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815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松鼠对声音有种特殊的感应,这想法在所有人的心里对他产生了依赖,但是没想到这次松鼠却想故意的甩开他们,眼看着那几个人都顺着所指的方向跑去,根本就没有对他产生怀疑,松鼠慢下脚步趁着他们不注意向反方向跑去。

腿上的痛楚不得不让方子寒咬着牙前进,刚跑了几步就靠在树干上歇歇,现在的他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快要透支了,转头一看,那怪物在身后穷追不舍双手还在张牙舞爪的向他伸去,我的天啊,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说实话他也没有盗过幕也没偷过谁家的陪葬宝藏,不至于要对他下次毒手吧,记得周璐说过那个电影里的情节,好像也没有这个怪物的存在,难道说,他是畸形人。

想到这,方子寒的胆量蹭的一下变大了,仔细想想他的样子跟畸形人差不多,皮开肉绽的脸上露出粉色的肉,鲜血覆盖了整个面部看上去就像是活活的被人用刀子把肉切烂,在那张脸上看不到五官的存在,换句话说他的五官已经严重的变了形,就连眼珠也变得尤其的突出,他和畸形人的样子长得差不多既然这样那他还有什么可怕的,跟着他说不定还能找到他们的老巢救回周璐,方子寒顾不上受伤的腿,躲在树后看着畸形人向他跑过来,说也奇怪这个畸形人的行动很缓慢,他似乎很在意自己的脸,总是时不时地用手去噌它,而且这个畸形人的身上也没有带什么弓箭之类的东西,随手在地上捡起木棍等他走过来的时候趁他不注意给他一棒!

这个畸形人的腿脚好像不太利索走几步就扶着树干,从远处看他的动作就像是快要虚脱的病人一样,全身的力气都在支撑着两条腿向前驱使,方子寒全神贯注的静静地等他靠近,殊不知身后正有人慢慢的靠近他,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自然生存原则,脚步轻慢的走到方子寒身边,等方子寒反应过来转头看过去时,已经晚了,那人直接将他打晕在地,连给他还手的反应余地都没有,这只黄雀似乎不想要了方子寒的命,看着他倒在地上的那一刻,这只黄雀还带着一丝的惊慌,急忙试探一下此人是否还有呼吸和脉搏,一系列的动作完毕之后黄雀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他还活着自己没有杀人,畸形人气喘吁吁的站在他们面前,黄雀抬起头看向他,眼神里充满了惊讶恐惧和不安,只见畸形人的嘴微微张开沙哑的声音叫了一声“大……哥!”

顺着声音的路线几个人在树林里跑来跑去,终于若潇实在是跑不动了,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说,我真的跑不动了,累死我了!其实,白曦和秋茉也感觉到累了,但是那声音万一是方子寒的,说不定他现在遇到了什么事情,或者说是被畸形人害了。

“我说,咱们跑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看不到人影,松鼠你这家伙是不是骗我们呢!”刚说完这句话,若潇突然感觉到事情不对劲,左看右看果然四个人变成了三个人,松鼠他已经跑了!

“松鼠呢?他什么时候不见的?”冷静下来之后,白曦也突然发现少了一个人。

“什么时候?”若潇喃喃自语,忽然想到打从一开始,看到松鼠对声音的敏感度来辨别方位,他们本能的认为凭着松鼠就能找到声音的源头,所以当他再次说出方向的时候他们就依赖性的选择相信他,而忘记了正确的判断,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松鼠骗了他们用错误的方向把他们引过去然后自己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走。

“这家伙够狡猾的!”想明白了这点若潇对松鼠的身份更加怀疑。

“不过也亏他能想的出来,以这样的方式跑掉,就算是被我们发现了他也已经跑远了!”说完,白曦看了一眼若潇耸了耸肩,这样表达无语的动作早就已经过时了,若潇没理会不过显然他已经想到了不愧是私家侦探啊!

“什么意思?你们两个到底在打什么哑谜?”这两个人的动作表情配合默契程度,这是完全没把她这个警察放在眼里啊,什么方式跑了她怎么听的云里雾里的,再怎么说她也是个警察吧,这件案子还有什么事是她不能知道的!

“说白了,我们都太相信松鼠的话,所以才会被他忽悠了一下,一开始我们的潜意识里认为那声惨叫对松鼠的影响非常大,直到当他听到后就能马上确定声音的方位,我们就确定跟着他肯定能找到声音的源头,不料他却看透了我们的心事,当那声音再次出现的时候,我们也是本能的相信他听从他的指挥也会相信他会跟着来,结果我们被他骗了,就是这样!”白曦简单的回答了秋茉的问题,鉴于我们迫于急切的想知道声音的来源,结果却被人以最简单的方式甩掉,回想起来现在要是原路返回在追上去的话,就像白曦说的,那人早就已经跑远了,顺着原路返回只是在白白的浪费时间。

这是第三次,算上这次就是第四次了,若潇对松鼠这个人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他的身上到底有什么样的迷题,他的身手若潇并不多说但是对于他能抓住人心来做对自己有意的事,看得出这家伙不一般,并且他的逻辑思维非常的缜密。

“说起来秋茉姐我还真有一件事要和你说清楚!”若潇说道。

畸形人把周璐装进麻袋后抬进屋内放在桌子上,刚被放上去周璐就感觉到了桌面上的血腥和凉意,这股浓重的血腥味不知道有多少可怜的人类丧命于比,电影中的情景不断的在她脑子里回旋,他们会不会用电锯把她割成两半,先从肚子下手然后把她的内脏一个一个的挖出来,或者还有什么更残忍的方法,主要趁着她还有呼吸,然后慢慢的将她折磨致死,又或者说把她的手脚绑在桌子上然后用电锯把她的四肢一个一个的锯下来,还是说不用电锯而是用刀一下一下的割,周璐实在想象不了这些做法会如实的实现在她的身上,平时手指被小刺扎一下都痛的心坎里就别说是砍四肢了,周璐安静的躺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他们只砍活人那她装死是不是就不砍她了,畸形人把她放好之后就没有声音了,难道说他们出去了,周璐竖起耳朵连同呼吸也变得缓慢轻微,过了许久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再一次确定他们已经出去了,周璐松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手脚,突然,一双大手准确无误的摁住了她的脸,不让她呼吸。

“咦……哈哈……哈哈……。”畸形人捂住周璐的脸,看着她在麻袋里因为喘不上来气而乱动的手脚高兴的拍着桌子大叫,原来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等着周璐放松警惕后活动身体从而判断她是否已经死亡,手脚被绑在身后周璐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她只能用尽全力挣扎的摇着头,从而获得一点点的氧气,这是第一次她开始后悔所谓的同情心真他妈的害死人,如果当初听了若潇的话跟她回去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些事了?如果那样的话她现在肯定过得比现在好,上上课写写作业不知道有多平安,该死都怪她的同情心,说起来整个案子跟她没有一点点关系,都是她自己帮着秋茉说话非要来这破地方,想着想着周璐的眼泪又掉了下来,以前总说眼泪是最不值钱的玩意儿但是今天她却流了两次,终于,周璐放弃了挣扎认命的躺着,闭上双眼等待她的死亡。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三个人在小小的山窝里度过了一晚,找到这个小山窝的时候,若潇的脑子里忽然想到了电视剧宝莲灯中提到过的万窟山千狐洞这几个字,万窟山就像他的字一样明面上的意思就是好多的洞,在这做森林里也有好多的这样的小洞洞,若潇这一刹那间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的到了那个万窟山,在山洞里的三个人各怀心事,一言不发,生怕有那一句话说错了反而更加心里着急。

刑侦办公室里挂在墙上的钟表又走过了一圈,刘英武队长坐在椅子上看着钟表抽掉了他第七根烟,郑幺弟安静的坐在电脑前看着大队长的样子,又看了一眼杯中已经见底的咖啡,刘大队长一大早上就把他从宿舍里叫到办公室,其主要的任务就是查看秋茉等人的手机位置,秋茉临行前说,让郑幺弟随时随地的关注他们,如有事情发生就用手机给他们发信号,但是都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们几个人的行踪突然间消失了一般怎么都联系不上,看着队长深沉的脸办公室里的气愤安静的有些压力,郑幺弟天天嘴唇嘴里异常的干燥,他现在真好想冲一杯咖啡解解渴。

“第几天了?”刘队长吐了一个烟圈疲惫的问到。

“嗯……好像是第九天了!”郑幺弟摆了几下手指头回答道,距离那件案子发生已经九天了,九天里秋茉他们一直都没有联系,真的不会向他想的那样出了什么事吧,虽说在他没来之前听说过秋茉以前也办过大大小小的案子,每一次都已完美告破结局,但是,突然失去信息还是第一次,也确实让人为他们担心,郑幺弟虽和方子寒是同一年毕业但是所学的专业却不一样,他主攻电脑,对于那些什么打打杀杀的东西他还真不感兴趣,对于电脑郑幺弟可以说是在网络里无孔不入,仅凭着爱好的进入警察局他也是意外加惊喜。

已经是第九天了,秋茉这一夜睡得并不是很安稳更多的便是担心,回过头看到正在寻找手机信号的两个人,偌大的森林没有一点信号手机反而没有任何用处。

“找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信号,通过电话求救是根本不可能的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咱们一步步找他们。”白曦收回手机说,看着若潇还是不死心的到处寻找信号,她就是不相信这么大的森林怎么可能会没有信号,除非她们收到的信号非常微弱,若潇举着手机在树林里乱走,忽然听到小树林里传出一阵稀稀拉拉的声音,三个人的弦突然紧绷起来,难道说畸形人就在他们身边,秋茉拿出准备好的手枪上好镗,就等着他们出现一枪击毙,三个人都提高了警戒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稀拉的声音持续了一阵之后忽然消失了,周围又变的寂静一片。

“若潇,他们……”

“嘘!”白曦打断秋茉的话,接着说“别掉以轻心,说不定他们就是等着我们放松警惕好来个突然袭击!”秋茉点点头,睁大了双眼盯着周围,若潇站在原地不敢乱动,就像白曦说的那样,等待猎物放松后在动手,这正是畸形人的一贯作风。

这片森林寂静的可怕,没有百鸟啼鸣也没有树枝因风沙沙作响的声音,紧张的气愤让他们的身体也感了酸楚,突然,从树林里窜出一个身影,他快速的冲出来一把就环住若潇的脖子,若潇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碰到了脖子上冰凉的东西,又是刀,看来她又被劫持了!

“松鼠!”秋茉举着枪对着他,看到来者是松鼠后她也惊讶了!

“松鼠,把刀放下!”白曦暗自着急但是又不能轻举妄动,上次发生这种事的时侯他以犯罪者的心理侥幸救了若潇,但是这一次他真的不能再用同样的方式,只能嘴上以最严厉的口气说服他。

“你少命令我!现在你们的人在我手上,小子你还想威胁我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想让我放了她就拿你的抢来换!不然我就当着你的面杀了她!”话毕松鼠的刀再一次紧贴着她的脖子,原来这次的目的是枪,秋茉看了若潇一眼,在这种情况下做小动作是不可能的了,这要是在平常她肯定会开一枪,不管打的是腿还是胳膊疼痛都会让嫌疑人放开人质,但是现在,看着秋茉不听自己的警告,不停的催促还把到刃对准若潇的脖子,秋茉盯着若潇露出难以抉择的眼神,慢吞吞的走过去把枪递给他。

“站住,你不许过来!把枪挂在树枝上递给我,快!”松鼠拿刀的手很稳着急的说,同时他的安全意识也很高,若潇被他当做人质但是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秋茉就算有想救她的想法或者动作,都被排除的干干净净,话说回来若潇的心理其实是很害怕也很忐忑,脖子上的刀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一下抹过,但是每一次松鼠威胁他们的时候,脖子上的刀只是很用力的贴在皮肤上且刀的力度他掌握的很好,若潇猜测其一就是刀并没有开封其二绑架她的人另有企图,分神之际枪支已经递到他面前,可松鼠看了一眼手枪之后却迟迟没有接手,反而命令秋茉把弹夹打开,在确认子弹装满且两个人没有任何动作之后,拿过枪继续劫持若潇一步一步往后退,曾时陪周璐在跆拳道馆中训练时她看到教练演示过挟持后逃生的技巧,但是在看到松鼠的作为之后,若潇决定先看看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目的已达到现在撤退他们几个必定会追来,那样对自己会很不利,白曦满是凶气的盯着松鼠,他手上的刀离若潇的脖子很近,生怕松鼠疯狂之后一不小心就要了若潇的命,现在能做的就是躲开他手里的枪然后救下若潇。

“啪——!”松鼠对着白曦的脚边开了一枪,突然白曦反应过来,自己想救她的心直接促使身体有了行动,若潇看着白曦脚边的枪口,同时是在害怕也是在惊讶,不得不承认松鼠的枪法不是一般的好,而且他手拿枪的姿势也非常稳,一边挟持人质还能稳住自己的手,没有一点的颤抖,光凭这些没有三年五年是练不出来的。

“不许动,你要是在敢动一下我就打破她的脑袋!”说完,就把枪顶在若潇的太阳穴上,白曦和秋茉对视一下双双退后几步,直接拉开了他们与他的距离,果然两个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眼睁睁的看着松鼠带着若潇逃离他们的视线,终于退到了森林深处松鼠将若潇的手绑在身后,若潇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正当她想的出神准备转身问个来龙去脉的时候,忽然感到口鼻处一股浓郁的乙醚味传来,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好像是快到了中午吧,方子寒感觉自己睡了好久,能刺激他睁眼的除了强烈的阳光也没有什么东西了,睁开眼方子寒发现自己躺在荒郊野外的树林里,坐起身来忽然感觉头部有些疼痛,像是被谁打了一闷棍,说起闷棍猛然想起昨晚经历的事,那个怪异的畸形人一直对他穷追不舍然后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打晕了,看着眼前的场景还是昨晚的地方只是没有了畸形人的身影,难道说畸形人把他抛弃了?还是说有人在关键时刻救了他,这么说那总不至于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一夜吧,方子寒艰难的站起来小腿的疼痛在提醒着他还有大事要做,对啊周璐,他现在最大的使命就是救周璐,但是他孤身一人在森林深处也不知道昨晚他跑到了那里,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跟着松鼠逃走的路径,白曦随着记忆已经转了一大圈,他明明是记得松鼠走的这条路,怎么又找不到方向了。

“也不知道,若潇现在怎么样了!”这周围除了树就是树什么也没有,带出来的几个孩子都在她身边一一出现危险,秋茉现在的心真的已经快要到了崩溃的地步,她含着眼泪说道。

“秋茉姐,你放心吧,以我的判断若潇现在暂时是安全的,你想想所有的犯罪嫌疑人在绑架人质时都是需要一定的原因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况且再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松鼠是想做什么想要若潇的帮忙换句话说是有用的着她的地方,我认为他现在不可能让若潇这么快死,没有一个人会愚蠢到这么做,所以我们现在还有时间!”白曦冷静下来安慰秋茉说道,秋茉点点头他的话说的也不无道理,但是看白曦的脸色却比其他时候都要苍白,想必他也是着急怕秋茉乱了心智再出事。

乙醚的量似乎不是很大,若潇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眼前的环境漆黑一片,脸上的重量告诉她双眼已被蒙上,鼻腔里还残留淡淡的乙醚味道让若潇不由得有些作呕,轻轻的活动了几下身体发现她的手和脚并没有被绑着,没有绑手脚?这完全不符合绑架啊!除非他这么做是不想让自己看到这是什么地方,若潇试着多大幅度的动了几下,周围并没有什么动静,松鼠应该是出去了吧,慢慢的掀开脸上的眼罩,强烈的阳光透过墙上的缝隙正好照向她的眼睛,若潇下动作的伸手挡住刺眼的阳光,这时,忽然感觉到脸颊上有人在呼吸,当她转过头看过去时,一张恐怖的脸正在看着她正与她对视。

“啊!”这张脸若潇恐怕这辈子都忘不掉,她看到了他糜烂的眼珠和如搅碎般的肉,那肉里还渗着血丝依稀中还能看到脸上的白骨,就像看到有什么东西在皮肤上慢慢的腐烂,同时散发着臭味,不久就会爬出许多的蛆虫,将满脸的腐肉一点一点的吃掉。

蛆虫的画面若潇不敢想象,捂着嘴连忙手忙脚乱的离开他,怪物坐起身看着若潇惊讶的样子,不难想象他现在的样子是有多恐怖,若潇离他很远但是看得清,这个家伙再笑,他脸上的笑意让这团肉变得更狰狞。

方子寒说是顺着记忆走,但是经过那晚之后他觉得自己已经迷路了,饥饿和恐惧充满整个大脑,饥饿不说满满的全是害怕,还记得周璐说过他们会怎么对待人类,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周璐是不是早就已经遭到不测了,没准找到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想到这方子寒拍了两下脑袋,不可能不可能,她活着而且还活的很好,都是电影的错,对,全都是电影的错,不知不觉走到了大斜坡上,一眼望去这个坡度像个大坑,在大坑中醒目的就是那座房子,这方圆几百里都看到什么人家,怎么突然就冒出这么一户,难道说,这里是畸形人的家?这个想法在方子寒的脑袋里轰的一下炸开了,畸形人的家那周璐是不是要在里面?果然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顿时方子寒也忘了饥饿和害怕,直接连看都没看周围的情况就跑下坡去。

方子寒站在门口刚要伸手打开门,忽然想到这是畸形人的家,那屋里和附近会不会有畸形人的埋伏,想清楚这一点方子寒简单的随便的走了几步,警惕的看着房子附近到底有没有人,除了那辆黄色皮卡车不在之外,其他的他也没有发现什么,这座方子所有的窗户都已经别木板封的很严,想从外面看到屋里的场景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这么一来只有大门这一条路了。

若潇和怪物坐的很远,两个人一句话不说,但是只要若潇想离开山洞,怪物就会一瘸一拐的的拦住她,似乎他也没有想要对她不利,在洞里被监视的若潇发现松鼠这个家伙不在,从醒来到现在她还没有见过松鼠,就这么把人质放在这里也太松懈了吧,难道他就不怕自己回逃跑?悄悄瞥了一眼怪物,就凭他的腿脚逃跑是绝对成功的。

“那个,你的脸……,”若潇想打破气氛开口说道。

怪物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呆呆的看着外面,若潇很识趣的闭上嘴但眼神还是偷偷的看过去,这就是人类好奇心一旦发现别人有怪异的容貌就会多看两眼,这个怪物的脸看上去好像是最近才变成这样的,有很多的地方还在渗血,部分漏出来的肉也是新肉,难道说他经历了畸形人?他的脸是由畸形人做的!

“咦……哈哈……,”忽然,附近传来畸形人的笑声,若潇全身的汗毛蹭的一下都竖起来了,畸形人怎么知道他们在这,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没有出去过,要说出去过的就只有……难不成是松鼠?可是为什么,如果真的是他把畸形人引来图什么?杀了自己吗?那大可一开始就动手何必这么大费周章,除非,若潇看向靠着墙壁蹲着的怪物,此时的他全身瑟瑟发抖,惊恐的眼神看着洞口,松鼠要杀他吗?

“咦……哈哈……咦……,”声音越来越近,证明畸形人离他们也越来越近,顾不了那么多现在能做的就是逃跑,虽然不知道松鼠到底是什么意图,但他怎么说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若潇控制住内心的反感前去拉起怪物,怪物有些害怕的抵触若潇。

“你在磨蹭咱们两个都得死在这,听着,趁着现在畸形人还没有来,咱们赶紧走!”说完,若潇强行拉起怪物,但是怪物还是别别扭扭的不愿意挪步,他该不会是在等松鼠吧!

“快走吧,等咱们出去畸形人走了之后,彻底安全了咱们再回来等松鼠行吧!”若潇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现在保命要紧他怎么就不明白,怪物还是有些迟疑不肯离开。

“我说你脑子没事吧,你怎么还不明白,松鼠出去这么长时间不回来,这时候畸形人又来了,这明显是想借着他们的手要了你我的命!”说完,若潇的话终于对怪物起了作用,怪物终于听了她的话,在他的眼神中若潇看到了透露出的惊讶,怪物迟疑了一下还是跟着她逃出山洞,可是已经晚了,因为若潇已经看到了畸形人,他正在树林里向他们追过来。

“这边,快!”若潇拉着怪物在前面逃命,他们甚至不敢回头看,就怕看到畸形人的脸和他们近距离接触,嗖的一声,畸形人的箭直接射中了怪物,怪物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胸口的箭倒在地上。

“喂,你坚持住啊,喂!”手足无措的若潇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把他背回去?但是,看着他胸口的箭伤口还在流血,这时,怪物看着胸口上的箭,用尽全力的抓起若潇的手放在左胳膊上,急促的呼吸张嘴想要说什么,若潇把耳朵放在他嘴边,怪物扯着沙哑的嗓子说道“五个……树叶……三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