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351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课堂上老师在讲台上说得津津乐道,自从这件事班主任直接就把她的座位安排在最后,也不管她听不听课,这个叫白曦的人想不到他竟是警察的外甥?大半夜到死人的地方寻找刺激吗?若潇咬着笔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为什么会和王芯在一起,还有紧接着就是关玥离奇的死亡和卫生间发现的毒品,难道说她们是因为吸毒?但是那跟黑色星期天又有什么关系呢?两次离奇的死亡都被自己碰上,这其中到底意味着什么?阳光透过窗户正好照在若潇的桌子上,绘画室比较偏远,在那杀人也算是情理之中,若潇在本上写下流程,可绕来绕去为什么是自己呢?

秋茉开着车一路奔向学校,根据幺弟资料上的显示,王芯和关玥生前只在学校附近活动,从未走远过,难不成真是那个小丫头自己下的手?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秋茉的肚子开始咕咕的叫,看看时间现在吃饭点,随便找个饭店像样的要了菜,王芯死亡的样子一直在秋茉的脑子里出现,眼睛被残忍的挖出来,又插上画笔,看样子到很像拿着笔在眼睛里搅了几下,背部因刀深深刺入才导致流血过多而死亡。音乐,主要就是那音乐到底有什么关联。

下课铃声响了三遍,老师才合上课本出门,一堂课若潇几乎没听多少,满脑子的为什么让她无从下手。

“啊……!”莫雪突然大叫。

“莫雪,怎么了?”若潇说。

“头发,头发!”莫雪的书包里居然散出来长发,莫雪坐在地上抱着周璐呜呜大哭,也不知道是谁大喊王芯的头发,王芯的头发,可以清楚的看见发根上面还有鲜红的液体,像是连皮带肉活生生拔下来一样,鲜血滴在地上若潇捻了捻,只是红墨水不是血液,看来这是有人在恶作剧,只是为了吓唬莫雪?

“只是恶作剧,根本就不是王芯的头发,”若潇肯定地说道,到底是谁?因为莫雪的叫声,全班同学几乎都围在身边,课间活动只有十分钟,那也就是说,吓唬莫雪的人就在他们其中了。

为了安抚惊吓的莫雪,只好让周璐和若潇陪她回寝室休息,正好可以有个安静的时间好好想想这个案子,莫雪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周璐冲了一杯奶茶递给她,先是关玥莫名其妙的死亡,然后再是莫雪受惊吓,这都只是巧合?

“莫雪,你没事吧!”若潇问。

莫雪摇摇头,喝了一口奶茶。

“好,莫雪既然你没有事,你们两个就陪我再去看看那个绘画室吧!现在是上课时间应该没有什么人。”周璐看了一眼莫雪说,“那~那好吧,大白天的鬼魂应该不会出来作祟,只是莫雪你真的没事吗?”莫雪点点头说,“没事,反正有你们陪着。”

由于绘画室出了人命案,通往这条教室的走廊也跟着变得冷清,环视下四周没有人,若潇拿出钥匙再次打开门,昨晚那个人到底在找些什么?屋子里的摆设还是像那天的一样,回想起那个身影,身影行动的范围是在桌子附近,难道说桌洞里有什么东西,若潇仔细地查看每一个桌洞,除了一些经常用的画纸和涂料其他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潇潇,你到底在找什么?”周璐坐在桌子上打着哈欠。

“证据!”若潇说道。走到周璐身边接着说,“昨天晚上咱们回寝室的时候,我正好看到有个人在这里找东西,除了凶手那还会有人对这里感兴趣。”

“谁说没有,你不就对这里感兴趣,难不成你还是凶手?”莫雪开玩笑的打趣道,若潇没有理会她又说,“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我一定要把他找出来,让他尝尝牢饭的滋味,”听到这句话,周璐小心翼翼的从桌子上下来,万一她不小心坐坏了证据,以若潇的脾气不得吃了她,还是保住小命要紧。不料,手指不小心被桌边划破。

“怎么了没事吧,我真服了你了,这样你也能受伤!”若潇责备的说道。

“怪我喽!还不是因为这破桌子,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孩子,拿刀刻桌子偏偏割伤我的手。”周璐一脸的怒气,又是舔又是吹的生怕流出一点血,免得上医院查出来说她贫血。若潇好笑的下意识摸着桌边,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若潇惊讶的说道。

“怎么了?”

“我记得这批桌子是近几天才运回来的,而且自从这里出了人命案绘画室几乎不开课,但是你们看新桌子怎么会有这条花纹?”

“拜托,哪有什么不对劲的,没准就是那个搬运工不小心蹭上的呗。”

“那好,周璐我问你,如果你是搬运工会再怎样的不小心情况下划出两个一模一样的花纹?而且正面和反面的长度一样?”被她这么一问,周璐看了一眼莫雪说好像是不太可能,既然这个桌子上有划痕,那么也就说,若潇在周围的桌子上细细盘看,每张桌子上都有划痕,但是唯一不一样的是这些划痕大小,长度,还有数量,有的桌子上却又三四个划痕,相较比起来唯一相同的就是划痕之间的距离,难道说那个黑衣人就是来找这个的?

“潇潇,这能说明什么?”莫雪问。

“能说明你们几个就是真正的杀人凶手!”警察突然出现举着手枪对准她们说。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凭什么说我是凶手你有什么证据。”警察的话彻底激怒了拓跋若潇,被莫名其妙的扣上凶手的帽子,不管是谁都忍不下这口气,周璐在身边拽着若潇的衣角,小声提醒她,人家可是警察。

“警察又怎么了?警察就可以随便冤枉好人吗?那这个社会就不用法律了。”若潇回答道。

“若潇,你先别激动。”警察将手枪收回放在腰间后笑着说,“我知道你是清白的,你的事我都听说了,我只是没想到一个小姑娘会自己查案。”这个警察笑起来的样子还真挺好看,莫雪在周璐耳边小声说道。

“哦,那警察是不是也到现场来找线索?”自从进了监狱,若潇对警察从心底里有一种厌恶的感觉,不管多帅的人只要穿上警服,在她眼里一样的讨厌。随性的坐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满脸不待见的样子。

“我知道你的想法,没错,我是来找线索的,我也想请你帮忙,你好我叫方子寒。”方子寒帅气的向若潇敬了一个军礼带着诚意说。

“帮忙?堂堂警察找我帮忙,我一个小平民能帮你什么?人民警察也太看得起我了。”周璐偷偷的掐了她一下说,“你少来啊,我告诉你人民警察能找你帮忙那是你的荣幸,再说了还是高颜值的警察,要我我就答应了,在探案期间和帅哥来了惊天地 泣鬼神的恋爱,哇塞,说出去多有面子啊!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周璐这个人还有一个毛病就是犯花痴,只要是帅哥就忍不住生扑上去,分分钟求扑倒。

“看来案子很棘手,你找到什么线索了吗?”方子寒看着地上的血迹,皱着眉头说道。

“哦,若潇说…!”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没发现!”莫雪刚要说话,被若潇打断,我好不容易找出来的线索,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告诉你,方子寒微微一笑道,“这样啊,看来要破这件案子还真的不容易!”若潇瞪了莫雪一眼。

秋沫拿着资料一遍一遍的询问,除了邻居和附近商店的老板,从他们口中得知能和王芯要好的朋友还真没几个,但是所有父母对她的评价都很好,几乎一致的说这么懂事的孩子死了真是可惜了,平时讲文明,懂礼貌对老人又是尊敬有加,但是也有大部分的学生看不上她,背地里说她的坏话,至于王芯的家人,只有那次见过她妈妈以外,好像没有见过其他人来看过她,秋沫清楚地记得,自始至终她的父亲始终没有露面,至于法医的检尸报告到现在还没出来,真是越着急越慢。

咚咚咚——

“原来是秋警官,快请进!”赵校长亲自为秋沫倒水,殷勤的搬张椅子坐在她对面。

“不知,秋警官找我有什么事?”

“赵校长,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神秘黑色星期天杀人一案,我想请校长帮忙,叫这两名名学生到校长室我要逐一询问,请校长配合。”秋沫递给他名单,赵校长认真的看着这张纸,时不时的看看秋沫笑到,“配合,配合,我一定配合,学校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当然要配合警官办事了,”说着,拿出手机拨通班主任的电话。

方子寒的出现有点让若潇心不在焉,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查案,还是说是到这来监视她怕她再次杀人。方子寒仔细的寻找蛛丝马迹,看来桌子上的划痕他完全没有注意到。

“潇潇,快看,那不是顾薇和欧阳青青吗!”周璐说道,她们两个是要去哪啊!若潇走到窗前说,这个方向她们应该是去职教楼了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