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671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潇的脑子里空白一片,完了她真的要死在这里了,白曦吊在树上还是不放弃的对着若潇叫嚷,畸形人已经走到若潇面前,看着她一副等死的模样畸形人心情大好,举起手中的箭对着若潇的大脑扎下去,正当畸形人沾沾自喜的时候,在草丛里突然窜出来一个人,他拿着木根快速跑向畸形人将他压倒在地。

若潇迟迟等不到死亡睁开眼睛才看到男人和畸形人正扭打在一起,这是个好机会白曦叫了几声若潇,若潇才反应过来连忙解开树上的绳子把白曦解救下来,白曦坐在地上眼前一片模糊,突然变得正常身体和血液难免会感到不适应,说实话再被多吊一分钟恐怕他就要见阎王了,若潇轻轻摇了几下白曦的肩膀,这家伙没事吧!

“小白子,你没事吧!”若潇的手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白曦伸手抓住若潇的手,她的手在眼前晃悠反而却得更不舒服,麻木的眼睛终于看清了面前的人是谁,若潇一脸焦急的样子看着他,此时白曦的脸从变白逐渐恢复了血色。

“我没事!”终于舒服了一些!白曦回答道。

男人在还和畸形人对打,几次对打下来男人明显有些体力透支,而畸形人好像打上瘾了一样,一步一步像男人靠近,趁着畸形人沾沾自喜的时候男人忽然拿起地上的棍子,对着畸形人的大腿重重的打了一闷棍,畸形人叫了一声跪在地上,看得出这一闷棍的力度很大,导致畸形人的腿不停的抖动,男人吐了一口痰拎着棍子发狠的对着畸形人走过去,畸形人坐在地上慢慢的向后退,男人再次拎起木根向他打去忽然畸形人抓起一把土扔到男人的脸上,突然的沙土让男人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畸形人慌乱的一瘸一拐的逃走了。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看着畸形人逃走的背景若潇喃喃自语的说道。

“你说什么不对劲?”白曦奇怪的问到。

等男人擦去脸上的沙土后,才发现畸形人已经逃走了,他现在想追都追不上了,算了就先放他一马等下次再见到他肯定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转身看着坐在地上的两个人,看他们的穿衣打扮应该是普通的学生。

“小情侣可不要随便来这种地方约会!”男人蹲在若潇他们身边打趣地说道,男人走近些若潇才看清这个人的样子,标准的中年男人与其说是标准倒不如说这个人身强体壮,和白曦相比较他简直就是两个白曦加起来还要添点脂肪,不过让人容易记住的不是他的体型,反而是他的头发,只有中间有一道头发头部两侧已经剃光了。

小情侣你说谁?若潇和白曦两个人对视了一下,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男人指了指他们的手,这才发现白曦一直抓着若潇的手,好像从刚才就没有松开过,慌乱的两个人同时把手收回来。

“你误会了,我们是来旅游摄影的,这里的风景很好想拍些照片回去。”若潇连连解释道。“不知先生你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想到来这片森林?”若潇紧接着继续问下去。

“我是个冒险家同时也是个喜欢收集昆虫做标本,你们就叫我松鼠好了,我听说这一带有很多奇异的昆虫,所以我就来找找看,没想到就遇上了这么个变态恶心的家伙!”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畸形人的时候,那家伙竟然用箭射向他,还让他差一点就没命。

松鼠?当真是人如其名,看他的样子还真找不到别的动物来匹配他,若潇暗暗想到。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搭个伴一起走吧,多个人多份安全!”若潇看了白曦一眼,怎么突然就让一个陌生人跟他们在一起,白曦脸上的笑容依旧保持看上去到是很有诚意,白曦的话让松鼠也有些疑惑,想了几分钟后还是决定答应他,再说了多一个人上路确实多一分安全。

“怎么突然让他跟我们一起走?”若潇跟在身后悄悄地问着白曦。

“我记得你刚才不是说什么地方不对劲吗?既然不对劲那为何不把他放在身边好好观察,说不定跟咱们手上的案子有关系!”听完白曦的话若潇不得不佩服他的听力,那么小的声音他也能听的清楚!虽说她觉得不对劲但指的并不是松鼠,而是畸形人,从刚才的那一幕若潇觉得这个畸形人的身上好像还差点什么东西,但就是想不起来差在哪里。

三个人上路话题也增加了不少,从他们的口中得知还有一起来的三个朋友在被畸形人追赶的时候走失了,而松鼠也是他的朋友也在这里分开了,路上若潇没有说过几句话,白曦反而和松鼠很聊的来,从松鼠的冒险故事和他手里有多少的昆虫的标本到白曦喜爱的摄影艺术以及他为摄影去过多少地方,若潇还真是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不是刚从学校才毕业的大学生吗,什么时候去过那么多的地方,白曦说的那些地方就好像他曾经都去过一样,看不出来啊他的家庭挺富裕的嘛。

“你怎么这么看着我?”聊天正到开心之处忽然感到背后有一丝凉意,顺着凉意看过去发现是从若潇身上发出来的,这股凉意让白曦身上的汗毛根根竖立。

“小白子,看不出来啊,你还去过这么多地方呢!”说着若潇的脸上露出好羡慕好羡慕的眼神来,分分钟都在需要他的解释。

“呵呵,说真的这些地方我还真没去过!”

“那你还说的津津有味的!”

“都是从书里和电视上看到的现学现卖呗!”白曦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哎呀,你可……”

“若潇,白曦你们过来看那是什么?”若潇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松鼠打断,他们的位置在山上很清楚的就可以看到那片空地上有一座房子,若潇闻声看过去,那座小房子像极了她梦中的房子一样,不对倒不如说是电影里的一样,那些恐怖的畸形人的家,若潇本能的抓住白曦的胳膊,白曦感到自己的胳膊有些疼痛便皱起眉头,想把她甩开可是注意到若潇的脸有些苍白,她的手也有些颤抖,“若潇,你没事吧?”

若潇的脑子里还在回想着周璐被绑在桌子上等死的画面,他们拿着刀又拿着电锯把她当着自己的面分尸了,周璐还是活着的,她的眼神里透露出绝望的光芒,她多希望自己能救她,虽然她身上还插着箭但是她还有呼吸,呼吸,呼吸,若潇感觉自己已经快要窒息,那种恐惧瞬间冲上了她的心头。

“若潇,你怎么了?说话啊?”若潇的眼神让白曦很不安心,那眼神里没有了生气竟然是绝望透顶的样子,若潇缓慢的看着白曦说“那里我们不能去,我们赶紧走。”

“为什么不能去?好不容易碰到了房子,说不定那里有帮助我们的东西!再说了你们不是也想早点走出森林吗!”松鼠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进去看看,致命弯道这个电影他没有看过若潇不怪他,只是再一次的对松鼠发出警告。

“那里是非常危险的地方我们不能去!那里是畸形人的家!”若潇以为说出这句话应该会让松鼠知恐怖而退,谁哪知道松鼠一听到是畸形人的家突然变得高兴不已,也不管若潇的极力阻止就独自一人跑下山去,望着松鼠的背影若潇很不理解,这个家伙怎么对畸形人的家这么感兴趣?

“你说他会不会是拐卖人口的人,想把我们骗进那栋房子?”白曦问出自己的疑惑。

“到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那我们就跟进去看看他还玩什么花样!”两个人想法意见统一之后达成共识,但是若潇还是心有余悸特意在附近观察了好久才跟着松鼠一起进了屋。

果然和电影里的剧情一样,小屋内畸形人并没有回来,三个人刚进去的时候屋内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这是她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影像里的一幕,墙上挂着用手指串好的吊坠,餐桌上摆放着剩余的几盘生肉几只苍蝇还在肉上盘旋,首先不排除这些肉很可能都是人肉,若潇捂住嘴再看一眼估计自己都要吐出来了,松鼠好像对这里很感兴趣,每一个桌桌角角的地方他都看的非常仔细对那些东西完全是视而不见,他的眼神最终停在了里屋,转动门把发现小屋里的格局很小,用木板封好的窗户下放着大型满是鲜血的浴缸,浴缸里露出半只手臂搭在边缘,松鼠拿起手中的木棍对着浴缸里不停的搅拌,若潇原本以为松鼠只是个简单的拐卖人口犯罪嫌疑人但是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实在出乎她的意料,满缸的血液被他搅拌的大部分都溢了出来,搅了好久松鼠跪坐在地上呆呆的望着浴缸,脸上一副失望的样子,半只手臂也掉在浴缸旁边,看他的样子好像在着急的寻找些什么,若潇走过去看了一眼那只手臂,看来已经被泡了很长时间了,手臂上的皮肤都产生浮肿的现象了,还是把它带回去吧说不定对这案子有些帮助,可是刚拿起来的时候发现手臂有些不对劲,这未免也太轻了吧,人体在海面上虽说能浮起来但是也不至于会这么轻,加上骨头加上肉再加上泡在水里几项加起来都比它重,除非这是假的。

若潇拿着手臂在屋子里找到菜刀一刀砍下去,果然里面是空的这是个假手,假手里只有五个手指处里有用沙袋装好的沙土来抻着重量,否则以这假手根本不可能会一边被泡着一边还搭在浴缸上。

“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白曦对松鼠的作为也感到奇怪,但是若潇的反应更加奇怪,看到她仅仅拿着手臂就风风火火跑出去,他断定若潇肯定是发现了什么,直至他看到若潇在手指里拿出一个个小沙土袋,才知道那是假的。

若潇把手臂递给了白曦眼神却看着松鼠,如果是正常人的话,看到浴缸里的手一定会把他拉出来,但是那位仁兄好像尽一切可能的找些什么,甚至不惜动用棍子,难道他就不怕里面有什么东西?松鼠依旧呆坐在浴缸旁边,小屋里除了浴缸外架子上还摆着一排排整齐的人体内脏,只是他们都装在大小相同的瓶子里,里面的药水应该是福尔马林,既然手是假的想必这些也应该是假的,就在若潇想拿下来一瓶大开看看的时候,透过木板之间的大缝隙忽然看到有辆车经过,强大的相似冲击着若潇的大脑,随手拿了一个小瓶内脏转身对他们说。

“我们赶快走,畸形人回来了!”松鼠还是那个样子就像一只断了线的提线木偶一样,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若潇对着他大声说道,可是松鼠还是无动于衷,嘴里一直碎碎念到,怎么不在怎么不在,“算了,我背他走!”紧急之下白曦让若潇把松鼠放在自己的背上,刚背上松鼠的那一刻白曦就后悔了,这个男人比他还重以他的身高怎么撑得起松鼠两个字,他到底哪里像松鼠了?白曦用尽力气背着松鼠趁着畸形人不在赶紧离开,若潇在他身后拖着松鼠的后背也算是借了点力。

果然在他们离开没多久畸形人就开车回来了,白曦实在背不动了在附近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休息一下喘口气,若潇躲在密集的草丛旁看着山下畸形人的一举一动,其主要还是想看看再次确定一下车上是否有周璐他们的身影,或者周璐身上是否被插着箭,两个畸形人下了车很如若潇所愿,她并没有看到周璐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身影,那也就是说他们但现在还是活着的,但是畸形人在后车上却费力的拿出一个大麻袋,原本放下的心再一次悬了起来,若潇清楚的看到那个大麻袋居然在动,麻袋里的东西应该很重,两个畸形人合力才将他抬进屋内,麻袋上还粘着血液顺着血液滴滴答答的掉了一路。

事情不对了,很有可能那里面装的就是他们,畸形人为了方便不让他乱动才想到用麻袋来装,那些血液说明他真的被箭或者刀刺伤了,接下来的剧情若潇不敢往下想,白曦蹲在若潇旁边随着她看到了那一幕,差不多也猜出了她心中所担心的,伸出右手将若潇环在自己的怀里说,“你别瞎想他们会没事的,更何况还有秋茉在他们身边不是吗,再说了这个礼拜是方子寒打扫卫生,你也不希望家里的卫生没人打扫吧!”白曦轻轻的拍着若潇的肩膀说,若潇刚开始心里还有些担忧害怕,听完白曦的话之后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只要一想到他们坐在沙发上吃零食果皮纸屑扔的到处都是,方子寒拿着扫把一脸的怨气还不能说出口抱怨的样子就好笑,老天保佑,希望他们没事!

身后,松鼠靠在大树上看着前面两个人抱在一起的画面,冷笑了一下,悄悄地在背后拿出一把尖锐的刀,缓缓起身走向他们背后。

自打和方子寒周璐分开之后,秋茉壮着胆子顺着畸形人的方向跟过去,说来也奇怪,怎么他们走到哪畸形人都能准确无误的找到他们,就好像在他们身上安上了GPS一样,可是这座森林根本就没有什么信号,将手里的枪上好子弹,这些子弹是身上最后能保命的东西,跟着畸形人走了很长时间总感觉好像离他们越来越远了,森林这么大而且长得都一样谁哪知道他们往哪里去了,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暂时是安全的,秋茉绷紧的神经终于得到了放松,这时身后忽然传出一阵稀稀拉拉的声音,难道是畸形人又回来了?脚步在一步步的向她靠近秋茉还保持着姿势不动,但在手中已经将枪上好堂,等待他再走近一点就直中眉心。

时间刚好,秋茉突然转过身去举起枪对着畸形人,畸形人忽然举起手大喊到,我是人别杀我!经他这么一喊秋茉才看清,他根本就不是畸形人!看他的穿着应该是个旅游者,见秋茉放下枪,男人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你是谁?”秋茉问到。

“姐姐,我叫骰子,是个迷路的冒险家,真不好意思吓到你了!”骰子举着手解释道。

这个叫骰子的人乍一看长得好像一张猴脸,尖嘴猴腮好耍聪明的样子,这个人简直瘦的可怜,全身上下根本没有多少肉全部都是骨头,至少秋茉看到的是这个样子,骰子说自己是个冒险家平时也爱收集一些昆虫做标本,听说这片森林里有很多他没有见过奇异的昆虫,所以就和两个朋友约好一起来看看,结果碰到了畸形人为了保命他们都跑散了。

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秋茉只是把他的话信了一半,毕竟不排除他是拐卖人口的犯罪嫌疑人,当骰子问秋茉是做什么的时候,秋茉也只是按照事先说好的,把自己说成是旅游爱好者到这里拍照片,但是秋茉看得出,自始至终骰子虽然相信了她的话可是眼神却一直看着她手里的枪。

松鼠拿着刀慢慢接近若潇,眼看着天快黑了,在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白曦说的对,没有亲眼看过他们的死亡怎么能这么快就下结论,两个人起身准备回头往回走的时候,松鼠看好时机上前搂住若潇的脖子,把尖锐的刀顶在若潇的脖子上。

“松鼠,你干什么?”白曦想去阻止说。

“你别过来,你在靠近一步我就杀了她!”说着,松鼠把刀放在若潇的皮肤上,只要白曦一靠近他随时都能要了若潇的命,白曦很听话的没有上前,生怕他一激动伤了若潇。

“我的孩子呢,把我的孩子还得我!”松鼠对着若潇崩溃似的咆哮。

“孩子?什么孩子?”若潇有点摸不到头脑问道。

“就是被你们抓走的孩子,是你们给我留的地址让我来这,赶紧别废话,把我的孩子还给我!”说起地址,若潇想到在那些失踪人口的家里都会有一张看不懂的地址,难道说这个人就是那些失踪人口的家属?

“你先别激动,你听我说,我们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真的只是普通的旅游爱好者,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地址,而且我们也没有绑架你的孩子啊!”看样子白曦也想到了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但是他们的身份不能暴露,只好继续把这个谎言编下去,虽然还有好多的问题想要问他。

“你胡说,你少在这跟我撒谎,你不知道那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那里是畸形人的家?”

“我说我曾经看过这个场景你相信我吗?”若潇淡淡的回了一句。

“看过这个场景?我呸,你以为我会信你的假话吗?你!”松鼠用刀指着白曦说“你,赶紧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否则我就当着你的面把她开膛破肚!”听到这句话白曦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若潇,若潇听到他这么说也很震惊,松鼠现在就是一个找不到孩子的父亲,但同样的他也是个着急的疯子,在疯子的面前如果还要在继续狡辩的话他真的都会做出那种事,自己的孩子莫名的失踪这对谁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事实,所以,现在的情况能做的就是把他手里的凶器抢过来,这样既能保护若潇也能让他冷静。

“好吧,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不说什么了!”白曦的态度忽然转变让松鼠有点措手不及,更让若潇惊讶,“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不然,我就杀了她!”说着,松鼠又把刀放在若潇的脖子上,这一次若潇的脖子有了一些刀的划痕,血迹慢慢渗出。

“那你就杀了她把,反正等你杀了她之后就看不到你孩子了,哎,那么可爱的孩子就这么死了,他的人生就毁在他父亲的手上了!”白曦说着他的表情也是做的非常到位,若潇当然知道白曦这么做的目的,但是看到他脸上的表情之后,恨不得上去扇他两个耳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