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1040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刑侦办公室的气氛异常的安静,白曦正坐在方子寒的办公位置上翻看案件的所有资料包括顾薇可疑的死亡手法,幺弟喝完最后一点咖啡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余味,眼神看了一眼自己的位置离饮水机只有几步之遥,杯子里的咖啡还剩一些完全可以再加些水,这要是在平时肯定会再续上一杯但是现在,幺弟又悄悄的瞟了一眼秋茉,秋茉的脾气可以说是点火就着,从方子寒出去找若潇到现在她几乎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压着怒气直勾勾的看着门口。

终于门被打开方子寒走进来,三个人的眼神齐刷刷的看向他,再看一眼估计就是他身后到底有没有把若潇带回来,方子寒心领神会的耸耸肩说“若潇她说,她不想查了!”

“不查就不查,不就是个小姑娘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就不相信这么多经验丰富的警察在这还破不了一个小小的杀人案,方子寒这件案子从今天开始你来查。”秋茉的暴怒值已经冲到了极点,一个小丫头不知天高地厚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腕呢,在她面前敢甩什么脸子,要不是看到她身上那股子不服输的劲她才懒得帮她,方子寒怀疑耳朵没有听错吧,让自己来管这件案子,可是他一直都是在若潇的身后跑来跑去的,貌似也没有太深入调查。

“不是吧秋茉姐,让我来查案子,我……”

“你什么你就让你查哪来那么多废话!你听着方子寒这是在你实习期期间最大的案子,如果你在这期间把案子解决了到最后的测评中我肯定会给你非常满意的答案,但是如果你不能的话……那我就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了!”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一开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躲着他了,这位秋茉警官发起脾气来还真不是盖的,方子寒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上千万句秋茉的坏话,不过秋茉的话说的很对,实习期过后确实需要长官的肯定才能留在刑侦组,那么多组结果自己倒霉的被分到秋茉的手下,警花秋茉顺理成章当了他的上司,方子寒想在反驳几句可是看到秋茉的样子,只好叹了一口长气。

“我帮你。”白曦看着文件说,方子寒仿佛看到了一丝曙光,张开双臂就要飞奔上去拥抱白曦,对着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你真是我的兄弟啊!怎料白曦却躲开他的拥抱让方子寒扑了个空,“我只是对这件案子感兴趣而已,顺带帮你的忙。”其实更多的是好奇若潇为什么不想查了,还有方子寒在暗中做的事,她到底发现了什么才决心不洗刷自己的清白。

入夜时分,寝室里的三个女孩睡得很沉,完全可以听见女孩们熟睡的呼吸声,欧阳青青睁开眼睛再一次确定她们已经熟睡之后光着脚轻轻的下了床,每做一个动作都十分小心生怕吵醒若潇和莫雪,欧阳青青走到若潇的床前拿出准备好的小刀,对着若潇的脸又对向她的脖子,只要一刀就可以让她死,那个人承诺过若潇死了她就可以活,但是……颤抖的手停在若潇的脖子上,这可是杀人啊,她承认自己平时很讨厌拓跋若潇可是却从没有想过要杀死她啊!这时若潇忽然动了两下,吓得欧阳青青赶紧把刀收起来躲在一边,听到若潇熟睡的声音欧阳青青才松了一口气,床头的手机忽然震动微微作响,欧阳青青收起小刀打开手机,看到短信后匆匆离开寝室,没有看到身后宿舍的门悄悄打开,有一双眼睛看着她走了出去。

又是沉重的星期六,校园里一大部分的学生都申请成功回了家,对于他们来说明天的星期天是恐怖的,若潇一大早上起来就看到欧阳青青不见了,打她手机很多次都是关机状态,眼看着明天就是星期天了,欧阳青青这两天反常的样子让若潇有些担心,不过又晃了晃脑袋自己都已经不管这件事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欧阳大小姐的脾气她又不是不知道,一向独来独往而且她也不喜欢和自己说话,不接她的电话也很正常。

“你呆呆的站在这干什么呢?”若潇站在欧阳青青的床前,莫雪对着镜子梳着头发说道。

“没什么,就是好长时间没有这么轻松了,有点不自在。”若潇看着手机这是第一次特别希望有电话打进来然后跟她说话,也罢可能是以前她的心都是悬着也有些太紧张了,叮铃电话响了几声,若潇高兴的打开一看才发现是推销卖车的垃圾短信,苦苦的笑了一下,这样的生活不就是她一直以来都习惯的嘛,既然是习惯那还期待着什么。

“你这笑比哭还难看!”莫雪坐到若潇的身边说,虽说是玩笑但是若潇竟然笑不起来。

“好了,好不容易赶到了一个平静的星期六,我们出去玩吧,这个星期六可不能浪费啊。”说的也是,好不容易不用听老师叽叽歪歪的讲课,不趁现在放松一下更待何时,若潇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一点微笑,好吧,出去玩玩放松放松。

“这就是你这几天调查的东西?”白曦看到桌子上摆满了不着边际的线索,“没错,这就是若潇让我这几天查的所有东西,她说把这些东西查明白了就离真相不远了,但是谁哪知道她自己会出岔子。”方子寒撇撇嘴说着一大堆的抱怨话,要说没有收获也有收获,可要说有收获却又不知道从何下手,白曦皱着眉头把每一个线索都认真的看了一遍,忽然看到了小瘪杜的证词,又想到了若潇那天收到的王芯的照片,两者之间居然有这么大的联系,剩下的线索白曦又翻了一遍,不是吧,这就是她不想干的原因吗?但是这个原因未免有些太牵强了,难道说是和上次去周亚强家有关系,白曦想到若潇是从周亚强家出来之后才说不查了这句话,那关键会不会是在周亚强的家里。

“方子走,我们去趟周亚强的家。”

出了校门口出租车三绕两绕载着莫雪和若潇来到了上次周璐在车里说好喝的那家奶茶店,记得周璐说就是因为这家的奶茶做的实在太好喝了,才让她在关键时刻上厕所没有及时的营救莫雪,还有周璐说那个神秘的网友当时在调戏莫雪,想到这里若潇看了一眼身边人。

“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啊!”莫雪把奶茶放在若潇面前打趣的说。

若潇摇摇头喝了一口奶茶,味道还不错难怪周璐那个吃货会喜欢,“那个,若潇啊,你真的不打算在查案子了?”莫雪小心翼翼的问到,若潇看了她一眼说,“不查了,知道那么多干嘛!”这个回答让莫雪沉默不语,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店里靠窗户的位置上两个人面对面的喝着奶茶没有话语交际。

门铃摁了几次就是不见屋里的主人出来,周母不在家吗?白曦喊了几声也没有回应看来她是出去了。“白曦,你确定这是周亚强的家?我们会不会走错了?”方子寒说道。“我记得就是这,不会有错。”嘴上是这么说但是白曦的心里还是有些疑问,从奶茶店出来若潇也没有说过几句话都是莫雪在随时挑起若潇感兴趣的话题,既然都已经不查了可是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口袋里的手机依旧没有响声,明天就是星期日了,欧阳青青的手机到现在还是关机状态,但愿星期日那天不要有任何事。

“若潇?若潇?”莫雪的手在她眼前晃了几下说。

“啊?怎么了?”若潇回过神露出一抹微笑的问道,“若潇,自从你上次说不在查案之后就一直处于思想游离的状态,要不你还是查下去吧!你这个样子真的很令人担心!”若潇摇摇头回答“我既然已经说过不查了就不会再介入,可能是突然消停了几天还没有习惯吧!”不知不觉两个人走到了周亚强家附近,若潇停住了脚步下意识的脑海里居然想转身就走,没有人看过她来过并且她也没见过周亚强的妈妈。

“方子寒和白曦?他们怎么在这,堂堂警察不知道私闯民宅是犯法的吗!”听到莫雪愤怒的声音后若潇才看到白曦正在敲门,他们怎么在这?莫雪说的没错在她们这个角度上看白曦确实是在暴力敲打大门,话毕莫雪快步的跑过去,若潇愣在原地看着她着急的背影。

“私闯民宅啊!”莫雪的怒吼显然是吓到了两个人,白曦回头看到莫雪气汹汹的站在背后,而不远处若潇在静静的观望,“没有,没有,莫雪你误会了我们只是有些问题想问问周阿姨!”一听到私闯民宅四个字方子寒连忙解释,然而莫雪却不依不饶甚至还搬出这件事一定要告诉秋茉警官,让她看看她手底下都是些什么样的人,早知道这样就不陪白曦来这了,现在倒好给自己扣上了私闯民宅的帽子,方子寒现在后悔的连肠子都青了,以为白曦会出来解释一下,结果白曦那家伙一直看着若潇,若潇漫步走到对面方子寒把求救目光看向若潇,希望她能出来帮他解释一下。

“这不算是私闯民宅,怎么说这里也是关于案子的重要场所,警察是有权利对这里进行询问的!”漂亮,这回答令方子寒相当满意,没错他这是正当的进行有权利的访问,莫雪的怒气还是没有消散但是已经没有什么话能说出口了,“周阿姨,可能不在家!”沉默了好久的白曦开口说道,又敲了几下门果然还是没有回应,“可能有事出去了,现在不在家很正常!我们走吧!”白曦还想在敲敲门他总觉得周母就在里面,难道说真的是有事出去了,莫雪和方子寒急切地催促道白曦只好选择放弃,没走几步房子里突然传出一声巨响,四个人惊恐的跑回门口不停地拍打着房门,这个声响应该是屋子里什么东西被推翻的声音,慌乱之下若潇忽然想到了周母卧室里那个组装的塑料衣柜,周母的卧室正好对着玻璃,几次地拍打呼喊都不见周母开门。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莫雪的话正是他们不想听到的。

若潇跑到窗户面前看到里面满地的花瓶瓷器碎片,还有倒在地上的大衣柜,在大衣柜的旁边有一只手无声息的躺在地上,白曦随手找了几块大石头对着玻璃扔了过去,莫雪也拿起石头跟着白曦把玻璃打碎跟着他跳进屋子,白曦和方子寒费劲的挪开沉重的衣柜发现周母果然被压在底下,头上还有鲜血渗出,莫雪抱起周母的头试了试有没有呼吸之后又掐了一下她的人中,过了许久周母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这次阿姨真的惨遭不幸了呢,看清了眼前的人最后的目光停在若潇的身上,努力想坐起身来拉住若潇的手,“阿姨,你怎么样没事吧!”若潇问,周母张着嘴想对她说些话,若潇把头靠近周母想听听她要说些什么,不料,周母还没有清楚的说上几句,她的身体猛然抽搐蜷缩在地上,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见事情不对白曦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20急救电话,这时周母用尽全身的力气扑倒白曦身上把他的手机打落,当若潇拿出手机再次拨打电话时,听到白曦说“没用了,周阿姨已经死了!”

秋茉的速度来的很快,刚进门就看到若潇站在一边,这丫头不是说不想查案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随后跟来的季法医对着刚刚死亡的尸体当场做了一次检查,白曦若潇四人被秋茉叫道客厅进行逐一询问。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刚进来的时候阿姨就已经被衣柜压在底下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阿姨突然全身抽搐,接着她就死了,我们还没来得及打120。”方子寒一五一十的向秋茉回报,秋茉的眼神一直等待着若潇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事情就是方子寒说的那样!”若潇的眼神从来没有离开过周母的尸体,还有满地的花瓶瓷器,她好像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没有看到过这些花瓶,而且他们在外边的时候只听到了一次声响,这么多的花瓶想要一次性全部砸碎对于阿姨一个人来说有点困难,但是加上塑料衣柜就好办了,把所有的花瓶都放在衣柜上,只要用力一拉就可以搞定,但为什么要把自己压在下面,难道说阿姨想自杀?

“我好像记得某个人不是说过不在查案子了吗?怎么她也会出现在现场呢?”秋茉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话里带着一股子憋住的怒气对若潇疑问,“巧合!”巧合?你居然说是巧合,还说的那么满不在乎的样子,秋茉攥起拳头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当初要参与的人是她现在说不查的人也是她,当她秋茉好欺负呢是吧,说怎样就怎样想干嘛就干嘛,还把她这个警察放在眼里了吗。

季法医摘下口罩走过来说“当警察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是这个脾气小心找不到对象嫁不出去。”一句话顶的秋茉哑口无言,和她一起进公安局工作的同期同班同学,比她岁数大的都已经是孩子家长了,岁数小的都有对象了,就是剩下她自己还没有个像样的人。

“死者头上的伤口不是致命伤,别看是被柜子压在底下但是不足以丧命,进一步的调查等到我回到局里之后把她解剖,再给你们报告吧!”季法医习惯性的把手放进两边侧兜里说。

“哦,知道了。”秋茉没好气的回答,季法医年龄比她大,她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能撅嘴做一次无声的抗议,季法医看到她这个样子笑了笑,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啊,虽然干了这么长时间的警察还是改不了这心气。

“秋茉姐,这是在死者身上找到的。”搜索死者身上的遗物时发现,周母在死亡时她的右手一直紧紧握着针管,同时在右侧的衣兜找到了一张类似遗书的信,季法医先一步接过遗物,不是因为好奇是什么东西而是她看到了那个针管,针管里的液体季法医看过之后惊讶的说“这是氰化钾。”

又是氰化钾,这个氰化钾就像黑色星期天一样,总跟着案子总跟着人命有关联,郑幺弟看到秋茉带着方子寒他们急匆匆的回来,那肯定没什么好事情,但是没想到他们身后还跟着拓跋若潇,他们还真有手段这么一个大活人就被她们活活劝回来了,看秋茉的表情郑幺弟预感即将有大事要发生,迅速的打了满满一小壶的热水准备泡咖啡,季法医拿着周母的尸检报告进来的时候也感觉到了很恐怖的凉意,唯一有点生气的地方就是郑幺弟正在享受着他的咖啡,和沾沾自喜的预感小聪明。

“结果出来了,在她的身体里确实有氰化钾的成份。”这个结果一出有人是意料之中但更多的是惊讶,周母死于氰化钾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四个人当中有真正的凶手,秋茉把目光放在了他们四个人身上,据他们所说,刚进去的时候人是活着的不一会就死了,尸检报告上说身体里有氰化钾,那就没有任何的怀疑之处,四个人当中有人当场杀死了死者,此时若潇的心里有些乱,周阿姨就这样离开了人世,但是若潇不明白当时她为什么要打落白曦的手机,如果电话打的及时那么周阿姨就还有一丝救活的希望,可是她为什么这么做,是要阻止什么还是要保护什么,想到这里若潇的脑子里忽然放空变的空白,假如说是要保护的话那是不是就意味着…。

“秋警官,周阿姨的遗物能给我看看吗?”若潇的话一出,几双眼神齐刷刷的看她。

“你不是不想再查案子了吗?给你看你能帮我们做什么?”秋茉笑了笑摆出一副高傲的样子,是啊,秋茉说的没错自己已经不再插手这件案子了,还管那么多事干嘛平白无故的遭人白眼,“抱歉,是我话多了!”话毕,若潇拉着莫雪离开警察局。

“站住,拓跋若潇警察局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你们四个出现在案发现场并且还接触过死者,到目前为止你们都有作案的嫌疑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一步都不准离开警察局!”拓跋若潇的态度让秋茉的脾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方子寒从来没有看到秋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若潇也真是的就不能给秋茉一个台阶下吗,“秋茉姐,证物能让我看看吗?”眼看着办公室里的大火山面临着爆发趋势白曦开口说道。

秋茉看了一眼白曦,把证物扔给他自己瞪了若潇一眼,打开纸条上面的几句话让白曦很震惊,若潇背对着他们站在门口迟迟不走,应该是等待纸条上写的是什么东西吧,白曦微微笑了一下这家伙明明很在意却还那么装着矜持强要自己的面子!“周阿姨说,这一切的事都是她做的,目的就是要报复那个曾经伤害他儿子两个的女孩,是她们毁了周亚强的一生,至于顾薇谁让她也参与了一切那是她是罪有应得,周亚强已经死了所以她要让她们下去为她陪葬,现在该死的人都已经死了她也没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了。”白曦念完后,好像办公室里的空气又冷了几分,“就这些?”方子寒走过来怀疑的问白曦,这么大的杀人案结果就是因为这?简单的报复三个女孩子?

“这就是纸上写的所有内容,你还想听到什么?不信你看!”白曦将纸条递给方子寒,方子寒把纸条上每一个字都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还真就是几句话,结果这么简单让他一点都没有案子结束的成就感。

“不是吧…。”

“不是什么不是,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还不信什么,还有你白曦读个遗书那么大声干嘛,生怕别人听不见是吧!”秋茉的话里带着异常尖刺,白曦当然知道秋茉这句话的意思,只是没有当面点破,现在最重要的是若潇她明不明白。

真的就只有这样吗,一切的案子就这样的结束吗?整个杀人案真的就在此真相大白吗?若潇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想起周母临死之前在她耳边说的话,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若潇听得很清楚,真的要这样结束吗。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很同意周阿姨这样做,谁让她们两个玩弄人家的感情了,现在可好搭上自己的命了吧,这就是报应啊!”莫雪气汹汹的为死去的周亚强抱不平,都是为人子女,自家的孩子被别人害死了当然要选择报复了,方子寒非常赞同莫雪的看法连连点头“嗯嗯,确实是可以理解但是杀人总是犯法的,不过好在真正的凶手已经认罪伏法自杀了,我看咱们这件案子能告破了,秋茉姐我最后的评价你可要好好帮我写啊!”

“好吧,即然真凶都已经死了,就只好宣布结案了,方子寒你放心你的评价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秋茉友好的拍拍方子寒的肩膀,此时方子寒的脸上都乐开了花了,没想到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比想象的来的还要快啊,接下来都可以联想到自己站在荣誉台上,各个领导对他逐一表扬,然后再是台下所有的女警察们对他疯狂的迷恋,这些想象都让人高兴。

“案子告破,我们回去吧!”遗书念完之后,若潇一句话也没有说,真不知道他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刚走出门口没几步白曦追过来说“没想到案子的结局会是这样,若潇你…。”

“我们去要一张阿姨的照片吧,怎么说阿姨生前对我非常好,要张照片留个纪念。”若潇打断白曦的话自顾自的走进物件室,正好看到刚洗好的照片放在物件室的桌子上,其实警察的办事效率还是挺快的,这么快就把照片洗好了,虽然不是哪些艺术照,但也是死者生前最后一张照片。

“若潇,我们还是走吧,死人的照片你还留她干什么看着多吓人啊,再说了这些都是证据他们不可能随随便便的让你拿走的!”莫雪看到照片恨不得退避三舍,这么血腥的东西真不明白若潇怎么会看的那么入迷,“若潇,你真的不会是想拿回去吧,要知道警察局里的东西是带不走的。”白曦也在好奇若潇到底在干什么,周母的遗书已经念给她听了,相反的她怎么没有反应,难道说若潇真的相信所有的一切都是周母做的?这里面有太多的解不开的疑问,即然周母想赎罪自杀那她完全没有必要在临死的之前还对若潇说话。

“我只是想看看而已。”这些就是死者全部的照片,再加上王芯关玥的那几张,果然共同点还是那一处,可是就是想不明白黑色星期天和绘画室到底有什么关联,除了这一次周母自杀是在自己家中,与自己相关的两个人都死在绘画室,而且完全也是按照自己小说中杀人的,在那封遗书中只写了单纯的报复心理与动机,按理说动机的话当年目睹了周亚强整个自杀的经过,若潇自己也是逃不了干系的,绕了一圈结果自己反而没事,她这么做没有道理啊,歌曲,绘画室,照片,小说,红姐,最后是遗书,她们之间到底有着什么关联,若潇闭上眼睛拍了几下脑袋,脑袋里这几个字越想越不明白越想越乱。

“喂,你没事吧!好好的怎么玩起自残了?”若潇疯狂的举动,吓了白曦一跳,她不会是想不开要自杀吧,这时,白曦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什么?黑色星期天在学校里响起来了!”电话说到一半三个人同时愣在原地,不可能的案子不是已经结束了吗,周母不是已经认罪伏法了吗,黑色星期天怎么还在播放,如果黑色星期天放出来了,那学校里必然有人死亡。

刚接到学校的报警电话,秋茉带着人一路开着警车直接来到学校,本以为已经结束了没想到音乐又播放器来了,前一秒方子寒还在为自己受到表扬而高兴欢呼,后一秒就感觉脑袋直接被雷劈了一下,说好的成功破案到哪里去了,星期六在学校里逗留的学生几乎全部跑到操场上避难,广播的喇叭里依旧放着黑色星期天,秋茉第一时间领着人冲进广播室,结果令她失望广播室里空无一人,电脑的显示屏上正在播放那首歌,估计会不会是那个学生在恶作剧,白曦开着车载着若潇莫雪三人来到学校门口,刚进校门就看到学生们聚集在操场中心,秋茉也从广播室刚出来。

“怎么回事?”若潇上前着急的问。

秋茉收起枪说“应该是那个学生在恶作剧广播室没有人,看样子是哪个学生放开音乐后就跑了,害我们白跑一趟。”恶作剧?谁会做这样的恶作剧?自从黑色星期天在学校里出命案以后,有谁还敢提这个音乐的名字,秋茉把家伙收起来对他们说,没事恶作剧一场,我们回去。

“不对,这不是恶作剧。”秋茉的话刚说到一半,若潇突然大声叫道,音乐一出必有人命,“不好,绘画室。”说完,若潇快步跑向绘画室,自己好像忘了一个重要的环节,是关于在绘画室的环节,也是关于那天在绘画室上课和周亚强他们的环节,白曦二话不说直接命令大家跟上若潇的脚步,绘画室虽说是偏远但不至于太远,没几分钟就到了,但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到了一丝压力,包括实习生方子寒,因为两次出现人命案的现场就是绘画室,若潇站在绘画室门口望着那把大锁,现在打开了锁那是不是就看到有个死人在里面,满地的画纸,每一张都写着对这个世界绝望的遗言,这个时候呼吸变得沉重就连身体也变得僵硬,若潇承认她在害怕,害怕里面就是她不想看到的。

就在打开门的时候所有人的神经都已经做好了看死人的准备,但是没想到里面居然没有死人,并且地上很干净也没有任何血液,在最里面的墙角有个人颤颤巍巍蹲在那里,若潇走近一看,看清楚这人就是今天手机一直都关机的欧阳青青,她有些神智不清的萎缩在墙角里,看到来者是若潇变得更加恐惧,开始哭嚷大叫嘴里不断的嚷着不知道,我不知道。

“青青,青青!”若潇轻声呼唤了几声,欧阳青青迟钝的看着她,忽然两只手抓着她的左手不让若潇离开,“青青,你怎么了?”

“我求你别杀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求求你别杀我!”说完,欧阳青青对着若潇磕了几个响头,请求若潇的原谅,这时若潇注意到欧阳青青的两只手有些奇怪,在她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分别被胶带绑在一起,忽然想到周母在临死的时候她的手也只这样的造型,王芯死的时候也是一样,剑指拿着匕首,若潇想扶起欧阳青青,不料欧阳青青却发起疯来将若扑倒在地并掐着她的脖子,死命的不放手,眼看着若潇被掐的呼吸不上来,方子寒和白曦连忙同时上手把欧阳青青强行拉起来。

“怎么样,你没事吧!”白曦拍拍若潇的后背,若潇大口大口喘的粗气,这时白曦第二次在这种情况下救了若潇,若潇摇摇头说没事,欧阳青青在警察的禁锢下发了疯的冲着若潇大吼大叫,口口声声要若潇去死,马上去死,秋茉命令他们把人带下去并让季法医给她打一针镇定剂,在闹下去恐怕就要出人命,虽然那个人总在她面前摆臭架子。

“已经是第三个了,在这间绘画室里她已经是第三个受害人了,难道说这里曾经受过诅咒?还是说真有鬼魂在作怪?”方子寒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这话说的白曦真的很想一枪打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了什么东西,“说你的毕业证是买来的你还狡辩,你想想看连续三个人都在绘画室里出事,那也就是说这件绘画室里有什么来头,或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比如…。”

“比如王芯生前对你说的话!”若潇插了一句白曦的话,白曦点点头表示没错。

“对你说的话?她说什么了?”方子寒急切的问下去。

“反正就是关于案子的话,你知道了也帮不上忙。”白曦第一时间就反驳了方子寒问题,瞬时间给了方子寒一种你知道的太多不好的表情,拜托,他怎么说也是一名正经八百的警察好不好。

“小白子,还记得王芯对你说的话吧,等一会你跟我过来,我有话问你。”若潇在白曦的耳边轻轻说道,白曦诧异的看着她,平白无故地说这件事做什么。

“你是指无论发生什么一定要我来绘画室这句话,难不成那东西…”白曦的话说到一半,若潇咳嗽了两声,有意不让他说出口。

“喂,你们几个在那边唧唧歪歪的说什么呢,赶紧跟我回警察局看看这小姑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拓跋若潇她为什么要攻击你,你给我好好解释清楚,还好这次总算是没有出人命,否则又要没法交代了,还愣着干嘛赶紧跟我回去,快点!”秋茉在一旁急切地催促道,若潇白了她一眼这次又把自己拽下水了,不过欧阳青青的行为举止确实很令人奇怪,也罢,还真的很希望没有出人命这是最好的。

夜晚,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翻过围墙走近学校楼,孰轻孰路走到绘画室,绘画室的门还是锁着门上贴着好大一张纸上面写着禁止入内,走廊里阴森恐怖,稍微有点风随草动都像是鬼魂凄惨的哭,黑影在兜里掏出钥匙打开绘画室的门,在欧阳青青蹲着的角落里翻找着什么东西,这时,在背后突然传出一阵哭声,黑影的顿时愣了一下,他的后背汗毛都竖起来了,僵硬的身体回过头看去,眼睛被插铅笔的王芯正站在他身后正对着他,右边便是满脸是血的关玥她的手指也是插着铅笔,血液顺着她的手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黑影猛的站起身来本能的想往后退,没想身体却碰到了什么东西,惯性地回过头看去一具无头女尸吊在房梁上。

“啊!”黑影大叫了一声。

啪—屋里的灯瞬间全部亮起来,除了那几个人以外,剩下的全部拿着手枪对着他。

“果然是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