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617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通常在这个时候局里必定会为各种各样的案件哄吵,每天都会因为一些小案子而热闹,大多数都是什么夫妻吵架案,邻里之间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今天警察局里却异常的安静,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听着队长办公室里的对话,几位特警穿戴整齐手拿武器装备笔直的站在刘队的办公室内,就等着刘大队长一声令下,可是刘英武却迟迟不开口。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发现他们的信息说起,郑幺弟抱着电脑已经站了半个小时,手心里微微出汗,说不着急那是假的,秋茉她们已经好几天没有了消息,不应该说没有消息就在刚才好像有了一点信号,但是很微弱,郑幺弟发现后第一时间锁定位置并通知刘队,可还是慢了些,信号再一次的中断,听完汇报刘英武从刚才就一直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郑幺弟提议还是去看看吧,万一秋茉她们真的遇到了不测怎么办,万一她们需要支援怎么办,说完,连忙拿起电话向特警队寻求帮助,一般来说他这没有这个权利的,区区一个小兵怎么可能让他们调来特警,但是电话已经拨出去了,在这个时候挂断好像不太好吧,最让他后悔的是他还是拿刘队办公室的电话,悄悄地看了刘队一眼,他还是老样子闭着眼睛不说话也没有阻止他!

“喂,特警队!”电话的那头听声音就知道是个严厉的人,“喂,说话!”又是一声严厉,郑幺弟拿着电话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你,你好,请……”他刚要说话,忽然刘英武队长一把将电话抢了去。

“老黄,我是刘英武!”

就这样,老黄带着几位特警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并站在他们面前,郑幺弟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狗孤零零的站在一边,因为这位老黄的样子和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威慑力足以让他惧怕,说起老黄,全名黄建成是特警队队长曾只身在十分钟之内单挑十名大汉而在警局赫赫出名,一张大大方方的国字脸到是没什么,主要就是他脸上的长疤,看上去就像只蜈蚣镶嵌着,这条长疤划过眼睛直达耳朵,肉红色的疤痕随着他说话表情都在微微浮动,传说当年为了解救人质而扑上去与歹徒搏斗,没想到那歹徒眼见自己打不过他就捡起地上的刀,趁着老黄不备划了上去,不过还好老黄命大,这只是皮外伤但是却在他的脸上永久的停留,虽然老黄的脸毁了,但是大多数的人都认为这是他英勇的象征,很多新生来特警队的理想都是要成为向他一样的人,然而郑幺弟就是其中的特例,他就是想不明白天天打打杀杀的有什么好,还不如坐在办公室里看看电脑喝喝咖啡吹吹空调来的惬意,提了提脸上的金丝眼镜,静静地等着队长的命令。

“姓刘的,你倒是给句痛快话,他们到底在哪!”老黄绷着脸厚重的手‘啪’的一声拍向桌子,这一幕看的郑幺弟是心惊胆战,我的个乖乖,这么大的力度如果是拍在他身上,就他的小身板还不得散架了啊,可是人家刘英武队长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靠在椅子上不理会他,真不愧是刘队,老黄都吼成这样了他还是那么淡定,这要是换做别人要就吓的汗毛竖立心肝打颤了。

看着刘英武对他的态度,老黄心里的怒火再一次迸发,他已经快要忍不住自己的脾气了,攥紧桌子上的手,“刘英武我告诉你,秋丫头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你就不能安静会儿!”老黄刚说完,刘英武睁开眼睛瞪着他说。

“我知道你担心秋茉,我告诉你我也担心她,不只是她还有那几个孩子我每天都在担心她们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危险,嫌疑人有没有对他们产生怀疑,或者发生了什么,可是担心有用吗,就单凭这个信号你就知道是秋茉他们发的不是嫌疑人发的?你就知道不是嫌疑人为了试探他们而发给我们的?老黄你能不能冷静一下,用你的脑子思考问题而不是对着我乱发脾气,这次的案子是秋茉主动扛下来的,你我都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这次的案子如果成功解决了,我就答应秋茉的要求!”

“说来说去,秋茉还在为那件事情耿耿于怀,可是,老刘……”说着,老黄锤了几下自己的胸口,说“老刘,我心愧啊,我对秋丫头愧啊,你说她万一有个……我这辈子都难安啊!”说这话的时候,郑幺弟第一次看到这个庞大的身躯有些晃动,他的声音也有一点的沙哑,隐约间好像看到了他眼睛里有晶莹的东西,站在面前的男人在他看来是无坚不摧的,可以说人人提到他都敬仰三分,经历了那么多案件之后很多小混混提起他的名字都闻风丧胆,但是今天却因为秋茉姐,这个男人居然露出了一丝的柔情,看来他们口中说的那件事应该非同小可,尤其是对黄建成这个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刚强的男人来说。

顺着这条路已经走了很久,为了防止迷路白曦每走几步就会在树上做个记号,简单的画上自己名字的大写字母,希望若潇逃脱之后能看到猜到是他所留,想到这,白曦一拳打在树上,身为警察连人质都救不了,关键时刻还需要请学生来帮忙,最重要的是他居然还让若潇陷入了危险之中,自己这个警察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几年的警校特训白学了,白曦越想越生气,恨不得马上抓住畸形人将他们绳之以法!

“好了,你冷静点,你干在这发泄有什么用!”闻声看去白曦正对着树干发脾气,秋茉连忙阻止道,一拳下去白曦的手变得通红,秋茉知道白曦沉重的心情,但他在这么打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是警察,是警察就要有好的心理素质,如果连我们都被这情绪搅扰,那我们就很难救出她们,所以,白曦我们现在不能乱!”说完这些话,秋茉呼出一口气,她承认到现在为止她的心也有些乱了,可那有什么办法,到目前为止一点人质们的线索都没有,她比任何人都着急,说那些话的时候同样的也在说给自己听。

白曦坐在地上看着秋茉点点头,这么大的森林他们何时才能找到对方,何时才能将无辜的人救出来,何时才能将那些犯罪嫌疑人绳之于法,白曦仰头看着天空,真的不知道畸形人会在哪里突然出现,等一下,说起来畸形人……白曦忽然站起来,往返方向走了几步。

“白曦,你在干嘛?”秋茉看着白曦的怪异举动,问到。

“秋茉姐,你还记得你是什么时候被畸形人追赶的吗?”白曦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让秋茉有些摸不着头脑“你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

“嗯……我说的简单一点,就是你还记得你有那几次被畸形人追赶过吗?”白曦问。

“嗯……”秋茉仔细的回想遇见畸形人的时候说,“我记得第一次好像是咱们开车要回去的路上,第二次好像是分散后和方子寒周璐在一起时遇到了畸形人,第三次嘛……嗯……我想想好像是和骰子在一起的时候!好像就这几次!白曦怎么了?”

“我第一次看到畸形人也是开车的那一次,第二次是和若潇在一起时,秋茉姐,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怎么到现在咱们都没有看到畸形人的身影?他们好像是消失了一样。”白曦说完话后,秋茉用一种很不理解的眼神看着他,不追了还不好,难道非要畸形人追上来杀掉他们才好?这种眼神看的白曦很不舒服,回想一下刚才说的话,估计秋茉姐应该是误会什么了或者是想多了,轻微的风飞舞像卷起的小型龙卷风,树叶随着风刷刷作响,秋茉的眼睛一直看着白曦,眼神里透露出要给她完美的解释信息。

“那个……秋茉姐,您能不能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白曦挤出一丝微笑道,因为秋茉的眼神里好像还夹杂着怀疑,让他很不安。

白曦刚说完秋茉快步走到他面前,白曦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直到靠在大树上已经无路可退的地步,话说面前的秋茉就像是审问犯人一样,一脸严肃的表情盯着他“说,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快告诉我!”

与此同时,若潇自从在小屋里出来就在附近找了一处隐秘的位置观察畸形人的动态,从他们进入地道以后就没有出来过,这不符合常规啊,难道说这里还有其他出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己是不是就可以进去看看了,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说不定那些被绑架的孩子就在地下室,想着,若潇在附近又徘徊了几回确定小屋内没有人,准备再进去一探究竟,这时,若潇刚要下去忽然在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动,还是先别轻举妄动比较好,继续躲在小树丛里,树林的声音逐渐变大,再往前走几步就能看清来者是谁,刚冒头的那一刻若潇吓到了,是畸形人,背上还背着大麻袋,还好还好自己没有马上出来,不然还没走几步就让他在身后射杀了果真和自己想的一样密道里还有出口,畸形人背着麻袋一路小跑到小屋外,这是第四位畸形人吗?他的腿脚很灵活中等身材,仔细察觉之下发现这个畸形人的穿着打扮很像电影里的人物,要比那三位像多了,将背上的麻袋快速的放在门口,好像生怕有人会看到的样子,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折了回去趴在窗户上看了几眼,他到底在看什么?那不是自己的家吗?有必要像做贼一样小心翼翼的窥探吗?畸形人在屋外环视了一圈确定没有任何异状后,才打开门走了进去。

距离太远看不清楚,若潇急于想知道畸形人到底要干什么,全神贯注的看着正前方也不顾自己的处境,这个畸形人行迹诡异从他的身上一定能问出点有价值的线索,现在冲上去抓住他怕是会打草惊蛇,万一自己斗不过他反而陷入困境怎么办,若潇可谓是瞪大了双眼紧紧的盯着小屋里面,聚精会神的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点,完全忽略了身后的脚步正在悄悄的接近她,邪恶的笑容露出参差不齐尖锐的牙齿,面前就是活生生的人真的好想咬下一块鲜活的肉,沾满了新鲜的血液并冒着热气,这正是他们最爱吃的美味佳肴。

一步步慢慢的靠近,“嗯!”不料身后居然有人快速的捂住她的嘴,忽然的袭击让若潇一时间忘记了怎么反击,身后的人力气很大两只手臂紧紧的环住她,想挣扎都很困难,好大的乙醚味!若潇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但是她强忍着不能闭眼,一旦闭眼就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口鼻处的白布应该是染了好多乙醚,虽然是强撑了很久但还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在她倒在地上时耳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咦~哈~哈~!”

“不行了,我实在走不动了!”周璐甩开方子寒的手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上出的汗都可以洗澡了,不停的用手扇风。

“怎么了?你就这点体力!还好意思说是跆拳道高手呢!”方子寒走到哪里都不忘调侃几句,说实话,如果是喊累也应该是他喊才对,毕竟身上还背着一个大胖子呢,说起来走了一路这个大胖子怎么还不醒,再背几步估计他就要累趴下了!

“你少激我,我告诉你本大小姐不吃你这一套!”说完,周璐哼了一声把头转到一边。

看着某人真是走不了了,方子寒看了一下周围确定暂时安全的情况下,把背上的重量放下来,好好的歇一口气,一瘸一拐的走到周璐面前蹲下来查看一下她腿上的伤。“哎!方子寒你说若潇和秋茉姐他们怎么样了?”沉默了很久周璐说。

“你放心,他们都会没事的!”方子寒随随便便的敷衍了一句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她的腿上,随手便撕开周璐的长裤,腿上的血已经凝固,但还是清楚的看到红色的伤口,毕竟是箭伤在没有任何疗药之前现在能做的就是不能让伤口感染,控制血液的流出,以防周璐在森林里还没被畸形人杀死就提前失血过多而死了,他的长袖外套已经扔了,无奈之下只好把自己的裤子撕下来为周璐包扎伤口,周璐皱着眉头咬着牙忍住疼痛尽量让自己没有什么大动作但大腿还是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方子寒意识到自己的手可能有些重便放轻了力度,为了让方子寒逃离魔爪,周璐在被抓前将方子寒推下小山坡,就在方子寒包扎的时候周璐看到了他腿上的伤口,有好多的擦伤,血已经干涸后贴在皮肤上面,回想起来方子寒找到自己的时候他的腿就已经受伤了,不管是在地下室还是现在逃出来背着胖子,从始至终他一直都在忍着身上的疼痛,独自担负着所有的重量,而自己还需要他的照顾。

“千万不要被我帅气迷住呦!”正在低头的方子寒忽然说道。

“滚吧你!少臭美了!”说完,周璐赌气般的把头转到一边,不得不说这句话有魔力,那是一种让人很安心的魔力。

“那个,假学历的,谢谢你啊!”别别扭扭的说出这句话,周璐看着远方表现出特别不在乎的样子。

“第一,我不是假学历,第二,我是警察保护你人民群众是正常的!第三,不客气!”第一次忽然觉得被人说感谢心里会这么高兴,这就是当警察的感觉吗?是那种从内心处说感谢而高兴,想着想着方子寒自顾自的笑了几下。

“喂!喂!”周璐突然大喝了一声,让方子寒回到了现实,“啊?什么?”

“你一个人傻笑什么呢?”

“没,没什么!”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那个,方子寒,你的腿……没事吧!”周璐指了指他的腿说道。

“嗯?啊我没事!就只是划破了皮没有伤到筋骨,就你的那点小力气还不足达到伤筋动骨的地步!”方子寒知道,周璐问出这句话,说明她是在内疚,但同样方子寒自己也知道那个时候,周璐却选择救了自己,宁愿自己深陷危险之地也不让自己涉险,就光凭着一点,方子寒对她则是刮目相看,看着周璐还是有些疑惑,索性方子寒大幅度的甩了几下。

“怎么,还不信?那我给你展示几下我们学习武术的几个腿部动作!”说完,方子寒忍着痛展示了几下,反正她不知道动作也不知道做的到底规不规范,只要让她看到自己没事就行了!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周璐赶忙阻止,动作她是不知道,但是她能看得出来,某人一直在忍着。

“相信我,没错的!”方子寒勉强展现出他最帅气的微笑。

周璐叹了一口气,而后点点头对他微微一笑,这时眼神忽然瞟到躺在地上的胖子,刚才好像看到他的喉结在动,“方子寒,你看到没有,他的喉结在动!”

“在动?”两个人看着地上的胖子,此时的他呼吸均匀但是缓慢,方子寒走到胖子身边,听了听他的心跳又拍了几下胖子的脸,试着伸手捏住了他的鼻子,刚开始没什么发现后来发现他的嘴竟露出一丝小缝,方子寒笑了一下又把他的嘴也死死的捂上了,我看你还怎么呼吸。

还没过几分钟,胖子突然睁开眼睛,挣脱开方子寒的手猛的坐起来,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嘴里还大吼道“你丫的,想把爷置于死地是吧!爷还没被那群畜生整死到被你捂死了!”

“原来你早就醒了,害得我背了你一路!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就不应该好心救你,让你死在哪里好了!”一听到方子寒的话,胖子瞬间换了一副面孔,笑脸相迎说道“呀!对不起对不起,感谢小兄弟救命之恩啊,等出去之后,我定当涌泉相报,要不咱俩现在抱一个!”说完,胖子展开双臂就要拥抱方子寒,方子寒一脸嫌弃打开他肉乎乎的大手说“少整那些没用的,说你到底是谁?来森林里做什么?”

胖子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说“我没名字,你们就叫我花生就好!我的朋友都是这么称呼我的,他们说这个名字最适合我了。”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几粒花生吃了起来,“给,要不来点?”讨好般的递给方子寒几个,但是看到方子寒的脸又尴尬的拿了回来接着说“我是个昆虫学家,特意和几个朋友来森林里拍照观察昆虫的,没想到遇到了那几个畜生,要不是花爷我聪明恐怕早就生了天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