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61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睡到自然醒的感觉真好,若潇习惯性的抻了一个懒腰,对面床铺依旧很干净,若潇蹭的一下坐起来昨天晚上欧阳青青还是没有回来,算算日子离上一个星期天已经过了四天,这四天里她跟本就没有看到欧阳青青回来过,平时她也是有夜不归寝的时候但是好像没有超过四天,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害怕和恐慌,小说里写到的杀人死法都已经一个个实现了,他也应该没有什么手段和理由在作案了,所以欧阳青青应该是安全的,对,相对来说整件案子她算是个局外人,敲了敲莫雪的床铺几下见没有人回应,忽然想到今天是星期四这个时间她应该上课去了,无聊的躺在床上该监视的人已经派人监视了,剩下的则需要等着他自己蹦出来,右手伸进枕头里想拿出关玥的日记,可是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日记,若潇把枕头反过来拉开拉锁又把枕套整个摘下来,日记没有了!若潇记得上次看过之后明明是放在这里的怎么会突然不见了?藏在枕头套里面一般人是想不到的,会不会把它放在衣柜底下了?打开衣柜把里面的东西一个个拿出来挨个找了一遍,日记真的消失了!

不可能啊,只有自己的手里有关玥的日记,除了自己就是上次那张纸条留言的人,就算是所有人都知道了日记在自己这里,我记得自己好像没有当着他们面提过或者看过,看过的话除非……若潇的脑子里一个答案闪过,看着欧阳青青的床铺,如果日记是有人故意给她看的呢?不好欧阳青青要出事!

若潇穿好衣服急忙的快步跑出宿舍,这四天欧阳青青不是不来学校很有可能是在凶手哪里,或者说已经被害了,可果真是被害的话那么凶手这个帽子也可以暂时戴在他头上了,但是动机呢?红姐这个女人又怎么解释,根据白曦所说的卖白面又是怎么回事?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好像没有什么连贯性啊!若潇一口气跑到职教楼丝毫没什么礼貌的推开校长室的门,赵校长正躺在沙发上满脸猥琐的样子看着手机电影,正看到精彩之处若潇突然破门而入吓得他赶紧把电影关闭。

“拓跋若潇,谁让你进来的,你给我出去!”赵校长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对着若潇大吼说道,同时也抚平一下自己紧张的心里。

“校长我这次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找找欧阳青青在这个城市所有亲戚的联系方式。”

“联系方式?你找这个干嘛?拓跋若潇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啊?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要自己洗刷清白吗?那你就自己去找呗关我何干!”说着,赵校长把脚搭在茶几上,又拿起手机打开刚才的电影,直接把声音变成静音,若潇恨不得上去给他两个耳光,但又奈何谁让他是这个学校的校长,若潇把肚子里的气硬生生的压下去走到赵校长的对面,笑嘻嘻的说“好吧既然校长不帮忙那我就只好自己去找了,反正欧阳青青已经失踪四天了,这对校长来说只是一个贪玩的小丫头在这个节骨眼上任性而已,哎对了,我好像记得还有三天就是黑色星期天了,青青的爸爸也好像是什么什么局的局长来着!”说到这,若潇看到赵校长的手停了一下,若潇接着说“个别人不想帮忙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愿青青真的别出什么事才好!反正我们这个寝室已经死了三个人了也不差她这一个。”说完之后若潇转身就走。

“等等,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同样也事关学校的名声,欧阳同学在这个非常时期突然失踪,作为校长我怎能坐视不理,说起来我记得欧阳同学在这儿有个姑姑,上次吃饭好像就是她姑姑安排的。”赵校长回忆着欧阳家请他吃饭的豪华餐厅,光看着大酒店的外围装潢就感觉是高档场所,更别说是里面的服务餐饮了,嘴边回味起来都让人流连忘返。

“校长你知道她姑姑家的地址吗?”若潇追问下去。

“那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狗仔队,你还有没有别的事没有的话我还要办公呢”赵校长又打开手机躺在沙发上继续观看电影,若潇撇了撇嘴说是办公结果却是在玩手机,看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电影,也不知道给上面送了多少钱才攀上了校长的位子。

经校长的口中得知欧阳青青的姑姑住在本地,但是也不知道这个人长什么样子全名叫什么,这让她从什么地方查起,若潇慢悠悠的走下楼梯兜里的手机这时嗡嗡作响,是莫雪打来的电话应该是回到寝室看到没有她的身影着急了吧!

“喂,阿雪我在职教楼呢,你说欧阳青青回来了?她有点不对劲?好我马上就回去!”若潇挂掉电话后便直奔寝室,过于着急若潇跑回宿舍时也没管什么轻手关门的提示,玻璃门砰的一声关上身后就听见齐老师对着若潇大喊“能不能轻点,门上的字看不见啊!”

欧阳青青淑女的样子坐在床铺上一点也没有当初任性感觉,若潇走进来的时候欧阳青青惨白的脸看着她,若潇有些疑惑的问莫雪说“她这是怎么了?”莫雪摇摇头小声说“我也不知道,我刚回寝室的时候就看见她安静的坐在这一句话也不说。”若潇走到她身边轻轻的拍了一下欧阳青青的肩膀,欧阳青青全身都在颤抖有些害怕若潇的触碰,若潇有些惊讶蹲下身问“青青,你怎么了?”欧阳青青没有说话突然抓住若潇的左手眼睛里含着泪水看着她,又是左手她的左手已经让三个人莫名其妙的抓过,手腕上的红印引起若潇的注意,欧阳青青两只手的手腕上都有红印,看她的样子消失的四天里有人在绑架她,但是为什么她今天又被放回来了,若潇的左手被欧阳青青抓的很紧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通过手心的温度明显感觉的到她在害怕着什么。

“青青她到底怎么了?”莫雪也蹲下身问到,若潇摇摇头回答,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

“周亚强?”思考了很久若潇对着她动了动唇语,欧阳青青的反应有些微缈变化,但随后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低着头咬着嘴唇然而手一直没有放开她,又是周亚强,只是周亚强找上青青做什么,念头想到会不会是因为网络上发的同性恋照片和视频有关系,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她的假设就有一半成立了,这时欧阳青青忽然放开了她的手一句话不说的脱了鞋躺在被子里,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把自己整个人都蜷缩在被子里。

莫雪怕她在里面闷出事来就掀开被子,不料欧阳青青却异常反感的拍打她的手,恶狠狠的语气说道“不要碰我”莫雪愣了一下把手尴尬的收回来,若潇对她做出不要说话的手势。

“青青你好好的睡一觉吧,我们不打扰你了!”说完,若潇拉着莫雪小声的离开宿舍,关上宿舍门听见她们的脚步声逐渐渐远,欧阳青青把头慢慢的伸出来,拿出手机再三确定她们没有在门口偷听之后拨通了红姐的电话。

“你说欧阳青青回来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白曦疑问的说到,走出了宿舍楼若潇拿起电话第一时间打给了白曦,白曦也很快的来到学校,两个女孩在凉亭里面对面不知道说些什么,当若潇对他说起欧阳青青反常的态度后自己也觉得有些问题。

“白曦,方子寒没有跟你一起来吗?”看到只有白曦自己一个人莫雪有些好奇的问,以前都是两个人同时到场才对。“别提他了,我也不知道他最近都在忙什么总之特别的神秘,就连秋茉姐就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对了,周璐呢她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吗?”好像自从若潇上次把周璐带进警察局之后,他就基本再也没有看到过方子寒的身影,有时在警察局里偶尔能见到他一句话也不说的转身就走,搞得自己好像是瘟疫一样,白曦的心理也很好奇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也不用提她了,和方子寒一样神秘的消失了!”莫雪的话差点逗笑了白曦,神秘的消失这句话好像说的有点夸大,但是也差不多,至少现在是看不到着两个人的身影。

若潇说完这些话之后就没有在张嘴,白曦看她的样子好像除了这件事以外还有别的事让她想不通,白曦推了推莫雪轻声问道“她这是怎么了?”莫雪回答“我也不知道,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这样了!”若潇拿出手机打开通话记录递给她们看说。

“这是周亚强家里的电话!”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个人齐刷刷的看着她。

“还有三天才到星期天,所以这几天青青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们要去周亚强家里看看!”若潇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两个人,手机铃声响起方子寒在这个时候怎么给她打电话,若潇皱了一下眉头接起了电话过了一阵说“我知道了,你继续!”简洁的话让白曦在脑海里有增加了一份疑惑,看她的表情方子寒的这个电话就不能在这时间点打来,除非是有什么意外的事或者是有什么大事,没想到若潇和方子寒他们两个现在竟是单线联系,单线到连他这个所谓的朋友也在刻意隐瞒。

“我们走一趟吧,阿雪你也跟着我们去,你自己去上课我不太放心!”莫雪点点头默默的跟在身后。

根据当年的记忆若潇和白曦莫雪来到了曾经周亚强的家,本以为那件事后她不会再来没想到这一次再次光临,记得当时周亚强出事后一夜之间他和他的母亲就离开了,若潇也来过一次看望自己的朋友,但是没成想房子的主人已经换了,若潇的手停在门上,万一出来的不是周母又或者……甩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敲了敲门,门里的脚步声渐渐传来,门把手慢慢下压。

“阿……阿姨!”开门的人正是那个要掐死她的周母,墓碑前的周母没什么两样但是不知怎么的突然像疯了一样掐着她的脖子,嘴里生生说着,要不是你我的儿子我不会这样。

“是你啊,若潇,你有好久没有来家里坐坐了。”说着,周母高兴的拉着若潇进来,这样的场景像极了好久没有见面的母子,若潇还在惊愕中没有缓过神来,但还是下意识对着身后的两个人摆摆手示意进来再说。

周母热情的安排若潇等人坐在沙发上,又从冰箱里拿出刚买的新鲜水果洗好之后放在茶几上,整个房子的装饰就和以前一样什么都没有变,刚进来的时候若潇有一点慌神周亚强会从房间里出来和她顶嘴,周母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说“阿姨记得潇潇最爱吃的就是橘子和梨了,每次来我家都和阿强抢着吃,阿姨买水果的时候都会特意多买一点,说不定哪天你来后阿强和你争”周母握着若潇的手说着当年的事,在若潇的眼里周母很慈祥很温柔又很善解人意,这些事在家里爸爸是不会注意到的,但是在这里若潇却感受到了家的温馨和母亲的温暖,再多说一点若潇的眼泪就要流出来了,这样的阿姨实在无法和那天的人相比,那天的阿姨脸上都是杀意。

”阿姨,其实我这次来是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话说到一半若潇哽咽了,后半话是想问清楚周亚强的事,真想一次性问明白当年为什么你们不打一声招呼就走了,想问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却被若潇咽下换做一句无力的关心。

“孩子,你放心阿姨过得很好,阿姨只要想起你们的时候就看看照片就一点也不寂寞了!”说完,周母在电视柜里拿出一本影集,里面放满了周亚强从小到大的照片,从幼儿园第一次和小朋友们接触到初中和若潇她们打闹拌嘴的感情,每一张都在刺痛着若潇的神经,可想而知当周母每天一遍又一遍看着他们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对了,阿姨记得你喜欢和橘子果汁对吧,我去给你们现榨几杯解解渴!”

“不用了阿姨,不用忙了!”

“若潇啊,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就尝尝阿姨榨的果汁好不好喝!”说着在茶几上拿了几个橘子到厨房为若潇她们榨果汁,“阿姨,我来帮你吧!”周母手里拿的橘子很多还没有到厨房就有几个掉在地上,莫雪手疾眼快的捡起并主动说到厨房帮忙。

若潇一遍一遍的翻看照片,里面不光有周亚强的同学也有他和许多陌生人的照片,看他们和周亚强非常亲密不难看出应该是他的亲戚,“等一会,若潇!”从进门一直不说话的白曦看到一张照片说。

“怎么了?”若潇问。

“我记得这个人好像就是上次卖白面的那个人!”

“你说什么?”白曦拿过影集把那张照片抽出来仔细的回想这个人,“错不了,我记得卖白面的时候这个人的锁骨处有一条伤疤,虽然他是戴了帽子但是我还是记得很清楚,他的侧面和这个人很像!”白曦又翻了几张照片出来,照片上有几个人就是当时买卖白面的人,为了当好这个卧底白曦已经把他们的样子深深记在脑子里,还指着会有朝一日将他们逮捕却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是周亚强的亲戚!

“小白子你确定吗?”若潇再次确定的问,白曦点点头表示非常确认。

“小白子你看他像不像那天送快递的那个人?”又翻了几页有一张照片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比周亚强大几岁,照片里两个人勾肩搭背看起来很要好,回想那天给若潇送包裹的时候,不知怎么回事见到若潇他就异常的惊讶,原来他惊讶不是若潇而是站在身后的白曦,看到白曦他怕被认出来所以才那么着急的溜走。

若潇把这张照片拿出来藏好,旁边有一张照片是周母与一个女人在花田里手拉手的合影,这个女人看起来很熟悉,“小白子你看这个女人是不是很眼熟?”白曦打量着照片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地方眼熟,这时若潇说“如果这个女人在嘴角加个痣呢!”白曦看了她一眼好像想起来有这么一个人,“如果在加上一头卷发和斜刘海会是谁?”

“是齐老师!”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厨房里时不时传出莫雪和周母说话的声音,夹杂着榨汁机刺耳的叫声,白曦和若潇同时感觉到有一种被人监视的感觉,整件案子到底有多少人在参与,第一次感觉到了周亚强的可怕,他就像幽灵一样无时不刻的看着他们盯着他们。

“果汁好喽!”周母把榨好的果汁倒在杯子里说,白曦把这几张有关人员的照片放进衣服内口袋,若潇合上影集露出期待已久的开心表情等待着最爱的果汁。

“来你们尝尝阿姨做的果汁好不好喝!”周母拿着两杯果汁放在他们面前,橘子汁的颜色非常鲜艳若潇接过后却怎么也喝不下,不是说没有食欲也不是说没有到渴的程度,只是那些照片让她有些接受不了,是那种从心底里往外散发出的恐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