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03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穿梭在森林之中,白曦忽然觉得这里的实际面积应该不是很大,自若潇被松鼠掳走后两个人无路盲目的寻找再一次来到了畸形人的家,确切的说是听到了鞭炮的声音,闻声而来,如果说这个时候畸形人突然袭击他们,那他们必定性命不保,秋茉身上唯一的一件武器被松鼠强要了去,而自己又不是实质性的警察,根本就没有佩戴枪的权利,所以现在只能靠着自身的保命术和一直在线的警觉。

“他们好像很怕鞭炮!”秋茉喃喃自语的说,白曦和秋茉躲在不远处的丛林中看着畸形人的举动,闻声而来的时候小屋外已经被一股烟笼罩着,还有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畸形人就在周围一声声的吼叫但是却不敢上前一步,随后,就在烟雾马上消失时,忽然从屋内有人又扔出来几枚烟雾弹,导致整个小屋里外全是烟。

“有人在屋里,会不会是若潇?”秋茉惊喜得问。

白曦想了一阵,摇摇头说“咱们几个出来的时候谁都没带烟雾弹和鞭炮,能带这些东西的人估计也只有松鼠和他口中的朋友,而且……”说到这,白曦忽然停了一下,秋茉一脸期待的看着他接着说下去,而且什么?

“怎么停了,说呀,而且什么?”秋茉着急的问道。

“而且……怎么没有人出来?”白曦盯着手忙脚乱的畸形人,眼看着烟雾再一次消失,趁乱之际里面的人为什么还不出来,如果是若潇方子寒他们的话,他可以马上冲出去营救,如果是松鼠的话,那他就绝对会有必要多等一会看看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好心帮他的忙结果被当成了驴肝肺。

“会不会从别的路逃走了?”秋茉简单的解释说。

“不可能,那个小屋我进去过就只有这一个大门,除非里面有咱们不知道地方!”白曦一口否定道。

“那里面有暗道!”方子寒的声音忽然在身后传来。

冷藏尸体的冷冻柜里居然有白菜,这是个什么说法,用白菜来保持尸体内脏的新鲜程度同时还能去味?还是说用白菜来给内脏消毒?怎么说都是不可能的,这不科学啊!除非这里的白菜是给人吃的,这个想法一出就更加确定这里有人类的存在,说的简单一点就是这些菜是畸形人的食物,哎呀哎呀,做戏也不会做全,想要彻底变成畸形人首先第一点就是学会吃生肉,可惜啊,电影毕竟是电影,人类终究还是人类,尽管表面上做的天衣无缝表演上发挥的淋漓尽致,但还是改变不了自己的本性,若潇蹲在柜前看着手里的小片白菜,露出几分笑意。

松鼠跪在尸体前轻生哭泣,眼神却盯着若潇的举动,这个丫头看什么东西都非常仔细,这样的人不能留在自己身边,反正已经知道了小屋的秘密,不如就在这里解决了她,死在这种地方无疑是畸形人的杰作,有谁会想到是他做的,就在打开密道时,松鼠特意让若潇先下去的做法真是明智之作,看着若潇只顾前面没有注意到自己,拿出随身携带的刀把密道的小门反锁,时隔这么多年这个小小的保命设置居然没有改动,是说他们聪明还是愚蠢呢?

当时毛肚说要这么做时,他们都不明白,认为这是多此一举,可是毛肚抽着烟听完后不紧不慢的说,有了这个东西,就算我们以后被发现了,无路可去逃进密道将其反锁都会为我们争取一点逃跑的时间,人嘛,尤其是那些自认为已经马上要抓住罪犯的人来说,进了密道就等于是死路,他们会想尽办法打开门,可笑啊,他们怎么都想不到我们已经从出口逃走了,要玩就玩出其不意!

听毛肚的话就是对了,毕竟已经保住了他们一条命,松鼠偷偷的拿出刀趁着若潇背对着他,一刀下去给她来个痛快,小丫头死后别找我,谁让你的眼睛那么锐利呢!松鼠拿着刀嘴里还发着呜呜的哭声,刀摆正位置对着若潇的背部,笔直扎下去,此时若潇沉思了好久忽然决定要钻进柜子里看看,松鼠的刀扑了个空,该死,关键时刻躲开了,还好及时的把刀收回来藏在身后,整个人惯性的蹲着看着里面,若潇摸着四面的墙壁,说“好凉,这就是个冰箱啊!”

“你在说什么?什么冰箱?”松鼠换了个脸不明白的问道。

“没事,我在自言自语呢!”说完,若潇面对着他观察柜子,松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难道你没有看到只有这个柜子有玻璃吗,你越想杀我,就证明畸形人绝对和你有关系,他和畸形人同流合污的四字标签在若潇心里加深了确定。

烟雾逐渐经风吹散,白曦等人在原地不动等待好的时机,烟雾散去的时候终于看清了畸形人的异常,眼前的异常不如说是只有一位畸形人居然蹲在墙角,这还是若潇口中那位杀人不眨眼的变态恶魔吗?还是说在电影中也有这一桥段?摇头畸形人双手抱头沉于膝间,恨不得把自己全部都藏起来,瘸子畸形人对着无人的周围怒吼了两声,转身走过去轻抱住他,像是在安慰也像是在拥哄,许久后才看到畸形人站起来在两人搀扶下进了屋。

“是不是这里也是不对劲?”白曦自言自语的说到。

“什么不对劲?畸形人吗?”方子寒蹲在白曦身边,一头雾水问道,花生可没心思关心什么畸形人,他最关心的就是怎样才能完好无损的出去,他可不想像地下室里的那位一样,死无全尸,直到现在他被分尸的过程还在花生的脑子里不能散去,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还等着他去潇洒呢,这破地方他一分钟都不想待下去,话说回来这几个人还能看得这么津津有味,当初想和方子寒搭伴一起走就是想相互有个照应,碰到畸形人自己能有几分胜算,现在可好结果他们反倒对这些变态有了兴趣,无聊之际又拿出几颗花生垫垫肚子,无意之间听到白曦说的那句不对劲,手里停止剥花生壳,身体悄悄靠近许多。

畸形人进屋后看到早已没有那两个人的身影,而右边的窗户正大开着,瘦小畸形人走到窗户前,边缘处还有些许的尘土,窗台处则依旧放着那盆人头花盆,突出的眼珠张开的嘴,瘦小畸形人伸手抚摸他的脸,连连叹道真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看来这两个人是从窗户跑了,放鞭炮只是想把他们引出去,摇头畸形人自进门后就没有离开过瘸子畸形人的怀抱,坐在床上时他也是抱着瘸子畸形人不松手,瘦小畸形人关上窗拉上帘子,走来将手放在摇头畸形人的头部,动作缓慢轻柔,时不时还拍着他的背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试图用这样的方法来缓解他的害怕。

说实话若潇真的不想在看那句尸体,除了惨不忍睹以外,此时的她还真想不出还有什么成语说出来能描绘出眼前的场景,松鼠抱着尸体哭了许久,他脸上依稀之间还能看到几处泪痕,在若潇看来这家伙演的还挺像,若是没有刚才那一幕她还真有点感动,可惜啊真不好意思柜子上的玻璃出卖了你,真不知道这是真情流露还是逢场作戏。

这间密室对她来说太过危险,松鼠这家伙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想在这里解决她,肯定是想打着畸形人的旗号,在这里杀人灭口无疑是最佳选择,但是若潇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让他动起了杀意?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是一头雾水连一丁点线索都没有,完全没有达到要灭口的地步啊,只是单单有一点怀疑也是在自己的脑子里并没有说出来,除非他是在害怕!害怕自己会知道什么,知道树叶纹身还是他与畸形人的恩怨?松鼠单膝跪地伸手盖住尸体的眼睛,虽然只是两个空洞,在松鼠的激动下硬是带动了头部,就像要复活一般,这一幕看的若潇更是恐惧。

“兄弟,你走好!大哥会为你报仇的!”说完,松鼠连带着顺摸了一下空洞,像是这人一直死不瞑目而后闭上了眼睛,就等着松鼠说这句话,密室里的灯光很暗,看完松鼠的动作后,若潇明显看到尸体的心脏好像动了一下,吓得她立马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多次平复心情后才睁开眼睛在看尸体。

“松鼠,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想办法出去吧,等出去后再给这位兄弟报仇!”为了迎合松鼠复杂的心情,若潇也装装样子的说,话是这么说可这真心跟她可没有什么关系,现在的目的就是马上离开这地方,防着松鼠,若潇走到进来时的入口,原路返回肯定会碰到畸形人,这是必然的,从进密室的时间算起,烟雾弹和鞭炮造成的混乱已经失去了作用,现在出去和直接投胎有什么区别,可是也不能长时间的和松鼠这个危险人物在一起,那她可真就是左右为难了,两边都想要她的命,松鼠悠悠起身对着他的兄弟深鞠一躬,听说对死者鞠躬都有一定的说法,悼念亡者一般是三鞠躬,并且身为男士,他的手应当自然下垂还要贴放于身体两侧裤线处,最重要的一点是三鞠躬都要达到90度,松鼠第一次鞠躬腰身还没到90度时明显有些停顿,让他下意识的捏了一把衣服,而后再一次鞠躬幅度很大,标准的90度,是肚子有问题吗?

白曦等人在树林里观察了很久,花生实在没有什么耐心看下去了,话到嘴边又不好意思说,只能在身后干着急,他越着急嘴里的花生越多脚边的花生壳也越多,看着四人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没有注意到他,索性趁着现在自己赶紧离开,反正已经逃离出来,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他的伙伴,告诉他一些事情。

“房子,你还记得密道的出口吗?”见畸形人迟迟没有出来,白曦问道。

“有点记不清了,但是应该能找到!”方子寒有些不确定的说。

“走,我们去出口,等他们出来!”

“他们?谁呀?若潇吗?她在里面?”周璐激动地大声说道,方子寒快速的捂住她的嘴,“你小点声音!就不怕畸形人听见!”方子寒刚要责备几句,就看到周璐的脸上流下几滴眼泪,慌忙之下松开手。

“若潇在里面对吗?”抽泣了很久,想要得到白曦的确认,周璐才开口问道,掺杂了一些懊悔还有一点不愿相信。

白曦看了一眼秋茉,他不知道该怎么跟周璐说,告诉她若潇被劫持了,然后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她,这么说也只会让周璐更加担心着急,可是不说周璐现在表情又让他不忍心欺骗,白曦思考了多久,周璐就等了多久,就等一句话,若潇现在到底好还是不好,白曦思考之际重新组织了语言,尽量让自己说出的话能够安抚人心。

“周璐,你听我说,坦白的说我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不是若潇,说不定可能是松鼠,也可能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因为方才我看到明明有人投放了大量的烟雾弹却没有看到有人影出来,我怀疑他们应该是进了密道,所以我才问房子还记不记得密道出口,这样我们就可以在畸形人现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抢先一步赶到出口营救他们。”每说一句话白曦都小心翼翼的尽量能委婉的语气说,周璐咬着嘴唇眼泪又流下许多,她不知道松鼠是谁,只听到了若潇就在密室里,虽说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但看到白曦的样子,也应该是八,久不离十,若潇一个人在密室中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上一次是因为碰巧有孙婆婆前来帮忙,他们才得以逃脱,现在孙婆婆已死还有谁知道密室的出口,不知道若潇能不能找到。

周璐擦去眼泪,这一生她的朋友很少,只有若潇不嫌弃她,当她被人嘲讽的时候也只有若潇出来帮助她,更何况现在若潇有难她不能只是默默哭泣,“我记得密室的出口!”这几个字周璐说的很坚定,以她的记忆真的不知道是否能记住,但是为了若潇她愿意努力的想起来。

“好啦!停,不就是出口嘛!看看你们几个演情感戏啊!算了,跟我来吧!”站在一旁的花生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真的想不通不就是找个出口而已至于演得这么感人嘛,还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演的也太假了,一看就不是专业电影学校毕业的,演戏嘛最重要的就是心理活动,不先把自己催眠了怎么感动别人,花生边走边吃着零食,还带着讽刺的评价他们的演技,其实刚才自己还很没想帮他们,就在他准备悄悄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白曦说的松鼠,松鼠这家伙和若潇这个女孩同在密室里,那他就绝对不能走,怎么着也得救出自己人不是,至于那个叫若潇的,那就顺带脚呗!

几句不成调的曲子似乎很管用,摇头畸形人的情绪有些平稳,身上的颤抖也减轻了许多,瘦小畸形人起身到了一杯热水递给他,刚好看到桌子下方的地毯角度有些变化,左高右低,这不是原有的形状,每次在密室内上下来回都会把地毯摆弄的左右平齐才对,看了一眼窗台,不好,这是有人进去了,瘦小畸形人把毛毯大幅度掀开,打开密室门,不料门已经锁死,根本就打不开,对着床上的两个人大叫了几声,摇头畸形人还有些不知所措,身边的瘸子畸形人已经和瘦小畸形人正费力的打开密室入口。

“快!去密室出口!”瘦小畸形人在情急之下突然间对摇头畸形人大喊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