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447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方子寒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当他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若潇已经被周璐强制性的锁在墙角,而白曦则是坐在楼梯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若潇她们走后没多久方子寒终于拨通了秋茉的电话,电话里方子寒说案情有了新一步的进展,需要秋茉出马帮忙但是来的时候一定要带上家伙什儿,接到电话后秋茉二话没说带了几个得力助手直奔平房,秋茉本想装作邻居敲门而进聊聊家常顺便了解情况,没想到小瘪杜这个人不仅好赌脑子还挺聪明,在小拉门里看到一个陌生女人,本能反应感觉事情有些不妙,迅速关上拉门转身就跑,身份已经暴露秋茉也不管那么多率人直接从侧面翻墙强行进入,整个房间真的是空旷的可怜,里屋内的小瘪杜正拿着小型密码箱打算在后窗户逃走,还真如若潇所料,这么多人突然出现小瘪杜掏出手枪对着他们,还威胁他们说不准在靠近他一步,否则他就开枪了。

他的手上还真有枪啊,方子寒暗暗为自己的聪明感到骄傲,还好听了若潇的话不然现在自己可能就报销祖国了,小瘪杜抱着怀里的小型密码箱,他的一只脚已经迈向窗台一步,警察赌徒双方对峙谁也不敢开第一枪,秋茉嘴里一直在劝他放下枪,他一个人根本就对抗不了他们,只不过是赌也没什么大事关上几年就好了,多多为家里人想想,现在的小瘪杜是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家人?他的家人早就和他断绝关系了,关起来,在监狱里的日子那要浪费他多少赌博时间啊,人生短短数十载怎么能在监狱里度过,这么多人还拿着枪除了警察也没别人,如果他开了枪那就要摊上人命官司,况且这么多人一窝蜂的冲上来他也没有逃跑的余地,索性就这么耗着。

犯罪嫌疑人就在眼前怎奈手里有枪,警局每个人出任务为了意外虽然都穿上了防弹衣,但是秋茉还是小心为上,尽量不让他开枪也不让她的人身上挨枪子,在墙外两名警员拿着枪偷偷的绕道房子后面,正好看到小瘪杜半个身子露在窗外,警员把枪收起悄悄地走到小瘪杜的身后,秋茉尽量用家人来牵制住他的注意力,在他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下,警员突然袭击的抱住他的腰,绊了一下他的腿把他压倒在屋内抢走了他手上的枪,小瘪杜怀里的密码箱也因袭击被摔在地上,摔坏了箱子密码口里面的钱也倒洒在地上,眼看着几沓子崭新的钱散落出来,小瘪杜不停的喊着,我的钱我的钱啊!

到底是有枪的警察风光啊,小瘪杜已经成功的抓获,就等着压回警察局进行三堂会审,银色的手铐拷在小瘪杜的手腕上,方子寒摸向腰间现在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手铐,结果今天还是没有用上,就在把小瘪杜压上警车的时候,方子寒突然想到这么大的院子怎么就没有看到那辆昂贵的名车呢?话说这么贵的车他长这么大还没有看到过呢。

方子寒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就差把地底下翻出来了,就是看不到那辆车,秋茉走到门口回头方子寒一个人在院子里找什么东西,明明犯罪嫌疑人了都已经抓到了,他自己在那干什么呢?

“方子寒,你在哪干什么呢?”秋茉走过来问到。

“秋茉姐,我们查到小瘪杜出老千赢了刑默的名车,并且他开着名车带走了王芯,可是你看这里就是小瘪杜的家,那么他的车在那?”秋茉也陷入了沉思看了一圈院子里没有,屋子太小也不可能会放下车,以他的能力总不可能一个人挖出一个小地下停车场吧,这时秋茉看见小瘪杜的家旁边还有个小仓库,看小仓库上的锁头没有灰尘应该是总打开它,由于手里没有钥匙方子寒想了一个非常干脆的办法,就是直接砸窗户进去,反正这是非常时期非常对待嘛。

这间小仓库其实也没有那么大,除了水泥地就是砖墙面见一个摆放的物价都没有,还以为能放下一辆车经过现场考察也就能放下半个车,真实的平米恐怕连半个车都放不下。

“我就纳闷了,他是把车藏到哪去了,秋茉姐他真的不会挖出地下停车场吧!”原本还想目睹一下他要干一百年才能买下零头的车,结果连个车轱辘都没看到,这不都白忙活了!方子寒坐在地上说。

“不可能,就凭他自己肯定不可能,停车场那是个什么工程,再说了一个天天视赌为命的人,你觉得他会付出时间挖地道?”秋茉靠着墙壁思考着,这个人到底把车藏到哪去了。

就在方子寒找不出线索的时候,忽然看到秋茉的身姿,“方子寒,你那是什么眼神,我是你上司你知道吗,你敢对我想入非非我就让你下岗你信不信。”冷不丁的被方子寒盯着看秋茉浑身不舒服,眼神也不敢对视方子寒,方子寒走到秋茉的身边说:“秋茉姐,你想哪去了,我是不会对年龄比我大的女人动歪脑筋的!”这句话说的秋茉想揍他一顿,他一个小屁毛孩子居然敢说她老,方子寒不顾愤怒的秋茉,把她拉到一边自己则是靠在墙上学着秋茉刚才的样子,就在刚才方子寒好像是看到了一个东西但是一眨眼就不见了。

我去,这小子居然敢说她老,她今天不好好的教训教训他她就不叫秋茉,就这样想着秋茉挽起袖子就要对着他的脸上拳,只见方子寒靠在墙上用脚踹了两下然后又将他整个身体都贴在墙上,样子就像个壁虎。

“你在干嘛呢?”秋茉好奇的问。

方子寒嘘了一声,还是紧贴着墙面手在不停的摸着什么,搜索了一段时间后,方子寒在墙上摸到了四个洞足矣有手指的大小,砖墙有两个洞到也没什么,方子寒试着把手指放在小洞洞口,里面居然有空气漏出,如果有空气的话,方子寒对着相应的小洞抓住墙面,使劲的向后一拉,果然墙面打开了,小小空间的正中央停着一辆高级轿车,这就是那辆古思特,完好无损的就停在这所院子里。

秋茉惊呆了,有谁会想到看似一间没有用的小仓库里面却暗藏玄机,方子寒终于看到了这辆车,不愧是超昂贵的价格,看人家的样子真对得起那些钱,秋茉对车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不得不佩服小瘪杜的聪明,原来这面看似的墙,实际上就是一块非常大的木板,只因为小瘪杜在墙上贴了一整张3D墙面图,画的真切扰乱了人们的视线所以才看不到车的存在,只是方子寒是怎么知道的?

“方子寒,你是怎么知道的?”方子寒正在观摩这辆车,简直是太漂亮了,连他都想要得到,难怪小瘪杜会不辞辛苦的学习老千赢得名车,看到方子寒的口水都快流到车上了,秋茉觉得自己这句话就等于白问。

“啊?什么?”方子寒头也不抬的回应。

“我是问你你是怎么知道车就在这面假墙的后面?”秋茉走进来问。

“其实我一开始也不知道,但是当秋茉姐你靠着墙的时候,我看到墙中间吐出一口气,你站的那个地方正好是阳光直射,我觉怀疑是不是这个墙有什么问题,结果就是这样了啊!怎么样我聪明吧!”方子寒把自己整个人都贴在了车上,说完这段话的时候还一直在炫耀自己的聪慧,秋茉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话能形容方子寒现在的样子,有时候她也怀疑是不是警校把人弄错了,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方子寒而是个实实在在冒名顶替的骗子,方子寒一直沉醉在名车的海洋里根本就无法自拔,这辆车简直让他爱不释手。

“你给我下来,口水都快流到车窗上了,你在把证据毁了!”方子寒把脸贴在车窗上享受名车的气息,秋茉看不下去了拉起方子寒的后衣领向后拽去。

“秋茉姐,你干嘛,一会出人命了!”方子寒挣脱开秋茉的手说。

“行了,你少在这跟我贫,说说吧你们今天干什么去了?”新人方子寒对秋茉来说就是用来监视若潇的,她会时不时的来抽查,同样方子寒也就这点优点,完全服从秋茉的命令。

“今天我们本来是要去找带走王芯的人,没想到半路若潇非要下车,这段时间我们不在一起后来到了天赐家园我们才一起去的。”

“半路下车?在什么地方下的车?”秋茉问。

“嗯……”方子寒努力的回想起停车位置“我记得车是停在了凤凰公墓。”

“凤凰公墓?”

还没等秋茉说完,方子寒的手机铃声响起,是白曦打来的电话,方子寒按下接听键还没说话就听见白曦在电话里咆哮的说“赶紧过来若潇学校,这里有死人了,若潇她要掐死我!”说完,电话里又传出一阵叫声。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秋茉姐,咱们赶紧去学校,哪里又出事了!”

结果就是眼前的样子,白曦坐在楼梯上大大的喘气,若潇简直就是像开启了暴走的模式,并对着白曦大声喊着,周亚强你这个魔鬼,魔鬼,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站在旁边的方子寒还是不明白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们两个把尸体放下来。”秋茉命令身边的人说,他们怎么闹都无所谓,眼前死亡的这个女孩才是关键,兜里的手机还放着黑色星期天,他这个时间还真准,尸体放下来后,为了不让女学生害怕,秋茉特意脱下衣服盖上了顾薇的脸。

就算是被强制在墙角但是若潇的心里还是不服输,真凶,这一切的真凶就在眼前她怎能让他跑了,以前都没有注意到若潇的力气这么大,尽管周璐已经认为自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还是控制不了若潇。

“放开我,我要他偿命!”趁着周璐的力气有些放松,若潇一口咬向她的胳膊,周璐大叫一声这个时候若潇一把推开周璐,当着所有人的面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对着白曦的脸划去。

“赶紧拦住她!”秋茉一声令下,身边的两个警察抓着若潇的胳膊想要给她带上手铐,但是若潇很灵活的把刀对准警察,在刺下的时候,刀片与那个警察只有插肩而过,就差那么一点若潇的刀就直接刺在他的胸口上,这是个好机会,当若潇再次拿起刀的时候,警察顺势的抓住她的手以最快的速度把两只手同时拷在一起,将若潇按坐在地上。

“放开我,他是杀人凶手,让我杀了他!”若潇带着哭腔愤怒的咆哮着。

“你杀了他?杀人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做,方子寒把他们都带走。”还以为这个小姑娘能帮他们大忙呢,没想到现在变成了这样,此时的若潇已经没有了半点理智,周璐被若潇推到在地上,手腕上还有她的牙印下手也够狠的,这么长时间的好姐妹她居然对她下了狠手,这要是以后留了疤可怎么办。

“你没事吧!”方子寒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牙印说。

“没事,你说若潇到底是怎么了?是不是找不到线索她得了失心疯了!”周璐说道,方子寒摇摇头说,不知道,等回到了警察局再问她吧!

第三具尸体,这是黑色星期天杀人案的第三个尸体,季法医看了一眼尸体后并没有打算马上做尸体解剖,而是问秋茉“那个口口声声要破案的小姑娘呢?”

“若潇?她在我的办公室里,季姐你找她干什么?”秋茉问。

“尸检,让她给尸体做尸检!”听完季法医的话秋茉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点名让若潇来做尸检,这怎么可能,没有相关的知识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做尸检,见秋茉迟迟不回应季法医也猜到了她的疑问,说“你去把她叫来吧,这个尸体的尸检只有她能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