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20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就在若潇呼吸困难的时候,白曦突然跑过来从背后拉开周母,扶起躺在地上的若潇。

“你没事吧!”白曦问,若潇摇摇头贪婪的呼吸空气,就差一点她就彻底的报销了,还好白曦来得及时,趁两个人不注意周母转身就跑,白曦想追上去反被若潇拦住。

“算了,让她去吧,亲眼看到儿子死在自己面前,任凭哪个母亲都会精神失常的!”若潇咳嗽了两声,说,“小白子你怎么来了,方子寒呢?”白曦打量着周亚强的照片回答道,“好好的不去调查名车主人反而来到墓地,而且出租车明显只是路过这里你却让他停车,这说明你肯定是想起了什么并且关于案情,所以我就让方子去查查那个号码,我就跟着你进了公墓,但是这个公墓太大我三绕两绕的不知道走哪去了,”白曦的话逗笑了若潇,前面的话她还可以相信,至于后面那句连普通人都能听出来是瞎编的,若潇猜想其实白曦一直就在旁边,只是他不知道我来看谁所以躲在旁边不敢出声,同样他也想知道自己身上还有什么隐藏的秘密,没想到周母会想掐死她,可是她说的话让若潇有些难理解,什么叫要不是你我儿子不会这样,白曦把周亚强的墓碑看的非常仔细,每一个边边角角都不放过,就连摆在地上的水果都要一一看过。

“你要不要尝一口,看看里面有没有过期啊!”若潇的话一出,白曦尴尬的把水果放下,这可是死人的东西还是不要再碰比较好。

“你还真有心思开玩笑,没事吧!”

“没事,我命大,不就掐一下脖子嘛离心脏远着呢,死不了!”看若潇的样子估计也没什么大事。

“那个女人,她……”

“她是周亚强的妈妈,没想到她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白曦拿出手机拨通方子寒的电话,“你那边怎么样了,那好吧,你先去我们马上过去。”

“还真没看出来,方子寒的办事能力还挺靠谱!”

“你都把范围降到学校附近了,又提供号码和名字,堂堂警察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就太说不过去了!”

“方子寒他怎么说?号码查出是哪里登录的嘛?”

“方子寒哪有那么大的能力,他是拜托幺弟才查到的,幺弟说这个号码曾经在四个月前一个叫芭比网吧地方登陆过,不过他只登陆了半个月之后就没有人在用过了!”白曦抬手拦住一辆出租车,芭比网吧是离学校一条街地理位置比较偏远的网吧,地方虽然偏远但是网络非常好,一般的男生们都喜欢去那上网打游戏同时网络也很少卡。

“小白子,我们现在去哪?”若潇问。

“你不会得了失忆症吧,不会忘了我们这次出来是干什么的,方子寒已经找到了带走王芯的男人住址,现在就等咱们去问个明白了。”若潇哦了一声没有太多的回答,方子寒的名单上有个叫拓拔天翔的男人,听到这个名字若潇的表情异常的冷淡,不难猜出他们不是父女关系就是有什么渊源,若潇一直看着右手上的银镯思绪不知道想着什么,古思特是个什么价位的车除了方子寒谁都知道,若潇家里可是非常的有钱啊,能买得起这辆车可知这是个典型的富二代,车内两个人没有过多的交际,白曦一直看着窗外,这个大小姐好像比他想的有趣。

周璐对着镜子一遍一遍的擦着保养品,怎么说也是去见个小鲜肉,不打扮漂亮点怎么可以,莫雪坐在对面一脸困意的看着周璐,好像是见她的网友吧怎么现在调个了,莫雪打着哈欠她最烦的就是等周璐化妆了,看看手表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还真是后悔告诉她, 脸上的彩妆已经完毕,周璐想起几天前刚买的新衣服现在这个时间不拿出来更待何时,以她的形象要在所有人的面前眼前一亮。

“你不要告诉我你就穿这身衣服去见网友吧!”周璐在镜子面前一件一件的打扮自己,被这突如其来的哈欠声打扰兴趣,掐着腰说,“感谢老天她终于意识到谁是主角了,”莫雪被她莫名的训斥有些疑惑,怎么了她的衣服不好吗,她觉得还可以啊!

“对啊!”莫雪如实的回答。

“亲爱的,我们要去见帅网友哎,你穿成这个样子他是没有办法看上你的知道吗!”看莫雪一身平凡的样子,就算是把她放到五个人的人群中也很难一眼出头,“行了行了,咱们现在还有点时间你赶紧把衣服换掉,我给你找几件我的衣服,随便给你穿上几件都比你身上这件强,”没有等莫雪说什么周璐抓紧时间翻箱倒柜的为莫雪配衣服。

宿舍走廊红色高跟鞋站在门口,听着她们说话的声音,这么空荡的楼层只有这间宿舍热闹,到底是一群胆子大不怕死的学生们啊,随手弹落了几下烟灰走下了楼,“啊,今天是美丽的星期日啊,美丽的星期日啊,”高跟鞋的主人随下楼嘴里碎碎念不停的说着,熄灭了香烟转身走向水房,在拖布池里放着一个大麻袋,啊美丽的星期日啊!

幺弟关上电脑抬头活动活动脊椎,方子寒一个电话就把他差遣过来了,自己手里还有一大堆的工作没做,还要抽出一点点的时间要帮他,而且秋茉姐竟然说要全力帮助方子寒,这叫什么事啊!

秋茉到了一杯水咖啡放在幺弟面前说,真是辛苦你了,等案子结束了让方子寒好好的请你一把,幺弟接过咖啡,他就是不明白这个方子寒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大学生,要经验没经验,满脑子装的就是学校里的死知识,刚接触这行的小牛犊秋茉姐怎么就这么放心的把这个案子交给他办理。

“秋茉姐,你怎么能……。”

“行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把这件案子让方子寒办理,并不是看出他的能力而是我看到了在他身边的那个女孩的冲劲,在那个女孩的身上我看到了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又不服输的气质,而且她又是这么极力的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我想这件案子交给他们应该能破的了,还有就是咱们这警察局啊应该要换一批新的血液了。”幺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秋茉都这么说了,他在说些什么也不好了。

方子寒坐在天赐家园门口的花坛上,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无聊的学生,出租车左拐一个街道若潇就看到方子寒的样子,转头就问白曦,“他真的是你大学同学吗,这么多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吗,”白曦没有说什么思考了半天才闷出来一句,“慢慢的就习惯了。”

“听说你查到犯罪嫌疑人了?”若潇关上车门说。

“那是,怎么说我也是堂堂警察啊,就这么点小事我还能办不好?你也太小看我了!”方子寒跳下来开始炫耀自己的调查成果。

“行了,说说你是怎么锁定这里的?”白曦说。

“简单,我把查号码的事交给幺弟后,就按着名单上的嫌疑人通通问个遍,第一个拓跋天翔这个人从过年后就飞向国外了,到现在也没有回来,第二个人名叫刑默,他虽然有钱但是又非常喜欢赌博,就在上次赌博的时候就把自己的车赌输了,第三个名叫刘文杰,有钱又年轻,听说是前两年才结的婚,而且名下还有十几处联锁店和几套房产,并且是大型电子商品公司的董事长,这三个人中只有他最有可能。”方子寒把收集到的资料说一遍,到底是有钱人啊,天赐家园全都是别墅,每套别墅门口前必定会放着一辆高级轿车,三个人根据警方提供的地址找到了刘文杰的住处,院子里男子正陪着幼小的孩童在草地上玩耍,看样子这个人就是刘文杰。

方子寒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警官证,在衣服上噌的发亮,等一下就是他展现警察风范的时候了,想到以前在电视上的那些警察只要拿出证件那种感觉就让人沸腾,方子寒想入非非的动作被若潇看在眼里,若潇停下了脚步有些不明的问方子寒。

“你在干嘛?”若潇问。

“看不出来吗,一会我就拿出警官证在他面前一亮,保证他说真话。”说着,方子寒亮出警官证,摆出一个他觉得非常帅气的造型,若潇舔舔嘴唇,对于这样的人还摆出这样造型的人来说,有些话对他来说是损他呢还是损他呢?怎么说人家也是帮助自己的。

“方子寒,你能不能用脑子看事情!”白曦的话一出,连若潇也是好奇。

“你什么意思?”

“拜托你好好想想,如果你是真正杀害王芯的凶手,遇到警察找你,你会如实的告诉她吗?既然警察已经找上门了那肯定是出事了,为了让自己拜托嫌疑肯定会找个理由把你搪塞过去,等咱们前脚走后脚他们就离开了,那你这去一趟还有什么用!”漂亮,到底是私家侦探,想法已经跟自己想到一块去了,但是,白曦这么敏捷的思维,再加上若潇怀疑他的事,也许他真的是周亚强,那自己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说不定他的下一个要杀害的目标会不会是自己!

“好吧,那就听你们的,我无话可说!”方子寒情不愿的收回警官证,这么好的亮相机会都不留给他,等着怎么说他也是警察,最后抓捕罪犯的事还是靠他来。

若潇摁响门铃,男人抱着孩子走过来开门,前来开门的人很年轻,看上去也就30多岁左右,正好的年龄又事业有成带走王芯也是理所应当的事,男人怀里的小男孩一直玩着手里的玩具飞机,看到有陌生人到来也没有一点惧怕。

“请问你们是……。”男人问。

“你就是刘文杰吧,我是王芯的朋友,她给我留了她的住址,我有事找她请你叫她出来。”若潇拿出一副朋友的架势说。

“王芯?王芯是谁?我不认识她,你可能搞错了吧!”刘文杰解释道。

“不可能,几个月前我明明看到你把她带走了,怎么是我搞错了呢!王芯就在你家让她出来见我!”说着!若潇就要拉开架势闯进去。

“我不知道你说的王芯是谁,几个月前我一直在澳大利亚,一个礼拜之前才回的国,你要是不信就去查查我的登记出国记录,请你们出去,我家没有你要找的人!”刘文杰的话说到一半,但是他的脾气已经逐渐发火,听到院子里的声音,女人放下家务活急忙走到门口,孩子在刘文杰的怀里呜呜大哭,接过孩子女人温柔的边哄孩子又担心的问,“怎么了?老公他们是谁?”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非要进来找什么朋友!”刘文杰没好气说。

“我的朋友王芯几个月前跟我说她就住在这,让我们来找她!”

“朋友,你们可能搞错了吧,我们一直在澳大利亚,这几天才刚刚回国,而且我们也不认识你说的王芯啊!”女人解释道,怀里的孩子哭的越发厉害,“你先进去吧,没什么事!”男人对女人嘱咐道,女人有些迟疑不愿离开,但是男人又坚持,只好抱着孩子进屋。

“我说了,我不认识王芯这个人,你们还这么胡搅蛮缠的话我就打电话报警了!”说完,男人就要关上大门。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在问问她吧!”话毕,若潇拉着他们快步离开,身后传来男人关门的声音。

“这就是你的方法啊,平白无故的遭人恨!”刚走不远,方子寒甩开若潇的手,说他不用脑子想事情我看是他们才对,这么长时间还是什么有用的都没问出来还不如他呢。

“什么叫平白无故遭人恨啊!”突然被这么一说,若潇有些摸不着头脑。

“还说我不用脑子,我看你们才不用脑子呢,问了一大圈什么都没有问出来,结果人家却要报警来抓我们,你们两个告诉我这就是用了脑子之后才能办出来的事吗?”方子寒一屁股坐在石椅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他拿出警官证呢,好好在那个人面前威风一把,不就什么都交代了,若潇看了一眼白曦,她真的是很想知道警察局是不是没人了,怎么什么样的人都招啊!就这思维还号称是正经警校毕业的?毕业证怎么看怎么像买的。

“这当然是用脑子办事的,从若潇刚才的问话我们知道,他们这一家一直在澳大利亚,也是这几天才回来的。所以按照他们提供的线索是这几天也就是那几个月他们根本就没有作案动机和时间。”白曦坐在方子寒身边说。

“哪能说明什么,他们的片面之词你们就这么轻易地相信了?”方子寒反问到。

“说你的毕业证是买来的你偏犟嘴澄清,你就不会再往深处想想,那个男人说他有出国记录,那你就拜托你的那个警察朋友帮忙查查不就好了,看他说的那个诚恳的样子也不像在说谎,还有,一直以来酒吧里所有人的口供都在告诉我们王芯是跟着有钱人走的,所以在我们的脑子里就一直显现着有钱人的形象,但是你们别忘了,这三个人里可是有一个人把车给别人了!”若潇拿过资料,找到刑默的最近的行程说。

白曦和方子寒相视了一下,白曦说:“你该不会是想到,带王芯走的人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只是一个嗜赌如命的赌徒?”若潇点点头又摇摇头,把资料找到了刑默的地址,指着上面记载的位置说:“有的时候穷人会通过某些装饰而变成了有钱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