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305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若潇拉着周璐她们跑到宿舍门口,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气,那个音乐就像长着脚一样跟着她们,不过话说回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一个要死的人还会听音乐?就算是这样那也不用无聊的把血涂满画纸吧,还有更重要的是自己和这场疑案到底有什么关系?可是为什么自己的脑子里居然没有什么印象。

“听着,我们今晚去绘画室的事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啊!”莫雪点点头,表示同意,几趟下来周璐感觉自己跑了一整套的马拉松,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王芯的鬼魂从刚开始就一直跟在他们身后?难道自己被附身了?周璐突然站起来让若潇看她的脚跟,是不是垫着脚的?

“周璐,你没事吧!”莫雪看她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怎样若潇我垫着脚吗?”若潇摇摇头说没有。

“我听说,被鬼附身的人是垫着脚走路的,看就像这样!”周璐踮起脚跟走了两步。

“行了,快进去吧,这都几点了我都困死了!”若潇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转身上楼,忽然一个黑影在远处走过去,周璐和莫雪已经上楼了,若潇拿起门口的拖把,慢慢的跟了上去。

晚上出来活动到学校除了凶手那还能有谁,难不成他是来毁灭什么证据的?黑影。看上去十分的谨慎,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个惯犯,黑影鬼鬼祟祟的走到绘画室,若潇在身后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这条路是非常熟悉再往前走一会就是绘画室了,黑影拿着手电在屋里仔细的看着现场,若潇趴在门上仅仅通过一丝的缝隙,黑影在屋子里不停的翻着画纸,他到底再找什么?

若潇的腿已经有些发麻,如果现在动的话万一被他发现杀了自己怎么办,突然手电照着自己,不好他发现了,若潇把着腿一瘸一拐的艰难的跑下楼,身后已经听到了关门声,还有那个人追逐的声音,腿好像有点直觉了,终于可以跑了。

“你想跑哪去!”黑影窜出来挡住了若潇的去路,若潇吓了一跳本能的向后退。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我不干什么!你误会了!”黑影慢慢靠近若潇,这才看清楚他居然是个普通的高中生,净身高应该有170以上,因为若潇对视他时感觉自己只能到他的肩膀。

“你到底是什么人?半夜三更来我们学校做什么?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们学校的凶杀案在绘画室?”若潇的话夺夺紧逼,一个高中生跟他又不认识又不是他们学校的人,难道说他是凶手?是真正杀死王芯的凶手?

“我不是!”少年的回答令若潇愣了一下,他接着说“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想的是我是不是凶手?这么晚在这不是凶手那还是谁对吧!”若潇看着他的脸没有说话,他说的差不多全对,他该不会懂心里操纵术吧!

“我叫白曦,是个无业游民,我只是好奇所以到这来看看,你好!”白曦伸出右手,若潇撇撇嘴稍微意思意思一下,瞪了他一眼说“我劝你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否则你发生什么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完,若潇转身离去。

“等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白曦拉住若潇的手,然后,又尴尬的松开。

“那个~我!”

“罗里吧嗦,说了你也不认识!你赶紧走吧拜拜!”若潇摆摆手,留给他一个淑女的微笑转身离去,若潇的身影渐渐走远直至消失,白曦拿出手机说“她走了,计划顺利!”

若潇回到宿舍,搓手搓脚的走到床边收拾好床铺准备睡觉,不料对面的关月突然坐起来,吓了若潇一跳,关玥的头发很长直到腰间,现在看上去就像一个女鬼坐在她面前,关玥站起来到了一杯水,然后又躺下睡觉,一切是那么连贯,若潇靠近关玥,她已经睡熟了呼吸很均匀,刚才难道是她梦游?怎么以前没发现。

若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是有人把她摇醒的,睁开眼就看到周璐一脸焦急的表情看着她,就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周璐?你怎么了?”若潇揉揉眼睛,搓着脸说。

“潇潇,关玥死了!”这个回答让若潇大吃一惊,关玥死了怎么可能,自己明明亲眼看到关玥起床喝水,怎么早上就死了?

“怎么可能,她怎么会死?谁告诉你的?”

“是齐老师发现的,听说齐老师早上起床就听见一阵诡异的音乐声,然后她就跟到了绘画室,没想到正好看到关玥倒在地上,还有地上被她割掉的手指!”说到这,周璐的表情更是惊恐,因为现场所放的音乐和王芯死的时候一样,同一首黑色星期天。

“割掉的手指?”若潇问。

周璐点点头说“是她把自己左手的手指全部都割下来了,上面还插着画笔!”又是画笔,两起死亡案件死者死亡现场都放着禁曲,还有被污染的画笔,到底是为什么呢?话说到一半,欧阳青青突然闯进屋,一把抓住若潇的衣领,对她大吼道。

“你这个杀人犯,杀人犯,是你杀了关玥对不对,杀人犯杀人犯!”欧阳青青激动的大吼大叫,若潇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脸上还有火辣辣的感觉,欧阳青青扇了她两巴掌,周璐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把推开欧阳青青。

“潇潇你没事吧!”周璐抱着若潇说。

“怎么可能,我明明昨晚还看到她呢,怎么可能就死了呢,周璐你相信我我真的看到她起床喝水呢,你相信我,”若潇无助的看着周璐,“恶作剧,肯定是恶作剧,”若潇跑出宿舍直奔绘画室,我不相信,明明她还活着只要一个晚上就死了?

绘画室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警察拿着照相机对着尸体不停的拍照,秋茉仔细的对现场进行采纹取样,若潇费劲的挤进来眼前的惨状令她大吃一惊,就像周璐说的一样关玥的左手手指被全部割下来,鲜血不止的手掌上还插着五根铅笔,而现场依旧放着黑色星期天。地上还有用血写下的几个字,我已经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又是黑色星期天,这已经是两起杀人案了,”刘英武队长蹲在遗言旁边说。

“相同的遗言,恐怖的死亡方式,真不知道这些孩子是怎么想的,动不动就自杀。”秋茉摇着头,将地上的手指头一一捡起放进物件袋里说!

“这不是自杀是他杀,不,应该说是谋杀!”若潇看着尸体,很确定的说道。

“谋杀?”秋茉问到。

“没错,关玥的嘴边有淡淡的杏仁臭的味道,这是服用氰化钾所残留的余味,还有就是他自己割下的手指,如果真的是自杀的话就算是割手指也会有很多的划痕,但是你看她的手割掉的部分却是那么平整,明显是完全没有知觉得情况下一刀砍断,能做到这些的怎么可能会是自己呢?”若潇看着尸体说出自己所有的疑惑,所有人静静地看着她,但更多的是惊恐,害怕和躲避,刘英武起身看着她总觉着这个女孩很眼熟。

“你…你是拓跋若潇!”秋茉忽然想起什么,指着她说。

“拓跋若潇?”

“刘队你忘了,就是死者王芯的在场犯罪嫌疑人啊,由于咱们没有足够的证据就把她放了的那个女孩 ”经秋茉这么一说才想起来,这个女孩倒在案发现场,手里还拿着一把刀,难道说这次的案件也是她做的?

“是你,你认识她?”刘英武问,若潇点点头。

“刘队,我能……”

“刘队,哎呀,好久不见,您别听他一个小丫头片子瞎说,什么谋杀,其实就是这个女孩自杀,来来抽根烟!”赵校长掏出烟递给他一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