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94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潇轻轻的推开门,伸出脑袋偷偷的向里面探望,寝室里漆黑一片都已经这么晚了,周璐才不会傻傻的等着她,估计这个时间应该去自己买饭了,若潇松了一口气走进屋关上门,突然寝室灯亮了,周璐拿着双截棍一脸笑意的站在若潇身后!

“啊,你吓我一跳!”若潇拍拍胸口,就差一点她的心就飞出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啊!”周璐温柔的态度让若潇有些不适应,莫雪站在周璐旁边摆出一脸委屈的样子,情况有些不妙周璐的手里有武器,若潇面带笑容讨好周璐回答道:“我当然知道回来了,这里是我的家嘛,我的家人在等我我当然要回来了!”这句话说的可真好听,在煽情一点点周璐觉得自己就被她感动了,但是现在可没那么好解决的,“是哦,潇潇你说到我心里去了我真的好感动,家人让你买点零食你买哪去了,你是不是都买出国了,我今天不好好的收拾你我就不叫周璐!”说完,周璐展开双截棍生生的向若潇扑去, 寂静的宿舍楼里,唯独这间寝室传出了打闹的声音,齐老师在房间里看着电视,时不时的受着她们的声音打扰,起身关上门又坐在椅子上说着,“造孽啊,造孽啊!”

已是深夜若潇躺在床上紧闭双眼,梦境里若潇又看到了当年的车祸现场,那天若潇一行四人考试后来到游乐园散心,走到一半王芯突然说自己走不动了想坐在石椅上休息一会儿,那天的天气异常的晴朗阳光也毒,若潇看到不远处有间商店,没想到等她买完水之后就看见周亚强发疯似的跑到马路中央,被一辆大货车当场撞死,若潇猛的睁开眼睛,手心里已经浸满了汗水身上也是感觉僵硬,转头看到同床的周璐睡得非常香,事情都已过去了这么多年今天怎么突然梦到了当时的画面。

若潇已经困意全无,她离开的那段时间里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导致周亚强自杀?也是从那天起她和王芯关玥的关系慢慢变淡,甚至已经发展到两者见面不识的地步,现在王芯关玥相继死亡她们到底有什么关系,如果是周亚强鬼魂会来找她们报仇,那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自己会倒在案发现场。

回想起白曦对她说过的话,王芯生前找他当保镖实则是卧底但更多的是保护关玥,王芯也曾在临死前告知白曦到绘画室找什么东西,冥冥之中若潇总是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整件案子完全是根据她的小说来犯案,星期天播放的死神歌曲,还有那些一模一样的死法,包括她们两个的尸检报告都惊人的相似。

时隔这么多年那本小说早就删除了,而且当年看过小说的人就只有他们四个,先是周亚强死了,然后又是王芯和关玥也都死了,单单就留下了自己,难道会是他们其中谁的鬼混回来了?

起初初中的时候周亚强一直喜欢着王芯,虽然一直得不到王芯的正面回答但是也能从王芯的脸上看得出来,周亚强被撞的时候王芯哭的像个泪人不断的求助直到送到医院后医生下达死亡通知书的那一刻,她甚至晕倒在医院里,王芯是第一个死者照应着小说里第一个死法,想到这里在若潇的脑海里突然蹦出来一个想法,会不会是周亚强当年并没有死,把他送进急救室时所有人都在外面等候,如果在这期间他和医院串通好的话,然后又知道了王芯和关玥她们是同性恋,多年以后所以才杀了她们,可是为什么当时不动手?那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范围就太大了,学校这么多男生也看不出哪一个是周亚强整容的,再说这么大张旗鼓的乱找一气肯定会打草惊蛇,周亚强既然能想出这样的方法就不怕被找出来。

想想最近交的朋友就只有白曦和方子寒两个人,如果是方子寒是他整容后的,换个身份当上警察随后在暗地里犯案,这么一来完全有这个可能,试问有谁会想到警察会杀人,可是性格又很不相像,周亚强这个人有些贫嘴但是也不会像方子寒这样大条,除了方子寒就是白曦了,白曦的性格比他沉稳,而且他是最后一个见过王芯关玥的人,适当的时间伺机待在她们的身边然后趁她们不注意在……这完全不是没有可能啊!怪不得凶手每次杀人他都不在她们身边,而且只要是出了人命他就会出现,这个想法一出连若潇自己都吓了一跳。

头忽然开始痛,若潇下了床到了一杯水坐在书桌前,但是这么一想那个命大的报社人员的话就完全不相符了,想起在医院病房里报社人员的话让若潇有些头大,习惯性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登上了快要遗忘的QQ,在她的分组里她们两个的头像应该都是灰的吧,群组的头像在屏幕底下闪了几次,也是无聊若潇点开头像对话框里竟然都是王芯和关玥的亲密照片,还有同学们的讽刺评论,‘真是羞耻,在学校做出这种事情!’‘这个女孩长得不错啊就是可惜了,是个同性恋!’‘听说她们是你们班上的人是吗,我要看现场直播!’所有的人的评论都在讽刺她们,还有一部分学生支持她们。

若潇发现所有的照片全部由这个名叫叫我公主的人发的,时间是四个月前,四个月前自己在做什么?这个号码自从上次的事之后若潇几乎不上,因为里面有周亚强她们所以不舍得删,也是因为自己怕看到后想起伤心往事吧,有一次学校要建立群组统计学生们的QQ号方便各个通知才交上的号码,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她居然不知道,她这样算是什么朋友,若潇陷入深深自责,忽然周亚强和王芯关玥的头像同时弹出界面,对话框里用鲜红的字体写着‘我对这个世界已经绝望了,绝望了,绝望了’。

音响里放出了他们三个人歇斯底里咆哮的声音像是争先恐后的从电脑里出来一般,此时电脑屏幕上开始流血,若潇吓的推开电脑,但是已经晚了鲜血快速的流到了若潇的脚底,血液里突然伸出两只手紧紧抓着若潇的脚,整个房间里放着黑色星期天,地上大片的血液形成了人形站在若潇的身后,若潇想跑但是脚被紧紧的抓住,人形逐渐清晰竟是车祸死亡的周亚强,他的脸血肉模糊根本没有了当年的外表,周亚强拉起若潇的手对着她呵呵一笑,张开嘴在若潇的手心里吐出了几根手指,若潇睁大了眼睛害怕之下把手里的手指全都扔到周亚强的脸上,又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刀扎向抓着脚的血手,血手终于放开若潇想起周璐和莫雪还在睡觉,掀开周璐的被子,发现床上躺的人竟然是关玥,关玥的眼睛瞪得老大看着若潇,就好像死不瞑目一样。

“啊……!”若潇瘫坐在地上,血,全部都是血,床上全部都是血,关玥的手上插着铅笔不断的流出鲜血,上铺的莫雪突然坐了起来转过头看向若潇,那个人那个人是王芯,正在咧着嘴对着她笑,王芯从上铺一点一点的爬下来,她的眼睛上还插着铅笔,他们三个人一步一步的向若潇走来,嘴里不停的呼唤着,若潇,若潇。

“若潇!”

“啊……!”若潇突然抬头,木讷的看着叫她的人,周璐正刷着牙不解的看着她,若潇看了一眼电脑,电脑早已经黑屏,原来是梦,若潇趴在桌子上,这原来是梦吓死她了。虽然是梦但是也太真实了!

“若潇,你没事吧!”周璐问,若潇摇摇头说,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

“噩梦?若潇你是不是为了破案子太累了发烧了!”莫雪把手放在若潇的头上,没有太热啊很正常的体温,若潇一直看着莫雪还好她的眼睛上没有插着铅笔,周璐凑过来好奇的问,“若潇在你的梦里有没有我?”若潇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告诉她在梦里她变成了关玥死不瞑目的看着自己,恐怕她又会发飙吧,怪自己在梦里都没有把她梦的美美的。

“都说了是噩梦了,怎么可能有你们呢!”若潇到了一杯水说。

“对了周璐,我是从昨天晚上就趴在桌子上吗?”

“谁哪知道你什么时候趴在桌子上的,我是今天早上自然醒之后才看见你的,看见你一直皱着眉头在说什么我就叫醒你了,你说你也是闲的没事趴桌子睡干嘛,班级的桌子还不够你趴的啊!”周璐边说着边刷着牙,看样子应该是昨晚看照片时才睡着的,电脑里的照片会不会也是真的?若潇打开电脑,果然屏幕上还是显现着王芯和关玥的照片,那么……若潇找了几遍,根本就没有周亚强他们的信息,她明明记得屏幕上有的才对啊,翻看了历史记录里面也没有显示,难道说从这开始也是梦?电脑旁放着水杯……

“我去,这是谁啊!咱们学校还有这么劲爆的新闻呢!”周璐擦完嘴正好看到电脑上的视频,“你没有咱们学校的群吗?”若潇问,“我的QQ早就被盗了,找都找不回来了,再说了加咱们学校的群干吗,学校的老师校领导们都在这里,想聊点隐私都让他们看见了我这不是找事呢吗!”若潇哦了一声,周璐对着几张照片相当的感兴趣,总是向若潇讨论,没想到群里还有这样的新闻,“你说我是不是错过了好多,你觉得我要不要重新加入啊!万一哪天在上传一些男同什么的多符合我的口味啊!”

“异类!”对于一本正经的莫雪来说,周璐有些兴趣爱好真的让她难以接受。

“你说什么,谁是异类?”

“说你啊,我就想不明白,你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些什么?天天对这些男同感兴趣,周璐你不会以后想找个女人过一辈子吧!”莫雪对着镜子擦摸化妆品说。

“那可没准,再说了男同有什么不好,他们之间的感情都纯洁啊!已经完全做到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地步,你再看看男女之间光小三就出现了数十个,这样的感情多不值啊!”周璐盘腿坐在椅子上开始她的长篇大论,若潇梳洗好完全没有心情听她们讨论所谓的纯情,脑子里都在想着昨晚的噩梦,这是她第一次做这样的噩梦。

“你们两个停一会吧,我现在要去查案,有没有兴趣陪我啊?”若潇说。

“算了,你去吧,昨天莫雪钓了一个小鲜肉,我们今天准备去会会他!”稀奇啊,周璐破天荒的居然没有跟着她,看来那个小鲜肉长得不错啊,说是陪莫雪实际上是自己想去看看吧,也好,没有她们跟着自己倒也省事不少。

“好吧,随你!”

经过秋茉的配合调查,这个城市总共有三个人能够买得起古思特,方子寒拿着调查结果在出租车上念给他们,首先是这个名叫拓跋天翔的人,刚念叨这个名字,若潇接过话说,这个人不是咱们要找的念下一个。

“为什么?”方子寒想也不想的提出问题,若潇叹了一口气不想做太多的回答,一直把玩着戴在右手手腕上的银镯,见若潇没有回答,方子寒以为若潇没有听清楚,刚要再问出口白曦忽然捂住他的嘴,在他耳边说,拓跋若潇和拓跋天翔,你就不能用脑子好好想想,方子寒看了白曦一眼点点头,继续念下一个嫌疑人。

若潇看着窗外古思特他倒是真的很有钱啊,这么贵的车他也愿意买,到底是为了讨好谁啊!

出租车路过了凤凰公墓若潇忽然想起了什么,叫上司机立即停车,拿出手机发给方子寒一条彩信说,“我有事要先走,你们两个去查查使用这个QQ号的人是谁,然后在去打听打听他经常上网的位置,最好去我们学校附近查查,”若潇看了一眼方子寒和白曦,这两个人其中一个说不定就是周亚强整容的,可是手里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

“叫我公主,这名起的好有点高贵的意思!”方子寒打开彩信,拿着手机自言自语的说到。

“你到墓地干什么?”白曦没兴趣看什么号码,若潇怎么突然想来墓地了。

“私事,一会你们查到了就电话通知我!”说完,若潇下了车走进公墓。

周亚强死的时候墓碑就放在这个公墓,回想起周亚强火葬的时候他的母亲哭的让人心碎,自己站在人群中间,甚至是没有一点勇气的在看周亚强一眼,关玥抱着痛哭的王芯,那天周母的精神受了很大的刺激,在那么多人的情况下对着王芯破口大骂,硬说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她要王芯血债血偿,王芯在关玥的怀里瑟瑟发抖,嘴里一直说着,“不是我,跟我没关系。”

熟悉的路走到了周亚强的墓碑前,照片上还是他当年的样子,若潇蹲下身来抚摸着照片,“我昨天晚上梦到你了,你的样子非常可怕,你是不是在那边过的不好呢,亚强啊,王芯和关玥都死了她们两个是按照我的小说死的,当年就只有咱们四个看过我的小说,你走了王芯关玥也走了小说也删除了,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利用我的小说,”若潇的眼睛里满满的泪水,当初他们四个是多好的朋友啊,可是现在却变成了这样,若潇擦去眼泪看到地上摆放的新鲜水果,看水果的新鲜程度应该是前两天新买的,而且果盘的摆放和数量都非常的有讲究,仔细一看墓碑周围非常的干净,若潇记得周亚强在这个城市几乎没什么亲戚朋友,他的父亲早在几年前就得了癌症去世了,母亲也在他死的时候抱着他的骨灰一夜之间不知去向,到底是谁在为他扫墓?

“你来了!”若潇转过头看向背后说话的人,身后站在一位农村妇人,身上的衣服陈旧但是洗的很干净,妇人脸上的出现的皱纹让她更显得有几分沧桑。

“你是……周阿姨!”若潇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当年周亚强的妈妈非常漂亮而且又很会化妆,穿衣风格都打扮的非常新潮,她的皮肤曾经让若潇她们很嫉妒,每次去周亚强家都要问问周母在不在,可是眼前的周母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影子,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整个人是那么苍老。

周母放下手中的东西,把塑料袋里的东西一一摆出,若潇注意到她的手,以前周母是非常注重保养如今连手也是老茧粗糙遍布,“儿啊,妈给你买你最爱吃的荔枝和香蕉,上次给你买的水果都吃完了吧,没事妈今天又给你买了好多,你慢慢吃不着急啊!”原来这些东西是周母放的,若潇很想问当年她去哪了?为什么一夜之间就搬走了呢?

“阿姨……”

“好久没有同学来看亚强了,你们也快忘记他了吧!”周母的话若潇听不出一点语气,没有责备反而好像多了一点释然。

“阿姨,我们没……。”

“行了,你不用说什么,我都知道其实我没有怪你们,这人啊,人的命是天注定啊,我家亚强的命是早就注定的。”周母越是这么说若潇越觉得愧疚,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来看他一眼,周母起身看着若潇,熟悉的动作抚摸若潇的脸,“若潇啊,你还是没变啊,我记得你和我们家亚强的关系非常好,”周母的手触碰在若潇的脸上,以前周母经常抚摸若潇的脸她总说,女孩子一定要学会如何保养皮肤,先天样貌虽然是父母给的但是如何去照顾样貌却是后天保养的,这句话若潇一直记在心里,周母的手轻轻的从脸上移动到脖子上,忽然用力紧紧的掐着若潇的脖子。

“阿……姨!”若潇握住周母的手试图挣脱,但是周母的力气很大脸上的五官已经扭曲在一起,“要不是你我儿子不会这样,要不是你我儿子不会这样,”这句话周母几乎发自内心的吼出来带着极大的仇恨手上的力度也大大的增加,若潇躺在地上自己的力气明显不如她,此时若潇呼吸困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