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474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个看似平静的夜晚注定会发生很多事,没有人知道他们下一个的目标会是谁,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会不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坐在火堆旁秋茉没有了困意,与其说没有困意倒不如说是多了一分的防备,主要就是防着她身边的骰子,从发现他鬼鬼祟祟的搞小动作的时候,秋茉对他的怀疑又加深了几分,可是当她过去查看的时候发现不管是地上还是树上根本就什么都没有,那么骰子到底是干什么的?

骰子抱着满满衣兜的野果跑进山洞,像献宝一样全部倒在秋茉的面前,这些果子秋茉连见都没见过真的能吃吗?看着骰子累的满头大汗想必他应该去了很远的地方才找到的野果吧,这家伙到是挺聪明的还知道用自己的外套当口袋拿回来,骰子把所有的果子掏出来后抖了几下衣服上的残枝树叶,这时秋茉发现在骰子的左胳膊上有个小树叶的纹身痕迹。

“树叶纹身?好像在那里见过!”秋茉小声的嘀咕道。

“秋茉姐,你在说什么?什么见过?”穿好外套骰子凑过来问到。

“没什么,没什么,对了大晚上的你从那找到这些果子?这里居然有果树?”其实秋茉的话说到一半,下一句本来还想问他们能不能吃,但是看到人家帮自己摘果就生生的把那句话咽下去了。

“就在咱们来山洞的路上,你一直在注意附近的草丛那里会看到果树啊!”说着,骰子拿起一个果子在衣服上蹭了蹭直接张口就吃,看骰子每一口都吃的很香,秋茉的肚子也跟着开始抗议,算了吃就吃吧人家能吃她怎么就不能吃了,希望他没有下毒才好,骰子一个接着一个吃着水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辈子没有吃过呢,看似骰子狼吞虎咽的填饱肚子实际上他的眼神总在偷偷的看着秋茉,这个女人的警惕性非常高,虽然她说自己是来旅游的可是骰子第一感觉她绝对是个条子,别以为他看不到这女人对他的行为已经产生了怀疑,但是以他现在的处境还不能轻举妄动,在这片森林里他没有过硬的防身武器,除非能把这女人别在腰上的东西弄到手。

一辆黄色皮卡车肆无忌惮的在森林里行驶,在后备箱上放着一个用绳索固定好的大麻袋,周璐被装在麻袋里她的手脚已经被绑,嘴里也被塞上麻布,说也奇怪,她把方子寒推下山崖后畸形人并没有马上去找,反而是将周璐团团围住,看来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自己,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就像电影里的场景一样会被他们一点点的折磨致死,想到这周璐流下几滴眼泪。

夜深人静之际,骰子悄悄醒来,身边的秋茉睡得正香,骰子试着叫了几声秋茉没有反应,现在正是下手的好机会啊,骰子轻手轻脚的走到秋茉身边,轻轻的掀开秋茉的外套,一把黑色的枪就在秋茉的腰间,秋茉睁开眼睛一动不动的随着骰子做下一个动作,这个人果然有问题,居然对她放枪的位置这么清楚,看来平时也是随时注意啊,可是,他拿枪干什么?还是说自己的身份暴露了?

这时,黑色森林里忽然传出一阵孩子的哭声,本该拿枪的手突然停住了紧张的看向洞外,小孩的哭声越来越远,秋茉听着哭声仔细的辨认方向,难道又有人误进了森林?骰子在洞外站了一会儿突然大叫道,孩子,然后就跟着声音跑了出去。

“骰子!”秋茉的声音骰子就像没听到一样,一味地跑出去。

骰子的脚步跑的很快,秋茉在后面跟了几步就跟不上了,这么大的森林她那知道该往什么方向走,静静回想骰子好像对孩子的声音很敏感,难不成他是失踪人口的家属?忽然想到在家里发现了红色地图,几个线条都在指着同一个方向。

“啊!”远处传来男人痛苦的长叫。

秋茉第一反应好像是骰子的声音,若潇等人睡得正香远处忽然传出男人的叫声,难道是方子寒他们出事了?还没等他们起身去找,已经有人提前一步向那声音跑过去,森林里的夜寂静的可怕,跟在他身后若潇再一次确认这个松鼠对这片森林不是一般的熟悉,仅凭着声音就知道该往那条路上走。

“这个人身上有很多秘密!”白曦小声的对若潇说。

“与这案子有很大的关联!”若潇回答道,她的眼神一直看着松鼠的举动,松鼠拿着手电在前面寻找,刚才听到的声音就是在这边,怎么突然就没有了,光亮无意间照在地上有个小东西在闪闪发亮。

“哪里有什么东西?”若潇指着那小东西说道,跑过去扒开铺盖在上面的树叶,一只人类耳朵被埋在下面,被手电照亮闪闪发光的是耳朵上的小耳钉。

“看上去已经放在这有几天的时间了!也不知道谁这么倒霉!”白曦看着耳朵上的血迹,若潇点点头,把耳朵捡起来放在手上在耳朵周围有些被什么东西撕坏的皮肤组织,看样子应该是连同脸皮也被撕下来了,“把手电给我!”若潇对松鼠说道,耳朵上沾满了血液,血液粘在皮肤一定时间后就会干涸,在手电的强光下若潇发现耳朵上的脸皮画着什么东西。

“发现什么了?”白曦问,松鼠也蹲下来看着她手中的耳朵。

“白曦,把你的小刀借我!”说完,白曦把刀给她,若潇很仔细小心的把血迹一点一点划掉,慢慢出现的竟是一个纹身,松鼠看到后脸刷一下变得苍白嘴里不断的念叨“完了,完了,我们都会死的!”看到松鼠惊慌失措的样子,这个耳朵的主人应该是他们的朋友,因为在皮肤上慢慢出现的就是和他一样的树叶纹身。

“什么完了,松鼠你把话说清楚!”他的话让白曦也听的摸不着头脑,松鼠的精神像是面临着即将崩溃,举起手中的木棍就胡乱的对着森林大嚷大叫“你这个变态东西出来啊,我就在这里你出来杀我啊!你出来,出来杀我!”每一声松鼠都喊的撕心裂肺,但是他的喊声中也夹杂着颤抖,应该是害怕,只是若潇想不明白,这个耳朵的主人是谁?难道他也是失踪人口的家属?这个人和松鼠有着同一种纹身那么他们的关系应该不浅,森林里的畸形人到底杀了多少人?

“啊!”又是男人的叫声,这次的声音有些远。

“这边!”白曦指着右边说道。

这根本就是无用功,光凭着声音这么大的森林去哪找人啊!而且这个人还在不停的移动,他就不能怪怪的站在原地等他们过去救他吗,若潇弯着腰气喘吁吁的抱怨道,松鼠停了一会儿忽然向左边跑去,“喂,你等等啊!”若潇拍了两下胸口,再跑她就把血吐出来了!但还是强撑着跟了上去。

松鼠的行动很快,他的体力也不得不让他们佩服,饶了这几个弯人家照样面不改色心不跳,再看看若潇和白曦,白曦还好虽然没有向她一样气喘吁吁,但是头上的汗珠已经出卖了他,怪不得他叫松鼠确实比一般人速度快,这时,对面突然窜出一个人,直接和松鼠撞个满怀。

“谁呀,撞死我了!”

“秋茉姐!”若潇欣喜的叫了一声,秋茉坐在地上听到若潇的声音。

“白曦,若潇,太好了你们没事!”这一路上她最担心的就是这几个孩子是否安全,直到刚才为止秋茉的心里还在把他们卷进这件事而自责,这件案子明明就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结果却因为她的坚持才形成现在的状况。

“秋茉姐,怎么就你自己他们呢?还有你怎么会在这?”白曦问。

“别提了,一开始我们三个人是在一块的,但是在路上突然遇到了畸形人,我本想一下就干掉就和方子寒他们分开躲在树后,但是我没有想到畸形人根本就没有追来,他们的目标不是我居然是方子寒他们,后来我遇到了骰子!”听到骰子两个字站在旁边的松鼠一把抓住秋茉,“你说骰子?他在哪?他在哪?”秋茉被这突如其来的质问脑子反应有些迟钝,松鼠这个中年男子怎么说也是属于魁梧形的,而且个头还比秋茉要高再加上因为着急五官也变得狰狞,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谁都会有些胆触。

“我不知道,刚才在山洞休息的时候,骰子突然听到了孩子的哭声然后就跟着跑了出去,但现在我也没有找到他呢!”秋茉一五一十的回答他的问题,毕竟是警官面临着着急的松鼠秋茉始终都在保持着冷静面对,就算是心里在有浮动在脸上依旧不能显现出来。

“孩子,孩子!”松鼠松开秋茉嘴里一直念叨这两字,骰子?会不会就是刚才大叫的那个人,松鼠说他和朋友一起来的那这个人就是骰子了,那也就是说骰子也是失踪人口的家属,那会不会……松鼠失魂落魄的嘟嘟囔囔,呆木弱鸡的看着前面的树林,若潇走到秋茉的身边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秋茉惊讶的看着她紧接着回复了一句。

下游的河水走的很急,方子寒趴在水面上缓缓的睁开眼睛,全身都在痛就像是在石头上狠狠地滚了一圈一样,就连头也跟着疼了起来,应该是从上面滚下来的时候不小心磕到了石头,上面?方子寒忽然抬头看向那个小悬崖,记忆突然全部恢复,他记得自己和周璐被畸形人追赶到这个悬崖,关键时刻周璐为了保护自己不落到他们手上就把他推了下去,还有周璐的微笑,是在高兴他没有被抓住吗!脸上残留的水滴冰凉刺骨,实在提醒他逃过一切的幸运吗?看着手中的水方子寒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滋味的难受,是在责备自己空有警察的头衔却连最起码保护人质都没有做到,反过来却让无辜的人搭上性命,也不知道周璐被他们抓走之后怎么样了,方子寒擦去脸上的水渍慢慢站起身来,左小腿的痛感冲击着他的全身,想必应该是从上面滚下来的时候小腿骨折了,盲目的看着周围,这到底是哪里他该往哪里走?

松鼠背对着她们余光偷偷的看到若潇和秋茉两个人正在窃窃私语,秋茉的眼神还时不时地向他看过去,但每次都让若潇强行挡住,不用猜就知道她们肯定再说关于他的事,收回失魂的表情,这里他不能多待一定要想办法离开他们。

方子寒一瘸一拐的摸着黑前进,兜里的手机早就被水浸泡了,现在连机都开不开只能靠着直觉一点点的找路,记得小的时候经常听老人说,在森林里迷了路如果看到水流就跟着水流走,就能看到人家,本来以为是骗人的,但是遇到后才发现这个说法没准是对的,老人的话也不一定都是胡扯,走了不知多久终于看到了上山的小路,这附近都是小陡坡就凭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爬不上去,这条小路正好绕向上面,方子寒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上去,今天算是体会了一把伤者的痛苦了,就走这几步路正够费劲的。

站在悬崖上透过月光方子寒才看清楚,他们脚底下的地方其实不算是悬崖,只是个小山坡,幸好那时候黑咕隆咚的掩盖住了,不然自己的后果不堪设想,站在周璐的位置上方子寒回想着被推下的时候他仿佛听到了开车的声音,在森林里开车除了畸形人那还有别人,听他们的声音好像是往右边走了,等着啊胖儿,我马上就去救你了。

方子寒确定方向艰难的向右边走去,左腿的疼痛时刻都在提醒他,这里没有什么石膏更何况伤的是腿又不比别的小伤,再者他根本就不会治疗,还没走几步方子寒已经满头大汗不得不靠在树上休息片刻,无助的看着天上的月亮,其他人呢,他们现在在哪?此时,身边的小树传出沙沙的声响,方子寒警惕的看过去,不是吧,那些畸形人还在附近没有离开?随着小树林刷刷的声音越来越近,方子寒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现在的他就像待宰的羔羊一样,随时随地都可能会死掉,只见那东西快速的向他跑过来,突然那东西冲出树林冲到了他面前。

“啊……!”紧接着,树林里再次传出一声惨叫。

又是一声大叫,若潇这边听的清清楚楚,松鼠慌张的看着周围紧紧攥紧拳头,这次的声音好像是在左边传来的,“左边,我们赶紧去看看!”听到松鼠再次确定,白曦和若潇也没有多想拉着秋茉就跑了过去,在他们的认知里松鼠对着声音特别在意,但是松鼠跑了几步看到前面三人着急的样子,特意把脚步放慢向反方向跑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