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665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刑侦办公室里白曦就像一个被人欺负的孩子一样坐在门口离若潇远远的,而在场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若潇的左手被拷在椅子上,说是为了防止她突然袭击,这么多人突然闯进来还一句话也不说,郑幺弟乖乖的在自己的位置上假装的看报纸。

秋茉推开门里面的场景也是让她吓了一跳,说的夸张一点就是满屋子的火药味都是由若潇发出来的,秋茉咳嗽的两声,说“若潇,你跟我来一趟!”秋茉还是想不明白季法医为什么要让她来做尸检!

季法医仔细的检查尸体看到秋茉带着若潇走过来,把手上的手套拿下来放在桌子上,对若潇说“来吧,告诉我尸检!”季法医的话让若潇惊讶,尸检?什么时候是她的活。

“季法医,您在开玩笑吧,我不会尸检!”若潇说。

“不会?上次的尸检你不是做的很好吗?”上次的尸检?秋茉已经被她说晕了,这小丫头会做尸检方子寒怎么没有告诉她,若潇没有什么话说,总不能当着秋茉的面说案子是自己设计的吧,“季法医,我上次那是随便胡说的,没想到被我说对了,但是这次我真的不知道,尸检还是您这位专家来做吧!”季法医是个聪明的人,上次的事季法医记得很清楚,她的样子根本就不是信口雌黄胡说的,没有一定清晰的思路是断断不可能说出如此正确的尸检,身边秋茉一脸的茫然不解,谁能告诉她这两个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季法医把白布掀开说“单纯的机械性死亡,全身上下没有任何伤痕,唯一致命的就是脖子上的痕迹,不过奇怪的是她的脖子上有两次勒痕,同时我也检查出死者生前曾吸入大量的乙醚,具体死亡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乙醚?不应该是氰化钾吗若潇想着。

“没有伤痕?不可能,我看见她的时候她的手明明在滴血,怎么可能没有伤痕?”这个结果让若潇意外之极,顾薇的死就这么简单?她的死完全跟前两次的死法不一样,没错她曾经在小说里是写过第三个死者是吊在楼梯口,但是身上是有伤痕的,伤痕就在胸口,第三个死者是被刀刺在胸口上失血过多再加上被吊才死的。

“你说的是这个吗?”季法医在托盘里拿出一个血淋淋的血袋说“这就是你说的血吧,这个血袋是在死者胸前发现的,”这一次若潇真的不知道还说什么了,因为脑子里的东西已经一片混乱,看着血袋若潇整个人都已经发愣。

“全身的血迹就只是因为这个血袋?季法医会不会是你搞错了!”秋茉也不相信这个尸检有点太搞笑了,像是在被他耍的团团转。

“您说顾薇的脖子上有两处勒痕是吧!”若潇想到了什么问道。

“没错,两处伤痕机械性死亡!”

“秋警官,凶手不是同一个人。”若潇沉默了一阵说,如果真的是他的话他肯定不会这么草率,完全不符合她设计的性格,除非……白曦你这个杀人凶手,没等秋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若潇拿起血袋快步夺门而出。

“哎,若潇……”

若潇把血袋扔在白曦身上说“周亚强告诉我,你的帮凶是谁!”血袋里还有残留的血液顺着白曦的衣服流出来,“若潇,你还要我说几遍我真的不是周亚强。”

“不承认是吧!”眼看着若潇再次发威,周璐这次趁她动手之前把若潇牵制住,“潇潇,你先别冲动,冷静冷静!”若潇挣扎了几下双手被周璐锁在背后动弹不得,好啊,你学的跆拳道现在都用在她身上了。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他就是个杀人魔鬼!”最后的话若潇对白曦吼出来。

“够了!”秋茉把文件袋重重的摔在桌子上,指着她们说“这里是警察局不是你们家,想打架出去,在这里还轮不到你们随便撒野!”刑侦办公室变得寂静所有人都在看着秋茉,方子寒护在白曦身边,周璐和莫雪拉着若潇,而郑幺弟适当的上前去拉拉架装装样子,同时在心里祈祷他们打架可千万别殃及到他。

警察的威严果然管事,办公室里若潇一直瞪着白曦,但是却没有了刚才的冲劲,周璐把若潇拉到一边,让她消消气。

“拓拔若潇,你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秋茉严肃的问。

“我闹?你怎么不问问他,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做的,顾薇也是他杀的。”说到这,若潇恨不得马上将白曦逮捕,在将他绳之以法受到法律的制裁。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不是凶手,那个女孩我都不认识她怎么可能会杀她!”白曦说。

“若潇,你说白曦是凶手有什么证据?”秋茉问。

“证据我当然有,白曦你是怎么知道顾薇的死法?自从调查案件以来我可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第三种死法。”这个问题一出白曦的回答有些结巴“我……我……!”

“我什么?你是不是不敢说啊!” 若潇的话步步紧逼,白曦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看得出来他的态度已经受到了所有人的怀疑,倘若现在不说出来恐怕他也难逃关系。

“其实,我是个私家侦探没错,我之所以会知道这个死法,是因为上次见到王芯她跟我说的。”白曦的话说道一半,见没有人说话,白曦识趣的接下去说“若潇,其实上次我只对你说了一半的话,那天在咖啡厅我会答应王芯当她的男朋友不是因为她的预言,而是因为她当时说,再过不久她就会死在学校的绘画室里,接着关玥会以另外的方法死在绘画室,随后还有一个人会死在宿舍的楼梯口,她不是想请我帮忙破坏毒枭而是想让我抓住一个人,这就人就是你说的周亚强。”前面的话若潇没有认真听但是周亚强这几个字却听的真真的,那这么说她的想法是没有错,当年周亚强根本就没有死,在手术室里那么长时间,谁也不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此时若潇的脑子里嗡嗡作响。

“你是说王芯再找周亚强?”那也就是说王芯当时就知道了周亚强要杀她的心,但是为什么那个时候不报警?心甘情愿的被他弄死。

“是的,我知道你也在想为什么她当时不报警是吧,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她,她说她已经离不开周亚强了,就连关玥也离不开他,如果离开了她们就会生不如死!”听到这若潇笑了几声说道“离不开?说白了不就是毒品吗,周亚强在提供给她们毒品。”白曦点点头,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王芯的时候,那个女孩的瘦的可怜感觉一阵风就能把她吹走,她的眼神里透着祈求的目光,像是在祈求他把她救出来一样。

“白曦呀,你说你不是有他们犯罪的证据吗?现在你就在警察局那你就拿出来看看啊。”若潇想到白曦曾经说过自己在毒枭卧底藏有她们贩毒的证据,此时不拿出来更待何时啊,白曦看了一眼若潇,若潇正在摆弄着手指,她说的没错自己身上是有证据,可是拿出来会让他们认为自己在贩毒,这要是让秋茉姐知道了……。

“白曦,你还隐瞒什么从实招来!”秋茉也是被他气的肺炸,这件案子他居然也有参与,弄好了他就什么事都没有,弄不好他也是摊知情不报的责任,怎么说白曦也是刘英武的侄子,而刘英武还是警察局的大队长,这让她怎么向上面报告啊……

“还有就是,自从当了王芯的男朋友,我就天天在他们的圈子里混,还一直帮着她们……卖毒品”卖毒品这三个字白曦说的很小声,偷偷的看了一眼秋茉,秋茉的愤怒不比若潇少,下一秒就会爆发出来毒打他一顿。

“白曦你现在厉害了,居然还卖上毒品了,警校里的东西你都白学了我今天就替你舅舅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着,秋茉拿起墙角边的扫把就要打白曦一顿,嘴里不停的念叨“臭小子你天天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你不学好,居然敢卖毒品,我今天就……”拿起扫把扬手打向白曦,见事情不妙白曦快速闪躲。

“秋茉姐,冷静冷静。”郑幺弟拦着秋茉,这一扫把打下去那滋味不好受啊!

“冷静,你给我闪开,小兔崽子我今天一定要教训教训你!”正好在这个空隙,郑幺弟没有拦住秋茉第一下就直接打在了白曦的屁股上,“啊!疼!”白曦捂着屁股躲着秋茉,哎呀妈呀下手真狠。

“秋茉姐你听我说,我只是去哪里当卧底。”白曦辩解道。

“卧底?白曦如果你不是周亚强,那么我就奇怪了,既然是卧底你这几天收集的证据为什么就没有告诉秋警官呢?是不是为了掩盖什么啊!”若潇的话一出,所有人又齐刷刷的看着白曦,秋茉拿着扫把准备随时伺候他。

“若潇,你是不是搞错了,白曦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他怎么可能是凶手呢。”方子寒的话说的没错,从小到大的人应该是非常熟悉,就算是凶手也不可能模仿的那么像。

“方子寒你有多长时间没有看见过白曦了?是不是从这件案子开始的时候才看见的他,你好好的想想每次有命案发生白曦是不是都能及时赶到,王芯死的时候他晚上夜探绘画室,关玥死的时候他也是神秘的出现在现场,又和两个死者生前都有联系并且和他们卖毒品,手机里还有红姐的照片,还知道顾薇的死亡位置,这不就是看了那个东西之后才知道的吗,你觉得他不是周亚强吗?”若潇的话让方子寒也有些疑虑,她说的也对,虽然是从小到大的朋友但确实有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了,说不定这个人真的不是白曦,方子寒也站到秋茉的位置上,白曦可算是一个人孤军奋战,这是什么情况?

“等等等,我确实是在帮着王芯卖毒品。”刚说完这句话秋茉又扬起扫把对准白曦,“但是我发现他们卖的并不是毒品,而是白面!”白曦的话让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白曦又说“一开始我也以为她们卖的是毒品但是后来我发现他们每次卖的都是白面,本来我也想把所有证据都收集好了以后告诉警察,可是无意中我发现了这个奇怪的事,如果当时我告诉了警察警察来了什么东西也没查出来,反而告诉了他们这里有内奸,卖的是白面肯定内部人都知道唯一不知道的只有我一个,那我不就暴露了。” 卖白面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大的阵仗就只是区区卖几袋子白面吗?周亚强到底想干什么?

“既然你说的是白面,那为什么王芯和关玥是真正的吸毒者?”若潇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所以在王芯离奇死亡后,我就以王芯男朋友的身份一直在调查这件事,后来我当时在回去找红姐的时候发现他们早就离开了,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秋茉把扫把扔在一边,原来是这样,还好这个孩子没有学坏,要不然我就直接打死他为国家除掉一个祸害。

用音乐作为背景杀人,死者还是当年的好友,还用了当年好友写的小说,本以为是毒枭却是白面,一次次的按小说杀人,当时已经死亡的人居然复活,变脸后又回来报复,王芯和关玥还情有可原,可是这又关顾薇什么事?小说里并没有关于她的戏码除非是硬加上去的,就算是加上去的那她干什么事了非要杀死她,若潇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沉默不语,白曦揉着屁股还是有点疼痛,白曦说完话后前一秒还吵闹非凡后一秒寂静的吓人,方子寒看到若潇好像睡着了想叫她一声,却被周璐打断摇摇头小声说,她在思考。

刚才季法医说过,顾薇的死因是由于脖子上的两个勒痕,在正常情况下用绳子勒紧脖子一次就可以将人勒死,她的脖子上怎么会出现两个伤口?更何况他还用了乙醚出现两个勒痕完全没有道理,自己所在的寝室已经死了三人,剩下的无非就是自己欧阳青青周璐和莫雪,下一个说不定会是谁死亡,脑海里忽然想起那天在电脑里看到的图片,叫我公主这个人把她们两个的事让全校的人都知道了,看画面的清晰程度应该是同班同学,因为哪里有人说是这两个人就在你们班,爱关注和八卦这样的事情除了男生就是女生,用排除法来说范围已经缩短了是在本班级,本班级就只有两个女生宿舍拍照片的人就是这十六个人其中的一个,再加上这两个女生宿舍的人应该经常去偏远的芭比网吧上网,能把照片拍的这么清楚应该就是非常亲密的人并且经常在一起,难道说顾薇就是偷拍她们的人,所以她才会遭到被杀,可是凶手又不按照小说来杀人,显然是没有看过我的小说,既然没有看过又在胸前加了一个血袋,这应该说是模仿,也可能是顾薇死后有人另加,可以推断这个人应该很胆小没有杀过人,该不会周亚强雇凶杀人。

想到这若潇睁开眼睛说,“走吧,我们去趟芭比网吧!”先调查一下这个名叫叫我公主的人,到底是不是顾薇,“对了秋茉姐,麻烦你先帮我看着小瘪杜,我一会回来有事问他关于这个案子。”说完若潇开门带着周璐莫雪就离开警察局,白曦看若潇的表情已经猜到她有了线索,也不顾屁股上的疼痛随后跟了上去,秋茉嘴上说好的等你回来再说,便给了方子寒一个赶紧跟上去看看的眼神。

不愧是学生们找的网吧简直偏僻的可以了,白曦开着车按照若潇的指示左拐右拐的才找到地方,白曦在车里观察了一下若潇的表情,好像平息了很多,那意味着是不是自己已经摆脱犯罪嫌疑人这个头衔了。

终于找到了芭比网吧,门面不算太大但是里面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学生来玩,还有几个高中生不学好的在门口抽烟,嘴里时不时地讨论着里面那个女生长得好看身材好,下了车方子寒就不得不说一句“哎,社会造就人啊!”

“说得好像自己是个老江湖一样,你哪来那么多感慨,走吧进去看看!“周璐呛了他几句,刚走了几步门口的学生就对着周璐和莫雪吹口哨还在旁边窃窃私语,方子寒咳嗽了几声居然没有人搭理,他差一点就又掏出警官证告诉他们,老子是警察。

“你别生事!”眼看着方子寒要掏证若潇走到他身边小声的说。

“方子寒,你别忘了咱们是来干什么的,你觉得警察一到他们会说出实话吗?”话是这么说,但是方子寒还是恨不得上前替他们的父母的教育教育他们,整理一下衣服他是警察是来办案子的没时间跟这些小屁孩儿们计较。

芭比网吧就像个逍遥岛似的,里面大部分都是学生一人一台电脑疯狂的打网游,还有几个人在楼上为怎么通关而大声商量对策,若潇等人来到吧台想要开个包间,电脑前的老板娘居然也是个高中生,脸上画着浓妆鼻子上带着一个发亮的银色银圈,眼睛周围也画上了浓黑的眼线,这么非主流的小姑娘还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见若潇几个人到来直接要包间,查了半天眼睛瞟了她们一眼看他们的穿衣打扮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主傲慢的说了一句,“没有。”

若潇笑了一下说“妹妹,那就不用麻烦了,我想请问你认识这个人吗?”若潇把手机里顾薇的照片递给她看,非主流女孩看了一眼说,“不认识没见过。”

“那这个QQ你认识吗?”若潇好脾气的又找出叫我公主的QQ编辑资料。

女孩玩着游戏一次又一次被若潇打断,还以为是来花钱上网的没想到是来找人的,女孩一直看着电脑屏幕没好气的说,“我这是网吧,来这只是消费上网不负责找人!不上网就赶紧走别耽误姐姐我的生意。”女孩傲慢的态度让方子寒实在忍受不了了,哎呀我去一个小丫头片子敢这么目中无人,方子寒打开小门拿出手铐就把女孩拷在身后的暖气上。

“你干什么?放开我,来人啊有人欺负我!”女孩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声叫到。

听到女孩呼救门外的几个男孩一窝蜂的闯进来,看到女孩被人拷在暖气上掏出小刀对着方子寒说,“赶紧给我放开她听到没有!”这个女孩到是很会演戏,男孩们冲进来的那一刻女孩呜呜的哭起来,像是说方子寒对她做什么事了,为首的男孩见方子寒不说话以为被他们吓到了声音又提高了一个分贝“没听见爷爷说话吗,赶紧……,”男孩的话还没说完,方子寒掏出手枪对着他的头。

“跟谁讲爷爷呢!”手枪一出,几个男孩瞬间安静,为首的男孩身体僵硬连一口大气也不敢喘,生怕头上的枪不长眼万一走火他的小命难保,女孩也停住了哭声,她也没想到方子寒会掏出手枪。

“大哥,你别怕他就一只枪我们有这么多的兄弟,我就不信他能打的过来。”身后的小弟看样子是在他老大面前想表现表现装装样子,女孩的脸又从惊恐变得委屈,眼睛里的眼泪说流下来就要流下来。

“谁说一只枪啊!”白曦掏出手枪对着小弟的头说,这下好了头顶两只枪白曦这次是给方子寒做足了面子,这是方子寒头一回这么痛快,几个小屁孩儿他还对付不了了。

“爷爷,你是我爷爷,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我给你们赔罪。”这个男孩还算明白,对着方子寒又是鞠躬又是递烟的,面带笑容的打哈哈,方子寒收回枪看着坐在地上的女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