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668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潇勉强的露出一抹微笑尝了一口橘子汁,冰冰凉凉酸甜口感正好,周母似乎并没有发现影集里少了照片,见她们看完照片后直接放进了电视柜里,顺手拿起架子上摆放的相框,坐在若潇的身边说“看,那时候你们的关系多好啊!”照片里正是当年四人游玩时的合影,背景就是他们常去的那个公园,王芯和关玥手挽着手站在一起右边是若潇身后便是周亚强的搞怪动作,现在已经知道了王芯和关玥的关系照片上亲密无间的两个人让若潇感到有一丝的悲伤。

“没想到这张照片阿姨还留着,真是怀念!”如果没有出现这样的事,那么现在他们也肯定会再去那个公园,如果当时周亚强没有死的话……等等,若潇记得最后一次在公园看到周亚强的时候他突然就发疯的跑向马路中央,然后才出的车祸,照片右下角的时间正好是当时的时间,那这张照片……

“这么空荡的房子没有这张照片的话,我也就不会回来。”周母自言自语的说到,看得出她整个人都沉浸在照片里,实际上若潇从进屋的那一刻她的神经就紧绷着,不仅是她就连身边的白曦也觉得奇怪,今天周母怎么没有对若潇出手呢?“我的儿子啊,他就是腼腆,心里有好多事都不跟我说,但是我知道他有喜欢的女孩子了,不告诉我是怕我会训他吧,这个孩子呀!”周母一遍遍擦拭着相片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头问若潇她们说“怎么样,阿姨做的果汁好不好喝?”这个反应让若潇有点意外,偷偷的看了一眼白曦,白曦也是有些惊讶,前后转换的反差也太大了。

“好喝,阿姨做的果汁非常好喝!”莫雪喝下最后一口说,显然这倒是很符合她的口味。

“真的吗,别客气这里还有!”听到莫雪这么说,周母变得非常兴奋,连忙把榨汁机里剩余的果汁全部倒在莫雪的杯里,亲眼看着莫雪享受的样子。

“阿姨,其实我这次来是想问关于……周亚强的事!”若潇放下杯子吞吞吐吐的说,周母的脸愣了一下又快速挂上笑容说“关于亚强的事?那是什么事啊?亚强从来不和我说他的心事!”

“阿姨,我想知道当年你们为什么一夜之间就搬走了?还有亚强真的死了吗?”后者的问题若潇问的有些心虚,她知道当着周母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很不礼貌,但是毕竟死了这么多人足以让她怀疑周亚强还活着,而且王芯不是也猜到了吗,周母抬起头看着若潇说“这个地方太令人伤心了,我儿子死了我也不想在触景生情了!”周母走到茶几旁边蹲下身想要拿出什么,明明已经拉来的抽屉却又决定的关上,大口喝下了杯里的果汁才感觉轻松。

“那阿姨为什么又回来了?这一次就不怕触景生情了吗?”周母安静的坐在沙发上,这个问题她一句话也没有说,或许这个问题触及到一个母亲最柔弱的心里,若潇有些后悔不能再问下去了,站起身准备答谢告辞,这时周母突然拉住若潇的左手说“我就是想回来了!”这个回答让三个人都感到怪异,就这么简单?周母紧紧拉着若潇的手张开口想说什么又生生的咽下去,这是有事要告诉我啊!

“阿姨原来是这样啊!”若潇很顺从的坐在周母的身边,周母右手拉着若潇左手放在腿上始终不愿意放开,柔和的眼光看着若潇的脸说“女孩子长大了怎么就不愿意保养自己的脸呢?”这句话又让若潇摸不到头脑,周母的手在若潇的脸上来回抚摸。

“女孩子的脸就要好好保养不然以后会长皱纹也会皮肤暗黄的,趁着现在不重视保养在长大一点怎么找个好对象啊!”还没等周母说完,莫雪插了一句问到。

“阿姨你会皮肤保养吗。”周母点点头说会一些,周母又把莫雪叫到身边仔细的看了一眼她的皮肤说“你的皮肤不错就是太缺水了,是不是最近总是熬夜学习啊?”莫雪像是终于找到了专家一样,连连点头说“最近快要考试了,所以经常熬夜看书复习!”原来是这样啊,难怪每次月考莫雪的成绩都比她们两个强,平时她也跟着周璐若潇上课开小差,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暗地里偷着学,这要是让周璐知道了还不气死她。

“反正我现在没什么事就告诉你皮肤保养的方法吧,女孩子就要好好对待自己,不然……”周母看了一眼白曦接着说“不然向男孩子一样皮肤粗糙会嫁不出去的。”话毕,周母拉着莫雪走进卧室传授方法。白曦摸摸自己的脸问若潇“我的皮肤粗糙吗?我怎么不知道!”若潇没有理会白曦的话,反而盯着白曦看了很长时间,今天的问题周母回答的驴唇不对马嘴,这时,若潇的电话响了起来,见若潇迟迟不接白曦好奇的把脸凑过来看看来电是谁,结果若潇抢先一步走进厕所把白曦锁在门外,好奇心过重白曦只好紧贴着厕所门。

“你说什么?周璐她……怎么会这样呢?好吧,我知道了你就好好的监视她吧!”若潇挂掉电话叹了一口气,门外的白曦只听见说什么周璐怎么怎么了?然后就没声音了想在靠近一点听听,厕所门忽然打开白曦没防备的扑到在若潇身上,白曦压着若潇两个人相近的程度别说是呼吸就是毛孔都看得非常清楚,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若萧,还真别说这个女孩的眼睛很大很漂亮。

“能起来了吗?”两个人保持这样的姿势很久之后,若潇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

白曦的身体僵硬了一下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快速的坐起来绅士的向若潇伸出一只手,若潇坐在地上尽量把自己的呼吸调的均匀,不就是被他不小心撞一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她的眼神还是不敢对视白曦,就像一个小孩子在家长面前做错事一般,白曦的手伸到若潇的面前同样的把头转向一边,这个姿势我反正不觉得累,也许是长时间在地上坐着,一直保持这样的姿态也不太好,要是让阿姨和莫雪看到的话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若潇微微抬头看到白曦的手没有收回的意思,出于礼貌还是决定让他拉自已一下,就在把手递过去时一股浓浓的酒精味刺激她的嗅觉,若潇自顾自的站起来弯着腰寻找味道。

“若潇,你干什么呢?”白曦红着脸余光看到若潇没有拉上他的好意,反而弯着腰一直在闻什么东西。

“小白子,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酒精味?”若潇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酒精味?”白曦闻了两下说“没有啊!”

“不对,你再好好闻闻,这个味道很刺鼻而且好像就在咱们两个人身上。”这个味道怎么变得时有时无,应该就在附近就是看不见,白曦随着若潇的样子弯着腰跟在她身后,这个味道好像是从若潇的身上发出来的,若潇全神贯注的闻着味道猛然回头正好撞到了白曦,“哎呦,你干嘛呢!”若潇捂着头生气的说,“我闻到这个味道好像是从你身上发出来的!”不可能我从来不喝酒!“白曦凑近后又仔细的闻了两下确定的说”若潇,这个味道真的是从你身上发出来的,你想想是不是什么时候碰到什么东西了?还是衣服上不小心碰到酒精了!“我都说了不可能,我今天什么都没有碰过……”刚说完这句话若潇忽然想到了什么,谁说她今天没碰到东西了,就在刚才自己的左手不是被周母抓过吗!难道说,若潇把左手通通闻了个遍,酒精味真的就是从她左手上散发的,周母在这之前曾用过酒精,但是这完全不符合她的性格啊!以若潇对周母的了解她的手上会有一些味道是正常的,擅长保养的周母肯定忘不了做完家务之后要涂抹护手霜,除了每天涂在手上的护手霜以外就没有什么东西是掺杂酒精的!若潇看着左手想起周母刚才的反应,如果是那样的话,若潇看了一眼白曦,说道“小白子咱们去找找垃圾桶,那里面肯定有东西”什么要他去翻垃圾桶?自己没有听错吧!白曦惊愕的眼神看着若潇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木讷的转过头去看到洁白的马桶旁边那个小小的企鹅垃圾桶,若潇你要知道咱们所在的位置可是厕所啊!

“若潇,你没开玩笑吧!翻垃圾桶这件事好像不是咱们应该做的,要不给方子寒打个电话吧让他带好消毒面具过来。”说着,白曦就掏出手机拨通方子寒的电话,若潇眼疾手快的把手机抢过来说“小白子,你不会是不敢吧!就你这样子还是私家侦探呢,难怪你父母会想利用关系帮你打通上司直捣黄龙,敢情你连这小小警察分内之事都做不好,啧啧啧亏你还是警校毕业的我今天还是长见识了!”千万不能让白曦给方子寒打电话,以白曦的思维能力自己隐藏的事会很快暴露的,话毕,若潇把手机还给了白曦又把墙上挂的胶皮手套套在手上随口说道“还是我自己来吧!专业的人不行关键时刻还得靠着自己吧!”白曦知道若潇的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可是要他去翻垃圾桶还是厕所的垃圾桶他还真的是有点接受不了,松松口哪怕是厨房的垃圾桶他也愿意啊!眼看着若潇蹲下身要打开企鹅盖,白曦咬着牙下狠心似的抓住若潇的手说“怎么说话呢,我好歹是堂堂的侦探,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民群众来抢侦探的活呢,万一破坏了案发现场你负的了责任吗!”白曦把手上的胶皮手套拿下来戴在自己手上,心里无数次的对自己说,没事的反正肉皮是触碰不到那些东西的,触碰那些东西的是胶皮手套,是胶皮手套,白曦皱着眉头打开企鹅盖,里面的酒精味扑面而来,卫生纸上面这是擦了多少的酒精啊!若潇让白曦把这些卫生纸都拿出来,听到这句话白曦的五官已经扭曲的快要变形了,但还是快速的拿出卫生纸放在地上,若潇看着地上的卫生纸果然和她想的一样。

欧阳青青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醒来,看了看手机已经这个时间若潇和莫雪她们两个居然没有在寝室,在睡梦中她明明记得有人进寝室了还在她床边站了一会儿,然后自己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欧阳青青坐起身抻了一个懒腰也不知道若潇明不明白她的意思,忽然看到在枕头旁边压着一张纸条好奇的打开看到,一张大的面膜贴在白纸上,面膜的眼睛部位被人画上了眼睛并且还流下了血泪,欧阳青青受了惊吓大叫一声把面膜扔到远处,没有穿好鞋子夺门而出踉踉跄跄的跑下楼,也是惊吓过度跑的着急险些从楼梯上滚下去,齐老师听到叫声上楼看去,只见欧阳青青摔倒在楼梯口眼睛惊恐地看着上面。

“你怎么了?没事吧!”齐老师走过来对欧阳青青说。

欧阳青青指着楼上嘴里颤抖的听不懂她些说什么,齐老师只能听见她说的几个重复的词语,面膜面膜面膜其他的就听不清楚,看她受到惊吓的样子齐老师接着问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你们又瞎胡闹了,欧阳青青在脑子混沌中听到了有人在对她说什么并且总是问她问题,她像是抓住救命稻草拉着那个人祈求她的帮助,结果她看到的居然是一张巨大的面膜脸,那张脸正对着她露出恐怖的微笑,每笑一下那两只眼睛里都会流出血液,在她的面前张着嘴吐出另外一张面膜,那一张带着眼睛的面膜。

“啊……”欧阳青青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寝室楼。

“喂!我这边已经搞定了!”

事实证明自己想的没错,若潇蹲在地上看着这些卫生纸,这个女孩的所作所为已经让白曦越来越看不透,刚才她似乎很不想让自己给方子寒打电话,怕是有些东西不能让他知道,现在她又反复的看着地上的卫生纸,这些纸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若潇,你看完了没有?”白曦把脸别过去,拍拍若潇的肩膀问。

“这就是她要告诉我的!”若潇淡淡的回答道。

“什么?什么要告诉你的?谁告诉你的?”这个问题若潇恨不得给他一拳,平时看他挺聪明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智商怎么比平常降低了这么多,若潇以一种鄙视的眼神看着白曦,白曦的脸有些发红忽然想到刚才那么近距离的看着她。

“你今天的智商打折了?这么明显你都想不到!”若潇反问道。

“啊?什么?你说什么?”白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脑子里就是乱七八糟的总是展现出推到若潇的画面,好像是有点心不在焉。

“你过来看这些卫生纸!”若潇说,白曦看到这些卫生纸,他实在是不想直视怎么说这是在别人家的卫生间,而且还是家里只有周母一个女性的卫生间,这些卫生纸上的东西白曦实在不好意思去看它,若潇是女生怎么看也不会尴尬啊!

“算了,你自己看吧,我不跟你参与了!”说完,白曦红着脸想要马上离开此地,若潇抬起头看到他别别扭扭的样子也知道他脑子里想的东西,还真没看出来这家伙也有难为情的时候。

“你走什么,过来,蹲下。”听到若潇的命令白曦很顺从的蹲下来说,干嘛?

若潇拉过白曦的手,把他的手套戴在自己的手上,白曦看着那双手拉着自己上面还残留点温度,静下心来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白曦做了一个轻轻的深呼吸,自己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不小心嘛下次注意一点不就好了,“小白子,你还记得刚才周母拉着我的手吧!”白曦点点头问到,“记得啊,那又怎么了?”

“怎么了?拜托你呀,你好想想周母刚才拉着我的左手,所以我的手上才有酒精味对吧,以我对周母的了解她在每次做完家务以后都会涂上护手霜,你想想看有那个护手霜是酒精味的?或者说能用在手上而且有酒精味的东西是什么?”若潇指了指地上的卫生纸,能用在手上并且伴有酒精味,莫非是……白曦也不顾手上没有带手套,直接拿起卫生纸一张张的打开,他的瞳孔放大不敢相信的看着若潇,不是吧!

本来白曦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从若潇的表情里确认之后更多的是震惊,赶紧拿出手机把这些卫生纸都照下来,他才回想起来刚才若潇好像说过什么她要告诉她的,就是这些东西?若潇坐在沙发上看着周母的卧室,房间里面莫雪躺在床上周母正在为她做基础补水,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白曦收拾好证物小心翼翼的坐在沙发边缘,中间空着那么大的地方摆明了是故意在躲若潇,刚才的事也在若潇的脑袋里来回滚动播出,两个人干巴巴靠着时间一句话不说,终于若潇打破气氛站起来走向周母的卧室,白曦看到若潇进去后松了一口气。

莫雪正躺在床上认真听着周母传授的护肤之道,“我也想看看阿姨的补水方法!”若潇说完就坐在旁边的竹椅上,竹椅上放着一个黑色塑料袋,看上去应该里面装的应该是衣服,就在若潇想去把塑料袋拿走的时候,周母突然说“若潇啊,麻烦你到茶几上把阿姨的感冒药拿来好吗,我现在再给莫雪做脸部按摩走不开,你帮阿姨拿一下吧!”

“好,我去拿。”若潇走出卧室看到白曦独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翻看杂志,他居然没有背着她给方子寒打电话这倒是很出乎她的意料,白曦津津有味的看着杂志,手里的杂志无非讲的都是各种化妆品和一些保养的手法,说他没有给方子寒打电话是不可能的,打了几次这家伙居然不接连续发了几条短信也不回,白曦越来越好奇他到底和若潇在密谋什么?

若潇走到茶几周围为周母找药不是说就在茶几上放着吗,怎么连一个小药瓶都看不到,忽然想到茶几的抽拉柜子,周母好像想拉开抽屉却又关上了,想到这若潇拉开抽屉里面只是放着几瓶药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每一个小药瓶上都写着看不懂的药名,上面并没有标注那个是治疗感冒,若潇把所有药的治疗范围都看了一遍,结果这些全部都是治疗感冒或者发烧的也不知道周母要吃的是哪一个,该不会每一种药都吃一遍吧,在众多药瓶下面压着一张大牛皮纸信封,信封不足为奇关键是里面漏出的纸上写着检验报告单几个字,若潇看了一下卧室里面的阿姨正低着头耐心的讲解,而白曦也是低着头看杂志,若潇屏住呼吸难道说阿姨是得了什么病吗?周母的手法揉在莫雪的脸上很舒服。

“阿姨,你的手法真好,是在学校学的吗?”莫雪拿着镜子看着周母的手问到。

周母愣了一下说“当然了,在学校里学才正规嘛!”莫雪哦了一声继续享受,镜子里周母的手纤细又温暖训练有素的在脸上游来游去,“这样啊,那我也要有时间去学学!”

欧阳青青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枕头边上没有那张面膜纸条,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自己刚才做梦了?慌张的穿好鞋跑下楼看到齐老师正在对着镜子化妆。

“请问齐老师,您一直都在这吗?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或者来过什么奇怪的人?”欧阳青青颤颤巍巍的问到,齐老师放下手中的化妆笔说“我一直都在这什么都没有看到怎么了?”欧阳青青抓着裙角手心里全都是汗,难道说自己真的是一直在做梦?这时,齐老师对着她摆摆手示意她走到身边来。

“齐老师怎么了?”欧阳青青问到。

“你说的奇怪的事就是这个吗?”欧阳青青走到齐老师身边她才看清楚,齐老师的脸异常的惨白像极了梦里的面膜,两只眼睛里渗出鲜红的血水,那张脸每对着她笑一下都是狰狞的,齐老师正长着她的嘴向欧阳青青使来。

“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