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422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女佣端来一盘水果放在刑默的办公桌上,刑默摘下手套,拿起苹果咬了一口细细品味,“老爷,真的就这么告诉他们吗?那几个人我看有些不简单!”女佣规矩的站在一边,担心的说到。

“你不明白,我这是送给他一个人情而已!”白色屏幕上投影仪把若潇等人的画面放到最大,直到看到若潇她们离开天赐家园,刑默抬了抬手,女佣看了一眼大屏幕,对刑默鞠了一躬说:“请老爷耐心等待!”

红衣女子点燃一根烟,坐在楼梯口看着吊挂的麻袋,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看一眼手表在等待着适当的机会,红衣女子走到麻袋面前,嘴里呢喃说着,我真的好舍不得你。

根据刑默提供的纸条上写的位置,若潇等人来到了传说中的平房,说是平房倒不如说是快要拆迁的房子,这么一大片估计每家每户也能分的不少钱,一路上方子寒终于乖乖的跟着他们身后一句话也不敢说。

三个人三绕两绕的终于找到了小瘪杜的地址,那么多的平房顶数他住的地方破旧,破旧的让若潇有些心酸,一个天天赌博的人到底是什么心里能让他们这么疯狂,非要赌到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才能罢休吗。

方子寒刚想敲门而进,若潇拉住他的手说:“不行,咱们三个不能这么做,方子寒白曦你们先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人,如果有人不要太大动作,马上给秋警官打电话,让她带几个人过来。”方子寒点点头,不能太大动作,就只好翻墙了,白曦让方子寒去左边,自己去另一边查看,尽量不要出太大的声音,到底是破旧要拆迁的小平房,围墙也是用最古老的泥土搭垒的,不弯着腰很容易被里面的人看到,白曦走到房子后面,里面的家具摆设真是一览无遗,因为房子的格局很小除了一个拿不走的土炕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此时的小瘪杜正在家里摆弄扑克,看样子是在练习出老千。

泥墙外方子寒打算跳进去一探究竟,泥墙不算太高以他的个头加伸手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搓了搓手准备一跃而进,正当他准备跳进去的时候白曦突然抱住他的腰,把他拉下来。

“你干嘛,我正准备进去呢!”方子寒弹去身上的土不满的说。

“干嘛,你这样会打草惊蛇的,再说了就算你进去了,就凭你一个人他能对你说什么?”真不知道方子寒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若潇还在门口等着消息,白曦说完后弯着腰走向门口,方子寒看到白曦的样子,就像鬼子进村似的特别搞笑,捂住嘴就怕笑出声来,但还是跟在他后面。

“怎么样?他在家吗?”若潇问。

“在呢!从窗户里能清楚的看到,他应该在练习老千!”白曦回答道。

“我就纳闷了,咱们干嘛不直接冲进去抓个正着,给秋茉姐打电话做什么?”方子寒掏出手机,正要给秋茉打电话。

“方子寒,你身上有枪吗?”看若潇的样子,方子寒有些不服气,怎么看不起他这个警察吗,在身上摸了半天好像没有!

“没有吧,万一里面的哪位身上有枪怎么办?”

“我还是给秋茉姐打电话吧!”这次还算他聪明,打了几次秋茉的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关键时刻这个女警官也太不靠谱了,若潇在附近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坐下来,静静的看着方子寒对着手机嘴里滔滔不绝的抱怨秋茉。

从案发到现在算算日子已经快半个月了,自己猜想白曦和方子寒这两个人其中有一个是周亚强本人,目前白曦的怀疑概率比较大,记得每次犯案的时候鸭舌帽人必定会在监控视频下给予提示,可是这两天好像没有,上次他已经玩出了狼来了剧情,以自己创造出的剧情第三次应该是真的杀人,至于这个位置和杀人手法她好像还是没有写完,随手找到一根木棍,在地上随便写了几个字,起初他是以小说杀人,王芯死于真空针管最多余的莫过于氰化钾,与其说多余倒不如说是没有更好的解释,起初的想法只是为了创新才加到小说里,所以才在写的时候故意以红笔体加已提示,在王芯死后直接就可以把铅笔搅进眼睛里然后在残忍割腕,其次就是关,相同的死亡方式唯独就是她没有子宫,而且被断的是手指,这两个人是同性恋又在一起贩毒吸毒过,这一点在警察局解剖室得到证明,以最保险的方式在学校里获得毒品,图书馆的书很多但是像这样的书学校里只进了两本,她们用一张快递单子传递信息,快递单子上的香味就是花露水,单单写着毒品已到四个字肯定不行,所以就写了收件人或者常规的包邮信息,一般好心的同学看到后也会给她们拿过去。

再者就是那个命大报社同学,一开始想要查看照片的时候她推门而进可以断定这个人身材不胖,报社同学在病床上说的话让若潇想不明白,回想起在医院的时候,报社人员其实并没有说话,他只是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嘴也只是动了几下,可是他的眼神却一直的看着她的手,若潇以为他想说什么,就靠在他的嘴边,结果他只要若潇的手,不是右手是左手,在床铺上紧紧的抓着若潇的左手不放。

在地上写了几个数字来代表她们,报社同学他会受到攻击是因为在王芯关的死亡现场都出现过并照了相,所有照片的若潇已经都看过了,就只有拍刀把的那一张与自己不符,会不会是因为这张,当时已经向方子寒证明自己不是凶手。

等一下,王芯生前曾经让白曦到绘画室找东西,没找多长时间就被自己发现了,那是与白曦第一次见面,然后关死亡的时候白曦又出现了,那个时候报社人员才当众出来照相,去找报社人员的时候,门后有人藏着,桌子上的新款照相机也被人动过,动过就说明他在找照片但是报社人员已经把照片放在了电脑里,直到我们去的时候他没有时间逃跑才会躲在门后,晚上的时候和方子寒去了一趟公安局,这么说的话,白曦找到了那张大意的照片然后才去杀害报社人员,若潇看了一眼白曦的身材,就像女人一样身材纤细,分析结果一拍即合天衣无缝啊!

“你盯着我看做什么?”白曦忽然察觉有人正在盯着他,顺着感觉看过去若潇正有一种花痴的样子看着他,白曦轻轻的咳嗽了一下结果若潇没有丝毫反应,若潇的眼神好像并不是花痴那么简单里面还嘈杂着一些被看破心思的感觉。

“啊?没有啊,你那边的风景不错,多看看了一会儿!”若潇找了个理由说道,我这边风景不错?白曦也看过去,这真的有风景可看吗?放眼过去能看到的全是平房,周围连树都没有这也叫风景不错。

“小白子,你来?”若潇的笑容让白曦有些害怕,那个动作就像是在说没有好事发生,白曦搓手搓脚走过去,若潇打量一下白曦的身材说了一句:“小白子,扮过女人吗?”话一出,白曦差一点就惊讶吐血,方子寒也是大惊一下,他们两个什么情况索性把电话挂掉,反正打了几个秋茉也不接,竖起耳朵凑过来听着。

“扮过扮过,我们上学的时候白曦还扮过女人呢,特别漂亮!”想起那时候方子寒就想笑,白曦打赌输了无奈大家起哄穿上女装后在校园里走一圈没想还真有人要他的电话号码,第二天那个人为了表达对白曦的爱意还送来九十九朵玫瑰花呢,后来知道了白曦的真实身份差一点从六楼上跳下去,眼见事情闹得越来越大,所有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哥们劝回来,结果那哥们天天晚上借酒消愁不停的说,怎么会是男人呢?我怎么就爱上男人了呢?

“把你的嘴闭上,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打电话去。”那提不开提哪壶,方子寒这个人就是欠揍,“若潇,你提这件事干嘛?”白曦说。

“闲的没事无聊啊,随便问问!”说着靠在墙上,方子寒的脑子里还回放着当时的画面,这段黑历史一定要多保存十年八年以上,以后闲的没事还可以调出来放放,“你到底有完没完了!笑够了吧!”白曦恨不得把方子寒的脑子打开,删除那段记忆。

穿张主任的衣服出来行凶,又大摇大摆的走出来,在浴室里肯定不行,唯一的路径就是按摩师,视频里多出现了一个人,那么这个人肯定是男扮女装的混出来,上班的时候大家都带着口罩,偷偷混进来一个人大家也很难认出,然后再下班的时候又偷偷的提前换好了女装制服顺便跟着她们溜走,就算是下班的时候不是按摩师也可以装成顾客走掉,不过,那白曦的办法也不错,跟那些漂亮的按摩师相处在一起,难道他就不流鼻血吗?

脑子里全都是白曦的每一步的精心作案,每个证据拿出来都在指向白曦就是周亚强,手机这个时候震动起来,打扰了若潇的思路,来自顾薇的一条短信,上面写着:若潇,我死了,你快来救救我,我死了!

若潇拿着手机呼吸急促,着急的说道:“学校出事了,方子寒你给秋茉打电话说完这里的事情后,赶紧来学校,顾薇死了!”若潇的话说的很急,方子寒只听见了后面那一句,顾薇死了,若潇马上赶回学校,白曦也是不明白情况,一条短信怎么了,短信内容是什么?不过还是跟上了若潇。

“你到底怎么了?”白曦坐在车里看着焦急的若潇说。

若潇把手机递给他看,短信内容让白曦也大吃一惊,想了许久白曦说:“这个女孩就是小说里死在楼梯口吧。”这个问题若潇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我不知道。若潇拿回手机,白曦你到底……

“若潇你看,那不是周璐和莫雪吗!”白曦摇下车窗让司机停下来,把她们两个叫过来,说来也奇怪,周璐一脸怒火的样子,而莫雪好像是被谁欺负了一样,安安静静的不说话。

“若潇,你们这是去哪啊?”周璐问。

“你们学校出事了。”若潇一直在催促司机快点开,根本就没有听见周璐说什么,又有一个女孩在学校死亡,白曦简单的回答了周璐的话,令人好奇的是居然还给若潇发了短信,明摆着是告诉她赶紧来。

车刚停到学校门口,若潇打开车门三步并做两步冲到宿舍楼推开玻璃门,顾薇已经被吊在楼梯口,若潇的瞳孔放大身体僵硬,在顾薇的口袋里手机一直放着黑色星期天,雪白的宣纸散落的到处都是,每一张都写着‘我已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周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外面看到若潇发愣似的站在原地,推开门的那一刻周璐大叫了一声,听到声音白曦随后也被这一幕吓到,三个人三种死法直到今天已经全部演示完毕,若潇直勾勾的看着白曦,突然发了疯的向白曦身上扑过去两只手掐着白曦的脖子,突如其来的若潇让白曦措手不及,没有防备的被她扑倒掐着脖子。

“周亚强,你这个魔鬼!”若潇带着哭腔咆哮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