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84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自畸形人走后,若潇便进入小屋看个究竟,放在墙角处的铁笼被打开,还有散落在地上的锯条和已经锯断的大锁,看来有人逃离了这里,不然畸形人刚才也不会这么着急,不管逃离的人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希望他能平安吧,充满血腥味的小屋仅有若潇一人,趁着他们还没有回来先把这里检查一遍,倘若有人假扮那么就一定有马脚,除了桌子上的餐具和小屋摆设,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就是挂在墙上的那一串手指挂件,十根手指整齐的挂在墙上干净的当着装饰品,若潇冷笑了一下这些假手指做的还真不错,乍眼一看个个都向真的,忽然有一种想要拿下来看看的冲动,会不会又像上次的一样只是加了白糖和面粉,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又要饱餐一顿了,想到这若潇在心里对自己鄙视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的口味还真的是很重。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把手指拿下来用力的掰了一下,他居然没有断,什么材料做的?这么结实完全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啊,还好她知道假手指的制作过程,不然还真的很容易就相信掰不断的肯定是骨头,既然制作这么精良那就不能这么破坏啊,随手找到生肉盘里的小刀把假手指一层一层的切开,等切到硬东西的时候若潇有点傻了,里面居然有白骨,刀上还有些星星点点的血迹,这不会真的是手指吧,这个想法在若潇的脑子里扩散,她把其他的手指全部拿下来,每一个都切上了一刀,果然所有的手指都是真的,他们都有人骨皮下都包着人肉,不是说是假扮的吗怎么变成了真正的杀人,这些手指到底是谁的?眼神注意到有一根手指上纹着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很小但却很精致的纹在手指上,这是树叶,他纹在手指上的东西是树叶。

“又是树叶,松鼠的脖子,骰子的手臂,还有森林里耳朵上的树叶,再加上他的手指,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几个人同时纹一种纹身除了是从小失散的亲兄弟以外,再者就是江湖上的黑帮,难道他们真的是黑社会的人?但是他们来森林做什么,以秋茉所说骰子听到孩子的哭声才消失而松鼠也是因为孩子才到森林,若真的是这样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绑架黑帮老大的孩子,这一下还绑上两三个,树叶的谜团好复杂,骰子临死前的话更让若潇想不明白。

窗外微微起风,吹进小屋内让若潇感到了一丝凉意,整个屋子被风一吹让她汗毛竖起,充斥在空气中的血腥味更加浓重,轻柔的窗帘随着微风轻轻摆动,没有浓重的新鲜色彩整面的纯白朴素就像古代仙女的裙摆,说来也奇怪,这么恐怖的地方唯有窗帘上没有沾染血迹,洁白的窗帘每次飞舞起来若潇感觉到有个眼神在看着她,难道说屋子里还有个畸形人在暗中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警惕性的看着周围,能藏人的地方就只有床底,然而床底下并没有什么人。

又一次微风带动窗帘翩翩起舞,同样的感觉再一次出现,若潇的心咯噔一下在背后真的有人在看着她,身上开始逐渐冒出冷汗,她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在哪里,莫名的感觉使她只能攥紧拳头才能支撑整个身体,倘若松弛了一点,她都害怕的要命慌张的逃离这里,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走,一旦走了就很难再回到这里,这里有太多的秘密她必须查清楚。

微风再一次吹进,若潇压制住内心的恐惧看着窗帘,她发现好像只有在风吹起来的时候她才会有那种感觉,会不会是在窗帘上有什么秘密?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这样的故事,在某所大学内有位死者就是用窗帘告诉她死后尸体的所在地,她的脸就在窗帘上显现后告诉那个人,这一次是不是也用同样的方法告诉她尸体所在地呢?想到这里,若潇壮着胆子深吸一口气走到窗前,她要仔细的看看这窗帘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用力的掀开窗帘,“啊!”若潇大叫了一声,她绝对想不到在窗帘的后面,竟然有个人头在看着她,若潇转过身来大口大口的呼吸,受了惊吓的心快速的跳动,静下来甚至都能感觉得到心就快飞出来一样,闭上双眼希望能让自己平静下来,看来背后看她的眼神就是这个人了,难怪会在背后,她承认平时看这些影片的时候她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但再一次真正的经历了才知道原来自己比想象的还差的很远,过了好久终于将内心稳定住才慢慢的观察起这个奇怪的尸体,这个人头被放在花盆中,他的两只眼球异常的突出,眼白的周围也布满了红血丝,整个面部也已经没有人正常的颜色,变得发红发紫,看来此人生前一定是被活活勒死,在他被砍下的脖子上可以看到轻微红点的印记。

“他……他好像……在动!”看了好久周璐紧盯着尸体指着他说。

“你说什么!”方子寒的手停在半空,刚想一看究竟的想法瞬间凝固,不会是诈尸吧!“我说,你可别吓唬我!”尴尬的笑了一下对周璐说,但是周璐机械性的摇摇头,她非常的确定就在刚下他看到尸体好像呼吸了!看到周璐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吓唬他的,方子寒忽然有些想打退堂鼓,好好的他没事瞎显摆什么,现在倒好碰上棘手的事了吧!

“我堂堂警察才不怕你,我到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吓唬我!”说完,眼神偷偷的看了一眼周璐,话都说出去了不能再收回来了,慢慢的做个深呼吸,伸手去把尸体头上的胶布拆掉,胶布粘的很结实,这帮畸形人也太变态了吧,活生生的想把人憋死,虽然方子寒表面上是故作淡定实际上内心是非常纠结,大哥,你可千万别诈尸啊。

将胶带全部拆下发现尸体脸上的纸并不是一张,这种做法像极了古代的酷刑‘贴加官’,传说在古代是明朝时期东厂发明的一种酷刑,又叫雨浇梅花,就是把活人固定在床上,在将沾湿的黄纸一层层的蒙在脸上,让他们无法呼吸活生生的窒息而死,真想不到这些畸形人还真有文化连这样的酷刑他们都知道,方子寒把黄纸轻轻的揭下来,尸体禁闭着双眼唯有嘴张开着,看来生前感到呼吸困难后想要张嘴获得更多的氧气,脸上贴了五张纸恐怕早就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怎么样,他……活着吗?”周璐小心翼翼的问道。

方子寒摇摇头说,“被捂成这样,估计是活不下去了!”可怜的人啊!无缘无故的葬身于此,等我出去后自会通知你的家人,还有你放心我一定会将害死你的畸形人绳之以法的,方子寒对着尸体自言自语说完话后,正要转身下去,忽然看到他的嘴好像动了一下,自己不是在做梦吧,木讷的又看向他的嘴,该不会真的是诈尸吧,周璐眼看着方子寒就要下来了,怎么现在又紧盯着尸体看呢?

“喂!你……!”

“嘘……!”周璐刚想问你干嘛呢,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方子寒制止,哎呀这家伙竟然敢打断她的话,给他点笑脸现在胆肥了是吧,等出去后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他,周璐做好出去暴揍方子寒的准备,正当她打算在说话时,忽然看到,方子寒居然伸手去试探尸体还有没有呼吸,原本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才决定仔细看看尸体是否还活着,直到刚才周璐说话的时候,尸体的嘴好像又动了一下,他可能真的是大难不死的人,把手放在他的嘴边静静的感受着,好像确实有些轻微的呼吸,这是个活人。

“周璐,快过来帮忙,这个人还活着!”

“他还活着?”周璐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都已经捂成那样了他还活着?见周璐久久不动又以怀疑的目光看着他。

“想什么呢?赶紧来帮忙啊,他不是死人他真的活着!”方子寒再一次的喊道,周璐扭扭捏捏的迈出一小步,看到方子寒这么确定的说,还是选择相信他吧,走过去抱住他的腿,方子寒站在桌子上看到周璐的动作后才动手去把他手上的绳子解开。

这个人被吊起来的时候看着不是很胖,怎么一放下来周璐觉得这货胖的不是一点点,确切的说是超胖差一点就把周璐压死了,将他平整的放在地上,方子寒又试探了一下他的呼吸,呼吸好像比刚才重了一点点,在这种情况下是要做人工呼吸的,方子寒想到在学校的那些知识,一步一步的操作,先是按压心脏然后再嘴对嘴的人工呼吸,正要亲上他的嘴时,周璐突然制止。

“你干嘛?”不明所以的问他。

“我人工呼吸救他啊!这是常识,公民不知道很正常我可是人民警察啊,人工呼吸也是必要做的!”说完,方子寒就要再一次的尝试,周璐手快啪的一声捂住他的嘴说“大哥,是你没有常识吧,人工呼吸是在人暂时没有呼吸的情况下才用的紧急救治方法,这个人到现在还有呼吸呢,你突然人工呼吸你就不怕适得其反啊,还人民警察呢,这点常识都不懂,我说,你的毕业证是花钱买的吧!”说完这句话,方子寒愣了一下,他记得课堂上好像就是这么讲的没错啊,怎么到她嘴里就不一样了,周璐瞪了他一眼,同样伸手到他嘴边去试探他的呼吸,呼吸很微弱感觉随时随地都可能死亡,在他的嘴边惨留着一些杂渍。

“你看他嘴上粘着什么东西?”周璐说到。

方子寒光想着诈尸的事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小细节,听周璐这么一说才发现他的嘴边还真有东西,“看上去,好像是纸!”说到纸,方子寒忽然想到贴在他脸上的那些纸,把地上的纸捡起来,果然,有四张纸的嘴边部分有小孔痕迹,这家伙在生前已经偷偷的把嘴边的纸舔进嘴里,就单独把第五张纸保存完好,看来畸形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真聪明,难怪到现在为止他还有呼吸!”方子寒很佩服这个人会想到这样的方法。

“以他现在的状态,咱们怎么把他带出去啊!”周璐嫌弃的说,注意到这个人的体型想想都觉得费力,再说这是地下室带着他上去都困难,“要不,咱们等会再走?先让他呼吸一会儿?”方子寒半开玩笑的回答周璐,被他突然这么一说,周璐尴尬的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在这种地方多待一分钟都是危险。

“那你说怎么办,我先声明啊,这是地下室我可不负责抬他,这么重在压死我!”周璐双手环胸,刚才救他下来的时候,周璐明显感觉到她抱着好几百斤的猪肉并且全部都压在她身上,差点没把她压死,这样的活她可不接。

“那也总不能把他一个人放在这吧,亲眼看着他被那些畸形人开膛破肚?”方子寒有些生气,生气的语调反问着她,听到开膛破肚这几个字,周璐顿时打颤了一下,眼神时不时的瞟向桌子上的尸体,好吧,她承认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放在这见死不救这样的事她确实做不出来。

“所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是救他出去吧!”方子寒看到她有些迟疑且不忍心的样子说,而后把胖子扶坐起来,看到方子寒一个人有些困难周璐噘着嘴只好和他合作,这家伙的样子应该在30多岁左右,长成这么胖真同情他老婆,跟他在一起就不怕被压死?方子寒扛起他的胳膊尽量把大部分的重量都放在自己的身上,让周璐能少担一点就少担一点,当接手后方子寒才知道,这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胖,回想到周璐刚才救他下来才体会到还真不是一般的重,有些挺不住的咳嗽了一下。

“怎么了?”周璐问到。

“没事!”方子寒咬着牙硬挤出一丝的微笑说道。

这时,地下室里传出一阵脚步声,两个人才刚走了几步不可能有回音,除非是畸形人来了,“不会是畸形人吧!”周璐惊恐的看着入口问到,“应该是!”小道里的脚步声听上去不是一个人,知道这个密室的人除了他们就只有畸形人了,如果现在出去那肯定就和他们面对面了,小道里的空间那么狭窄碰到他们就是死路一条。

“怎么办?他们好像越来越近了!”周璐感觉到自己的腿在颤抖,强制性的不让自己去想象相碰的画面,转头看一眼方子寒,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原本昏暗的灯光照应他的脸更加的苍白。

“趁他们还没发现我们,咱们赶紧找个地方藏一下!”说起来容易,小地下室除了墙角处两排柜子外就只剩下处理尸体的长形桌子了,可桌子下面根本就藏不住人,躲在下面还不如和他们面对面呢,方子寒看着墙角的柜子,以他们两个的体型藏在里面绝对没问题,但是这个胖子就够呛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先把胖子安排好。

“来,把他藏在里面!”说完,方子寒拖着胖子艰难的走到柜子面前,架子上摆着各种各样的人体内脏标本,周璐在脑子里突然蹦出日本人的人体实验,那些畸形人会不会是日本人?所以才会选择在森林深处不让外界人发现,方子寒打开柜子,扑面而来的一股清香的味道还伴着一阵凉气,这股味道淡淡的闻上去有种沁人心脾的感觉。

眼前是很普通的木柜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那股凉气到底是从何而来?方子寒好奇的伸手进去摸了一下,整面的片木冰凉彻骨简直就像一个小冰箱,如果他们躲在这里的话几分钟还好,如果是时间长了肯定会受不了,更何况身边还有个九死一生的人,方子寒将所有的柜子全部打开,本以为只有一个柜子特殊,没想到周围所有的柜子全部都是小冰箱,完了,这次他们铁定逃不了。

“怎么办都是这样,躲进去咱们肯定会死的!”周璐坐在地上,绝望的看着他说,走道里的脚步声逐渐接近,他们快要进来了快要发现他们了,方子寒同样看着周璐,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此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这里没有第二条路也没有藏身之处,能做的就只有乖乖的等死了,迟迟见方子寒不会她的话,又见他的眼神,这一回周璐感觉彻底的绝望了,她想哭却发现眼睛里根本就没有眼泪,想到马上就要死亡心里居然是一份坦然和不畏惧,这就是将死之人的内心想法吗,已经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害怕的吗?还是说真好连死亡都有人陪着,即使这个人认识不到半年,走在黄泉路上还有个警察陪着一起说说笑笑不孤单,这时眼神瞟到墙角忽然看到一个长头发的黑影站在那里。

“啊!”周璐大叫了一声,方子寒快手的上前捂住她的嘴,但是也晚了,畸形人听到声音后变快的脚步,向声音的方向跑来。

“你小点声,想让畸形人快点找到我们啊!”方子寒松开手说道,但是周璐好像没有听他的话,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前面,颤抖的说出两个字“有……鬼!”有鬼?这里就这么大点地方那会有鬼啊!“你不会是看走眼了吧!”方子寒问到,以为是她害怕眼神出现了幻觉,但周璐还是呆楞楞的看着前面,总是抓着方子寒的胳膊靠近他,就好像是真的有鬼一样,方子寒觉得她的反应有些奇怪,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果然在墙角处真的有长头发的女人正一步一步的向他们走来!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方子寒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睁大了眼睛连声音也开始打颤,畸形人的脚步声又加快了几分,马上就看到解剖室了,解剖室里有活的人类,想到这畸形人开心的大笑,笑声回荡在小小的地下室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