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90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五章汽车直向的冲下了马路,结结实实的撞到了大树上,秋茉趴在方向盘上慢慢睁开眼睛,轻轻的揉着自己的头眼前的景象从模糊变得清晰,她记得正往回开车的时候车子突然就失了平衡然后他们就撞向了大树,慢慢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忽然想到其他人有没有事,方子寒这个爱系好安全带的习惯救了他一命,双臂本能的护好他英俊的面庞不然以后找对象都困难!

“方子寒,你没事吧!”秋茉轻轻推一下他紧张的问到。

“我没事,还死不了呢!”方子寒放下胳膊,将身子靠在靠背上对着秋茉露出一个很难看的笑开玩笑的说。

很多人都喜欢坐在后座,除了不是vip坐席以外遇到突发情况后座的伤害还是很小的,出事的时候周璐惯性的撞到了主驾驶的沙发垫,若潇也是揉着自己被撞到的鼻子暗自庆幸没出什么大事,而白曦就不一样了坐在中间的位置向那边都有人,眼看着车冲下路的时候他果断的抱着若潇向后仰,所以理所当然的躺在若潇身上。

“小白子,小白子!”若潇感觉肩上很重,才发现白曦闭着眼睛躺在若潇的肩上并且还抱着她,不会出了什么事吧!若潇拍了两下白曦的脸喊到,昏迷中感觉到有人一直在拍他的脸,而且下手还不是一般的重啊,映入眼帘的就是若潇的脸还有她的声音以及脸上的疼痛。

“小白子,你没事吧!”

“没事,我钢筋铁骨!”刚说完,忽然想到自己还是抱着若潇,连忙尴尬的松开手。

“那就好,璐璐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若潇没有注意到腰间的手和白曦尴尬的样子,见到白曦没事立马就想到了好姐妹周璐的安慰,听到若潇问起来方子寒才想到周璐,紧张的转过身问她“胖儿,你没事吧!”

“胖你个溜溜球,周大小姐是那么轻易的就挂掉的吗!”听这口气方子寒松了一口气,还能跟他大嚷大叫吵架斗嘴证明周璐没有什么问题。看着她一直在揉着头方子寒想着应该是撞到头了。

车内的四个人全部都安然无恙秋茉悬着的一颗心也得以放下,带着他们出来同时也要保证他们的安全,如果这些孩子出了事她会心里不安的,秋茉仔细的看着周围的树木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什么声音,想必他们也应该是走远了吧,打开车门下车去看看,果然前轮胎左边被一只箭射中才会导致车子失了平衡,几个人纷纷也跟着下了车缓解一下车祸后余生的后怕心情。

“胖儿,你怎么了?头疼啊来哥帮你揉揉!”下车之后周璐一直在捂着头,方子寒眼疾手快献殷勤似的走到周璐身边说道。

“我告诉你,你要是在敢叫我胖儿,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周璐眼里的严厉再加上霸道的小拳头,方子寒咽了一口口水木讷的点点头闭上自己的嘴,虽说女人不好惹,虽说他也见过周璐发怒的样子但是还是想欠欠的惹她生气,反正总体来说把她惹生气之后还是挺好玩的。

若潇独自一人坐在旁边的大树桩上,望去那遥远的森林心里面不断的告诉自己,森林不能进去否则会死无葬身之地,此死非彼死,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死后活生生的被他们吃掉就连一个完整的尸身都没有,回想起来自己其实非常后悔曾经看过那部电影,提前知道了他们会如何虐杀人类。

“我们快点离开这里!”秋茉走过来刚想问她,若潇突然站起身对他们说,还好车子停的不远还可以看到那条公路,趁着现在没有什么意外发生赶紧离开,否则别他们抓住就死无全尸了,秋茉站在原地看着若潇的背影,有好多的问题想要问她,如果那时若潇不阻止自己的话会有什么事发生?还是说会不会就不会发生这场车祸,茫然的看了一眼白曦,白曦耸耸肩也不明白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离开离开赶紧离开,这几个字在若潇的脑子里就像紧箍咒一样念得不停,不料她还没走几步就看到前面有个人站在那,拿着弓箭正等着她们。

“畸形人!”周璐大叫了一声,一只箭瞄准好角度对着他们射去。

“快跑!”若潇反应过来,拉上秋茉和白曦转身向森林中跑去,完了,这是若潇最不愿意面对的,他们真的进入森林了,回过头看向畸形人,畸形人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们跑进森林根本就没有追过来的意思,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跑了多久,跑进了森林几个人完全找不到方向,停下脚步靠在树上大口大口的喘气,逃跑了这么长时间也都是靠着第一感觉再找出口,眼看着天有些暗了,几个人的神经都绷的很直,生怕一不留神那个家伙就会突然出现,可是周围除了树就是树没有其他的东西,这时,周璐想到了什么生气的走过来一把抓住若潇的衣服说,“你不说那些人不会出现在现实中吗,你不是说他们只存在电影里吗,拓跋若潇你给我解释解释!”周璐越说越激动,抓着若潇的衣领使劲摇晃,见周璐激动过度方子寒连忙把她强行拉开,走在愤怒和害怕的边缘上周璐在方子寒的怀里不断挣扎,眼泪也在眼睛里打转,若潇有些理亏的不敢说话,她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的人,而且她也没有想过这种人会让她们碰上。

“若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璐的话白曦完全听不明白,但有一点白曦好像知道,就是那个畸形人若潇以前见过。“我……”若潇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不远处的森林里就传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周璐睁大了眼睛身上也颤抖的厉害,“秋茉姐,天快黑了我们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才行!”白曦提醒到,秋茉点点头,在这个森林里天黑了就麻烦了,方子寒扶着周璐在身后跟着,若潇也想掺着周璐,但是周璐却在刻意的躲着她,她知道周璐肯定是在怪自己爱看的恐怖电影变成了现实,每个人都有害怕的成分因子所以若潇不怪她,在她的心情没有平静下来自己还是在身边默默跟着比较好,穿越了几个小山包终于看到了一个山洞,小洞口不算太大但也是可以容纳下他们这些人,同时也是为了他们能更好的提高警戒。

夜半,几个人围坐在火堆旁边一句话不说,这一路的惊险也让他们丝毫没有了困意,不是说没有了困意而是每个人都在害怕,就怕睡到正香的时候突然被畸形人杀死,若潇的眼神始终看着火堆在心里暗自后悔,气氛紧张的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方子寒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都不敢动,总不能就这么干坐着吧,谁先说个话调节调节!秋茉看着若潇肚子里挤满了一大堆的问题,但是看她的样子也不好问出口,若潇叹了一口气三个人的眼睛都在看着她。

“这是美德合拍的一部恐怖血腥电影,名字叫致命弯道,主要讲述了向咱们一样的年轻人在阴差阳错的岔路口闯进了森林,遇到了受化学污染的畸形人,废弃的工厂里面的化学物质改变了他们的样子和大脑,这些畸形人把进入森林的正常人类当做食物,用尽各种手段将他们折磨致死,就像今天突然冲出来被车撞到的那个人,根据电影里情节当秋茉姐靠近他的时候,他会突然反击咬掉秋茉姐的下巴!”若潇说到这里秋茉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下巴咬下去那么就把骨头露出来了。现在终于明白周璐为什么感应激烈这么强烈了,任凭那个人遇到这样的事都会精神失控的,按理来说若潇觉得自己挺委屈的,当时在家里自己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叫上周璐,明明就是她自己好奇的想跟她一块观看,还说一个人看恐怖片晚上容易睡不着觉,有她陪着还能保护自己呢,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我说,你的口味未免也太重了吧!这种恶心的片子你也能看的下去,就不怕吃不下饭吗!”方子寒对若潇简直就是另眼相看,不是对她的聪明而是心理承受能力,若潇不想理他,总不能告诉他,看致命弯道的时候自己还吃着面条吧!

“这是我的爱好!”白了他一眼简单的找个理由对付过去,方子寒嘟嘟囔囔的顶了她一句“恶趣味!”

“好了,现在不是闲的没事斗嘴的时候,咱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森林里有这些东西,就应该先办法逃出去,总不能老老实实的在这等着做他们的下酒菜吧!”白曦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在中间插上一句,现在这都什么形势了,这两个人还有心情的在这斗嘴,真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想的。

“白曦说的对,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逃出去,就算是逃不出去也要想办法先保住自己的生命。”还是秋茉摆出一贯的警察风范将他们镇住,虽然秋茉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在心里也在打怵,身为警察同时也身为他们的大姐自己本身就不能乱,一旦慌了神那她还有什么资格当好这个警察!连这点最基础的保护都做不到,那她这几年的努力拼搏在这一刻就全部烟消云散了。

想办法逃出去这句话说得很简单,但是真正该要怎么逃出去就是个问题,当秋茉说完后在场的人几乎同时间的选择了沉默,熊熊燃烧的火堆里传出了噼啪的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倒是对了几分的节奏感,毕竟对他们来说总比听到畸形人的笑要好得多,但愿晚上他们不要出来行动。

漫长的夜晚在担心中过去,第一缕阳光带着暖意照向山洞,看来这一夜相安无事白曦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回头看向躺在地上的几个人还好没有人失踪,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想必所有人都累了白曦没有叫醒她们,独自一人坐在洞口看着广阔无际的森林,在每个案发现场犯罪嫌疑人都会留下一个同样的纸条来指引他们到这里,再加上那本恐怖的录像带,他想玩的游戏应该就是这个,把所有人都聚集到这里再让畸形人把他们一个个杀掉,若潇翻了个身揉揉眼睛挡住了刺眼的阳光,起身看到白曦独自一人呆呆的坐在门口想的出神,悄悄走过去。

“你一个人在想什么?”若潇坐在白曦身边问到。

“这么早就醒了不再睡一会吗?我看你也吓得不轻!”白曦说道。

“睡好了,就睡不着了,小白子你告诉我你在想什么?”若潇歪着头杵着腮,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问他,白曦看她的样子非常好笑,整个面目表情都在问他到底想什么,白曦笑了一下回答道“没什么,就是想想该怎么逃出去!”身后的秋茉也在睡梦中醒来,天都这么亮了再不逃跑更待何时,可是有两个懒虫依旧在梦中,秋茉走到方子寒的身边,他真的在怀疑当初局里是怎么把他招收回来了,他们的处境现在这危险这家会还睡得这么香,果然是没心没肺的人睡眠质量都高啊,深吸一口气大喊了一声“集合!”方子寒噌的一下坐起来,周璐也是冷不丁听到大喊声睁开眼睛。

还是集合命令对方子寒有用,噌的一下坐起来开始找衣服,看了看天才想起来他们是在野外哪有什么紧急集合,更别说脱衣服睡觉了,方子寒一脸严重的怨气看着带着笑意的秋茉,顿时就明白了什么意思,白曦和若潇的话题刚聊了一半就听见了秋茉的大吼,然后就是方子寒幽怨的小眼神两眼皮不停的打架,经过这件事之后他也算是长记性了,下次出任务的时候一定要离秋茉姐远点,否则就连安稳觉都睡不到自然醒。

“早啊,秋茉姐!”周璐打着哈欠眼角还挂着两滴晶莹的泪珠。

“你也早,赶紧起来趁着天亮咱们要赶紧找到出口逃出去!”说完,拍了拍方子寒的肩膀,对啊,还要找出口逃出去呢怎么把这件大事给忘了,方子寒拍去身上的尘土漂了周璐一眼,这家伙的动作比他要快多了,看得出她真是一分钟也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

“还好这一夜平安无事,趁着天亮咱们赶紧找到公路!”若潇再一次提醒到。

话虽然说得很轻松但是做到却很难,五个人漫无目的的在森林里寻找出口,从山洞里出来都已经瞎逛快半个小时了,几个人的心里难免有些焦躁,他们只要在森林里多呆上一个小时就多一个小时的危险,就会提前一个小时会丧失生命,“我去,累死我了,走了这么久到底那里才是出口!”方子寒靠在大树上开始抱怨,口口声声的说事在找出口但是他怎么觉得离出口好像越来越远了,不得不怀疑从山洞出来的时候是不是找错方向了。

“方子寒,在你身上我怎么就看不到一丁点的警察样子!”周璐双臂环胸眼神里透露出瞧不起的光芒,她接着说,“你看看人家白曦同样是男人,走了这么久人家怎么就不抱怨呢,再看看秋茉姐同样是警察,人家还是女警察她怎么就不抱怨一声呢!倒是你满嘴的牢骚!”话毕,周璐瞪了他一眼,这几句话说的方子寒哑口无言,“你说谁不像警察?我现在正在阐述一件重要的事好吗,恳请你用那脑子想想如果咱们走的路是正确的,至于这么长时间到现在还找不到出口吗?”其实,方子寒的话说得很对,他们所处的环境还是森林根本就看不到公路的影子,“怎么了,被我说得没话了吧,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白曦他不想抱怨,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他只是表面上很淡定实际上他想说的话都被我说了!我做的牺牲很大好嘛!”

“你…。”

“好了,你们两个闭嘴,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在这吵架斗嘴,你们有这闲工夫还不如赶紧找路呢!”秋茉的小宇宙都快忍到极限了,再不爆发出来今天的时间全都让他们俩个浪费了,现在的他们性命都是堪忧,两个人倒好没心没肺的吵个没完没了,真是不知道那头才是关键。

嗖的一声,一支箭冲他们射过来,身后的森林里传出畸形人的笑声。

闻声望去,不远处的树林里有两个畸形人正举着弓箭对着他们。

“快跑!”白曦拉着若潇大喊了一声,畸形人见他们的身影被发现了,放下弓箭紧跟着他们身后,为了迁就对方,防止他们其中一个跑累了掉队,五个人手拉着手穿越森林开始逃命,畸形人在身后步步紧逼,时不时的拿起箭对着他们射过去,眼看着畸形人越跑越快就要追上他们了。

“不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咱们五个人在一起跑目标太大,干脆分开跑目标小不说随时随地的躲藏在那个地方也不容易发现!就这样白曦你们去那边!晚上在山洞里汇合!”还没等若潇反应过来,秋茉领着方子寒和周璐向右边的方向跑去。

“不行,秋茉姐你们快回来,不能分开!”即使若潇警告他们不能分开也晚了,秋茉三人已经跑远了,不分开还好分开了事情就会变的更严重,白曦完全不知道事情照这样发展下去会有什么事发生,他只知道秋茉的说法非常对五个人在一起目标很大,行动起来不方便,但就是不知道若潇为什么会极力的阻止分开,身后的畸形人还在追逐白曦强行拉着若潇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果然,畸形人也分开追逐,对付一个总比对付两个人要好,这是所有人的心里都会想到的,对付一个还存在着侥幸的成分,但是有一点或许他们忘了在森林里所遇到的畸形人恰好就喜欢这样的心理,在逃跑的过程中若潇又听见了那熟悉的笑声,笑声里夹杂了开心和残忍,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们最擅长的不是在身后默默的射箭,而是各个击破从而呈现出最完美的化整为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