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261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咚咚咚“校长,您找我们有事?”顾薇温柔的说道。

“进来,这位是秋警官,秋警官有事要问你们。”说这,赵校长关上门,若潇一路偷偷的跟着他们,没想到他们会来校长室。

“这样真的好吗?”虽然说是为了帮若潇查清真相,但是这么偷偷摸摸在别人身后跟踪,还是长这么大第一次,若潇轻轻的爬在门上,示意让莫雪闭嘴保持安静,静静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两个女孩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不敢看秋沫,秋沫抽出她们两个的档案,据幺弟提供的资料显示,在学校同时与王芯河关玥关系不错的人也就只有她们。突破口没准就在他们之间。赵校长拿着水壶为秋沫续上水,嘴里还叮咛说,“你们俩要好好配合秋警官,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不能有半点隐瞒。”秋沫看了赵校长一眼说,“校长我想单独找她们谈谈,请你回避,”说完,校长愣了一下,面带笑容的走向书房。

“好,那我们就开始吧!放松,我只是问你们几个问题。”女孩点点头。

秋沫开始询问,你们和关玥的关系怎么样?宿舍里谁是她的好姐妹?关玥和王芯她们两个的关系怎么样?门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小,若潇几乎把整个头都快伸到门里面了,刚开始还能听到声音,怎么这么一会消音了?这时,门把手慢慢转动突然打开,若潇整个人扑倒秋沫脚下。

“别,别对我这么客气!”其实,就在询问到了一半,秋沫隐隐约约听到一些丝丝拉拉的声音,便让她们把声音一点一点放低,没想到,一开门竟然是她们。

“拓跋若潇你们几个不上课在这干嘛?”听到声响校长走过来指着她们大声喊道。

“还能干嘛,查案子呗!”若潇向来看不上赵校长,满脸肥肉不说光是他天天挺着受腐败的大肚子就让人感觉恶心,这次这件事这么大校长早就想把她踢出校门了,既然都是随时走掉的人了,干嘛还给他好脸子看,若潇揉着受伤的手臂狠狠瞪了校长一眼。

“查什么案子,赶紧回去上课!”若潇没理会,直接走到秋沫身边看她手中的笔录,赵校长觉得自己颜面扫地,更何况还是在秋沫警官的面前,就这么灰溜溜的收回威严也让他难堪,索性把矛头转到了莫雪和周璐身上,“我的话没听见吗,快回去上课否则给你们记过处分,”周璐示意了若潇一下,转身拉着莫雪走了。

若潇认真的看着她们的笔录,却被秋沫抢过去一把合上说,“你也会去上课,这东西不适合你看,”若潇忽然笑了一下说,“不适合我看?难道我就连还自己清白都不可以吗?”秋沫倒是被搪塞的说不出话来。

“拓跋若潇你别在这敬酒不吃吃罚酒,注意你的口气,人家秋警官是为了你的身心健康着想,小小孩子查什么案子,你能做什么,赶紧回去上课。”赵校长简直就想把这个没大没小的孩子开除,一点都不把他这个校长放在眼里。

“秋警官我知道我刚才的话有些激动,但是这个案子我会查到底,平白无故的冤枉我还让我一直受同学的白眼,我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凶手,我要把他查个底掉,校长我以后可能不会来上课,请你谅解。”说完,若潇向秋沫深深地鞠了一躬,并承诺,我不会放过他的。

方子寒站在一边,这种场合他不知道怎么接话题,但是她看到了一个普通的小女孩那种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意志,没想刚出警校第一个任务就是参与这么大的事件,这个秋茉就是他在资料上看到的那位,精明能干,曾出任过各种复杂的案件,在刑侦队里也算得上是警花,第一次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同事,本来已经准备好了一大堆的自我介绍,看来现在用不着了。

欧阳青青一脸不爽的看着若潇,明明自己就是杀人凶手还假惺惺的说什么要找出还自己的清白,真不明白这些警察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欧阳青青白了一眼若潇,这个小动作正好被秋茉看到,而若潇一直在看她们的口录并没有注意到那个眼神。

“你很讨厌她?”秋茉走到欧阳青青身边小声地问,欧阳青青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明明是她杀死了王芯,还在这里假惺惺的装清白!”

“你什么意思?是她杀死了王芯?”球茉惊讶的看着她接着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她就是凶手?”我当然有证据,那天王芯和她在寝室吵架,拓跋若潇曾经大声扬言说要王芯死,她们两个还打起来了呢,不光是我还有关玥,顾薇那天也在她也看到了。“秋茉看了一眼顾薇,顾薇点点头告诉她,”我确实也看到了,若潇后来直接扇了王芯一巴掌说她“像你这样的人干脆死了拉倒。”

“你撒谎,我什么时候说过让她去死。”拓跋若潇激动的大声说。

“我撒谎?拓跋若潇你也好意思问,你干的那些事全校都知道,王芯不就是意外发现了你的秘密,你恼羞成怒才把她杀了。”欧阳青青的话夺夺紧逼,“我?恼羞成怒?”看着欧阳青青满脸愤怒的表情,从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若潇非常不待见她,不是因为她的嘴,而是因为她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在她的眼里钱是万能的,而且从小到大家里人一直把她当小公主一样伺候,所有人都要听她的命令,稍微不如她意就会脾气大发,任性妄为,但是有一点若潇确信,欧阳青青这个大小姐不会无缘无故的找她茬,凡事都是事出有因,否则她也不会口口声声一直说自己是凶手。

法医拿着刚刚出来的尸检报告敲响刑侦办公室的门,平时在门口都能听到郑幺弟抱怨的声音,但是今天却静得出奇,看来为了这个案子所有人都出动了,法医把尸检报告放在秋茉的办公桌上,随手拿出了电话。

“怎么样,没话反驳了吧,还是说我已经戳到了你的痛处。”欧阳青青双手环胸一脸胜利的样子,若潇淡定的看着她,全学校都知道的事就是她在所有人眼里是个坏孩子,什么抽烟喝酒打架斗殴,夜店泡吧,全城只要有那里打架的人群,大部分都能看到拓跋若潇的身影,就算是没有今天的杀人事件学校也想找个合适的理由把她开除。

秋茉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她们,这样的情况不是她不阻止而是不愿意阻止,人在愤怒的情绪下说出来的话对现在的案子往往都是最有价值的,拓跋若潇这个丫头看来真的与这件案子有关,她觉得有必要偷偷地找一下欧阳青青,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问个清楚。

“青青,我没有被戳到痛处,只是心里有些疑问,或许说不定哪一天我还会好好的谢谢你呢!”若潇坐下来翘着二郎腿,面带微笑地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