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619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潇蹲在茶几旁边鬼鬼祟祟的像是在看什么东西,白曦放下杂志轻声走到若潇背后想看她到底在做什么?悄悄的走到若潇身后看到她正在发短信,自己还是晚了一步没有看到短信内容不过收件人白曦还是看的很清楚,短信收件人就是方子寒,果然这几天若潇和方子寒一直都是单线联系,但是就是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在搞什么鬼,白曦注意到若潇手里的大信封,难不成这信封里有什么东西。

“若潇,你干什么呢?”白曦说道。

听到白曦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若潇像是受了惊吓连忙把手机关闭站起来退后了几步与白曦保持距离,大信封也被她藏在身后,“没,没干什么啊!”若潇对他敷衍的笑了笑说,白曦看了一眼若潇身后的信封问到“你真的没干什么?”

“当然了,我还能干什么,阿姨让我帮她拿感冒药,我就只是帮忙找药而已!”说完,若潇打开柜子翻找了几下,手上拿着信封把它放在茶几侧面不能让白曦看到,治疗同一种病的药太多阿姨又没有告诉若潇是哪一个,索性若潇把所有药都拿出来交给白曦说“你去问问阿姨需要吃那种药?”白曦指了指自己,再次确定要我进去给阿姨送药?“对啊,没事你可以进去的!”若潇把药全部都塞进白曦手里强迫性的转过他的身体,让他去送。

白曦有点不好意思的站在门外,怎么说里面也是一个小姑娘在做美容,而且他知道一般美容院这样的地方不是男士止步嘛,白曦敲了敲门问到“阿姨,我把您的药给拿来了,方便进去给你吗?”“你进来吧!”白曦咳嗽了两声慢慢推开门,里面并不是他想像的场景,莫雪也就是躺在美容床上而已,闭着眼睛享受着阿姨在她脸上的按摩,可以看出阿姨的手法非常专业,白曦把药放下旁边说“阿姨我也不知道你要吃哪一种,若潇就让我把这些都拿过来了!”“谢谢你了,就先放在那把,我一会自己吃!”周母虽然对白曦说话但是手里的活却一直没有停过,这个美容的手法好像在哪见过,白曦在心里默默的数着每一次按摩的次数,忽然对周母说“我还是在外面等你们吧!”

关上门的那一刻,若潇已经把信封放回到原处,白曦在沙发上找到刚看到的那本杂志,我好像就在这看过,怎么就没有了呢?“小白子,你找什么呢?”若潇问,沙发上的几本杂志都快让白曦翻坏了。

“找到了,就是这个!”白曦拿着杂志若潇凑过来说“什么东西找到了?”

白曦捂住若潇的嘴说“你小点声,我刚刚看到阿姨再给莫雪按摩皮肤的手法,就跟这本杂志里写的一模一样,你看!”若潇接过杂志里面有一章网络美容师发表的按摩手法的自述,其他的没什么看头,只有关于皮肤补水的相关信息,周母做了很显眼的标记,“小白子,你真的看清楚了?”

“都已经做好这么显眼的标记了,想不记下来都难,况且周母正在用这样的手法给莫雪做美容。”

“那就说通了,但是……”若潇拿着杂志嘀嘀咕咕的说道。

“你说什么说通了?是不是你知道了凶手?快告诉我。”

“嘘!你能不能小心点,”这次换若潇捂住白曦的嘴说“还差一点,现在还不行。”

这时卧室里传来两个人说话的声音,白曦和若潇赶紧把杂志收拾好,坐在沙发上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看着莫雪,还真别说做过美容的脸就是不一样,看着特别细腻,看的若潇也有一点心动下意识的摸一下自己的脸,反正现在还有一点时间不如让周母也为自己做个皮肤护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莫雪站在镜子面前欣赏着自己的脸,周母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

“阿姨的按摩手法真好啊!”还没等若潇开口反被白曦抢先一步说道。

“这位同学谢谢你的夸奖,不过我好久没有上手有些生疏了!”周母从做完按摩后她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刚听到白曦的话有些平稳但还是有点不自然。

“怎么会呢,我看阿姨的手法相当专业,而且……很细腻!”白曦看着莫雪的脸给予最好的评价,但是这句话反倒让周母很惊慌,若潇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只不过没有想到白曦这家伙会说出来。

“手法不细腻怎么当美容师啊?”若潇突然插上一嘴,把白曦接下来的话活生生的打乱了,这家伙不明白自己说话的意思吗,“小白子我看你也是嫉妒阿雪吧,阿姨的手艺这么好你是不是也想美美容呢?”说着若潇对着白曦的脸掐了一下,“放手,疼啊,敢情不是掐你自己的脸”白曦挣脱开若潇的手满嘴抱怨,被掐过的脸上迅速红了一片。

“看到你们说说笑笑的样子想起了亚强在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你们也是这样。”说着说着周母的眼睛里闪现些许的泪光,不过下一秒她的五官快速的狰狞到一起,周母慈祥的样子已经面目全非,眼神稍微瞄了一下茶几想到了什么走进卧室在那堆药里不停的翻找。

“阿姨,你找什么呢?我们帮你找把!”看到周母慌张的样子莫雪走上前说道。

“你最好不要说出按摩手法的事。”这是若潇小声对白曦警告。

“为什么?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你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丁点的可疑之处,就被她这么轻描淡写的否掉了,白曦实在想不到若潇的脑子里到底想的是什么,卧室里周母将每一瓶药都看得非常仔细,她的额头上露出许多的汗珠眉头也紧紧相皱,终于在许多的药瓶中找到对的药,连一口水也没有来得及喝直接咽了下去。

“时候到了自然就告诉你。”若潇拍了拍白曦的肩膀说,看着她一脸深不可测的样子。

“阿姨,你没事吧。”若潇走到周母身边关心的问到,没想到今天会让她们看到了自己这个样子,想必这些孩子是吓坏了吧,周母握住若潇的手摇摇头,又把若潇的手紧贴在自己的脸颊上,久久不愿意放开,还差一点,这个案子还差一点如果这个环节找到了那么所有的一切就都说通了,同样的若潇也非常的害怕是那种从心底里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但愿这只是她想多了。

眼看着周母的脸恢复正常,若潇跟着提起来的心也放松了很多,安静的过了几分之后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周母松开若潇的手快步的拿起手机连看也不看的躲进厨房,简单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她的脸色瞬间变冷,在她们疑虑的眼神下简单的收拾好桌子上的药瓶,打开茶几抽屉一股脑的全部塞进去,完全不顾这些药瓶子的混淆。

“我累了,你们回去吧。”周母拿着照片坐在沙发上对他们下了逐客令。

白曦看了若潇一眼,这位阿姨的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女人的脸真是比翻书还快,但出于礼貌若潇临走时还是打算对周母说点什么,没想到却遭到周母严厉的驱赶,“赶紧走,快点!”这几个字就是从周母的嘴里吼出来的,可是若潇好像听到了这句话带着一丝的哭腔与恳求,既然人家都把话说道这份上了若潇也不好说什么,淡淡的说了一句“阿姨再见”之后关上了门,脚步声已经渐远应该是出了院子,周母忽然跑到窗台前,看到若潇三人一步一步的离开她的视线,周母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下来,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放声大哭。

三个人走在路上一句话不说,也许是都带着不一样的心思,周母的态度反差让她们捉摸不透,不过更重要的是若潇在周母家里发现的东西让她想都不敢想,此时她的心里没有找到线索而高兴相反的有些悲伤,甚至已经开始想打退堂鼓。

“小白子,这个案子你查吧,我不想查了!”走了几步若潇突然开口打破寂静的说。

“你说什么?你不想查了?若潇你没发烧吧!”白曦摸上若潇的额头,温度正常也没有发烧啊!“你也不发烧啊,怎么说起胡话了?”

“放开你的手,我告诉你我没有说胡话,我只是想明白了,其实我就是个小姑娘一个简单的平凡人,每天要做的就是上学我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力去破什么杀人案件,周璐说的对破案是警察的工作,我干嘛要逞强的去和警察抢工作,也许一开始就是错的我没有金刚钻为什么还要去揽瓷器活,大不了让我爸爸花几个钱保我出来简单明了。”若潇说完这几句话后转身不在看他们,就像她说的一样也许一开始就是错的,出狱之后大不了我转学大不了去国外大不了整容之后重新过上另外一种新的生活。

“若潇,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沉默了许久白曦平静的问到。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若潇,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事情想隐瞒我?没事的你偷偷告诉我,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白曦你没完没了的烦不烦人啊?你不是私家侦探吗有本事你自己查去别来问我。”当若潇转过身对他吼的那一刻,白曦清楚的看到若潇哭了,认识若潇的这几天白曦看到了她不服输的气质,甚至想去更深入的了解她,所以案子出了之后总想着接近她,没想到一直以来认为这个小女孩不简单的想法竟然在今天全部瓦解。

“呵呵,拓跋若潇我还真没看出来原来你是这样胆小的人,说放弃你就放弃你的不服输呢你的讨公道的心呢?”

“装的,我都是装的行了吧,我告诉你白曦激将法对我没用,”若潇越说越激动。

“激将法?若潇难道你就不想为你自己讨回公道吗,难道你就不想为那些死去的朋友讨个说法吗?你难道……”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更不想在介入这个案子,白曦你也不用多费口舌,从今天起我就是一个普通学生。”说完,若潇拉着莫雪头也不回的离开白曦,“潇潇……”莫雪被若潇震得有些害怕,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若潇,她发脾气起来确实够让人震惊的,更震惊的是若潇的眼泪。

白曦楞在原地,他不明白为什么若潇的反应会这么大,只是去了一趟周亚强的家回来之后就变成这样了,白曦肯定若潇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东西,而且这个东西也一定跟这件案子有密切的关联,说不定就是这个案子的真相,白曦也没多想跑过去拉住若潇的手说,“若潇,既然你不想再查下去了,那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好了,我会继续查下去的知道案子真相大白为止。”

“顾薇是被人两次勒死的。”听到真相大白这四个字,白曦的手感觉得到若潇愣了一下,紧接着又叹了一口气说。

“两次被人勒死?什么意思?”白曦问到。

“季法医在检查顾薇的尸体的时候,说顾薇生前曾经吸入了大量的乙醚,而且致命伤就是她脖子上的勒痕。”若潇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对他说。

“这个案子死的人都是息息相关,那么也就是说顾薇和她们也有关联,那她的死法是不是也……”白曦说到一半故意停下暗示一下若潇。若潇一开始点点头但又后来摇摇头说,“她的死法有些对但也有些不对,这也是一开始我所疑惑的地方,就像是故意的一样,故意不按照小说写的做故意让我看到她死的蹊跷。”

“那怎么解释?凶手改变战术了?”白曦觉得好笑,这个凶手到底要干嘛?玩游戏还是编程游戏?一下子从按套路出牌一下子又不按套路出牌,真是搞不懂他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若潇耸耸肩说“或许吧。”

白曦这家伙还算有点男人风度让出租车先把她们送到学校,就在进宿舍楼时若潇看了一眼正在对着镜子化妆的齐老师,这件案子她也参加到底在充当着什么角色?就在若潇和莫雪上楼的时候齐老师也注意到了若潇的眼神,拿出手机找到了那条短信按下了删除键,欧阳青青还是蜷缩在被子里不想出来见她们,若潇和莫雪轻声走过欧阳青青的床边,莫雪掀开欧阳青青的被子,看到里面的人睡得很沉呼吸也很均匀,都已经这个时间了,莫雪想叫醒她却被若潇阻止,示意还是不要打扰她比较好。

“那个,潇潇啊,你真的不打算再查下去了?”莫雪小心翼翼的问到。

“不查了不查了,我实在太累了不想在查下去了。”若潇边打开被子边回应莫雪。

“哦!”莫雪知道若潇的心情不是很好,也没有问下去,打开柜子拿出卫生纸离开宿舍,若潇换好睡衣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没有人打扰也不用上课,那就美美的睡上一觉,反正现在她什么也不用操心,欧阳青青从被子里慢慢伸出脑袋看到若潇睡得很香,翻了个身拿出手机打开短信功能,按了几个键子之后关上手机,闭上眼睛接着睡觉,但是在眼角处流下了一滴眼泪。

自打昨天从周亚强家回来,若潇真的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平时话不是很多的她居然能和同学们在一起说天谈地,并且每堂课她居然能认真听讲丝毫没有困意,莫雪开始怀疑这真的是若潇吗?还是说再回学校的半路上莫名其面的穿越了,天天和她生活在一起的会不会是个古代人?这节语文课老师在黑板上写了满满的文言文翻译句,若潇居然睁大眼睛一句不漏的仔细做笔记,甚至还举手发言,每次的回答都让老师刮目相看。

咚咚咚——课上到一半被敲门声打断,方子寒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亮出警官证说“不好意思老师打扰您上课,我是警察,有些事想找拓跋若潇问清楚,请老师配合警察工作!”方子寒表面上一副冷峻严谨的标准警察样子,但是他内心的火山就快爆发了,昨天下午他正在调查案件白曦突然回到警局用尽各种办法找到自己现所在地,见到他第一面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若潇不想调查案子了,明明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了,这丫头心血来潮之后就说不查了,秋茉可在刘英武面前信誓旦旦的说过这丫头会破案的,这怎么关键时刻给她掉链子,这不就是抡起手扇她自己的脸吗,眼看着秋茉的脾气瞬时暴涨,白曦提议让方子寒先去问问若潇,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毕竟方子寒和若潇一直在单线联系,然而后者这句话白曦并没有说出口。

“拓跋若潇,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你不想查了!”方子寒也不管老师有没有同意,直接拽起若潇把她拉到操场上,他实在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了明明进行得很顺利怎么说不查了就不查了,合着这几天他的工作就算是白做了。

“放手,我说过了我不想查了就是不查了听不懂话吗,你怎么这么烦人,再说了你不是警察吗破案查案是你们警察该做的事,让我一个小姑娘跟着瞎掺和什么!”若潇揉揉手腕,平时也没看出来方子寒的手劲还真大,把她的骨头都捏得生疼。

“瞎掺和?若潇这件案子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硬掺合进来的不是吗,现在倒好案子调查到一半你说不干了就不干了,你……”方子寒正在气头上,指着若潇肚子里有一大堆教训人的话,但怎么说人家也是女孩话说重得了不好,再说他来找若潇的目的不就是想知道若潇罢工的原因嘛。

“是啊,是我一开始硬要掺和进来的,但是现在我发现了,我错了我不想干了不想查案了你懂吗!”

“什么叫你错了?什么叫你不想查案了,若潇你……”

“打住方子寒,我最后再郑重告诉你一次,我不想查下去了别再跟我墨迹了,你要是想知道真相你自己去查吧!”说完,若潇转身就走,她说过不想再介入就彻底的不想,反正也跟她没有什么关系,方子寒愣在原地看着若潇远走的背影,难道就真的要放弃吗?再怎么说他也是警察的确就像若潇说得一样破案查案都是警察的工作,可是心里面还是有一点的不甘心,眼看着若潇就要走进宿舍楼方子寒大声喊道“若潇你别忘了明天是星期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