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43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怪物临死说的话让若潇想不明白,但有一点就是他所说的树叶可以联想到松鼠的纹身,难道说他的身上也有?记得问过秋茉姐这个叫骰子的人身上是否也有树叶的纹身,再加上怪物拉着她的手所做的动作,这个人可能就是骰子,但是,他的脸怎么会变成这样,还有松鼠到哪里去了?

放下骰子后若潇并没有走多远,而是跑到前面很隐蔽的草丛中躲了起来,眼睁睁的看着畸形人走到骰子身边,试探他到底有没有死亡,畸形人看了半天才把骰子的尸体装进麻袋带走,在电影里畸形人异常的残忍,已经猜到他们是假的,可是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杀人方式?偷偷跟上畸形人的脚步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方子寒在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才敢转动手把,刚打开门的那一刻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我的天啊这里到底有多少人死在这啊,方子寒捂着鼻子都感觉血腥味还是那么重,床上的被褥杂乱无章还有些小虫子在上面爬来爬去,和这些家伙比起来方子寒觉得自己简直是太干净了!桌子上还有一摊干涸的血液,不会是刚杀过人吧,忽然从胃里反出恶心感,虽然没看过电影但想想都恐惧。

“我去,他们不会生吃人吧!”方子寒刚说完这句话,突然屋子里有个东西在砰砰的响起,一时间方子寒全身上下的汗毛全竖起来了,这,这里不会有畸形人吧!“我……我告诉你们啊,我手里有枪你们敢冒头一下……我就开枪!”说着,方子寒摸遍全身,完了我的抢呢在什么时候丢的?砰砰的声音还在继续,方子寒故作淡定了一下,现在只是听到了声音,畸形人还没有追来那何不趁着现在赶紧走,反正周璐也不在。

“嗯嗯嗯……。”这时,女人嘶哑的声音在某一处传来。

“出来!我不怕你,我告诉你我手里有枪!”方子寒说完拿起身边的木棍对着空气挥舞,“嗯嗯嗯……”声音还在继续,还伴着砰砰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在拍打什么铁东西一样,声音很大逐渐变得有些着急,好像是在求救,方子寒顺着声音找过去,在角落里放着大箱子上面还盖着一层棉布,声音好像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方子寒缓和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拿好木棍,将棉布打开,大笼子里关着好大的麻袋,这个麻袋里的东西一直在动,不停的拍打铁栏。

这里居然有活人,会不会是周璐?忽然想到这一点,“胖儿?”方子寒不敢确定带着疑问的唤了一声,果然,听到这个字的时候麻袋活动的幅度变大,里面的声音也着急的回应,周璐还活着!这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我就这救你出来!”这个铁笼子看着好像有点年头了,开门处的那把大锁虽然有点上锈的斑渍但依旧很牢固,不得不说每一个铁栏之间焊接的都非常好,想要在这上面干点破坏估计是不可能的,见方子寒迟迟没有打开铁笼,周璐有些着急,不停的拍打铁栏催促他快点。

“我知道,你先别着急,我想办法把它打开!”手里的木棍根本就打不开铁笼,能打开它的就只有锯了,但是这屋子里这么乱哪有那个东西!“锯,锯,锯,哪有锯?”方子寒碎碎念的找遍了小屋子别说是锯了,就连小小的锯条都没有,怎么关键时刻什么东西都找不到,里屋的小门紧紧关闭着那个房间里会不会有锯?呃,会不会有畸形人在哪里睡觉怎么说看上去也像个卧室,思来想去管不了那么多了救人要紧,方子寒直接打开门,里面摆放的东西更是让他恶心,一屋子的人类内脏啊!还有浴缸里满满的血液和嗡嗡乱飞的苍蝇,以及露出的半只手臂,小屋里的窗户被木板钉的死死的,空气本来就不流通,这让他胃里感觉又有一些东西涌上来,方子寒赶紧捂着嘴强硬是深呼吸把东西咽下去,但还是没忍住,强大的刺激感已经让他把这几天的存粮吐的一干二净,这才来森林几天啊都快把他年前的食物都吐出来了。

黄色皮卡行驶的很慢走了一段路程后停了下来,若潇在后面心惊胆战的跟着,离得太近怕后车镜会看到离得太远又怕会跟丢,同时还要注意身边有没有畸形人跟着,防止在背后袭击她,突然发现跟踪是门累心的活,脑袋里的弦一直得紧绷着,否则稍不留神不但会将目标跟丢被发现了自己也有生命危险,畸形人下了车走向森林深处,就这样明目张胆的把车停在这里?他就不怕有人会开走吗?想到这若潇忽然想到,为何不把车直接开走去救秋茉姐他们,这样他们就可以平安的走出森林,可刚要走上前几步突然停下来,不行,自己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仅仅是绑架人口何必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最可疑的就是明明已经绑架了人却不要赎金,天底下可没有这样的蠢人,对于绑架的绑匪来说金钱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废了这么大得劲又是地图又是录像带结果什么都不要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唯一的说法就是他们有别的目的,想通了这一点若潇又退回了原地,静静地等着他们还有什么动作。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畸形人才走出来,对着车里东西检查了一遍后才开车离去,若潇继续跟在后面我到要看看这些家伙到底要做什么,方子寒皱着眉头终于在柜子下的小盒子找到了几根锯条,看上去还是新的,果然还是老天帮助他啊!

“你在等等啊,我把锁锯开就能救你出来!”一根锯条不太管用,索性两三根合在一起锯,方子寒用上全身的力气快速的拉锯以争取时间,脸上的汗水表现出他现在有多着急,哪怕是在耽误一分钟畸形人都有可能回来,随时随地的会要了周璐的命,小屋里寂静的只能听见锯锁的声音,这声音撕拉的刺耳眼看着已经锯断了一大半,方子寒擦了一把汗又加紧了速度,终于锁锯断了,方子寒打开笼门把麻袋拉出来,手忙脚乱的解开绳子,周璐果然在里面,只是她的手脚和嘴都被绑住。

看到方子寒的那一刻,周璐哇的一声哭出来,方子寒解开周璐身上的绳子,“你个假学历的怎么才来啊,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呢!”说完,周璐抱着方子寒大哭一场,他怎么知道周璐在鬼门关走了一趟,被畸形人抓走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生怕畸形人会杀了她。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这就带你出去!”方子寒轻轻拍打周璐的背示意安慰,他还以为她死了呢,被畸形人活生生的杀死了,就像她说过电影里的情节一样,被他们分尸被他们挖去五脏六腑,天知道他有多担心害怕会看到她那个样子,那晚她被畸形人抓走的场景到现在都在他的脑子里回旋,在看到周璐平安的出现在面前并且还一直责怪自己大哭的时候,这一刻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下了,任凭周璐骂他假学历责怪他在这时候都是高兴的。

“好了,现在没事了,等咱们出去后你骂我三天三夜都行!”周璐擦去眼泪,听到方子寒这句话噗呲一声笑了,谁闲的理你还骂你三天三夜,“骂你?我还闲废我口水呢!”看到周璐还有力气和他斗嘴就知道她没事,周璐小腿上的伤虽然没有及时的处理,但是已经把血止住了。

“你还能走吗,咱们得赶紧走,畸形人回来就麻烦了!”不料,方子寒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有车行驶的声音,而且离他们越来越近,糟了,畸形人回来了!

“完了,他们回来了!咱们走不了了!”方子寒搀扶着周璐,听到这声音周璐整个人都在害怕的说,方子寒打量一下目前两人现在的情况,如果是他自己的话现在走还来得及,但是周璐不行,她腿上的伤远比自己的还重,一瘸一拐的她肯定还没走出去多远就被发现了,趁他们不注意的情况下畸形人在背后射上一箭,他们也难逃一死。

若潇一路废力的跟踪发现他们居然回了小屋,车子到底是车子人的脚步怎么能跟得上,这一段路程若潇可算的上是气喘吁吁,再跑一段估计她会连胆汁都吐出来吧,畸形人把车上的麻袋卸了下来,若潇猛然间想到自己做的梦,梦中麻袋里装的是周璐,说起来也不知道周璐和方子寒他们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但现在为止也没有碰到他们,忽然间若潇猛然的回头,怎么回事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在看着自己,总感觉自己的背后发凉,但是回头看时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没有风也没有什么东西,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应该是恐惧心里作用吧,最近一直都处于紧张的状态也难免会有所错觉。

这时,小屋里好像有些不对劲,这两个畸形人的动作像是在打架,若潇藏身的角度并不是很好,只能简单的看到屋子里一小部分的情况,只见畸形人对着另一个畸形人大嚷大叫,然后又匆匆的上了车往相反的地方去,等他们已经走远若潇敢冒出头,发生什么事了?他们这是急急忙忙的要去哪?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很生气很着急,难道说屋子里面有什么东西?若潇进了小屋看到了满地凌乱的东西,打碎的瓷碗和扔在地上的被子,看来是丢什么东西了才让畸形人发这么大的火,凌乱的东西中有一把很旧的大锁,这把大锁应该是被人锯断的,散落在地上的锯条就是证据,这把锯条还是新的上面还惨留着用过的指纹,指纹多的有些重复覆盖,显然使用者非常着急以至于手出汗而不断的变换位置。

墙角出的大铁笼大敞开着,若潇走过去看到这笼子看上去非常眼熟,像是致命弯道4中关那女孩的笼子,看来是畸形人回到家看到笼子里的人不见了才会发那么大的脾气,但是笼子里到底关的是谁?难道会是周璐他们?还是说是松鼠那一拨人?

方子寒趴在梯子上静静地听着上面的动静,刚才摔东西和叫嚷声过了畸形人好像也走了,周璐坐在下面紧张的看着方子寒问到“怎么样了?他们走了吗?”方子寒嘘了一声,又仔细的听了听,还是感谢他眼神好使吧,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候,方子寒忽然看到在桌子下地毯的旁边有个小洞,想必是吃饭的时候把它踢开了吧,打开小洞才发现这里还有个秘密通道,危机关头这两个人躲进密道才没有被畸形人发现。

方子寒从梯子上爬下来说“不敢打开看,再等等吧,就怕他们在上面等着咱们自投罗网!”话毕,拍了两下手以为会有些脏东西,没想手上这么干净,看来畸形人经常下来,“这个密道在电影里没有出现过!”周璐自言自语的说到。

“你说什么?”方子寒反问道,没有出现过那他是用来干什么的?密道里漆黑一片让人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在衣兜里找到打火机说“反正咱们现在也出不去,就进去看看吧,说不定这就是森林的出口!”周璐点点头表示同意,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出去就是死还不如进去碰碰运气呢。

两个人仅靠着打火机微弱的光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说真的这个密道还真有些长,不过话说回来,地道长同时也说明前面有亮光一般都是出口,除非他还有秘密基地,比如研究一些毒药化学武器什么的,终于看到了亮光两个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快速向前走去!要不是腿脚不好恐怕都争先恐后的跑出去了,可是,到了亮光的地方才发现现实是错的,这那是什么出口,分明就是屠宰场,因为在桌子上放着一个死人,在他胸部以上完全和腿分开,至于中间肚子的那部分已经变得血肉模糊,血淋淋的白骨还在空气中显露,一把长刀将他的身体切成两半,他的内脏已经在空气中暴露出来,这才是真正的分尸,他的双臂早已不知去向仅剩下上半身,就连他的五官也被人残忍的挖去,这个人的嘴大张不难看出是在活着的时候体会到了身体上的痛苦,周璐看到这一幕吓得她浑身颤抖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刚想大叫一声,方子寒眼疾手快的把她的嘴捂住,又捂住她的眼睛,试问那个小姑娘看到这一幕都会吓得魂飞魄散,就连他这个大男人都害怕,周璐顺势瘫坐在地上,她还是一副惊恐的表情,想叫又叫不出来,哭也不能放声大哭,方子寒背对着尸体抱着她,说“没事了,没事了,别怕有我在,我在你身边保护你,胖儿你不能出声不然让畸形人听到知道我们在这,我们也难逃一死!”周璐颤颤巍巍的点点头,方子寒说的这些话她都明白,但还是打消不了内心的恐惧。

“谢谢!”平静了一会后,周璐带着哭腔说。

“谢什么,怎么说我也是人民警察嘛,保护弱小的人民群众是我们警察的指责和义务!”说完,对着周璐露出一个放心的招牌微笑,其实,到目前为止方子寒也不敢直视桌子上的那堆东西,他在说这话的时候也在给你自己壮胆,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人民警察的身份,说完后还不忘甩一下自己帅气的斜刘海。

这是第三次了,方子寒第三次给自己吃安心丸,实际上她也知道遇到这样的事,不管是谁都会有所触动,但是方子寒所表现出的那份冷静到是让周璐刮目相看,即使她知道他其实一直在硬撑,因为当方子寒站起身来炫耀自己的时候,他手上的颤抖早已出卖了他。

在尸体旁还有一个被吊在半空的人,这个人身材微胖,他的脸被一张纸和胶带紧紧的粘住,看样子是活生生的憋死了,周璐真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起身不去看尸体说“咱们赶紧出去吧!”方子寒走到尸体旁,这个人整个头都被胶带粘的死死的除了他的脸上有一张白纸,忽然有个冲动看看这个人的样子。

“喂,你在干嘛?你疯了吧!”眼看着方子寒对着尸体看来看去,甚至他还上手去摸这个人,他的口味还真不是一般的重,周璐着急的叫着。

“我只是想看看这个人是谁!”方子寒回答道,周璐像是躲避瘟神一样退后了几步,“你放心,他都已经死了,你还会怕他诈尸不成!”方子寒好笑到,这个尸体还可以不像那个那么恐怖,这时候还是男人的胆子大吧,警察嘛就是要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的,说不定等出去之后死者家属找上来他也知道人在哪不是,看到周璐还是那副惊恐的表情的时候,方子寒还想在好好的显摆显摆一把。

“他……他好像……在动!”好了好久周璐紧盯着尸体指着他说。

“你说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