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40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地下室通常都是处于阴气极重至圣之地,在暗室里进行杀戮血腥的味道充斥着整个空间,没有阳光的渗入冤魂在这里当然是肆意猖獗,然而鬼魂的出现居然让方子寒他们碰到了,周璐紧紧抓住方子寒的胳膊,强忍着眼泪盯着女鬼,如果这是在以前她肯定会害怕,但是自己身上怎么说也练过一些三脚猫的功夫吧,都说习武之人的内心很强大遇事不乱处事不惊,更何况她身边还有刚收的小徒弟呢,自己可不能在他面前丢了面子啊,虽然周璐心里是这么想但是她的手还是有些颤抖,从方子寒的角度看周璐的脸已经变得苍白,胳膊上传来的感觉这个时候是个女孩都会害怕,能忍住眼泪不哭她就已经做的很不错了,眼前的女鬼一步一步的向他们走来,方子寒在身后摸了半天也没摸到什么可以防身的武器,女鬼每向前一步他们就向退一步,照这样下去再往后退就要进入小冰柜里了,还没进去后背就已经感受到了冰柜里散发出来的冷意,冰凉彻骨,这要是躲进去他们肯定必死无疑。

在恐怖片中,女鬼的出现都是在不经意之间,比如说床底下或者门后再者就是睡觉时的枕边,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女鬼那张恐怖的脸,血肉模糊的脸庞和白色眼睛以及可以伸出手的嘴,现在他们看到场景就像日本电影里的贞子,刚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那一个镜头,全身上下每一处关节每一个骨头每走动一步都会发出咯咯吱吱的机械声音,听的让人毛骨悚然,就在方子寒陷入恐怖画面的时候,女鬼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距他们只有一步之遥,方子寒可以想象出她的长发下有一张苍白的脸并且没有五官,两只漆黑的眼眶中伸出手来黑长的指甲伸向方子寒,想要挖走他的眼睛。

“孩子别怕,是我!”说着,女鬼摘下长头发这人竟是孙婆婆,所谓的长发也不是真正的头发,而是她经常披在肩上的黑色长纱,由于地下室里的灯光幽暗,乍一看真的就像女鬼一样,方子寒也是听到孙婆婆的声音才从幻想中清醒过来。

“孙……孙婆婆!”一般在这个时候应该会表现得很惊讶,但是倘若真的亲自遇上的时候才发现,夸张的惊讶表现更多的则是不敢相信,以及突如其来的的恍然大悟,就像方子寒现在这样,还没有从恐怖的气氛里缓一下瞬间就变成了不敢相信。

“孙婆婆,真的是你!”周璐的反应还算很快,看清眼前的人是熟人之后,激动的抱住孙婆婆,最终眼泪还是没忍住不争气的流出来几滴。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你们赶紧跟我走,不然他们追上来就来不及了!”说的很轻松,他们两个说走就走是没问题但是身边还有个昏迷不醒的人,总不能把他撇下不管吧不能见死不救啊!周璐的腿上还有伤她自己走路都很费劲,就别说帮忙把这人救走了,想到这方子寒艰难的背起大胖子,他感觉到这个人净重最起码超过150斤以上,周璐也帮不上什么忙让她背她可背不动,只好在后面拖着大胖子的腰部,试着减轻一下方子寒的负担。

“你们两个别磨蹭了,快跟我走!”回头见两个人慢吞吞的走过来,孙婆婆看着就着急,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情况,走的这么慢也不怕被他们抓住,孙婆婆说的很轻松,方子寒知道孙婆婆也是为了他们好,但是也不想想他身上可是背着人呢,就算是他想快点走也难啊。

步伐跟着孙婆婆拐进墙角处,突然发现原来这里还有一个出口,他们怎么就没有发现,提早发现也不用像现在这么着急,这时,一把箭嗖的一声射到了门框上,寻声看去畸形人已经站在那里,正拿着弓弩对着他们放声大叫,“别磨蹭了,快走!”眼见不妙孙婆婆大喊了一声,两人这才回过神来跟上孙婆婆的脚步,道口内的空间很大,方子寒背着人跟在身后并没有感到狭小的地方。

畸形人在后面对他们穷追不舍,拿起弓弩对他们射去,弯曲的道路导致几次都没有射中,气的他们从大笑变成怒吼,势必将他们抓回来解剖出气的节奏,不得不说这条出口还真不是一般的长,跑了几趟方子寒已经累的气喘吁吁,背上的人开始因为他的力气慢慢下滑。

“喂,你怎么样?没事吧!”看出他的不对劲,周璐紧张的问到。

此时的方子寒不想说一句话,因为他怕因为说话就把那股气放出来,就真的坐在地上起不来了,为了不让周璐担心他只能摇摇头,继续往前跑,绕了几弯终于看到出口,出口处还有一扇木制的小门,阳光就透过门的缝隙处照进来,孙婆婆打开门先让方子寒和周璐跑出来。

“孙婆婆你做什么?”周璐见孙婆婆没有跟过来,转身看到她正在找什么东西将门顶住。

“你们别管我,赶快离开这里,被他们抓住你们就完了,赶紧走我在这里顶住他们!”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门内传来砰砰的声音,畸形人正在使劲的撞门。

“不,您救了我们,我们不能丢在您不管!”说着,周璐也跑过去随手在地上捡了几个树枝顶在门把手上,刚放上去几根,从门缝里突然窜出一只弩箭,正好对准周璐的眼睛,“啊!”周璐大叫了一声坐在地上,如果她刚才把头在靠近一步,弩箭就直接的插,进她的脑袋,后果想想都可怕。

“赶紧走啊!”孙婆婆顶着木门,一个老人的力量怎么可能对抗得了两个年轻人,况且还是两个畸形人非人类的家伙,周璐坐在地上呆愣的看着她,刚才的那一幕她还没有缓过神来,“走啊!别管我赶紧走!”说完,畸形人更是加大了力气撞门,力气之大已经导致木质门框松动,恐怕在撞几次就直接破门而出了,“孙婆婆!”眼见孙婆婆有些顶不住周璐赶紧起来顶着松动的门框,又一把弩箭窜出就在孙婆婆的脸边,紧接着第一把第二把弩箭都在门上出现。

“费什么话,赶紧走!”就在孙婆婆把周璐推出去的那一刻,弩箭正好插,进了孙婆婆的胸膛。

“孙婆婆!”周璐和方子寒同时叫了一声,弩箭穿过孙婆婆的身体,箭头上沾满了鲜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走啊!”孙婆婆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轻声的说。

“孙婆婆!”周璐的心咯噔了一下,流着泪看着孙婆婆依然靠在门上不动身体,“走啊!”这一声孙婆婆说的很吃力,门后的畸形人见弩箭已经刺伤到了人,便集中到孙婆婆的身体处一次次的碰撞,激烈的碰撞让弩箭再一次的穿过她的身体。

“孙婆婆!”此时的周璐已经泣不成声,她看到孙婆婆的脸变得苍白,方子寒看到这一幕也感到痛心不已,为了他们能活着离开这里,孙婆婆把她自己的命都搭上了,作为男子本不该轻易的留下眼泪,但是他确实是控制不住,“走吧!”方子寒抓住周璐的手,硬是要把她拽着走。

“孙婆婆……”尽管被方子寒拉着,但周璐还是一步也不愿意离开。

“走啊!”终于,孙婆婆用尽最后的力气,对着周璐大喊了一声,话音还没落她的身体上又出现一把弩箭!“不!”周璐发疯般的想要跑过去,可她的左手还被方子寒拉着,几次挣脱后方子寒就是不松手,“混蛋,你放开我!我要去救孙婆婆,放开我!”

“周璐,你给我冷静一下,你难道还不明白孙婆婆的心吗,她用命在帮我们想让我们活,你怎么就不懂呢!”尽管周璐废了很大的劲想甩开他,方子寒的手忽然变得非常有劲,紧紧的抓着周璐的手就是不放。

“我不管,我要去救孙婆婆!你放开我!”周璐的理智已经被孙婆婆的死搅乱,现在的她已经分不清此时他们的处境,在她的脑子里就只有要去救孙婆婆,现在救她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孙婆婆已经死了,再过去你就会死!你到底明不明白啊!”

“不明白,我死就我死,你放开……”周璐的话还没有说完,方子寒放下背上的重量,直接一把把周璐抱在怀里,也许是惯性的缘故,周璐听从手的力量直接倒在了方子寒的怀里,这一刻,她突然变的安静了但是脸上的泪痕还在,她感受到方子寒在抱着她,他的拥抱很紧就像很不想让珍贵的东西失去一般,方子寒的身板不是很宽,可能是长时间在警校训练的缘故,瘦弱的身躯反而多了一些宽厚的感觉,是那种结实的感觉,他的头紧靠着周璐的头,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到,“胖儿,你不能死,你死了谁教我功夫啊,我可好不容易拜了一个高手为师啊!”听到这句话,周璐把头埋在方子寒的胸膛轻生抽泣。

“孙婆婆为了我们而死,我们不能让她这么白白的牺牲了生命,等我们出去之后还要替她讨个说法呢!”方子寒看着周璐擦去她脸上的眼泪,本来不怎么好看的小脸,现在又哭的稀里哗啦变得更丑了,虽然是这么想的,可看到周璐楚楚可怜的哭脸,好吧,他也承认自己一向都是口是心非的,谁让他是男人,男人的心思怎能这么轻易的就透露出来,畸形人撞门的声音越来越大,恐怕在撞一会木质门框肯定会挺不住了,就算没了孙婆婆的抵挡他们也能出来。

“好了,别哭了,我们赶紧走,畸形人他们就要出来了,再晚一会我们就都走不了了!”听完方子寒的话,周璐回过头恋恋不舍的看了孙婆婆一眼,孙婆婆还保持着顶门的姿势,方子寒鼓足气力再把大胖子背起来,真想把他放在这,让他们自己逃命,谁让他长这么胖,醒着还好一旦昏迷就是同伴的累赘,但是身为警察的他还真不能这么做,背好大胖子转头看了一眼周璐,她还是走几步就望着孙婆婆的尸体,在她沉浸悲伤的时候,方子寒再一次拉起她的手,周璐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走吧,千万不要被我帅气迷住呦!”走在前面的方子寒忽然说出这句话。

“就你这样还自称帅气,少臭美了!”说完,周璐低下头看着方子寒拉着她的手,还是一样的话,记得上一次方子寒也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同样的他在保护自己,同样的说完这句话有种莫名的安心,拉着自己的那只手变得很可靠,是那种从心底里涌出来的那种绝对放心,周璐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她现在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话去回应他,就像平常一样对他说句谢谢,可是这两个字却在嘴边说不出口,想了许久,干脆她的手也和他一样紧紧握住吧!

谁能想到前一秒自己居然在小屋里发现了这么多可疑的疑点,若潇靠在大树旁大口的喘着粗气,回想刚才在屋内看到的一切真想不到这间小屋里还有密道,当若潇看到畸形人回来的时候,本想跑出去但是畸形人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外,现在出去就是送死,情急之下她只好躲在了床底下,还好床单很长,躲进去后畸形人也不会注意到她,同时她还能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畸形人拿着弓弩走进来看他们两手空空就知道其他人应该没事,若潇偷偷的露出一个小缝正好看到他们在做什么。

在第一部的电影里畸形人一共有三个,两个身材魁梧一个身材瘦小,身材瘦小的那个人对上了,他的长相尖嘴獠牙秃顶和白色长发,与电影里很相近,接着就是他的两个伙伴,其中那个畸形人好像是个瘸子,明明清楚记得电影里没有瘸子,回想起哪一部好像都没有,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可疑的便是第三位畸形人,从他进屋为止他就一直拿着弓弩站在门口,就像在等待着什么,瘦小畸形人看到他还呆楞楞的站在门口就抬手示意他进来,然后叽叽歪歪的说了几句,结果那个人真的就听他的话把手里的弓弩放在墙上后走到他的面前,就像是等待着什么指示一样,瘸子畸形人坐到桌子前把面前的生肉盘子推到一边倒了杯水,果然,这帮家伙就是人类假扮的,不进来看看还真的不知道,真正的畸形人怎么可能放着新鲜的肉不吃,若潇的心理一开始只是有些怀疑自己的想法,但是这么一会就全都证实了,我倒想看看这帮人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就在瘸子畸形人倒水的时候,突然看到桌子下的地毯有移动的痕迹,地毯已经挪动了位置而且已经将密道的小门露出了一大半,这里有人动过,畸形人叫了一声和同伴一起拿上弓弩,就在若潇的眼前把密道打开。

亲眼看着畸形人一个个的走进密道,直到他们下去有几分钟后若潇才敢出来,这么显眼的密道她怎么就没有发现,应该是这毯子的缘故,一进来她就把所有的视线都放在了屋内的摆设,完全没有注意到地上的事,果然到现在为止她还是在跟着电影的套路走,实际上早就已经不一样了,回想起畸形人他们着急的样子,密道恐怕是被人发现了,所以才拿上弓弩气势汹汹的追上去,再进来之前畸形人发现铁笼内的东西不见了,他们便急匆匆的开车进去森林,下一秒就是她自己进来,不难排除关键时刻笼子里的人发现了密道,在畸形人回来的时候躲进密道了。

若潇兴奋的想要打开密道,忽然间想到这样的密道一般只有这一个出口,这时候她进去了万一与畸形人碰上了怎么办,单单只有她自己根本就对付不了他们,还是在找个时间进去一探究竟吧,现在的她只能趴在地上听着密道内的动静,这密道里到底藏了什么,会不会是那些失踪的人口和家属,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之前松鼠进来的所作所为就说的通了,想到了这一点若潇忽然愣了一下,松鼠进来的时候他也没有注意到桌子下反而直接跑向小屋的浴缸,一通乱找,就像他早就知道密道在浴缸里一样,想到了这一点若潇走进小屋,浴缸里满满的鲜血,看上去是鲜血其实没准就是什么染料呢,若潇跪在浴缸前伸手摸进去,鱼缸不算很大不放过每一处的仔细摸索,终于在浴缸的中心摸到了一块正方形的东西,他的材料摸上去和浴缸一样,在正方形的左边摸到了小把手,若潇用尽力气使劲的把他拉起来,一块大白色瓷砖出现在她眼前,但奇怪的是浴缸内的染料并没有漏下去的样子,难道……若潇又伸进去摸了几下才明白这个密道被封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