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748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方子寒收回枪看着坐在地上的女孩,女孩低着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说,“爷,我知道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话说到一半,女孩咬着嘴唇骨子里透着不服输的劲,目光看向男孩,男孩知道女孩的性格严厉的让女孩赶紧道歉,“您就原谅我这一回吧!”听得出这句话夹杂着女孩的伤心和失望,若潇打量作为头头的小老大,到底还是个学生,完全就没有保护心爱之人男人该有的责任,也难怪那个姑娘会这么伤心。

“小丫头,以后别对人这么横,爷今天心情好不愿意跟你计较,”说完把手铐收回放进口袋,回身对白曦摆摆手,白曦很配合的把手枪收回,男孩们放下刀同时松了一口气。

“听着,爷今天来不是找你们麻烦,刚才给你的照片你也看了,你们知道什么就说出来。”虽然知道了方子寒不是来打架但是他们还是心有余悸,女孩在旁边轻生抽泣着,见没有人回答方子寒有些懊恼是不是刚才自己太厉害了把他们都吓唬住了,若潇指了指旁边的包间,方子寒心领神会对女孩说“你,给爷找个包间!”

方子寒说完话后,女孩的脸变得煞白,男孩没有想到方子寒会这么说,看了一眼女孩女孩攥着拳头一脸求助的样子,看来她们两个是想多了,若潇淡淡的说了一句“别想太多,随便找个包间就好,我们有事情想问你们!”女孩活动几下手腕拿上抽屉里的钥匙说“请跟我来吧!”

这个房间的格局很小里面的家具摆设非常朴素,但是若潇等人进去后也是能装得下,男孩熟悉的把好烟好酒摆在桌子上,两个人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等待着方子寒随时吩咐,小房间藏在网吧的最里面,这里的隔音效果应该不错,若潇环视了一圈见两个学生唯唯诺诺的说“你们不用害怕,坐下吧。”看样子方子寒已经彻底把这两个学生吓怕了。

“你叫什么名字?”若潇问。

女孩抬头见若潇不是那么凶神恶煞回答道“我叫娇娇!”若潇又把手机照片递给她看说“娇娇,这个女孩你认识吗?”娇娇接过手机仔细回想。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但是每次她都和青青一起来,她在我们这也很少说话!”

“你认识欧阳青青?”娇娇点点头说,“青青总来我这上网,每次身边都跟着她,青青家里有钱人又长得漂亮经常来我们这上网的人都认识她!”很好,现在的目标有两个,若潇又把另外一张图片递给娇娇看说“这个QQ号你认识吗?”娇娇摇摇头再三确定她不认识。

男孩伸着脖子看到手机屏幕说“老大,这个号我认识!”

终于看到了一丝的曙光,若潇激动的把手机拿给他看,“你真的知道这个是谁的?快告诉我。”看到这个消息对若潇这么重要,男孩突然又不说话了,她们急切的想要知道号码的主人必定是有什么大事,我已这个为条件是不是就可以达到我的目的,方子寒和白曦这两个人身上都有枪,那肯定是江湖上了不起的人物,如果自己提出条件要加入他们的话,男孩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停口,若潇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阴谋的光。

“几位爷,我知道号码的主人也可以告诉您们,但是就在刚才小弟我非常崇拜几位爷所以我们做个交换,我告诉你们是谁的号码,你们让我加入。”听到男孩的话,若潇吃惊的看着他,完了方子寒这是要收弟子了,已经告诉他不要生事现在倒好,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结果被他吓唬了一通人家还要加入,这一会看他怎么收场,这句话让方子寒也吓了一跳,刚才是因为看不惯女孩的态度才装出来的,这小子非要加入他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是警察吧,这样一来问什么都困难了,方子寒无奈向他们几个求助,反而看到了他们几个幸灾乐祸的样子,每个人都在看他的笑话,自己种的果子自己来解决。

男孩坚定的语气一次又一次的要求加入,甚至开口说道只要让他加入只要他能在方子寒的身边让他做什么都可以,方子寒装出一副很难解决的样子,现在至少装装样子在思考吧,男孩的态度坚定不管怎样都希望方子寒能恩准。

“你要挟我?我要是不同意你加入你是不是就不准备告诉我们!”方子寒又掏出手枪对着枪口吹了两下,转眼看向女孩,这个小女孩的长相不错如果把脸上的浓妆去了素颜也应该丑不到哪去,男孩的心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抓住女孩的手,“小姑娘长得不错!”注意到这个细节方子寒看着娇娇说。

“这个号是欧阳青青的!”情急之下男孩说了出来,但是方子寒并不领情拿着枪抬起女孩的下巴,说“既然这位小兄弟想要加入那么有好东西就应该拿出来让大家共同分享分享!”

“老大,我说我说!”男孩把娇娇护在身后,用自己的头顶着方子寒的枪说。

“早这样不就好了,想加入我们你还太小!”方子寒收回枪说。

“这个号是欧阳青青的,上次我有个小弟,不是我有个同学看上了她想要她的电话号,但是欧阳青青不给又怕以后纠缠她,就找了一个借口说先用QQ聊聊天找找感觉,然后求我给她申请了一个QQ号。”

“你说这个号是你申请的,那你也知道密码吧!”若潇登上QQ让他把密码输入进去。

想不到这个QQ的主人竟然是欧阳青青,那么电脑上的照片就是她发的了,按照常理来说也应该是欧阳青青死才对,再怎么也轮不到顾薇啊,号码登陆成功若潇打算把QQ差个遍。

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方子寒也不愿意再待下去,总感觉在待一会自己就露馅了,“已经找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了,走吧!”当他们从房间里出来的那一刻,整个网吧的人都静悄悄的,所有人的眼光都在看着他们,已经看到的是他们手上有两把枪,说不定那三个女人身上也有枪,这种场合真的要打起来五只枪出来不知道会死多少人,跟在身后的娇娇还在悄悄地流着眼泪,不难想象在屋里都发生了什么。

“行了,你们也别送了,记住你的态度!”方子寒拍了拍女孩的脸说。

上车之后若潇忍不住哈哈大笑,而方子寒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冒充黑帮老大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方子寒我真服了你了,你看你把这个姑娘吓得,还以为你要欺负人家呢!”

“那可不是我的本意啊,我只是想知道装个样子好教训教训她,结果那个男孩还要加入我,脑子风暴了一阵我也只能想出这个办法,不过白曦真够哥们儿跟我配合的相当好。”一想起刚才的一幕方子寒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沸腾,要是能真正的让他当一次黑帮老大那该多好啊。

“方子寒,你的枪……”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拿枪,刚才那一出连周璐也吓了一跳。

“哦,你是说这个。”方子寒掏出枪放在周璐手上,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摸枪感觉还不错,但是手感和重量有些不对劲,摸了半天周璐对着方子寒忽然开了一枪。

“周璐你干什么?啊!”莫雪捂住耳朵闭上眼睛,本以为会听到砰的一声然后血花四溅。

“假的?玩具枪?”若潇睁大眼睛看着他,方子寒依旧面带微笑的摆弄着刘海。

“当然是假枪了,真枪秋茉姐也没给他啊!”若潇看了一眼白曦,白曦解释道“这是我前两天在玩具店卖的,我看他做的和真枪很像就买来带在身上了,没想到今天居然派上用场了!”

“方子寒你就不怕这几个人都是不要命的主,万一他上演一出硬碰硬怎么办,就凭你这玩具还能吓唬得了他?”还好这几个只是学生,如果真的想她说的一样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摊上了人命估计他这个小小的警察也变成了杀人犯。

“到时候再说,再说!”方子寒把玩具收好,下次肯定不会再用他了并转移话题说“若潇,你想到了什么?”

“我只是奇怪为什么杀人要跳着杀?按理说他应该是让欧阳青青才对,毕竟曝光她们两个的事是欧阳青青所为,在者那个男孩说当时青青是因为要搪塞他的小弟才临时申请的号,你们不觉得很反常吗?以欧阳青青的家里的势力来说敢找她的麻烦那才是以卵击石,而且她居然还把这个号告诉了学校,这么做有必要吗?”若潇打开了欧阳青青的相册空间,里面全部都是王芯和关玥的照片,更加的确定就是欧阳青青在跟踪她们,若潇把照片放大给她们看,每一章照片都照的非常清晰,并且都非常适合周璐的口味,方子寒连连感叹,“完了,这个世界已经疯狂到这个地步了,长得多好看的女孩子啊,性取向居然这么让人难以接受,哎现在的世界就只剩下恐龙家族喽!”说完看了周璐一眼,又叹了一口气。

“要说你们女人就是奇怪,没什么事拍这种东西干什么,又没有人对她们感兴趣!”白曦开着车实在猜不透现在的女人脑子里到底装着什么,她们中间的勾心斗角还真是可怕,“我想是因为沈梦宸吧,当时欧阳青青对沈梦宸的爱是穷追不舍的,全校的人都知道欧阳青青为了追沈梦宸可是用尽了招数,但是当时沈梦宸一直和王芯关系比较好。”刚提到沈梦宸若潇就瞪了她一眼,这个小动作让白曦看在眼里,这个沈梦宸不仅和王芯她们有关系就连若潇也不例外。

“女人啊,为了心爱的人什么样的事都能做得出来,你看偷拍不就做出来了!”每一张照片都拍的非常清晰,女人的心里真是恐怖,大部分照片都是在公园或者街上,如果不是亲密的朋友也不能拍的这么仔细。

“这只是一个线索,你那么多感叹干嘛!”若潇拿回手机说。

“既然照片是欧阳青青公布的,为什么要杀死顾薇?”白曦开着车自言自语到。

“欧阳青青平时和顾薇比较亲密,尤其是这件案子发生后她们两个每天几乎形影不离,那么顾薇出事一定就和欧阳青青有关。”若潇一步一步的分析着这些不合理的地方,“是啊,她们两个当然是好姐妹了,那天我和阿雪洗澡回来的时候看到欧阳青青才离开那么一会顾薇就不停的打电话,那张小脸呦可紧张死了!”周璐嘴里的酸话气味越来越重,没想到啊一向清高傲慢的大小姐居然能和顾薇这样的平民百姓结交。

“璐璐你说什么?顾薇很紧张青青?”若潇说。

“是啊,那紧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两个是情侣呢!”周璐撇着嘴说。

周璐和莫雪洗澡回来的那天,正好是自己到图书馆找他们调查浴池的那天,记得当时在回学校的路上正好看到欧阳青青着急的在等待出租车,然后又跟着她去了一趟COCO酒吧,鲶鱼说过欧阳青青每次来酒吧都是一个人在相同的位子上打电话,王芯关玥青青都在这个酒吧起初王芯关玥在酒吧里为红姐赚钱,那青青是不是也认识这个红姐,图书馆里的毒品难道是她负责通知的,欧阳青青曾经习惯在快递单上喷上花露水,与毒品快递单的方法正好一致,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认为顾薇其实也参与其中,所以导致顾薇死亡的很可能是她们贩毒的证据?在警察局里小白子说红姐的贩毒勾当其实就是卖白面,那为什么王芯关玥的尸检和厕所里所放的确是真毒品?难道说顾薇的手里也很可能是他们卖白面真毒品的隐藏勾当,掌握了这两点也足以有动机杀掉顾薇,但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不按照小说杀人。

“喂,若潇!”白曦腾出手推了若潇两下,她怎么说着说着就没动静了,“若潇,你想什么呢?”

“没事没事,璐璐你给青青打个电话!”干嘛要给她打电话,周璐嘟嘟囔囔的说了一句不情愿的掏出手机拨打了欧阳青青的电话,“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连续打了几个欧阳青青的电话一直在关机状态。

“怎么样?”

“打不通,她的手机关机了!”周璐关上手机回答道,遭了,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欧阳青青,但是他会怎么杀人呢?自己的小说里并没有写第四个人是怎么死的。

“小白子快,咱们去COCO酒吧!”看见欧阳青青最后去的地方是COCO酒吧,说不定在那里能找到线索。

COCO酒吧里一切正常,穿着各式各样的男男女女在舞厅中央大肆摆动身体跳舞,鲶鱼拿着一杯鸡尾酒坐在吧台寻找美女目标,就在吧台的不远处有位美女独自一人看着舞池喝着闷酒,从侧面看过去这位美女的品相很优雅,目标锁定,鲶鱼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拿着酒杯前去搭讪。

“美女,一个人啊!”鲶鱼自觉的坐在美女身边说“真巧,我也是一个人,美女不会介意我坐在你身边吧!”女子被鲶鱼的搭讪有些不解,不过看到他已经坐在身边就知道他想干什么。

“先生这样的搭讪方式很常见啊!”女子上扬的嘴角看出了鲶鱼的企图,很常见?看来要学学新一种搭讪方式了,鲶鱼喝了一口鸡尾酒说“美女怎么独自一人在酒吧?不孤单吗?”

“一个人待久了习惯了,何来孤单之说。”女子简单的回答,她的眼睛一直看着手里的酒。

若潇突然推开大门身后带着四五个人急匆匆的找着鲶鱼的身影,此时的鲶鱼正在和美女有说有笑谈天说地,若潇二话没说就直奔目的,鲶鱼的笑话正说到精彩之处忽然被着急的若潇打断。

“鲶鱼,你跟我过来我有话跟你说。”看若潇着急的样子,想必不是什么简单的事,临走时鲶鱼还不忘记在美女面前展现一下自己装出来的绅士风度,我有点事,美女我先失陪。

带着若潇等人走到后台包间,一进屋鲶鱼就忍不住他的暴脾气,对若潇说“我正泡妞呢,你说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找我,那么一位貌美如花的美女就这么把人晾在哪呢,我说你这一天天的事怎么这么多。”鲶鱼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刚想在说若潇两句发泄发泄,忽然看到这次她又带来了两个小姑娘,这相貌打扮估计也是个学生,当着女孩子的面鲶鱼也不好说什么伸开腿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说“若潇,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

“鲶鱼,我今天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你老实告诉我欧阳青青来你这到底干什么?”鲶鱼没有迅速回答若潇的话,看这几个人的架势这一次不只是单纯的找他问话,鲶鱼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随手打开打火机,靠在沙发上看着他们每个人的表情,就像是审问犯人一样,方子寒最讨厌的就是他这种人,时时刻刻都拿自己当大爷,习惯性的想拿出警官证。

“我知道你是警察,不用在我面前刻意亮出你的身份!”这句话让方子寒吓了一跳,他好像并没有在他面前暴露吧!

“你……”方子寒本来想说你怎么知道,但话到嘴边又没有说出口。

“你想说,你是怎么知道的对吗?呵呵小鱼苗的肉到底是鲜嫩啊!”从他的眼神里白曦看到了什么叫精炼,这个人表面上是个慵懒的酒吧老板,但实际上他的城府甚至比黑还要暗,若潇居然能跟这样的家伙有联系,而且鲶鱼对若潇一直恭敬对待,很难想象这个小丫头和他的关系到底有多复杂。

“知道什么就说,说完我们就走不妨碍你泡妞。”有多长时间没有看到鲶鱼这个表情了,记得上一次还是在警察局吧,他躲在角落里那种破罐子破摔的狼狈样子。

“那个女孩每次来我这都是一个人在固定的位置上打电话,仅此而已,不过她坐的位置正好是红姐的专座,从来没有看到她点什么东西,可是她每次来的时候眼神一直看着柜台。”坐在红姐的位子上打电话?来到酒吧这种地方不点东西说不过去,一次两次拘谨这还行每次都来就太说不通了,除非,柜台上有什么让她害怕东西,所以她才不敢点是怕有人害她!这个红姐还真是厉害!

“你的问题我回答完了,还有没有别的事?没有的话我去泡妞了!”鲶鱼熄灭了剩余的烟头。

若潇摆了摆手鲶鱼带着他沉重了肚子打开门,临走时又回头看了方子寒一眼,贩毒者最怕吸毒他们知道吸毒的厉害所以只卖不碰,难道真的想她想的一样欧阳青青在帮着红姐贩毒,坐在那个位子上是等待着下手的目标,她不敢喝酒吧里东西也是因为害怕红姐下毒品,这些足以证明欧阳青青不可能是杀害顾薇的凶手,每走一步都这么小心翼翼想要杀死一个人对她来说需要多大的勇气。

“周璐,青青的电话打通了吗?”若潇问,周璐摇摇头说没有,她的手机一直关机,这时莫雪的手机响起来,看清了来电显示还没等莫雪接电话,周璐看清手机屏后一把抢过手机气愤的挂掉电话并关了机对莫雪说“以后不许接他的电话!”

这个反应让若潇有点不明白,平时莫雪才不会任由周璐的性格乱来,像这样的事情莫雪肯定会和周璐对着干,但是今天怎么这么安静?莫雪低着头默默的接受周璐做的一切。

“你有什么权利不让她接电话,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至于吗?”方子寒的正义之心又在心里迸发,看到不平的事他就要管管,周璐瞪了他一眼说,跟你没关系!又叮嘱莫雪说,下次我还跟你去,姑奶奶身上的功夫可不是练着玩的,若潇开口刚要说话兜里的手机嗡嗡响着,手机号显示是个座机的号码,但是这个号码又很熟悉,按照她以前的作风这样的电话肯定是诈骗电话通常不接,可今天却鬼使神差的接了,电话里有个女人在对若潇大肆咆哮,众人从若潇的表情上看到了惊讶!

若潇挂掉电话后呆愣愣看着他们,目光停在他们身上很久很久,白曦问她是谁来的电话?若潇一句话不说摇摇头轻描淡写了一句,陌生人。

喧闹的酒吧若潇坐在欧阳青青的位子上看着舞池中的男男女女,这个位子到底有什么关系?周璐和莫雪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特意摆出一种社会人的样子坐在吧台上点了一杯掉渣的冰激凌,此时若潇的心很乱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案子涉及到的人太多,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那个电话,让她的脑容量有些不足。

闭上眼睛让自己安静了一会,把方子寒见了过来对他说“方子寒你现在立刻会警察局,回去之后马上审问小瘪杜,有人问你问什么问题你不许告诉他们知道了吗,包括秋茉。”若潇在他的手机上写了几个问题,方子寒看了一眼说实在的他也想知道为什么这么问,因为这几个问题问的有点……变态,正常人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

接过那个电话后若潇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做事情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刚才若潇把方子寒拉到一边说了几句悄悄话,然后方子寒又神秘兮兮的离开酒吧,白曦拿着一杯鸡尾酒放在若潇面前。

“是不是有什么线索了?”白曦说。

若潇珉了一口手里的鸡尾酒,白曦想问的不就是我交给了方子寒什么事吗,看到方子寒急匆匆离开酒吧周璐和莫雪拿着饮料走过来也在好奇的问方子寒这是干什么去了?若潇将手中的鸡尾酒一饮而尽说,有些事是我想的太复杂了,杀人有时就这么简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