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663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高挂于长空的太阳散发着火红的光亮停留在半山腰上,偌大荧绿的整片森林在那火红光亮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安静,似乎在这森林里的一切生灵都做好了休息的准备,沉稳的呼吸等待着夜幕的降临,在这宁静的森林里不远处有位男子疯狂的跑出来,他满身是血瞳孔放大喘着粗气,像只无头苍蝇一样的乱找出口,每跑几步都会转头看看身后有没有东西跟过来,这时,在附近的树林里有一支箭正对着他,看好里程瞄准好角度,嗖的一声,那箭直接射中了男子的小腿,男子倒在地上小腿传来的疼痛让他失声大叫,但他还是不想放弃活下去的希望,艰难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往前跑,嗖的一声,一支箭射过来将他另一条小腿射穿,男子趴在地上两只小腿被箭射中他已经没有过多的力气跑下去,只好趴在地上慢慢的向前爬行,忽然眼前有两只脚阻止了他,男子抬起头看着站在面前的人,这个人身穿满身血味极重的破烂衣服,他的脸扭曲的不成样子咧嘴一笑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秃顶的白色长发更显出这个人的恐怖,恐怖人欣赏着这个待宰羔羊的害怕表情,拿起手中的电锯微笑的对着他,宁静的森林里传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和令人毛骨悚然恐怖的笑声。

第一章这是一座很简单的小别墅,按常理说每一个住户都应该感到高兴才对,怎么说能住到这里的人可以说是非常有钱,但是今天不一样这位住户整个人都处于愤怒的状态,自从白曦和方子寒这两个死皮懒脸的家伙搬进来的那天开始,若潇都感觉自己是上辈子肯定是欠他们的,明明说好就周璐和她两个人住,简简单单的女生宿舍忽然一下就变成了四人套间,而且这两个家伙还不付房钱,更加令若潇气愤的是自己的电视居然被方子寒霸占,自己柔软的沙发上躺着的人居然是白曦,周璐那个家伙还和他们在一块有说有笑的,把她这个真正的女主人放在眼里了吗,若潇噌的一下站起来,不行,她绝对不允许他们就这样住下去,拿好刚刚打印的东西走出房间下了楼,方子寒和周璐两个人吃着水果看着电视里的小品哈哈大笑,若潇忍住心中的怒火走过来,顺手把电视关了。

“喂,你干嘛?”方子寒不愿意的说道。

“从现在开始,你们给我听好了我要宣布一件大事!”若潇背着手看着面前两个对她不满的人,还有一个窝在沙发上根本就没有理她,若潇咳嗽的两声还是不见白曦起身,在这个时候他居然敢无视她,若潇气急了明显是跟她对着干嘛,视线看到了电视旁边的扫把对着白曦的臀部直接招呼过去。

“啊!疼,你谋杀啊!”果然还是武器最有效果,只需一下某些人立马就精神,白曦揉着刚刚受伤的臀部满脸怨念的看着她,这丫头下手够狠的!很好所有人都到位了若潇清了清嗓子说“既然我收留了你们,那么你们就要遵守我的规矩,从现在开始家里的水电费煤气费和平时做饭的菜钱你们要付50%。”

“为什么?”一听到要掏钱方子寒顿时炸毛了。

“没有为什么,谁让你们死乞白赖住在我这,我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整个房子都是我的,想要接着住下去就要听我的!”说完,若潇把打印好的同居协议书发给他们,当然只有白曦和方子寒两个人,方子寒看了一眼周璐。

“凭什么她没有。”方子寒指着周璐质问若潇。

“因为她是我的好姐妹,就凭这一条就可以免去所有的规矩。”若潇回答道。

“我抗议我抗议,若潇你简直就是欺负人嘛!”方子寒站起来大声叫道。

“抗议无效,方子寒如果你不想在我这住下去的话,随时都可以搬走啊,我没有什么意见的!”若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搬出去也正符合她的心意,正愁着撵不走他们呢,这句话顶的方子寒哑口无言,警察局给他们安排的单身公寓月月交钱费用高不说,两个人的套间就只有他一个人,一个人孤身在外地连个朋友都没有更别说找个陪他说说话的人了,那种寂寞孤独感方子寒是最不愿意承受的,现在好不容易认识了两个朋友还这么抠门加小气,想了半天方子寒还是同意了若潇的不平等条约。

“想用激将法撵我们走啊才不会如你所愿呢,能在这么好的大别墅里住着我才不愿意走呢,不就是交交水电费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有工作也不差你这点钱。”说完,拿起桌子上的圆珠笔大笔一挥在协议书上签了字,白曦笑了一下也在协议书上签了字一并交给若潇。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协议从今天开始生效。”协议书上这几个签名让方子寒写的真够难看的,他平常都不练练字吗,自己的名字能写出这样的比划,对他也真是服了,相比之下白曦的字倒是写的非常工整好看,很难想象这两个家伙是那么多年的朋友。

“哦对了,这个你们也要看一下。”若潇把最后那张白纸给他们看说,“这是卫生表,除了自己房间的卫生和洗浴后的卫生以外,其他的卫生包括饭后收拾残局,每个人一个礼拜。”

“不是把,还要打扫卫生?拓跋若潇你是不是要整死我。”不就是在她的房子里住上几天吗,怎么这么多事,还要自己打扫卫生,要知道方子寒最懒得就是干活了。

“我认为这一条可以接受。”白曦看着自己打扫卫生的时间规定说。

“你说什么!”

“怎么说现在这个房子是咱们共同的家,每人打扫卫生一个礼拜很公平,要不然这些谁收拾,总不能再花钱雇个保姆吧!”白曦说到再花钱雇保姆,方子寒闭上嘴不再说话,要不然又该浪费一笔不小的开销。

“好,今天打扫卫生的人是方子寒,方子寒同学请把你昨天脱掉的脏袜子从鞋柜里拿出来马上洗掉。”今天就是他打扫卫生啊,还是当这么多人的面把他袜子的事说出来了要他的脸面何在啊,方子寒把自己的脸埋在沙发靠背里大声哭叫表示抗议,周璐在旁边看好戏的样子拍拍方子寒的肩膀说,盆友你就接受吧,你的脏袜子还在等你帮他洗白白呢!说到一半周璐忍不住哈哈大笑,方子寒把头埋得更深,很后悔把袜子藏在哪。

“周璐,还是你好什么都不用做!”方子寒捂着脸羡慕的眼神看着周璐说。

“你以为我是真的不用交钱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璐璐你…。”意识到周璐可能有些误会,若潇连忙解释道。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是我也不能在你这白住,我父母会每个月给我零花钱,我会拿出一些交水电费这样就公平了!”周璐打断若潇的话,她知道若潇家里有钱但是尽管再好的朋友,也总不能在她的家里白吃白喝吧,况且这也不是她的性格。

警察局里郑幺弟泡好一杯香浓丝滑的拿铁咖啡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口接一口地品尝享受,每品尝一口都会感叹一句,“还是风平浪静的日子好啊,没有人报案没有人死亡天天就这么悠闲的过着下午的生活,简直就是天上人间啊,你说是不是。”方子寒趴在办公桌上,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昨天就在昨天,他的小蛮腰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他的全身都在疼痛,那么大的别墅全部都让他一个人收拾,楼上楼下忙里忙外,最可恨的就是那几个家伙买了一大堆的零食坐在沙发上开吃,剩下的果核果皮和各种垃圾袋随意扔在地上,还放开话说反正今天有人打扫卫生,若潇和周璐这么做是有很大的原因,但是白曦这个家伙居然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跟她们一起胡作非为,奇怪的事白曦为什么主动提出要跟她们住在一起这一点方子寒始终想不明白。

“喂,我跟你说话呢,你听没听见啊?”郑幺弟敲了敲方子寒的桌子,知道他破获黑色星期天杀人案有功,上个礼拜局长不是当众表扬他了嘛,按他的性格来说应该兴奋炫耀上几天几夜才对,怎么今天就是这副德行。

“别闹,我现在困着呢!”方子寒闭着眼睛摆了摆手说。

“怎么了这是?兴奋过度了?”郑幺弟开玩笑的说道。

“哎呀,没有,你就让我好好睡一觉吧,我现在都困死了!”方子寒迷迷糊糊的双手合十的求着他说。

“这就是你办的事!”刘英武队长的怒吼传过来,方子寒的困意顿时消失了,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悄悄趴在窗户上看向对面的办公室。

秋茉笔直的站在原地聆听大队长的怒吼不敢吱一声,刘英武每次发脾气就像一次地震一样,周围办公室里的人也肯定都听到了,好事的人一定会来偷偷旁观,此时的秋茉恨不得找个地缝现在立刻马上钻进去。

“秋茉,我要你把这件事给我解释清楚!”说完,刘英武随手把几张照片甩在秋茉面前,每一张照片上都是一个个天真的孩童和走入中年的妇女,确切的说应该是这几天失踪的儿童和家属的照片,“我们已经尽力的在寻找这些失踪的人口,只是…。”

“只是什么?你告诉我只是什么?只是你现在站在我面前跟我说一切都没有线索是吗!”刘英武抢断了秋茉的话,秋茉现在没有任何的说话权,只好乖乖闭嘴等着队长强烈批斗,刘英武看了一眼秋茉放松了口气说“好了,我不想听到任何理由,秋茉我限你几日之内务必将失踪人口找回,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内部力量也好外部力量也罢,总之我需要一个完美的答案。”说完,在柜子里拿出一个信封放在秋茉面前,内部力量也好外部力量也罢明眼人都能听出来这话里话外是什么意思,但是自从那个案件成功告破之后小丫头就放出话来不再接任何刑侦案件,人家可是下定决心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结果在这个时候把她找来也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

“秋茉姐,好像被老大骂惨了!”窗外的两个人看着里面的场景,秋茉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再加上刘英武的那张脸已经臭的不能看了,方子寒猜测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听说,好像是关于一个拐卖儿童的案件有关!”郑幺弟想了半天说到。

“拐卖儿童?看她的样子估计是没什么线索呗!”当领导也有当领导的烦恼,动不动就会因为一件案子被听头上司劈头盖脸的骂一顿,透过玻璃窗看到秋茉的样子后,方子寒竟然从心底里有一点说不出来的幸灾乐祸。

“听说好像没有那么简单,这一次不光是儿童丢失就连同家属也一并神秘失踪了!”

“这是什么案子?拐卖儿童和拐卖妇女两个案子合并了!”刚说完这句话啊就听到对面传来砰地一声关门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出来了,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办公位置上,自己做自己的事,就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秋茉回到办公室看到两个人都在做自己的事,带着众多的炸药从他们身边经过坐在办公位置上,方子寒偷偷的看了一眼秋茉,发现她正在注视着自己,吓得方子寒赶紧收回眼神手忙脚乱的忙活,第一次生气自己怎么没有活可干。

“方子寒!”秋茉忽然叫了一声。

“有!”方子寒噌的一下站起来,站得相当直溜的回应秋茉,殊不知在他的手上已经开始出汗,秋茉姐不会拿他出气吧,偷偷的看一了眼郑幺弟,还望看在兄弟份上帮他一马,就算不是兄弟怎么说也是同事吧,没想到郑幺弟却对着他比划出上帝保佑的手势,愿他一路平安,此时的方子寒的心里分分钟强烈鄙视他,关键时候一个人都靠不住,方子寒给自己吃了一颗安心丸,没事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方子寒你跟我走一趟。”过了许久秋茉拿着信封对方子寒说到。

周璐在厨房里榨好三杯水果汁端出来,白曦坐在饭桌上对着电脑不停地打字,周璐把水果汁放他面前,白曦好像特意不让她一样,慌忙地合上电脑警戒的眼神看着她,周璐把果汁放在桌子上就走了,沙发上若潇吃着苹果看着电影,周璐把果汁放在她面前,电视里正好放着杀人的片段。

“真恶心,潇潇,你的口味还真重!”周璐最看不得的就是这样子的杀人电影,死人就死人呗还要用这么变态的方式,而且每个杀人的人都长的比变态还变态。

“还行吧,我觉得这片子不错,杀人手法可以和电锯惊魂相比!”说着,若潇拿起果汁喝了一口,两只眼睛完全盯着电视频幕,根本就没有认真的听周璐说话。

“喂喂,你看白曦在哪干什么呢?我刚才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好像在故意隐藏什么!”周璐拍拍若潇的胳膊说,白曦这几天都在跟着他的电脑过日子,还一直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啊!他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呗!”若潇随便的敷衍了周璐,周璐不满的瞪了她一眼,转眼看向电视。

“大姐,咱能换个片子行吗,这个致命弯道你都看了多少遍了,天天杀人还那么恶心我就纳闷了你不反胃吗?”说实话若潇的口味还真的不是一般重,致命弯道是美国一部非常变态加恶心的影片,主要讲述的是几个年轻人进入森林后遇到了杀人狂魔,而且这几个变态杀人狂魔就像老猫抓耗子一样的喜欢将进入森林的人玩弄致死,并且死相非常恐怖,结果只有几个人逃脱了噩运,剩下的只有默默的接受死亡,周璐想不明白这部片子到底哪里吸引若潇的眼球。

“璐璐,你说如果这些人出现在现实生活中你会怎么办!”电影演到一半,若潇忽然转过头问出这样的问题。

“你能别吓我吗,小心脏受不了!”周璐拍拍胸脯,这种问题她也问的出口,打死她她也不想碰到这些变态人。

“切,扫兴,我只是随便问一下,看你害怕的样子,再说了这些都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有啊!”若潇鄙视了一下周璐,一点也不懂什么叫幽默感。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起来。

周璐拍拍手起身打开大门,秋茉和方子寒站在门口,“秋警官快请进!”周璐有礼貌的请他们进来,一进屋内秋茉有点傻眼了,怎么白曦也在这里?他们几个住在一起?

“秋茉姐,您怎么来了?”白曦合上电脑走过来说,若潇擦了擦手上的水果渍也走了过来,哎呦警察局的大稀客啊,怎么有闲心到她的地界来了,看着身后跟着的方子寒,就知道秋茉这次来肯定没好事。

“秋茉姐,您怎么来了?方子寒你没有家门钥匙吗?”若潇的话从秋茉身上直接跳到了方子寒的身上,好啊,难怪那这小子突然提出要换宿舍要搬出去住,原来他们几个是住在一起啊,还这个这么好的别墅,秋茉面带微笑的给了方子寒一个充满杀意的眼神。

“啊,那个~我今天出门上班忘记带了~哈哈”方子寒挠挠头,随便地找了理由打哈哈的说道。

“秋茉姐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白曦开口问道。

“其实我今天来是想请若潇帮忙,帮忙破…。”

“我现在天天学习很忙的,马上就要考试了恐怕没有什么时间!”刚听到破这个字,若潇反应快的说自己学习忙,果然她猜的不错,秋茉来找她除了帮她破案子几乎也没什么事,找她出去吃饭聚会更不可能,若潇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动手扒橘子。

“若潇,你先别急着拒绝,我真的是有急事想找你帮忙。”秋茉看到若潇不愿理睬的样子,有些着急跟着她的脚步走上去。

“秋警官,我说了,我不再破什么案子了,上次那个案子是关我的清白我才不得已破案的,再说了破案不是我的专长,那是白曦的特长你应该找他才对,破案是你们警察的工作,我随随便便地抢了不就是抢了你们的饭碗了吗!”看得出,若潇是真心不愿意再破案了,若潇的话堵住了秋茉的嘴,她说的没错破案确实不是她的工作,但是这件案子她思前想后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她了,秋茉在包里拿出一个信封,这个信封是队长亲手交给她的,秋茉把信封放在若潇的面前说“这是局里特批给你的一笔费用,这笔钱我请你帮我们破了这个案子。”上面这是下了血本了,方子寒看着信封,那么大的信封里面肯定是不少钱,想不到为了这个案子上面能特批这么多钱,如果是我我就马上答应,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若潇,警察局能做到这个地步看得出是真的想让她帮忙,若潇淡淡的瞥了一眼信封,说“这是什么意思?用这些钱的打破我的原则?我说过了我不破案,秋警官请把你的钱拿回去。”原本若潇只是想单纯的拒绝就可以了,没想到当秋茉拿出那笔钱之后,若潇的心顿时冒出一股火,这是几个意思拿钱来砸我吗,我们家什么都缺但是唯独不缺钱。

“拓跋若潇,你别在我面前摆出这种态度,警察局找你帮忙那是看得起你,我就不相信没有你我们就找不到孩子!”看到若潇的态度秋茉激动的对她说道,说这些话的时候秋茉的眼睛里有些泪光。

“孩子?什么孩子?”白曦奇怪地问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