文青迂回的找了一个借口,道:“不用,你去了我们今晚睡哪。要是我们都走了万一休息的地方呗野兽端了窝就等于白忙活了,这里总要留一个人守着。”

赵文青觉得麟天说的不无道理,再加上他自己这一路上消耗的体力太多,这会肚子又饿又难受也提不起劲来去打猎,要是跟着一起去说不定还会连累麟天,从进丛林到现在一直是麟天在指挥,想必打猎填饱肚子这种事难不倒林天但还是不放心的询问:“真的不要俺一起去?”

麟天摇头:“不用。”

赵文青用他的大脑简单的思考了一下认同麟天去打野味他守家的策略,再看到对方受伤就拿着一个小孩子吃饭用的勺子顿时心里看着的慌:“你就拿这个去打猎?要不俺把俺的刀子给你。”说着从腿上拔出了刀子。

麟天推了推赵文青递过来的刀子说道:“就拿这个。”把勺子抛向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之后接住。拍了拍赵文青的肩膀:“刀子你自己拿着防身,我一会就回来。”再看到目光下他们露出来的皮肤上大大小小的划伤有的已经结痂有的还在流血暗暗说道:“看来还要去找点草药来。”

出发前麟天在他们休息的地方简单的设置了几个捕兽陷阱以增加安全性,弄好后对高个子说明那个地方不能踩如果可以最好不要动等他回来。听到赵文青说好,麟天走出了休息的地方,往左边深处探去。

麟天的身影越走越远最后隐匿在夜色之中。

走在一片黑的道路之中什么都看不清,一路上麟天靠嗅觉来辨认路以及采摘草药,只要是能用的上草药就摘以防万一。什么止血草药,驱虫草药,解毒草药,清香草药……见什么摘什么。原始森林也就这点好了,一步一路一地的草药成片扎堆。

暮然!带有血腥味的呼吸传来。

“呼哧呼哧。”

麟天察觉到不对劲迅速隐藏自己的身形,借着草木树林掩护自己的行动慢慢的移动到呼吸声传来的地方。

不远处,一只大约长两米宽一米的特大号野猪侧趴在地上,看样子好像是刚刚经过一场大战,右前蹄受伤无法站立,鲜艳刺眼的鲜血染红了一方土地。

麟天看着这只肥肥的野猪野猪喜上眉梢,真是送上门来的美餐不要白不要。刚开始还在路上想,以高个子这样的大胃王要打多少只小野味才能喂得饱,现在不用愁了。拍了拍手上并没有的灰尘准备大干一场。不过,将死之兽也有垂死挣扎之力,狠显然这只野猪虽然是受伤了可从地上的纷乱不堪的狼藉来看明显是敌兽打跑了的赢家,为了不节外生枝,麟天捡起一颗拳头大的石头丢了过去试探野猪的警觉度。

第一下,没反应?

那只野猪像是没听见似的,依旧趴在那里只见出气不见呼气。

为了安全起见,麟天又丢了一颗,这回的石头蛮重。

还是没反应?

麟天踏出草地,脚轻轻的走着,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五步,离野猪越来越近。就在快要靠近野猪身体的一步之遥的时候。

突然!

原来躺在地上的野猪此时用三只蹄子站了起来,眼睛充斥着血色目光很不友善的仇视着麟天。

我草草,装死!麟天狠不爽,后果狠严重。在经过那么多的试探之下,原本以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拖回一只野猪,没想到这原始深林的野猪这么人性化,都学会装死了。

大概是知道自己少了一条腿,三条腿的猪斗不过两条腿的人吧,大野猪只是以凶狠的眼光看着麟天想要逼退麟天。它感觉到了对面小小人类身上的危机感。

麟天看出大野猪的意图,笑话!多一条腿你就能耐了是吧,看劳资不把你另外几条腿打断!拿出在船上领的作案工具-勺子!握住勺子的勺丙,以拿匕首的方式拿着勺子,把勺口对准大野猪的眼睛快速向前一捅。

大野猪快速反应向后一跃勉强躲过使用天生的蛮力冲向麟天。麟天闪过,一击不成,再击,几个回合下来,没有制服大野猪,一人一兽都浪费了不少体力,本来就受伤了的大野猪此刻三只蹄子都隐隐在抖好似下一刻就要无力倒地,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大野猪三只蹄子慢慢后退想要逃跑。

就在大野猪想要逃跑的那刻。麟天也想要快点结束战斗,刚刚才只是热身运动,接下来要认真了,毕竟在深林深处待太久也不安全,天也快要全黑,要是真的全黑可能就找不到回去的路。

手下猛发力一个发狠。爆发力十足。

命中!

只见大野猪的两只眼睛其中一只眼睛已经葬送在和勺子的初吻之下。一拳打出,把勺子拔了出来,再经历切肤之痛的大野猪哀嚎的惨叫,惨叫声特别难听,不是一般的难听,再加上蹄子流血,眼睛流血,浑身上下都是血,又因为之前的战斗本来就没有多少攻击力的大野猪再被麟天这“绝妙一勺插”直击心脏,以至于彻底丧失反抗能力倒地不起。倒在地上的大野猪真的是像之前装死那样只见出气不见呼气了。

麟天上前打断大野猪的另外三条腿,他在记仇,让你装死,这回让你死的不能再死!做好这些之后,从野猪身上拿下勺子,手上拿着勺子不放,顺着野猪坐下恢复体力,那一下急促的发狠用了自己一半的爆发力了,跟大野猪斗了这么久也有些脱力,自己早上也没怎么吃东西,在这深林里走了一天早就消耗光了,静静的休息。几分钟后,体力渐渐回复,休息好了的麟天拖着大野猪往来时的路上走去。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拖着一直庞大的野猪这画面……难以表达的惊悚。回程的路上,麟天拖着一只比他大很多很多的野猪一点也不显得吃力,还是那种慢悠悠的散步的节奏。要是换成考核队员的其他八个人来说也不一定有这么轻松。

……如果被别的什么人看到估计下巴都要惊掉了吧?谁家少年郎如此了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