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83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女生宿舍一楼寂静的让人可怕,红衣女子费力的把大麻袋吊挂在楼梯口,麻袋的底角处渗透出新鲜血液,有节奏的滴在地上,红衣女子在洗漱间拿出塑料桶放在麻袋底下,又拿出洗漱好的拖布将麻袋周围的血渍擦干净,眼睁睁的看着血液一滴一滴的滴在桶里,似乎在欣赏着一件完美的作品。

有钱人就是有些千奇百怪的想法,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跟他们不是同一星球上的生物,若潇等人站在刑默家门口,三个人齐刷刷的站在门口不敢进去,为什么,因为铁大门上竟然盘旋着两条蟒蛇,全身棕色发光的鳞片还有那双妖异的眼睛嘴里有频率的吐着芯子,两条蛇像是在交谈,该不会是在讨论从那个地方对这三个人下口吧!

若潇推了推方子寒小声说道:“警校毕业的警察你倒是打个头阵啊!”方子寒也不敢轻举妄动闭着嘴微微张开一点小缝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是蛇啊,万一是毒蛇的话自己的小命就玩完了!”若潇又看了一眼白曦,白曦耸耸肩表示,我也没办法,这可是蛇,看他的样子就应该知道是剧毒!

算了两个人都靠不住,案子都已经走到这步了,说不定里面的刑默就能知道些什么,他知道的东西没准对他们有利,眼下不能被这两个货吓唬住,一定会有什么办法!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出租车只停在了马路的对面,硬是告诉他们往前走一个路口就到了,说什么也不送进来,原来这有钱人还有这个癖好。

若潇咬着牙硬着头皮,门铃不远的上方有一只蛇正在用饥渴的眼神看着她,颤抖着手伸向门铃,没想有一只手已经抢先一步摁响门铃,若潇看向伸手的主人,摁完门铃后白曦快速的把手伸回来,给了若潇一个微笑。

“不用太崇拜我,只是这样的情况我是不会让你一个女孩子冒险的!”这本来就应该让他们男人来做,若潇什么也没说只是倔强的看向一边,但是明显感觉到脸上有点不自然!门铃声响了一遍,听声来者不是女佣也不是皇家保镖而是一个普通的园丁,不同的是他的身上背着一个大背篓右手拿着一把特制的大钢叉,见到门外的三人园丁面无表情的拿着钢叉对着蟒蛇,看到钢叉蟒蛇听话的慢慢爬下铁门,园丁对着蟒蛇远去就像是赶鸭人一样。

这时,铁门缓缓打开,女佣有规矩的站在对面,首先是特别尊敬似的对若潇他们鞠一躬,这个大礼让若潇有些不适应,磕磕绊绊的说:“那个,你好,我想见刑默先生我找他有事,麻烦你帮我知会一声!”

“好的,请这边走!”女佣恭敬的带着他们走进了刑默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的刑默正在对满墙的彩票图做深刻的研究,不愧是赌徒,刚进屋里面的装饰就让若潇大吃一惊,除了满墙贴的彩票图屋内还放着各种赌具,光是麻将桌就已经并排的摆放了五六个,电影里常见的德州扑克整齐的放在那一堆筹码的旁边,靠墙角的女佣正在收拾桌子上刚刚赌后牌九的残局,在窗台旁边还放着几台电脑,大页面上都是炒股的画面,看来这个有钱人不只是赌这么简单啊,难怪他能买得起古思特,也难怪他会那么大方的送人。

“几位找我有事吗?”刑默的眼神一直看着彩票图,丝毫没有注意来者是谁。

看到这老头傲慢的样子方子寒实在看不顺眼,想掏出警官证吓唬吓唬他,白曦紧忙抓住方子寒的手对他摇摇头,方子寒不明白这人都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自己怎么还是不能亮出警察身份,不亮出警察身份他就不知道现在你对面的人是谁,若潇悄悄的掐了一下方子寒,白曦趁机把警官证掏出来放进自己的兜里。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找一个人。”若潇带着微笑有些讨好的说。

“什么人?”刑默瞥了一眼若潇淡淡的说。

“就是上次赢大奖的人!”听到这句话,刑默才正式的看着他们三个,看他们的样子是三个普通学生,他们是怎么知道他把古思特输了,白曦的手顶着方子寒的腰,他只要说错一话白曦就掐一下他。

刑默笑了一下,身边的女佣有眼力见的为他倒上一杯茶,刑默端起茶杯又闻了闻茶叶的清香说:“我不知道他的真名,圈内所有的人都叫他小瘪杜,因为他本名姓杜,而且人又很瘦每天都在赌场里赌钱,他的身上只要有一点钱他都会拿出来赌,并且每次都逢赌必输,所以就有了这个名字!”刑默放下茶杯慵懒的靠着老板椅。

“既然是这样,想必先生您是想换台车子了吧!”方子寒也不知道若潇是怎么回事,突然说出了这句话,不过这句话一说,刑默顿时心情开朗,刚开始他的脸上全是厌恶,听到这句话之后就有了笑容。

“小姑娘,你到我这来不是为了讨好我这老头子吧!”

“先生明见,我只是想知道这个小瘪杜的样子和住址,我找他有事,不知道先生能不能提供!”若潇说的每一句话都在看着刑默的脸色,看来刚才的那句话到是很顺他意。

刑默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若潇,又随手写了几个字一并交给她,说道:“他就住在这个地方,不过现在在不在我就不知道了!”若潇认真的看着手里的纸条,这是重要的线索必须牢牢的记下来,刑默把玩着手里的钢笔,看到若潇已经快要将纸条上的字背下来后,让身边的女佣继续续茶,而眼睛一直看着若潇。

若潇的目光回应上去,看到刑默歪着头面带笑容的看着她,忽然拿着纸条摇晃两下脖子自言自语到:“天天学习真累,脖子都酸了!”可是,尽管这样,刑默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若潇,想了许久若潇走到刑默的办公桌前,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将手里的纸条烧成灰烬,刑默的脸顿时又变的柔和。

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这就么断了,眼睁睁的看着纸条就这么没了,方子寒恨不得冲上前去把火扑灭,白曦一直在后面反扣住他的手,让他动不得。

“送客!”纸条已经烧成灰烬,刑默突然站起来对着女佣大吼道。

女佣习惯了刑默的性格脾气,面无表情的打开门请若潇等人离去,刑默转过身背着手继续研究墙上的彩票图,若潇走了几步脑子里好像想到了什么,对着刑默深深地鞠了一躬才慢慢离去,若潇鞠躬的停留时间不长,但是她一直在观察刑默的反应,就算是有什么话再这样的时间里也不能说。

铁大门刚刚关上,白曦就把方子寒拉到远处,方子寒终于挣脱束缚,对着白曦大叫道:“你凭什么拿我证件,我的东西是你能随便拿的吗,我是警察知道吗!”想想就来气,敢不把他放在眼里,不就是个赌徒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方子寒活动活动手腕又把矛头指向若潇。

“还有你,拓跋若潇,你怎么能把线索烧了呢,你知不知道这有多重要,我废了多大的劲才找到这的,你说烧就烧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

“方子寒你少在这跟我翻脸,你能不能动动你的脑子,我告诉你如果今天不是有我在你现在早就死了,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发火,废物一个!”若潇指着方子寒,真的不知道警察局怎么会招这个废物上班,干什么事都不经过考虑,让他跟在身边有什么用,还不够给她添乱的呢。

“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就死了!”稀里糊涂的挨说了一顿,方子寒有些不太明白。

“简单地告诉你,倘若我刚才不烧掉纸条的话,估计咱们现在都不能活着出来!”若潇想想就有些后怕不过也都过去了,刑默这个老狐狸比她想像的要难对付的多。

“我还是不太明白!”方子寒摇摇头说。

“说白了,其实咱们从一开始进去你的警察身份就已经暴露了,可是他还是那么镇定自若,这足以证明刑默这个人城府极深,观察力也很强,而且还有一定的手段,还有你难道就没有注意到他的手吗?”白曦接过若潇的话,正如若潇说的一样,就差那么一点他们三个人就死在这了。

“手?他的手怎么了?”方子寒问。

“我请你用脑子,好好用用你的脑子想想看,一个经常赌博的人会带手套吗?不管是牌九还是麻将扑克带着手套非常碍事,对于赌博的人来说手感很重要的,所以他带着手套是为了拿照片的时候不留下指纹!”方子寒的智商实在让若潇佩服,不得不承认警察局里没有多少栋梁了,两个人没有说话,想听若潇把话说完。

“至于我为什么把纸条烧了,是因为刑默想杀人于无形,并且还要借助警察的手,带着手套可以没有指纹,但是笔记每个人确是不一样的!你能应该还记得刑默说过这个小瘪杜每次都是逢赌必输吧!”两个人点点头,“那又怎样,说不定人家那天就转运了呢,又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方子寒嘀嘀咕咕的小声说道,白曦嘘了一声,示意别打断若潇的话。

“是,你说的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但是刑默的话可是说的前言不搭后语啊,我只是问了一句他的住址,至于他的赌运我可没说啊,而且刑默这个人你们也看到了他是有多谨慎!”若潇的话说了一半,小小的卖了一个关子,走在前面。

“那这能说明什么?”方子寒有点着急,好好的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

“说明那次的大奖是意外拿到的,换句话说小瘪杜那天出了老千!”

“还是白曦聪明,没错,对于一个逢赌必输的人来说,这么大的奖项怎能叫他不心动,所以他才出了老千赢了名车!”

“等等,若潇我还是不明白,这跟纸条有什么关系,小瘪杜出老千才赢的车他完全可以直接告诉我们啊,还用写什么纸条啊!”方子寒拦住若潇,刚开始有点明白,到后来又开始糊涂了,这个刑默做事怎么这么怪异。

“笨死你得了!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他一开始就知道你是警察,带着手套可以没有指纹,如果口头告诉你小瘪杜的住址就等于是他提供的,等到那一天说不定会有什么样的事关联到他,他根本就没有证据说他不知道,因为当时有你这个警察听着,就像今天这样他没有说而我又是把纸条烧了,指纹没有了字迹没有了你也没有听到他说什么,在怎么查也跟他没有关系,所有证据一切消失。”

“那你就帮凶!”方子寒脱口而出的话,若潇着实震惊到了,她什么时候成帮凶了?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这个赌徒这么目中无人,我迟早要把他抓回来可是你居然毁了所有证据,难道这不是帮凶吗!”说了这么多自己反倒成帮凶了,看方子寒那种愤恨勃勃的样子,若潇恨不得上前给他两巴掌然后再骂几句,真不该当时救他。

“我真后悔当时救你,真应该让你拿出警官证,然后横尸街头被野狗咬!”说了一大堆结果是她的不是,这么好心的救他他可真是好心当做驴肝肺,若潇撸起袖子满地上寻找砖头。

“当时,他口头就告诉你了,恐怕你也没有命再出来!”若潇被她气的快要发疯,白曦见事情不妙出来打个圆场,若潇终于找到了一根木棍指着方子寒,拿起木棍就要对方子寒抽几下解解恨,“好了好了,淡定淡定!”白曦抱住若潇,几句话就把这家伙惹怒了,可见不能再女孩的面前说错话,不然会死的非常惨不忍睹。

“把手给我松开!”若潇发愣的看了两眼淡定的说道,白曦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自己抱着若潇而且抱的很亲密,慌张之下松开了手说:“方子寒的脑子不是很好使,你还是简简单单的说说吧。”

若潇整理好衣服,方子寒一脸无辜加逮捕的表情看着她,看他的样子就想抽他,好心当做驴肝肺,好吧,既然白曦都这么说了,再闹下去反而是她有些无理取闹了。

“好吧,我就告诉你,刚才我已经说过了,刑默一开始就发现了方子寒是警察,正常的人都知道赌徒最讨厌的就是警察,可是刑默不一样,警察来找他并没有亮出身份这就说明是有事找他,还有他的手上带着手套,但是你们有没有发现他居然不抽烟,就连桌子上的山水立体烟灰缸都是新的,或许是家里的女佣手脚勤快,已经都收拾好了,那么请问烟灰缸上为什么连一点灭烟痕迹都没有,”若潇把木棍一扔,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可能人家就是不抽烟的主呗!”方子寒说。

“那他的办公桌上为什么放着塑料打火机?”经若潇这么一说,好像是不太合理,若潇接着说:“你们也应该注意到了吧,整个房间布置的非常有讲究,而且也非常的整齐,就算是他不抽烟那也不能放个塑料打火机啊,至少也要高级点吧,否则怎么配得上那么好的烟灰缸况且也太不符合他的身份了,所以只有一个解释……。”

“打火机是临时放的,是他身边的女佣放的!”若潇打了一个响指,白曦忽然想到什么接着说:“目的就是为了让你把纸条烧掉,难怪他一直来看着你。”若潇撇撇嘴摇摇头,不对吗,“难道说,他看的不是你而是方子寒?就像你说的因为他是警察!”

“小白子,你太聪明了,他用眼神到告诉我如果不烧掉纸条那我们也休想走的出去!”若潇还没说完,方子寒突然跳出来说:“怎么,他还能在背后给我一枪吗?告诉你就算是他给我一枪,我死了,别忘了季姐可是很厉害的法医,她一定会查出我的死因的!”说起季法医,方子寒可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有多少疑难杂症的尸体,只要季法医一出马什么都不在话下,假如刚才他真的死于非命相信季法医一定会还他公道。

若潇冷笑了一声,这个大学生就是头脑发达四肢简单,“还你公道?呵呵,你把季法医想的可真是神通广大,那你是死于意外呢?”

“怎么可能?枪杀怎么可能是意外!”

“方子寒你可别忘了,刑默的家里可是有两条蛇呢!像那样的屋子里他在背后给你一闷棍,把你打晕后再让毒蛇咬你几口,你说你那个厉害的季法医会不会把你判定死于意外呢?”方子寒刚要开口反驳,又舔了舔嘴生生的把话又咽回去。

“现在知道了吧,让你那么冲动,我看啊应该告诉舅舅一声先把你的警官证收回一段时间。”白曦做出一脸很没办法的样子,听到警官证要被收回,方子寒的心都凉了半截,马上转变出一副笑脸殷勤的为白曦揉肩。

“不管怎么说,这个小瘪杜的地址是找到了,我看咱们还是别耽误时间了,早去早回啊!”白曦活动活动筋骨,看来以后也要多用这么办法,难怪有那么多人花钱请人按摩感觉是不错。

“走吧,去找小瘪杜!”

临走时,白曦拍拍方子寒的肩膀说:“作为朋友,我给你一句忠告,小不忍则乱大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