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1053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璐璐,你到底怎么了?”若潇蹲在她身边轻言问道,周璐慢慢的抬起头看到若潇的样子,忽然扑在她身上抱着若潇边哭边说“鬼,鬼这里有鬼。”

“有鬼?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呢,你是不是看花眼了!”若潇搂着周璐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道,“是真的,我刚才上厕所的时候真的看见鬼了,你要相信我!”周璐生怕若潇他们不相信,非常确定的说道,秋茉打开手电筒照向窗外,外面除了房子就是树根本就没有什么鬼影子,以为周璐是不是在撒谎,但是她现在的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我说,你是不是想到我们这里来睡,又不好意思明说,所以才编出来的理由啊!”方子寒凑到周璐的身边问到。

“你们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我真的看见鬼了!”周璐从若潇的怀里跳出来激动地说,她的样子真的就这么不让人相信吗,为什么你们几个都在质疑我,周璐虽然练过跆拳道但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子,再厉害的人怕鬼也很正常,几个人纷纷看了几眼,不是不相信她,只是让她们几个该怎么相信她呢。

“璐璐,你冷静点,我们不是不相信你,关键是…”周璐的情绪很不稳定,若潇实在想不出怎么去安慰她,在这种情况说相信她他肯定不相信,说不相信她她铁定会更激动。

“啊…!”若潇刚想开口继续安慰她,周璐突然指着外面大叫然后躲在角落里,秋茉快速将手电筒照向窗外,果真有个影子嗖的一下在她面前闪过,“站住别跑!”这个影子若潇也看到了,有声音有影子就说明是人装的,大晚上不睡觉跑来这里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想都没想的直接打开窗户跟着影子跑了出去,她倒要看看是谁在装神弄鬼吓她的朋友。

“哎,若潇!”秋茉和白曦同时叫了一声,若潇根本没有理会他们就冲了出去,随后伴着喊声白曦也跟了上去,屋子里就剩下了被吓坏的周璐和两个警察,方子寒左手护着周璐右手摸进背包准备拿枪,“不许拿枪!”方子寒的动作进行到一半秋茉忽然严厉的阻止到。

“你别忘了咱们是来旅游的,旅游者身上怎么可能带着枪,更何况我不是说过了么我们不是警察,你拿出枪会直接暴露身份,有人来就说明咱们找对地方了!”听完秋茉的话方子寒默默的把手缩回来,周璐躲在方子寒的身后瑟瑟发抖,秋茉说完话谨慎的照向窗外,若潇和白曦这两个人追出去之后就没有什么动静了,秋茉很担心他们会不会出什么事,转头看向方子寒她们两个人,现在这种情况真的不太信任方子寒这个刚毕业的新人能不能保护好她。

这时,手电筒的光刚好又照向那个鬼,这一次秋茉看得非常清楚,这个鬼的整张脸都烂了,脸上的五官拧在一起他的头上还流淌着鲜血,忽然一下鬼又消失了,“保护好周璐!”交代完毕秋茉顺着鬼的方向也追了出去,屋子里就只剩下方子寒和周璐两个人,方子寒平时都不太靠谱,关键时刻说不让她担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周璐虽说抓着他但是这心里不断地祈祷若潇她们赶紧回来。

“没事啊,没事的我保护你!”方子寒拿着手电筒拍拍胸口说道,拉着她的手把周璐护在身后,周璐的表情有点诧异,不是吧她没有听错吧,这个假学历的警察说要保护她,方子寒谨慎的看着窗外,脸上的表情非常凝重,那几个家伙都不知道追到哪里去了,越是在这种时刻他越要冷静,时时刻刻记得自己的身份,他不光是为民解忧的警察同样也是个男子汉,对,我是男子汉,方子寒在心里默默地念上了好几遍。

鬼影似乎消停了许多,方子寒睁大眼睛不敢放过每一处,就怕他会在哪一个犄角旮旯地方突然窜出来,窗外微微刮起了清风,有些树梢在微微颤抖,倒映在墙上的影子像极了一个个张牙舞爪的鬼手,都在争先恐后的向他们伸去,两个人背靠着背走下土炕,一步一步的站在屋子中央,四只眼睛把屋子的每个角落都尽收眼底,风声伴随着两人的紧张的心跳逐渐变慢,很快树停风止,月亮也从乌云里慢慢出来,月光的明亮很容易的就能看到外边的风景,周璐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若潇她们是不是已经抓到鬼了,自己的手依旧被方子寒紧紧的抓着,尽管里面浸满了汗水,偷偷的看了一眼方子寒的样子,刚才还是一脸的困意而现在则是一脸的警察严谨,不得不说有时候他还是靠得住。

“千万不要被我帅气迷住呦!”余光看到周璐盯着自己,说心里话但现在为止他还完全没有被人盯着看这么长时间,更何况是一个女生,方子寒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红,不过还好是晚上要不然自己多没面子。

“就你这样还自称帅气?少臭美了!”周璐瞪了他一眼,方子寒尴尬的笑了笑,有谁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他现在完全是紧张透了,才会说出哪句话缓解紧张气氛,本想拿出枪来给自己壮个胆就算是不为自己壮胆那怎么说手里也有个踏实的东西吧,没想到却遭到秋茉的严厉批评,方子寒的手心里全是汗,一定要小心行事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天空中刚才的那朵乌云慢吞吞的又飞了回来挡住了月亮,又是漆黑一片,或许是紧张气氛削弱,两个人的心跳放平稳了好多。

“好像没事了。”方子寒说道。周璐很配合地点点头,那个鬼是不是已经走了。

方子寒吐了一口气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还好小腿有力不然恐怕他也支撑不住身体坐在地上,那样他就更没面子了,当着女生的面紧张的坐在地上还不如找个的缝钻进去呢,“你没事吧!”方子寒转过身拍拍周璐的肩膀说,周璐摇摇头说“没事,就是吓坏了。”对上方子寒的眼,这一次是真的要谢谢他了,要不是有他在身边自己恐怕就吓死了,以前还真没看出来方子寒的个子居然比周璐大一头,第一回看他需要仰着头,方子寒咳嗽了两声说“那个,既然没有什么事,那我们就出去找一下秋茉姐她们吧,看看他们到底去那了这么长时间不回来!”感谢黑夜,感谢乌云,我代表天使谢谢你们啊,就在刚才与周璐对视的时候自己的脸好像又不争气的红了,这么大的人了脸说红就红呢。

乌云再一次的走开,周璐正准备跟着方子寒去找他们,忽然看到在窗户旁边有个东西正在爬进来,明显感觉手里的人怎么不动地方了,“你怎么…!”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方子寒顺着周璐的方向看到,那个东西从窗户上已经爬了进来,他趴在地上好像静静的在等待着什么,这时,挡着月亮的乌云已经彻底走开,那个东西向他们爬进一步,两个人的脚像是被灌了水泥一样动弹不得,那个东西缓缓的抬起头,在月光的照射下他的脸更加明显,那是一张惨不忍睹的面庞,与其说是脸烂了倒不如说是肉皮再往外翻,给人的感觉就是随时随地他的脸上会有虫子钻出来,那个东西歪了一下头看着已经变得僵硬的两个人,裂开他的嘴露出他的笑容,然后疯狂的向他们爬去。

“快跑!”已经被吓傻的周璐脑子里已经没有了运转机会,突然听到方子寒的叫了一声,然后就拉着她的手往外跑,那个东西在他们身后快速地追赶,刚才她看到了什么?边跑着周璐的脑子就停在这那个画面,不知为何她突然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只要一想到在他的脸上会出现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周璐就想吐,反应过来后周璐捂着嘴跟在方子寒的身后。

“喂,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想吐!”每跑几步方子寒就回头看一眼周璐,虽说是拉着她的手,但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亲眼看到了那个恶心的家伙,周璐拍拍胸口示意他没事,可也管不住脑子总是去想。

“啊!”由于一直看着周璐没有注意前面的路,方子寒直接撞到了某人,若潇揉了揉胳膊脸上的五官都拧在一起了看样子是被撞得不轻,谁呀这是走路不长眼睛啊,刚想开口大骂,却看到面前的人是方子寒和周璐,这两个人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就像身后有狼撵了一样。

“你们怎么了这是?”若潇问到,终于看到认识的人了,周璐松开方子寒的手冲上去抱住若潇,方子寒的手停在半空,与她的手握了这么长时间结果就在一秒之内松开了,甩了甩手上的汗渍又在衣服上蹭了蹭两下放进兜里。

“我们…我们遇到那个鬼了,他…他在后面追我们。”周璐喘着粗气指着身后说道。

“那个东西在后面追着你们?”就在刚才,若潇跟着影子追出去的时候,发现他对这里的环境很熟悉,跑过每条小巷若潇在身后追赶都感到很吃力,眼看着离村长家越来越远可就是怎么也找不到原来回去的路,还好白曦在身后跟过来,两个人凭借着月光的记忆慢慢摸索,没想到这个东西还又回到了哪里,还特意追着他们,他到底想干什么。

白曦拿着手电对着远处照过去,鬼影已经不见了踪影,“又不见了,看来他是故意这么做的!”白曦向前走了几步也看不到鬼回头对她们说,“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他在这玩躲猫猫呢!”身边的人多了,方子寒的说话语气也变硬了,至少现在不是他一个人面对这些事,若潇拍拍周璐的肩膀安慰到没事了,我们都在,“秋茉姐呢?”手电多照了几处白曦并没有看到秋茉的身影,听到他这么说若潇才想起来,一开始就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原本是五个人现在少了一个。

“对啊,秋茉姐呢?她不是跟你们在一起吗?”若潇问到。

周璐摇摇头擦去眼泪回答“在你们刚跑出去没几分钟,那个鬼又出现了,秋茉姐也是追出去了!”秋茉也追出去了?就单单是她一个人,“璐璐,你看清那个鬼的样子了吗?”忽然想到了什么若潇凝重的口气问周璐。

“看清了,那个鬼的脸已经烂了!”

“你确定?三次看到那个鬼都是这个样子吗?”

周璐想了一下,确信地点点头,她非常确定三次见到的鬼就长这个样子。

“调虎离山!”白曦插了一句嘴,这个回答是再正确不过的了。

“先让周璐看到,然后再把咱们一个个的分开直至落单,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三次都要回去原来的地方,那就是说现在秋茉姐的处境很危险!走吧咱们必须尽快找到她!”若潇领着周璐转身就走进巷子,方子寒放在兜里的手拿到一半就尴尬的放回去,又不是他和周璐两个人一起走,有若潇拉着她很正常,再说了他身边还有白曦呢,莫名其妙拉着姑娘的手说出去也不好,“你怎么了?”白曦看到方子寒在后面跟着脚步很慢,眼神一直看着自己的右手,放慢自己的脚步问到。

“啊?没什么,就是刚才跑的很急手心里全是汗!”说着,又蹭了蹭衣服笑了两声快步跟上若潇。

小村庄表面上看着不是很大,但是进来之后发现里面还是建造的很崎岖,若潇等人走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把村庄走完,走来走去好像有点迷路了,尽管走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看到秋茉的身影,出事的想法在四人的心里开始惶惶不安,方子寒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再过一会天就要亮了,只要天亮了那些鬼就不会出来。

四个人站在十字路口,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根本就不知道往哪走去好,手里的手机也完全没有信号而且离城市还是那么远,总不能一直晃悠到天亮吧,就在这时,对面的小道上有一个东西正在向他们爬过来,而且是以非常快的速度,四个人同时心照不宣的知道了这是个什么东西,没有任何语言交际的跑进另一条巷子里,刚跑了几步看到在前面的小路上那个东西正趴在那里等着他们,四个人退后了几步准备开始逃跑,不料刚转过头的时候那个东西已经到了他们面前,血肉模糊的看着他们,周璐大叫一声下意识向后方跑去,结果也是一样依旧是那血肉模糊的样子站在她身后,他长着大嘴正打算吃掉她们,这一刻若潇的心跳已经不是正常的规律,任命似的闭上眼睛。

“大宝,二宝,不许胡闹!”正当他们接受死亡的时候,有位老婆婆突然出现阻止了这两个家伙,众人闻声看去,这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婆婆,她手拿灯篓弯着腰满身布丁的衣服,在黑布帽子里漏出几缕苍白的银发,在她拿下帽子后那张满是皱纹的脸出现在他们面前,两个鬼像是很听老婆婆的话,特别乖巧的站在老婆婆身边,若潇等人惊讶的看着这个人,这个老婆婆该不会是养鬼的人吧,虽然在现实生活中没有遇到过,但是小说里是经常看见,都说养鬼的人一向是神出鬼没又怨气极重,今晚该不会是真正的遇到了吧。

“你们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见几个人僵硬地站在原地以为应该是吓坏了,老婆婆展现出一丝笑容对她们说,“大宝,二宝你看你们把客人都吓坏了!”老婆婆的口气带着责备同时也夹杂着宠溺。

打开房门的那一刻,秋茉正焦急的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孙婆婆说过她会帮忙把这些孩子找回来,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什么动静,秋茉打算穿上外套跟出去找找他们,这个案子已经丢失了这么多的孩子,而且刘队长还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她办理,可不能为了这件事赔了夫人又折兵,结果刚要出门孙婆婆就将他们带了回来。

五个人围着火炉坐在一起一句话不说,因为他们和那两个鬼在同一屋檐下,所有人的心情都非常紧张,孙婆婆进屋后脱下黑色长袍点燃火炉在柜子里拿出一小块羊肉,屋内的摆设很简陋,除了能睡觉能坐卧的地方外,就连厨房都是从狭小的地方挤出来的,切了几片羊肉和几个葱段放进大锅,随后一股浓浓的香味散发出来,孙婆婆盛好羊肉汤让两个鬼给若潇他们端过去,两个鬼非常听话把汤纷纷放在桌子上,当小鬼把汤放在周璐面前的时候,周璐仍然是心有余悸身体下意识的想躲开他,小鬼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又对她微笑了一下,周璐的恐惧瞬间涌上心头,捂住嘴眼睛里的眼泪也快速的流下来。

“二宝,不许胡闹!”孙婆婆拿着羊肉汤走过来看到周璐的样子说,这个名叫二宝的小鬼低着头像是认识了错误一般坐到孙婆婆的身边,“孩子,你不要害怕,他们不是坏人。”走近火炉旁若潇才看清楚这个孙婆婆长得很慈祥,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与这两个恐怖的人在一起,虽然孙婆婆是这么说但是周璐还是很害怕,抓着若潇的手坐到她身边,和若潇在在一起还是比较有安全感,孙婆婆看到周璐的反应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端了一碗汤坐在两个小鬼中间看着他们暖暖的喝下去,另一个叫大宝的小鬼吃的很快,他的个性似乎不像二宝那样爱吓唬人,沉稳听话到是很符合他,他的眼神只顾着碗里的汤喝完最后一滴后又连连舔了几口瓷碗,这时,孙婆婆喝了几口后把碗里大部分的羊肉汤都到给了大宝,又剩了些给了二宝,二宝刚开始拒绝抱着碗摇头表示他不要,孙婆婆拿着碗一次一次的跟他玩抢碗游戏,见他不懂自己的心意突然眼神严厉的盯着他,二宝只好乖乖的把碗拿过去偷偷的擦了一下眼角。

这一幕若潇他们看的心酸,因为在他们的碗里有好多的羊肉,而孙婆婆的碗里肉沫可以说是用手指都能数的清,此时的他们没有一丁点胃口,白曦的位置离大宝很近,大宝喝完汤之后又重复刚才的动作,索性白曦把碗放在大宝面前,大宝看着眼前的汤好奇的眼神望着他,虽然很想吃但是大宝还是选择舔碗偷偷的咽下口水,也许是知道他们是客人那是他们的东西他不可以乱碰,白曦无奈的伸手把他手上的碗拿过来,将自己的汤放在他手上说“我不饿!”大宝看了一眼白曦又看了一眼孙婆婆,孙婆婆对着白曦笑了一下,摸着大宝的头,终于得到了孙婆婆的允许大宝大口大口的喝下白曦的汤。

“孙婆婆,他们……”看他们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坏人,若潇开口打破了诡异紧张的气愤。

“他们是我的两个孙子!”提到孙子孙婆婆的眼神里明显有些悲伤。

“那他们,为什么……!”若潇的话有些不好意思问出口。

抚摸在二宝头上的手忽然停住了,孙婆婆叹了一口气说“他们之所以会变成一个样子,是因为……”说到这孙婆婆哽咽了一下接着说“是因为他们的亲生父亲想要活活将他们烧死。”听到这个答案,在场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当然周璐也不例外,亲爹要杀死自己的亲儿子她没有听错吧,虎复可不食子啊!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不管在坐的人愿不愿意听她说话,自顾自的回忆起十五年前发生在家里的那桩惨案,孙婆婆的心就像是被谁放在油锅里炸一样难受,十五年前的那一天是自家儿子结婚成家的重要日子,能够在一天亲眼看到儿子成家立业过上有人疼有人照顾的日子,孙婆婆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婚礼上儿媳妇跪在自己的面前为自己递上一杯鲜茶,还亲口叫自己一声妈,孙婆婆感觉好日子到了,等过几个月再填上个孙子,不用儿子儿媳妇操心自己就全权把看孙子的工作揽过来,让他们小两口放放心心的在外打拼,日子就别提过得多美了,婚后的几天里孙婆婆逢人就说自己有个漂亮的儿媳妇,手脚又勤快对自己又孝顺,村子里的人都对孙婆婆投入羡慕的眼神,果然事情正如孙婆婆想的一样,没过几个月儿媳妇就查出来怀孕了,在她怀孕期间孙婆婆更是那她当掌上明珠对待,有时就叫他这个儿子都对这个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都感到自愧不如,眼看着十月到尽儿媳妇的临盆大日即将来到,全家人每天都处于紧张状态,不仅是要做父母的人高兴同时也是有人还没做好当奶奶的准备而紧张,临产那日儿媳妇的痛苦的叫声让所有人都替她捏了一把汗,虽说知道这是女人必经要受的痛苦,但是听着这声音就完全受不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产房里终于传出一阵阵孩子的哭声,孙婆婆和他的儿子挤在门外想看看是男是女,村子重男轻女的观念很重,都说现在的观念已经变了生男生女都一样,当儿子问起的时候孙婆婆嘴上说生男生女都好,只要你们两个的日子过得好这些都无所谓,但在心里还是希望这是个男孩。

当医生抱着孩子出来的时候站在他们面前,刚想开口问是男是女,没想到后面又有一个医生抱着孩子走出来,当时两个人都傻了,医生开口说道,“恭喜你们是个双胞胎,而且都是男孩!”听到这个答案,孙婆婆当场要晕了过去,儿子连忙扶着她。

“妈,妈你怎么了?”

“儿子,你听见没有,我有俩个大孙子,是大孙子!感谢佛祖感谢观音菩萨,我有两个大孙子大孙子。”孙婆婆跪在地上虔诚的叩拜上苍,还说,儿媳妇就是他家的大功臣,以后你可不能让她受一丁点委屈,不对,是连委屈都不能受。

整个村子听到孙婆婆家里的大喜事都纷纷前来祝贺,为了这个喜事平时不怎么富裕的家庭,今天破天荒的杀了一头猪请了全村的男女老少到他家吃饭,儿子儿媳抱一个接受乡亲们的祝贺,全村的人都夸孙婆婆是个有福气的人,儿子孝顺儿媳漂亮还多了两个白白胖胖的大孙子,以后孙婆婆可就是享清福的命了。

可是好景不长,那一天孙婆婆在家看着孙子,忽然听到儿子和儿媳的房间里传出来一阵吵架声,随后就看见儿媳摔门而去,紧接着孙婆婆放下熟睡的孙子走过去看个究竟,问了几遍儿子就是不说,孙婆婆一开始以为这两个人肯定是因为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起来了,临走的时候还劝说儿子,夫妻吵架那都是常有的事,哪有好夫妻一辈子不吵架的,一辈子不吵架的夫妻太少了,人们常说夫妻打架床头打床位合嘛!

孙婆婆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可没想到经过那天之后两个人是吵的越来越厉害,甚至严重到开始摔东西,每次摔东西就会惊得孩子哇哇大哭,走在村子里村里的老少都在刻意的躲着她,还背着她窃窃私语,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孙婆婆第一时间找到儿子问清楚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

起初儿子还一直在回避这么问题,但是也经不住孙婆婆总是在追问,儿子只好支支吾吾的全盘托出,说,儿媳妇在外面有外遇了,孙婆婆不相信当场否决这肯定是村里有人嫉妒他家日子好才编出来谎言,教训儿子怎么能听那些人的挑破离间,可儿子说,他不是胡说,这都是有人亲眼看到的,儿媳妇在村外与一个男人秘密私会还卿卿我我,尽管儿子这么说孙婆婆就是不相信,硬说一定要眼见为实。

结果几天之后,儿子真的就看到自己的妻子在村外与人私会,一气之下把妻子拉回家中对她一顿暴打,声音之大惊动了孙婆婆,孙婆婆打开房门看到儿媳妇坐在地上,头发凌乱脸上还有青紫的伤痕,连忙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家门丑事儿子都羞于说出口,简洁的说了一句,她外边有人了。妻子抱着孙婆婆说,那是没有的事,那个人是她的同学,那个男人也确实说过喜欢她,但是自己已经表明心意了,她说她已经结婚生子了希望以后不要来打扰她,就这样而已,她什么也没有做,听到这个辩解儿子更是火大,口口声声说这是她在狡辩,明明是他亲眼看到她和那个男人卿卿我我,怎么可能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孙婆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儿媳妇,儿媳妇知道婆婆对她好事事都向着她,跪在孙婆婆身边几次发誓她是清白的,她没有外遇,一遍遍的恳求孙婆婆相信她一定要相信她,可是儿子的话让孙婆婆该怎么相信她,转头对儿子说,明天再说吧,之后儿子就把妻子关在屋子里以防她出去私会野男人,妻子在屋子里哭喊大声的说,自己是清白的,自己用性命担保她是清白的,可是,不管喊了几遍也没有人回应她。

这一整夜孙婆婆和她的儿子都没睡好,毕竟她自己把话都跟那个男人说透了更何况儿媳妇已经说是清白的了,让儿子原谅她这一次把,好说歹说儿子也同意这就算了,清晨拿着早饭去敲房门叫妻子起床吃早饭,发现叫了几次妻子并没有回应,他已经放下了男人的尊严向她讨欢,结果她还摆谱不应,砰的一声推开房门,眼前的场景吓了他一跳,妻子已经吊死在房梁上了,她睁着眼睛生前的目光一直瞪着挂在墙上的结婚照,直到死去也不愿意闭上。

老孙家的儿媳妇上吊自杀这件事在村子里传的沸沸扬扬,已经变成了人们粗茶淡饭后的消遣话题,包括说她有外遇的事这个猜测的人最多,还有的说孙婆婆上辈子肯定是没做什么好事,这辈子让她的家庭变成这样,说不定那两个孩子根本就不是她儿子的,没准就是和外边的男人怀的,又不好意思说才勉强嫁给她儿子的,不然她儿子哪有那么好的福气娶这么一个漂亮媳妇,村子里的闲言闲语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到了孙婆婆儿子的耳朵里,当晚回到家后看到床上两个熟睡的孩子,没准真的就像他们说的一样这根本就不是他的种,这么长时间他一直都在养着别人的孩子,想到这男子忽然有个想法,反正也不是他的种那干脆就直接把他们掐死得了。

心里是这么想手上也开始这么做,男人的手掌轻轻的放在孩子细小的脖子上,只要他一使劲这两个小杂种就魂飞西天了,他头上的绿帽子就拿下去了,手上的劲越来越大,小孩子呼吸不上来手脚不停的挣扎,眼看着孩子的脸变得通红,孙婆婆突然跑进来把儿子推开这才救了孩子。

“你疯了,要掐死自己的孩子!”孙婆婆抱起孩子对着儿子大吼到。

“那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是那个女人和野男人的,妈,这么长时间我们都在养着别人的孩子,你懂不懂啊!你知道村里的人都是怎么说我们的吗?”男人已经说红了眼,只要想到村子里的人在背后里是怎么议论他的,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说我们,你就这么在乎别人的话吗,儿啊你难道还不明白你媳妇为什么自杀吗,她是在向你证明她是清白的啊,如果她外面有人早就等着那个人来救她了,何必还死在你面前啊!”男子被母亲说的哑口无言,孩子已经恢复了呼吸开始放声大哭,也许是知道自己的父亲要掐死他,他感到伤心,也许是两个人吵架声音太大,吵醒了两个孩子一起哭,见哭声越来越大孙婆婆赶紧抱在怀里慢慢拍哄,男子的脑袋里被哭声搅乱,里面装满了流言蜚语,忽然大叫了一声跑了出去,孙婆婆向外看了一眼心想儿子受得打击太大,他可能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就没有再管他,继续哄孙子睡觉。

傍晚,男子拿着白酒喝的晕晕乎乎的回到家,回到家时看到自己的母亲和两个孩子已经睡熟,酒精的促使在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然后就偷偷的抱走了两个孩子,睡到一半,孙婆婆习惯性的摸向孙子的位置,突然睁开眼睛看到身边连个人都没有,想到肯定是出事了,连忙穿上鞋跑出去寻找孙子,终于在后山看到一团火光,大叫一声不好赶紧跑向后山,看到儿子正坐在大树桩上喝着白酒看着那团大火,孙婆婆来不及多想直接冲进火堆里抱着两团着火的布在地上打滚,男子站起身来以为是看花了眼,当孙婆婆在地上打滚的时候才看清楚那是自己的妈,连忙脱下衣服拍打着孙婆婆身上的火焰,孙婆婆所有的心思都在孩子的身上,打开两个布包发现孩子已经没有了哭声,脸上也被烧的恐怖,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连滚带爬的抱着孩子进了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说,这是非常严重的烧伤,虽然经过抢救命是抱住了但是如果想要治好的话必须植皮否则他永远都是这个样子,还有就是孩子的声带已经被烟熏过的太严重可能以后都不能说话了,这个结果无疑是让孙婆婆陷入了低估,植皮手术以她家的经济条件来说这笔治疗费用就是个天价。

“妈,我们放弃吧,反正也……”男子的话刚说到一半,孙婆婆用了所有力气扇了儿子一个响亮的耳光,“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个畜生儿子,你连你自己的亲生骨肉都敢下的去手,你还是人吗,从今天起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你给我滚。”

回忆结束后孙婆婆的脸上早已满是泪水,不光是她就连若潇他们听完后也是恨透了那个畜生儿子,同时也在可怜这两个孩子,大宝二宝的眼睛里都有泪水,可想而知当他们知道自己出生时的经历是有多痛心,这可是亲生父亲要杀死他们啊。

“我没有那么多的钱,每个月我只能靠着微薄的低保过活,我也曾想过让他们去上学,可是就他们这个样子学校要怎么接受他们呢?就算不是学校在生活中也要遭受别人异样的眼光,所以我只好偏离城市居住教他们一些知识,你们是新面孔孩子们也是头一回见,可能就想跟你们玩一会,吓到你们了不好意思啊!”孙婆婆连连道歉,让若潇她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谁能想到他们的故事竟然这么悲伤,周璐看着二宝这只是个十五岁的男孩子,在城市里十五岁的男孩子应该都在上学,都在父母的呵护下健康成长,可是他却遭遇了这么多,心里的酸楚让她觉得自己有些偏见,刚才白曦把自己的汤分给大宝,周璐离开若潇的身边拿起面前的羊肉汤放在二宝面前,这么苦的日子男孩子也在长身体光喝汤怎么行,二宝看着她坐在自己的面前没有说话,周璐摸上二宝的头说,“乖,喝吧,姐姐不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