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839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四章暗夜之下那朵讨厌的乌云再一次的挡住了月光,这一次所有人并没有在恐怖的气氛中度过,围在温暖的火炉旁喝着热气腾腾的羊肉汤,听闻过孙婆婆的故事除了满满的可怜之外就只剩下了不痛不痒的连连叹息,周璐爱心之举让二宝有些惊讶,当把脸正式的对着周璐的时候,说真的在周璐的心里还是有些惧怕,但只要一想到他们的遭遇那种惧怕感也能压制住一些,二宝看着面前的羊肉汤舔了舔嘴唇,周璐这碗里的羊肉很多,孙婆婆差不多把这半年的羊肉都拿出来招待了他们,想了半天二宝还是把羊肉汤推到了周璐面前对她摇摇头然后就走开了,周璐看着二宝独自一个人走了出去。

“秋茉姐,你怎么在孙婆婆家里?”气氛随着二宝的出门有些压抑,见几个人都不说话若潇突然转移了话题。

“啊?我啊,那时你和白曦追出去之后鬼影又出现了,我怕你们出了什么事就也跟着跑出去了,结果跑着跑着就不小心掉进了陷阱里,后来是孙婆婆救了我并把我带回了家,再后来孙婆婆就去找你们了!”秋茉回答道。

“是这样啊,谢谢您孙婆婆!”若潇非常客气的道谢,孙婆婆摇摇头,话题又僵硬了几分,同时外面的天气变得狂风肆虐,旁边的树枝随着大风不停的拍打着窗户,声音很大像是要把窗户打碎。

“时间不早了,折腾了大半宿你们肯定都累了,我的家太小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吧!”说完,孙婆婆收拾好剩碗拍了拍年迈的腰杆转身离开,若潇看着老人缓慢的步伐,这个家简直小的可怜,但是却有着平常人家温暖的生气,几个人相互看了几眼不约而同的选择在这里休息,虽然有点挤但很有安全感,更何况被他们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早就乏了倒不如躺在沙发上,来的惬意。

这一夜所有人睡得都很沉听到鸡叫睁开眼天已经大亮,孙婆婆和大宝二宝早已不在家中,估计是上地里干些农活了,毕竟这里离城市很远孩子们想吃什么也不好抛头露面,方子寒伸了一个懒腰,在沙发上睡觉到是不如床上舒服,对着外面大好的天气若潇也是随手做了几个伸展运动,在墙角处这个户人家居然还供着什么东西!若潇好奇的看过去,这是一尊很普遍的观音菩萨像,桌子上放着几个水果和正在燃烧的高香,桌面上丝毫没有灰尘果盘里的水果上还残留着晶莹的水珠,看得出孙婆婆她们是相当重视这尊佛像,水渍滴在桌子上若潇伸手正准备擦去,这一幕正好被刚回来的大宝看到,他放下锄头大吼大叫的跑过来推开若潇,护在观音像面前,还时不时地的回头看看观音像有没有被她破坏,听到大宝的吼叫孙婆婆和二宝跑进来看到大宝抱着观音像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她们。

“大宝,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孙婆婆问到,大宝不能说话指了一下若潇又指了一下观音像然后紧紧的抱着它,这个意思若潇也看的明白连忙解释道“你们别误会,我刚才看到桌面上有水渍想去擦一下,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对于供神像的人来说,要想求得观音显灵佛祖保佑必须将他们供起来用真诚的心去跪拜,包括对他们的食物供养任何人也是碰不得,显然若潇不小心碰到了他们的信仰,孙婆婆相信了若潇的话转身看向桌子,果真像她说的一样桌面上有了大面积的水渍,而果盘里的水果正在一点一点的滴水,二宝看到后生气的拍了一下大宝的脑袋,这个动作就说明水果是大宝负责洗好放上去的。

“对不起,大宝以为你动了观音像触犯了神灵才会这样的反应,真是不好意思!”孙婆婆边说着边把刚做好的饭菜拿了进来,“家里没有什么好吃的,我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吃,就随便的做了些!”这是简单的早饭,但是若潇等人却吃不进去,小盘子里的生菜他们还都认识但是碗里那几个绿油油的东西他们的不知道那是什么,好像就是传说中的野菜,一双筷子夹进去除了野菜就是几十粒大米,都说城里人不如农村人好养活这句话真对,看着孙婆婆三人吃的很香也不好当面拒绝,若潇尝了一口野菜嚼在嘴里味道还不错,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吃,既然若潇都能吃她们怎么就吃不了,干脆想成山珍海味美味佳肴,闭着眼睛吃完吧!

经历了一系列的思想斗争之后可算吃完了,方子寒像是刚刚完成了什么任务似得如释重负,他发誓以后再也不来农村了,天天吃这些东西他可受不了,其实不光是他所有人都这么想,不管怎么说也是人家招待自己的一番好意,挂在土墙上的那副画引起了周璐的注意。

“孙婆婆,这条红线通向哪啊?”周璐问到,这是一张普通的地图只有这一条线被画上了红色,孙婆婆的手停了一下说“那是森林!”话毕,孙婆婆表情冷峻的看到他们吃完了早饭,准备收拾下去。

“等一下孙婆婆,那个森林离这里远吗?”秋茉拦住孙婆婆的手问。

“你问这个做什么?”孙婆婆一改慈祥的面庞说。

“我们是旅游的,一直想去森林看看,顺便拍几张照片回来,您能告诉我怎么去森林吗?”秋茉的话说到一半周璐马上坐过来接着说“对呀对呀,我们就想去那个红线画的地方,您就告诉我们吧!”周璐摆出一个拜托的手势,孙婆婆看了一眼说“那个地方你们不能去,否则会没命的!”

“没命?那是什么意思?”一听到没命两个字,方子寒的耳朵马上竖了起来。

“没命就是没命,你们也别问这么多了,请我一句劝赶紧回去吧,森林可不是那么好玩的!”一句话撂下,孙婆婆领着两个孙子离开了房屋,地图上画的红线就和他们找到的线条一样,这绝对是重要的线索,但是孙婆婆为什么要极力的阻止他们呢?

“秋茉姐,我们还去吗?”方子寒问到。

“去,为什么不去?方子寒你把地图记下来,咱们这就开车去,一定要找到他们!”秋茉的决心坚定恨不得马上找到犯罪嫌疑人,然后将他们绳之以法,若潇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一直看着墙上的地图,她总觉得这个地图好像在哪里见过。

告别了孙婆婆,偷偷的记录下了红线所画的位置,临走前孙婆婆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能进入森林,若潇等人表面上说不去了,但实际上是偷偷的在他们看不到的视线里悄悄的进了森林,发现了这么重要的线索身为警察的秋茉怎能不去,她还要解救更多的孩子呢,说起森林脑子里能想到的就是绿绿的一大片看上去无边无际,空气好心情也好,汽车行驶到一半也没有像孙婆婆说的那么禁止入内,反而是那么的祥和平静,终于看到了一个岔路口也不知道该往那边走,方子寒突然想到手机里的那条红线是不是就在告诉他们那一条路是对的。

“走左边!”

“你确定?”白曦有些不太相信的问方子寒。

“你看,根据图上位置咱们就在这里,而且地图上也显示了有两条路,要想找到孩子不按照线索怎么找!”还真是,同一个岔路口就只有左边被记上了红色,这么分析也对。

“不管怎样,咱们先进去看看再说,实在不行这条路不对咱们在掉头呗!”说着,秋茉决定走向左边,都有了地图那还能走错啊,若潇有些不安分的看着窗外,皱着眉头的大口喘气,“若潇,你怎么了?”白曦关心的问到。

“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一种说不出来想哭的感觉”同时还夹杂着想逃跑的冲动,后句话她并没有说出来,这样的感觉在若潇的心里挥之不去,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若潇拍着胸口试着把这种感觉压下去,但还是那种不安。

“你是不是刚才的野菜吃的反胃了!”方子寒在镜子里看着若潇开玩笑的说,若潇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孕妇正在孕吐,当然这句话不能说出口,否则以若潇的个性一定会派出周璐用上跆拳道狂虐自己,回想起刚才的野菜,方子寒的胃里好像也有反胃的感觉。

“瞎说,你当我是你啊!”还能反驳他的话就证明若潇没什么大事,不过方子寒说的也对那碗野菜真的是难以下咽,说起来进入森林的这条路还真长,秋茉开车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看到尽头,这些犯罪嫌疑人还真会挑地方在这里进行犯罪交易还真没有人看出来,若潇打开车窗心想会不会是车里的空气太闷才会有这种感觉,汽车行驶的不是很快也可能是秋茉故意放慢速度想让她得到缓解,忽然,在树林里有一辆大黄色皮卡车停在哪里,若潇睁大了眼睛将头伸到窗外看着那片树林,那辆黄色皮卡车怎么看这么熟悉,在想看的仔细若潇恨不得整个身子都挤了出去。

“喂,你干嘛!想跳车啊!”白曦拉着若潇的手扶住头将她拽回车内。

若潇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空洞的看着白曦,被她这么看着白曦也感到瘆的慌说“你怎么了?没事吧!”若潇指了指窗外说“小白子,你刚才看到没有那有一辆黄色皮卡?”白曦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两眼说没有啊,这时,秋茉的车突然停住了,方子寒惯性的差点撞到玻璃上还好他系着安全带,要不然他英俊的面孔就不完整了。

“秋茉姐干嘛突然停车啊!”周璐揉着鼻子说道,主副驾驶有安全带就不说了,周璐坐在后面紧急停车的时候她的整张脸都撞到了秋茉的椅子上,秋茉打开车门下了车,她也不想停车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孩子在路边放这个东西家长也不说好好管教,一条长长的铁丝网正好挡在路中间,而秋茉的车也正好的压上了。

“谁啊这么缺德!”秋茉看着轮胎已经与铁丝网亲密无间的贴上了,她明明已经踩下了紧急刹车结果还是压上了。

“附近的孩子呗还能有谁啊!”方子寒回答道。

车外秋茉气汹汹的插着腰看着轮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若潇打开车门也想看个好奇,站在车门口就看到那挡在半路上的铁丝网,脑子里快速的闪出了一些画面,地图上红色的线路,出现在森林里的黄色皮卡车还有这条铁丝网,以及孙婆婆的话,叫他们千万千万不要去森林里,种种画面出现在若潇的脑子里,最后的画面停留在了她熟悉的电影上,若潇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感到惶恐不安了,环视了一下四周的森林这里太静了静的让人可怕,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啊!”若潇大叫了一声双腿无力的坐在地上,秋茉和方子寒抱怨的相当激烈忽然看到若潇的样子,白曦和周璐坐在车里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见了她一声惨叫。

“潇潇,你怎么了?”周璐走到若潇身边问到,若潇的全身都在颤抖,她整个人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非常害怕,“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若潇坐在地上嘴里嘟嘟囔囔地说道。

“你说什么?大点声我听不见!”周璐不明白的问了一声,若潇木讷的眼神看着周璐,也不管她说什么站起身来拉着周璐就往反方向走,“周璐,我们回家我不想在查下去了,我们回家!”若潇忍着眼泪强行领着周璐回家。“若潇,你到底怎么了?”

“拓跋若潇你给我站住!”秋茉走到前面挡在若潇前,“你以为你是谁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拓跋若潇你别忘了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尽管若潇是想多么挣开她秋茉还是不放过,若潇走哪她顶哪。

“不就是钱吗,我还给你,这破活我不干了谁爱干谁干!”若潇彻底被激怒对着秋茉是大吼大叫,这太像了这里的一切都太像了,她不管她只要能活命,只要她和周璐能够活下去,她要的就这么简单为什么他们就不理解呢!

“拓跋若潇你别忘了,警察局找你帮忙那是因为你有这能力帮助我们,那是真的看得起你你别在这给我得寸进尺。”

“是,我就是得寸进尺,我根本就没有什么破案能力,我求求你们了放过我们好吗!”若潇双手合十的求他们放过自己一马,如果他们还不同意难道真的要她跪下来才可以吗。

“拓跋若潇你难道就这么铁石心肠吗,你难道就不能想象一下那些丢失孩子痛苦的家庭吗,他们每天都想着自己的孩子过得好不好,吃的好不好有没有受虐待,他们天天饱受煎熬盼星星盼月亮的希望有朝一日孩子们能顺利的回家,你怎么就不理解这些做父母的心呢,你有这能力为什么就不能伸出你的援助之手帮帮他们呢?”秋茉的话重重打在若潇的心上,这些话虽然说的感人至深,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义不容辞的接下这个案子,但是现在不行她必须做到心硬,若潇知道自己这么做她们是不会理解的,但是若潇不怪他们能保住自己的命这是上上策。

“对,我就是铁石心肠了,反正又不是我的孩子,丢了就丢了呗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们警察局不是有钱么,再找另一个有能力的人帮你们呗,我看白曦就行你们把钱给他你找他帮忙吧,我不伺候了!周璐我们回家!”说完,若潇转身就走。

“潇潇,我不能跟你走,”周璐把手从若潇的手中缩回来。

“你说什么?”若潇怀疑自己不会听错了吧!

“若潇,我觉得秋茉姐说的对,咱们有这能力就应该用在用武之地上,你太铁石心肠了!”铁石心肠?周璐居然说她铁石心肠?若潇楞在原地眼睛不眨的看着周璐,这么明显难道她就看不出来吗?秋茉她们不明白也就罢了若潇可以原谅他们,但是周璐竟然也不理解她,难道她把以前看的那些剧情都忘了吗?

“璐璐!你说我铁石心肠?”铁石心肠这四个字若潇咬着牙说出来,同样这句话也是在她好朋友的口中说出来。

“是啊,若潇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你突然这么做确实不太讲究!”方子寒也在关键时刻给她来个神补刀,若潇冷笑了一下,三个人都说过了就差白曦了,视线看向白曦对他说“小白子,你想说什么?”

白曦在好奇她到底是怎么了,在孙婆婆的家里她还好好的呢,怎么一进森林里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四个人的眼光都在看着白曦,都在等待着他会怎么说,是帮若潇还是帮他们,是帮人间真情还是帮铁石心肠。

“潇潇,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咱们休息一下在附近找个医院看看!”听到白曦的回答,若潇已经知道了所有人的答案,白曦的聪明已经将他的心意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出来,好啊,既然他们四个达成了共识!自己也没有什么多说的话了。

“好!既然你们的意图都很明确了,那就随你们的便吧,反正我要回家了!秋茉姐正好你们四个里白曦是个私家侦探他能帮到你,我就是不奉陪了!”说完后,若潇快速转身,就一秒如果还让她在继续说下去恐怕她真的会控制不住,在转身的那一刻眼泪就掉了下来,或许是为她最后一次看到她们而哭,也或许是为他们感到惋惜而哭,仅仅是丧命于人间真情这四个字上,身后的四个人看着若潇远远离开的脚步,周璐在情理上她做了名义是为姐妹的背叛,这一次并没有站在若潇的立场,比起上一次的莫雪事件,她觉得若潇好像变了变得就连她这个姐妹也有点不认识她了。

嗖的一声,一只箭从若潇的眼前飞过去,若潇吓得瘫坐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四个人跑到若潇的身边询问有没有受伤,“他来了,他来了,我们逃不掉了!”若潇大脑中绷紧的那根弦终于演变成了现实,他们已经知道了已经看到他们进来了,四个人围在若潇身边,若潇的脸又变的苍白了几分,树林里有一把弓被慢慢拉开放上了细长的箭,对着他们的位置瞄准好适应的角度。

“若潇,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啊你,别吓唬我们!”周璐刚说完这句话又是嗖的一声,一把箭从树林里飞出来射在身后的大树上,随后在树林里发出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听到这个笑声若潇闭上眼睛大叫了一声,就是他们,这个世界上还真有他们,一开始以为这是个电影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人,更没想到的是居然会被自己碰上,想到这若潇的脑子里蹦出一个想法,趁着路还不远赶紧跑出去,说不定还有一线活的希望,现在风平浪静若潇对着回去的路准备逃跑,还没跑几步那把箭嗖的一声又飞出来,射中了在她面前的兔子。

“不好!”白曦反应过来跑过去拉住若潇,对着他们大声喊到“快到车旁边躲起来!”方子寒拉着周璐跟着秋茉五个人躲在汽车旁边,身后又是那阵笑声传了出来,五个人喘着粗气并排坐在地上背靠着车。

“怎么回事?谁在用箭射我们?”秋茉慢慢站起身透过车窗看向对面,森林的茂密完全看不到有人影的存在,若潇坐在地上浑身颤抖嘴里不停的说,他们来了,他们来了,我不想死,这是白曦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若潇,整个人活脱脱像是看到了地狱一般。

“若潇,你到底再说什么?谁来了?”秋茉问到,若潇还是那副样子,抱着周璐不停的重复那句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潇的状态不便回答秋茉把问题问向周璐,周璐也摇摇头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若潇一直在说什么他来了?到底是谁来了?”方子寒自言自语的说到,神秘人好像没有了什么动静,那他是不是已经走了,秋茉悄悄地打开车门在车座下面摸到自己的枪,正当她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占上风的时候,抬起头忽然看到窗户上有一张脸正看着她,那是一张狰狞恐怖的脸顶着秃顶的白色长发,看到秋茉望着自己对她咧嘴微笑,嘴里参差不齐的牙齿全部露了出来,“啊!”慌乱之下秋茉举起枪对着车窗连连开了几枪,听到叫声和枪声四个人同时看向秋茉,只见秋茉颤抖的双手拿着枪对着车窗。

“秋茉姐,你怎么了?”方子寒问到,秋茉放下枪指着对面的车窗,窗户上除了几个被枪打过的枪眼以外什么也没有,没有血迹就说明他没有中枪,白曦悄悄地趴在地上看到车对面没有任何东西,这家伙跑的很快,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紧回去较好,等回到局里跟队长申请多派些帮手过来,五个人快速上了车打算掉头回去,可是轮胎还在铁丝网上扎着动起来很费劲,也不管那么多白曦临时决定,他和方子寒下去以最快的速度把轮胎换掉,女生们就躲在车里不要出来,后备箱里还真是应有尽有,两个轮胎还有换胎工具,有了这些应该就可以快速离开森林,秋茉为枪上好子弹,等待如果有突发情况她可以一枪解决,周璐左手抱着若潇右手掏出手机在车里寻找信号,这么大的森林连个信号都没有。

终于换好轮胎,白曦和方子寒擦去脸上汗渍坐在车里,在平时肯定会没这么紧张可今天不一样,谁知道那个神秘人会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秋茉一刻也不多留直接掉头就走,按照地图上画的线路原路返回就可以离开森林,突然,有个人从森林里窜出来直接撞到秋茉的车上,秋茉又是一次紧急刹车,那人躺在地上看上去被撞的不轻,完了满脑子想逃离这里没想到半路还撞了人,车上的人都看着秋茉,老天保佑那个人没有死亡才好,看那个人的装束应该也是村子里的人,破旧的衬衫加上很古老的背带裤,秋茉平静了一下呼吸下车看看那个人。

“不能去!”秋茉刚走了两步,若潇忽然松开周璐对着秋茉大喊。

“为什么?我只是想看看他有没有死亡!”完全不理解若潇为什么这么做,秋茉瞪了她一眼向那个人走去。

“秋茉姐,你不能去,否则你会死的!”若潇再一次阻止到。

这回秋茉真的怒了,她不就是看看那个人到底有没有受伤,如果受伤了要赶快抓紧时间送到医院救治,不然真的出了人命自己也要受牵法律责任,身为一个大学生若潇到底懂不懂什么叫人命关天啊,秋茉还是没有听她的话向那个人走去,眼看着秋茉快要走到他身边了,若潇忽然又想到了电影里面的剧情,那个女人也是像秋茉的一样在开车的时候突然撞到了人,她也是走到畸形人的面前确认是不是已经死亡,结果畸形人忽然张开嘴咬掉了她的下巴,想到这若潇看了一眼躺在地上那人的衣服,与电影里的简直是一模一样,那么秋茉的下场会不会也是……若潇不敢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跑过去拉起秋茉的手将她硬是推回了车内。

“拓跋若潇,你还有完没完了,你脑子进水了是吗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付得了责任吗!”还没清楚是怎么回事,秋茉就被若潇拉了回来,而若潇自己坐在后座上一句话不说等待秋茉姐的猛批。

“我告诉你,你少在这装沉默,我不像你那么铁石心肠见死不救,既然你不管我是警察这种事我必须管!”说完,秋茉还要下车去探望他是否有生命危险,这时,方子寒忽然拦住她,“干什么,你也和拓跋若潇一样是吧,你别忘了你可是人民警察,别忘了你的职责和使命!”方子寒咽了一下口水指了指前面,秋茉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只见躺在地上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这怎么可能呢她明明就是把人撞到了,怎么忽然就神秘消失了。

“快走,快走!”若潇在后面催促到,听到若潇的催促秋茉才反应过来启动汽车,向着来时的路快速奔跑着,每跑一会若潇都催她快点加速,也不要管会撞到什么只要加速跑就行,嗖的一声,一只箭射过来正好射中了前轮胎,由于跑的太快轮胎射爆,车子行驶不稳失去了平衡秋茉控制不好速度,一个向右转的方向盘直接冲下公路撞到了大树上。

“啊……!”

附近森林里传出一阵诡异的笑声,“咦……哈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