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年

作者:萌2猛 字数:385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宝贝回来了!”只见坐在沙发上的美艳少妇起身来到少年的身边拉过少年上下打量,待看着眼前的人身上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心安道:“担心死妈咪了,怎么昨晚没有回来?”

少年一动不动,沉默不语。

“臭小子,你妈问你话呢!怎么不吭声?整天就知道在外面游手好闲的玩,现在好了还学会夜不归宿,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颇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说话的是一个35岁的男士,外表成熟俊美。许是真的被少年气到了,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此时因为怒气睁的如铜铃般大,恨不得此刻就活吃了少年。

此时的美艳少妇不干了放下儿子的手,母鸡保护小鸡似的转身站在少年身前:“姓麟的,你说谁臭小子呢,谁给你的权利骂我儿子的!”那个彪悍样,表情和眼神充满了恶意,一副谁要为难我儿子我就跟过不去。就算是自己老公也不行!

看着老婆霸气威武,麟泽满肚委屈无处发泄:我是他老子,老子教训儿子都不能了是吧!

不理某个充满怨念的人,美艳少妇转向看着少年。大门打开,阳光正照,洒在中间的人儿身上像是一片金光中羽踏归来的神,风吹动了叶子掉落在少年的肩边,一瞬间吸引人视线的是那精致的五官,纯黑色的眸子镶嵌在里为魅惑的丹凤眼点露出丝丝的不食人间烟火。

少年看着眼前没有下一步动作的美艳少妇出声提醒:“古陶。”

古陶听到少年的声音愣了愣神心道:果然,又看儿子看入迷了!好丢脸……为了缓解尴尬咳了一声:“那个,宝贝,吃早餐了吗?”

少年是不饿不想吃的,但不想拒绝古陶的好意顺着道:“没有。”

古陶摸了摸少年的头,温柔道:“不吃早饭怎么行,妈咪给你去弄。”

少年点头。

古陶微笑,越过客厅走向厨房。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返回来问道:“宝贝想吃什么?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

少年道:“古陶弄的。”意思是古陶弄的我都想吃。

古陶一听美目一亮,顿时眉开眼笑,欣喜的往厨房走去:“妈咪这就去弄好吃的给宝贝。”

闷不吭声的很久的麟泽急忙追向娇妻:“老婆,我来帮你一起。”

古陶冷酷坚定的甩了一个不字头也不回。哼!我可没忘记刚刚你骂过我的宝贝儿子的,我那么完美的宝贝儿子也是你能骂的吗!

某男还不知道自己教训自己的儿子被自己的老婆记仇的这么彻底……

无望与娇妻恩爱的麟泽走向沙发坐下,无视旁边坐着的少年:叫你一回来就跟我抢老婆!

没人说话,大厅寂静,麟泽不开口,少年也不说话,麟泽不说话是想冷落冷落骂不得说不得的臭小子找回场子,好让他知道谁是老子。少年不说话是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需要说话……

气氛很冷,势要有沉默到底的趋势。

……

“老爷,您回来了。”一声通报打破了大厅的怪氛围。

来人沉稳的“嗯”了一声。

片刻,眼前出现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一头的黑发里参杂了几根错错落落的银发,脸上依稀可以看得出年轻时的风采,浑身上位者的气势更是体现出老人久居高位执掌大权。

走进来的老人眼神凌厉的扫了扫大厅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两个人,直至看见左边的少年顿时露出了和蔼的笑容开怀道:“孙儿回来了。”

少年尊敬的开口喊道:“爷爷。”

老人坐在主位上询问着少年:“怎么回来都不提前通知爷爷。”

少年抬头淡淡道:“怕打扰爷爷。”

老人似惊讶有点不满意道:“怎么会,就是打扰了也没关系,孙儿最大。”

坐在沙发上另一边的麟泽不满麟老爷子这么宠溺少年出声打断:“爸!您是政治界一把手,不能因为这臭小子耽误了国家大事。”

麟老爷子瞪向麟泽粗声吼道:“喊什么喊,你这么大声吼什么,你老子我还没到听不清的地步,什么狗屁国家大事哪有我孙儿重要。”转向又温柔的对少年轻语:“孙儿,有事尽管跟爷爷说啊,爷爷有的是时间。”

麟泽无语,深刻体会到儿子是草孙子是宝。

少年知道如果现在不答应爷爷,接下来就要被糖衣炮弹了,尽管觉得自己不会去麻烦爷爷还是应了声:“好。”

听到了孙儿的回答麟老爷子表示很满意和蔼的询问少年的近来的情况,虽然他常年四处出访,不代表不关心这个唯一的孙儿,手上也有不少少年做了什么干了什么的资料记录。但是,听到本人亲口说出来,担忧的心才会真的放下。

就在麟老爷子和少年相谈甚欢的时候,在厨房忙碌许久的古陶出来了:“宝贝,妈咪弄了你最爱吃的红柿雪雕……”话音刚落,就看见麟老爷子迟疑了一会便惊喜的说道道:“爸,您怎么回来了?”

麟老爷子故作不开心道:“怎么,儿媳妇,老头子我不能回来吗?”

古陶笑着说道:“怎么会,做儿媳的很开心爸爸能回来。”

麟老爷子爽朗道:“那有没有弄老头子我最爱吃的凤椒芋头?”

古陶答道:“有!”

麟老爷子大气道:“那还等什么。”

一行三人说说笑笑的走向了餐桌。

当然了,我们的麟天还继续保持他的高冷范,时不时的会嗯一声说那么几个字。

而我们的一家之主……麟泽被遗忘的很彻底……

麟泽看着走远的三个人惊愕道:“就这么走了……”我呢……没人理我啊,吃饭都不叫我……

被抛弃的下场,不是一般的凄凉……

……

用过早餐后。

麟泽被麟老爷子叫上去谈事情。

麟家三楼书房内。

麟泽开口问道:“爸,你突然回来是为了什么?”

麟老爷子沉思了一会:“我和古老头商议了一下,决定送孙儿去第一军区参加龙腾特种兵的生存考核训练。”

麟泽惊讶:“什么?龙腾的生存考核?就那种封闭式训练考核?死亡几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的恐怖几率的龙腾考核?”

麟老爷子不说话。

麟泽犹豫道:“天儿才十六岁,还没有成年,送他去龙腾太过冒险了,龙腾的训练是出了名的真实残酷,而且就算以我们麟古两家的势力也无法插手,天儿怎么可能送去参加,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麟老爷子坚持道:“龙腾孙子一定要去,这场生存考核也一定要去参加,是生是死全靠孙儿自己。”

麟泽愁眉:“可陶儿她那么护着天儿舍不得他受一点委屈肯定不会同意的……”

“这件事已经决定了,至于儿媳妇,谁的老婆谁去说服,孙儿他是麟古两家的的孩子,有些事他必须背负没有说不的权利。他是我的孙儿我何尝不心疼,好刀也是要经历磨炼的。”麟老爷子说完闭上了双眼。

麟泽看着麟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想要再说些什么终究无力开口。他无法想象当古陶知道这件事后会是怎样的打击。

全家人团聚的喜庆气氛没有了,由之而来的是深深的担忧。

……

此时,另一边三楼麟天的房间内。

“宝贝啊,被子妈咪给你重新换了轻柔绒毛的,晚上一定能睡个好觉的。”而后又自顾自的说道:“这地毯是纯金丝毛的,是妈咪特意给宝贝换上的,宝贝睡觉要是摔下来了不会有事,妈咪给你试过了,你看!”说着还狠狠的在地毯上蹦了几脚:“看吧,没变形。”那一副你快夸我能干的样子萌到不行。

“……”少年看着这么可爱的古陶,脸上出现一丝裂痕,实在是被古陶的话雷到不行。

见少年不吭声,古陶又说:“宝贝啊,别不好意思,谁睡觉不掉床。”那一脸在妈咪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样子,妈咪懂的表情。

“……”谁睡觉老掉床?少年很想知道。知道古陶跟自己的思维不在同一个频率,却没想到,是不在同一个世界这么偏。

一直没听到少年开口,古陶语出惊人:“宝贝啊,你是不是怕黑,不敢一个人?”定了定郑重道:“不用担心,妈咪陪你睡!”

少年呆楞觉得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什么鬼?怕黑?又不是三岁小孩这么会怕黑……“古陶,好了。”开口制止古陶还有继续说下去的冲动,少年觉得再让古陶说下去自己被哽死的机率会很高。

古陶看了看房间的四周,发现该整理的东西度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那宝贝早点休息。”放手中的衣物子走到门口刚要出去像是想起了什么可怜兮兮的看着少年:“啊!对了,宝贝明天有空陪妈咪逛街嘛。”撒娇的语气以及用希冀的眼神望着少年。

少年听到逛街两个字身体微僵,即使不是很情愿还是不忍看到古陶失望的样子回道:“好。”

得到满意的答复,古陶面带微笑眯着眼爽快的离开:“宝贝晚安。”

关上了门,少年走到窗台站了很久望着落地窗外的夜色似迷茫似孤寂。没有多想,拿起衣物走进浴池……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