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60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孩子?什么孩子?”白曦奇怪地问道。

“近几天局里接到报案有不少儿童和妇女神秘失踪,我们怀疑应该是大型贩卖人口作案,所以,秋茉姐想找你帮忙救救这些孩子!”秋茉看着若潇两个人谁也不让步,尴尬的空气周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她到底应该帮谁?帮秋茉怕若潇不愿意,帮若潇那也太不给警察局面子了,方子寒回答着白曦的话,几个人僵硬的对视着,秋茉拿着钱带有泪光的眼神注视着若潇,若潇叹了一口气放下橘子,站起身来拿过秋茉手中的信封说,“为了那些孩子,这个案子我接了!”

还算她有点人性,秋茉命令方子寒把电脑拿出来放在茶几上,仔细的为若潇讲解这几天失踪人口的详细过程,“连续发生的案子先后都是儿童失踪,然后再是家属失踪。”

“家属失踪?会不会是家属们都接到了绑匪的勒索电话,准备好钱去了交易场所。”若潇说道。秋茉摇摇头说“应该不会是,在现场的垃圾桶中我们发现了一张纸条,看上去应该是故意留下的线索。”打开下一张图片,这张图片只是用红笔画了一条类似地图的线条,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每个失踪人口的家里都有这样的纸条吗?”若潇看着电脑屏幕问道。

“不,这是在上一起失踪案件发生时,我们偶然发现的。”这个纸条好像很怪异,为什么就只有这一家的纸条被发现?这时,秋茉的电话响了起来。

“秋茉姐不好了,王府井小区发生人命案。”郑幺弟在电话里着急的说道。

“什么,我们马上过去!”

王府井小区门口几辆警车相拥团围,等若潇几人进到案发现场的时候看到现场已经被警察保护起来,郑幺弟对着现场进行全方位的拍照,所谓的案发现场其实就是有一滩血迹和一根半截的手指,还有坐在沙发上受到惊吓的阿姨。

“秋茉姐,你来了,是她报的警。”郑幺弟指了指正在受安抚的阿姨,看样子这个阿姨吓得不轻,连端着水杯的手也在轻轻颤抖。

“郑警官这是什么情况?”若潇开口问道,郑幺弟才发现这小丫头也跟过来了,看了一眼秋茉,看样子这个案子又让她出山了,“别那么客气嘛,这称呼叫的我怪不好意思的,大家都是朋友叫我幺弟就好,反正我跟你们大不了几岁,听报案者说,她是在今天早上在楼道里打扫卫生的时候,看到这家的门没有关,就好心的提示一下,结果就看到这一幕了。”没有关门家里还没有人,谁家会这么粗心大意,如果是入室抢劫看家里的家具并没有被翻乱的样子,秋茉勘查着现场,看到了书架上摆放照片。

“又是一起。”秋茉喃喃自语道。

“秋警官,你说什么?”若潇走过来问。

“照片上这对夫妻就是前几天报警的人,她的孩子失踪了,想不到过几天他们自己也失踪了。”照片上的一家三口笑的很幸福,谁会料到能出这么大的事,既然也同样是拐卖人口那是不是也有纸条线索,若潇拿起身边的垃圾桶翻找了两下并没有看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不对啊,怎么没有呢!”若潇把垃圾桶每一张废纸都打开看看。

“什么东西没有了?”白曦蹲下身来看她在找什么东西的样子问到。

“你想,这个案子和前几个发生的一样那是不是就意味着留的线索也一样。”

“你是说纸条线索!方子寒幺弟快找到屋内所有的垃圾桶,看看有没有什么纸条!”若潇刚说完,秋茉忽然想到这个事情,马上命令几个人到处寻找,除了正对勘察现场的几个人之外,若潇等人对着所有的垃圾桶全部找了一遍,什么都没有找到更别说纸条线索了。

“不对啊,不应该啊,难道他不是按照套路出牌的?”若潇实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眼神忽然看到在电视旁边也就是DVD上好像放着什么东西,难道会是…她一直在秋茉所提供的范围寻找线索,上一次纸条被扔到了垃圾桶里,所以有些先入为主的想到是不是还在垃圾桶,那这一次说不定就不在垃圾桶呢。

若潇走到电视机旁,正好纸条就放在这,就这么简单的放在这里?纸条上没有褶皱也没有异味,完全是不怕有人会发现他一样,就像是故意放在这等待有人看见他,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惯性的放在DVD上,除非…若潇打开电视调好播放台按下DVD的开关,突然电视里出现一个面具人,这个面具人就是电锯惊魂里的面具死神人偶,血红的眼睛嘴巴机械性的一张一合,像是在对他们说话,秋茉等人全部凑过来看着电视屏幕,若潇把声音放大,音响里播放出同样戏剧性的标准台词“我想玩一个游戏,是生是死由你抉择!”

屋内的空气顿时凝固了,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因为这个面具人看起来十分恐怖,当然还有他所说的话,同样的也包括若潇,“秋警官快,找人到失踪人口的家里把电视打开,看看是不是都有这个视频!”秋茉整个人愣在原地,听到若潇对她大喊,秋末才反应过来“哦,好!”拿起手机通知下去,单纯的绑架儿童好了,为什么还要给家属寄这个视频,是生是死有你抉择,这句话应该是告知给谁说的,会不会是孩子的家长,那为什么要绑架孩子,还有他说的游戏到底是什么意思。最令人奇怪的就是这个张纸条既然两家都已经出现了,那其他几家肯定也会有可能只是位置有些不一样。

“秋警官,再告诉他们不要放过屋子里的任何角落,仔细找找有没有这样的纸条!”

“好,我知道了!”

警察局里今天非常热闹,因为案子的缘故若潇等人直接回到了警察局,所有人静静的等待着秋茉的消息,某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听得出这是奔跑的声音,砰地一声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几个人的眼睛齐刷刷地看着喘粗气的秋茉。

“有…有线索了!”秋茉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办公桌上说,“我们挨个找了一遍,确实每个家庭都有纸条和录像带,只是放的地方不一样。”秋茉大口大口的喝着水,就差一点她就快干枯死了,这警察真不是好干的工作,她都想不明白自己当初是怎么坚持下来的,若潇把录像带和纸条一个个的摆好开始研究,首先是录像带,每一盒她都一一播放过除了那个面具人偶以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然后再是纸条线索,每一张纸条都画上了不一样的红色线条,不管是正过来还是倒过来。

“这是什么意思?藏宝图啊!是不是一定需要几张集满之后才能看出来啊?”方子寒拿着纸条对着阳光左看右看,也没发现什么端倪,周璐抢过纸条说“你的脑子能不能转个弯,亏你还是警察呢,就算是藏宝图你家对着阳光看能看出门道啊,这玩意要泡在水上,要不然就几张对在一起才能知道路线!”话毕,周璐拿起两张纸条对阳光对在一起拼接一下,说到路线若潇好像找到点灵感,看着周璐把两张纸小心翼翼的对在一起还真有一条线是一样的,随手把两张纸条都给了周璐,周璐诧异的看着若潇,以为真的是有什么重大的发现了,果然几张纸条合在一起那条红色的直线真的就一样了。

“秋警官,把咱们城市的地图就我用一下。”若潇发现新大陆的样子拿着纸条高兴地说。

秋茉不敢怠慢,找到地图后交给若潇,若潇把每一张纸条都对着地图上的坐标一一比对,“原来是这样,我知道那些孩子在哪了!”

“在哪?”所有人都围过来问到。

“其实这些小纸条就是找到孩子的路线图,每一个起点都代表着失踪人口的家,所有终点都指向这里,一个偏远的村庄,我估计那些失踪的家长就是跟着这个地图拿着赎金去这个村庄了!”若潇指着地图上的终点说。

有人说蚂蚁蟑螂蜗牛是世界上最快的快递员,因为人家能在地图上只用几秒钟就到达目的地了,哪像人类你给他一个地图他都过不去,除非按着地图上的路线去找,秋茉将新发现第一时间报告给了刘英武队长,刘队长觉得这应该是一起大型的犯罪团伙,虽然已经找到了他们的老巢,但是带着这么多警察一起去肯定会打草惊蛇,所以为了那些孩子秋茉自告奋勇要打扮成旅游人的样子前去村庄打探打探,自然也不忘了叫上若潇等人。

“我只答应帮你们找到孩子,又没有说过陪你们去当卧底,你们放开我!”若潇坐在后座的位置,左右手被方子寒和周璐这两个货紧紧抓住,这是生怕若潇会半路反悔跑掉,当然又有一部分原因是秋茉下令。

“有句名言说过,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若潇,你这是在为自己做善事更是为人民做贡献!”白曦看着手机地图安慰若潇说道。

“你说的真好听,小白子怎么说你也是私家侦探剩下的工作有你就行了,我就不用也跟着去了!”若潇试图挣扎了几下,谁知这两个人头一次这么心有灵犀的心齐,若潇越挣扎他们抓得越紧,对着周璐发出去一个好姐妹求救的眼神,哪知周璐竟然视而不见还说一句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好啊这么快这小妮子就被策反了,真看不出来她还有墙头草的潜质。

“到了!”秋茉说。

“这就是地图上的村子?”方子寒探出窗外看着眼前的村庄有点难以相信的说道。

整体的村庄根本就是荒凉之极,破旧的泥屋瓦房还有几座看似下雨天都可以淹没的小屋子,放眼看过去除了树林就没有人类的影子,绑匪怎么会选择在这里进行交易,就是因为这里离城市远吗。

“怪不得会在这里交易,想不到他们考虑得还挺多!”白曦把手机拿给他们看,这个村庄完全没有信号,想要拨打电话向外界求助当然不可能,在这里绑架儿童是个非常好的藏匿地点。

“听着,我们是来打探犯罪团伙的内部,并且是以旅游者的身份,所以你们不要叫我秋警官,直接叫我秋茉姐就好。”秋茉做好交代,同时也是说给若潇听的,若潇当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她们都已经到这了逃跑也不是她的性格,谁让她当初心软的答应了。

几个人下了车走进村庄,周璐举着手机不甘心的寻找信号,方子寒怀疑这里是不是被中国遗忘的抗日战争地啊,要什么有什么要有多古老就有多古老,一眼看过去比他上次看到的平房还要有历史性,村子里好像并没有什么人,眼看着天气不早了,他们不会要在这里住上一宿吧。

终于找到了一家看上去装潢不错的房子,通常这样的村子能够有这样的装潢那就只有村长家了,秋茉站在门口敲了几下,没有什么人回应,就擅自推开门走了进去,这村子的村长好像也没有富到哪去,外面装潢的不错里面的家具真是令他们失望透了,说是标准的三室一厅,结果就是空空荡荡的整个大厅再加上每个屋子的一个火炕。

“我还以为能有电视看呢,这么穷连个电视都没有!”周璐不满的嘟嘟囔囔的说道。

“哎呦,娘娘您要求的还真高,电视你怎么不说电脑呢,我估计啊能住上三室一厅就已经很有钱了。”方子寒坐在土炕上反驳道,周璐没有说话果断的瞪了他一眼说,友尽!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闹了,收拾收拾咱们在这里暂时住上一晚吧!”秋茉放下背包,虽说没有被子但也比住在外面强,同时也可以更好地体现出她们旅游者的身份,方子寒找好自己休息的一亩三分地脱下外套铺在炕上准备舒服的睡一觉,若潇眼疾手快的把他拉起来,拿起衣服甩在他身上说“你们两个去那个屋睡,这是女生宿舍。”说着,拉上白曦把他们一起全都撵出去随手关上门,在关门的那一刻白曦的眼神看着若潇,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到。

第一次就这么被女生赶出来了,两个大男人就在门口大眼瞪小眼对视着,白曦叹了一口气说“走吧!”说完,转身走向对面房间,方子寒拍了拍外套上的灰尘跟了上去“白曦,你等等我啊!”

夕阳已经落去小村庄陷入宁静的气息,唯独村长家里传出淡淡的呼吸声,在女生宿舍若潇周璐秋茉三人并排睡的沉稳,这时,卧室门轻轻地被打开两只脚走到她们头前,在秋茉面前停了一下又走到若潇面前停了一下,最后走向周璐,周璐翻了个身睁开眼睛,大晚上起夜的习惯真不好以后想办法一定要改掉,搓手搓脚的下了炕若潇和秋茉正睡得香甜,自己也不好意思地叫醒她们,反正这个村子也没有人干脆自己出去找厕所吧,自己还会跆拳道谁敢上前动她她就绝不会手下留情。

厕所搭建的不算太远,想必村长的家里人也有起夜的习惯,搭的这么近也是很方便的嘛,在确定没有人看的情况下,周璐舒舒服服排泄的一通,她终于明白人有三急真的是能急死人啊,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站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星星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还是农村的天空好的能看到这么美的星系,空气也很清新至少不像城市那样到处都是污染,出门走路都要戴口罩,放松过后周璐准备回去睡觉,刚转过头忽然看到,有个人满脸是血不应该说是他的整张脸已经烂的不成样子,正呲着牙咧着嘴对她笑。

“啊!”周璐大叫一声快速地跑回卧室,听到周璐的叫声若潇和秋茉从梦中惊醒,看到周璐不在身边意识到她出事了,也来不及穿好外套就直接跑了出去,可能是一时慌张跑回宿舍也是忘了方向,不管炕上躺着什么人,周璐直接躺在炕上吓得直哭。

“谁啊,大晚上耍流氓啊!”方子寒睡得正香忽然有个人闯进来还跟他们挤在床上。白曦打开手电筒看到周璐蜷缩在他们中间捂着嘴偷偷的哭。

“周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白曦问到,周璐还是捂着嘴不说话。

“喂,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啊!”方子寒有些着急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问她话她怎么不吱声啊,若潇和秋茉外面看了一圈也没有见到周璐的身影,看到白曦那屋有亮光,周璐应该在他们那里,进屋正好看到周璐蜷缩在炕上。

“璐璐,你到底怎么了?”若潇蹲在她身边轻言问道,周璐慢慢的抬起头看到若潇的样子,忽然扑在她身上抱着若潇边哭边说“鬼,鬼这里有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