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58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碰碰凉冷饮店红姐放下手中的电话,点上一根香烟,欧阳青青走上二楼在熟悉的位置上看到了红姐的身影,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如何对答,但是见到后还是有些紧张,欧阳青青坐在红姐对面。

“红姐!”规规矩矩的低着头,瘦弱的身形还在微微颤抖。

“小姑娘,放轻松,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红姐的声音更让欧阳青青害怕,在这个圈子里有谁不知道红姐的手段,想起她们两个的死法就毛骨悚然。

“关玥和王芯真的是你杀死的?”欧阳青青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我只是小小的赏给了她们一个去天国的机会,她们应该感谢我!”红姐提出一个烟圈,但是看得出欧阳青青整个人都处于惊恐状态。

“红姐,请你原谅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欧阳青青带着哭腔恳求道。

“原谅?好久都没有听到这两个字了!”红姐的话还没有说完,欧阳青青的手机忽然传来响声,“小丫头你在干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干,”欧阳青青把手机紧紧的拿在手里。

“把手机拿出来!给我!”二楼的空间异常的黑暗,也许是灯光的原因,虽然红姐出入一直带着红色面纱,但是欧阳青青还是能感觉到面纱下狰狞的面孔,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红姐快速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温和的坐在欧阳青青的身边。

“青青啊,你也不用这么紧张,姐姐我也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和你聊聊家常,刚才姐姐可能有些激动,你别放在心上啊!”说着,红姐将面前的奶茶递给欧阳青青,欧阳青青点点头接过奶茶但是左手一直藏在身后拿着手机,余光看了一眼红姐,红姐的身躯又向她悄悄移动,轻轻的挪开脚步,忽然欧阳青青将手里的奶茶全部撒向红姐身上,转身就跑。

慌乱的跑到大街上,已经确定红姐没有追上来,手机上顾薇的电话还没有挂断,录音也处在正常状态,想左右她也不看看对象是谁,怎么说她也是堂堂大小姐。

“喂,顾薇你都听到了吧,听我说你现在赶紧去公安局,把这段录音告诉他们,我在深蓝网吧包间等你!”

“好啊,我知道了!”身体僵硬!电话里竟然是红姐的声音,欧阳青青整个人楞在原地,刚才那个女人是谁?电话里红姐的笑声异常的刺耳,身体完全已经没有了知觉,她怎么无处不在,魔鬼,她就是魔鬼,欧阳青青恐惧之下把手机扔到马路中央,眼睁睁的看着手机被过路的车辆来回碾压,周围人来人往的人群欧阳青青似乎看到了红姐正在她附近盯着她,嘲笑她,一步一步的向她走过来。

红姐挂掉电话,地上躺着昏迷的顾薇,平时还真没看出来这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脑子到是很够用,想用这种方式揭发她招数还是嫩了点,把顾薇的样子照下来发出一条彩信,上面写着,“搞定!”红姐缕好顾薇的刘海喃喃自语到,“小丫头,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这个需要你帮忙的人吧!”

“你还想知道什么?”桌子上的东西已经吃了许多,白曦双脚搭在桌子上,若潇的表情从刚才到现在一点没变化,明明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了,她怎么一直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白曦已经把所有的事可以说是没有保留的告诉她,但是若潇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那个红姐也太容易相信人了吧,王芯随随便便的交男朋友都没事,难道她就不怕白曦是警察派来的卧底?还有这么大的贩毒团伙连个接头暗号都没有,就不说单纯的接头暗号就算是普通的地方交易场所这也完全不避人啊,若潇呆呆的看着白曦,白曦把脚放下来调整好自己的坐姿,被一个女孩长时间的盯看着,虽然不是头一回但是还是有一点不舒服。

难不成其实红姐早就知道白曦的身份,但是又不知道白曦已经抓到了什么证据,所以才会说出那一句话来看白曦的反应,可是如果这么说来的话,那王芯算是怎么回事,把白曦带进圈子然后又让她认识关玥,总是找机会让他们两个独处,如果我换个思路想的话,假如我是王芯而且我非常爱着关玥,在这种情况下我找侦探让他在我身边,除了是我们吵架让她吃醋以外就是保护了,那也就是说,王芯找白曦实际上是为了保护关玥,那为什么是保护呢,关玥会有生命危险?说到生命危险若潇突然想到了关玥的死因,也想到了自己的小说。

记得在以前的小说中,自己曾写到第一个死者就是王芯的死法,紧接着就是关玥,然后下一个星期天会有一个女孩死在楼梯口,整个故事中好像没有白曦的部分啊,若潇想的出神白曦说什么话都没有听进去。

“喂!”

“啊?”

“想什么呢?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若潇白了白曦一眼,这句话他也说的出口,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你,你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德行,让我注视着你也算你的福气。

“没想什么。”

“若潇,既然你说案子是你写的小说,你那小说的原本呢?”找到小说不就好破案了吗。

“删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加上一张无辜的表情,然后就说出了这两个字。

“删了!”不是吧,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居然删掉了,你,白曦整个人气的都快疯了,她怎么这没心居然删掉了,人命案子啊,这么重要的东西她居然……。

“用不着这么惊讶吧,我用心编写的东西被老师说的那么不堪,她就完全把我的积极性都打没了,然后我一气之下就全部删了,删了又怎么样,我这个作者就在你眼前,再说小说里的剧情我都记在脑子里了,随便调调不就找出来了!”若潇闭上眼睛静下心来回想起当时的剧情,白曦心里有些质疑但现在为止他还能相信她么?记在心里随便调调那是这么容易的,事情过了这么多年就算是能想起来也难免不了添油加醋的增加一些内容,若潇确实在努力的回想着,白曦也不好说什么,原本以为这个女孩子会帮上他的忙结果呢,女孩就是女孩,动脑子破案的事还是不行啊!

一阵震动声响起。

“谁的电话,把我的思路都打断了!”若潇睁开眼睛,对着白曦一脸不爽的吼道。

白曦杵着腮指了指若潇的外套,若潇尴尬的掏出手机,大大的周璐两个字出现在显示屏上,忽然想起周璐好像让她帮忙买零食来着,现在这个时间都已经晚上20点多了,想必那家店已经关门了。

“喂!”若潇思来想去还是接电话吧。

“拓跋若潇,你丫死哪去了,让你买个零食你出去一下午,到现在还不回来,你是去制造零食去了还是出国了啊,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居然敢不接,你丫是不是把我设置黑名单了,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不然我跟你没完。”话毕,周璐挂掉了电话,若潇惊愕的看着电话,好像从接电话开始她就没说上什么话吧,周璐这张嘴比她的身手还要厉害,不过,这个校园里也就只有天不怕地不怕的周璐敢跟她这么说话。

“那个,我好像听到了一丝愤怒!”看到若潇还没缓解好的表情,白曦连忙解释道,“不是我耳朵长,是你的通话声音太大了,就是我不想听也都听见了。”

“说这些没用,我倒是很享受有人会这么凶我,至少有人能关心我的存在!”若潇穿上外套但是她的目光有些暗淡,像他们这样的孩子是永远不会体会到孤独的,若潇的家里是有钱没错,但是钱又不能跟她说话,也不能陪她吵架解闷,钱唯一能做的就是可以买来在别人眼里奢侈的东西,在这一刻白曦觉得若潇非常的可怜,在她的眼神里总是有一些别人察觉不到的寂寞和一些渴望。

“白曦,我们回去吧!”

“你……”白曦想开口安慰若潇,方子寒突然破门而入,鲶鱼的手还搭在方子寒的肩上,两个人勾肩搭背的站在门口,还有说有笑的称兄道弟,白曦真是从心底里佩服方子寒,让他出去逛逛一方面是为了把他们支出去,另一方面是真的想让他查查这个酒吧,没准这个酒吧会对他们有些帮助,现实是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

“方老弟,以后常来酒吧鲶鱼大哥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鲶鱼抱着一瓶非常昂贵的红酒,硬是要方子寒收下,方子寒想百般的搪塞过去,但是鲶鱼嘴上还说着不收下就是不给他这个大哥面子,方子寒看了一眼若潇,收下吧那他这个警察就是受贿,不收吧这个家伙还一直硬塞给他,并且一直抱着他死活不让他走,若潇笑着上前接过红酒说“,行了鲶鱼,看你们两个醉的样子在把这么好的酒摔碎了,这酒啊我就先收着了,今天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注意她可没有说是替方子寒收的,拿了酒给不给方子寒就变成了若潇的事。

临走前若潇说,鲶鱼这间屋子你就把它变成普通房间吧,我想我这以后啊可能不会再来这里住了,今天若潇不知怎么心里忽然对这里有些厌恶,可是当初自己是多么的喜欢这里啊!回去的路上白曦扶着方子寒,没走几步方子寒就吐上几分钟,堂堂警察让一个酒吧老板灌成这个样子说出去都怕别人笑话。

“你说你也是,喝不了就别喝这么多!”白曦搀扶着方子寒手上拿着水,吐一点就漱漱嘴。

“为了不在他们的面前露出警察的破绽,我只好装出一副刚毕业没见过世面的大学生的样子,好不让他们起疑心……”还没说完,方子寒对着垃圾桶又吐了一阵,白曦连忙拍拍他的后背。

“想不到你还能想到这一点,没看出来啊方子,我现在可以确定你的警官证不是买的了!”听到白曦说最后这几个字方子寒的心情大好,“那是我什么时候说我的警官证是买的了,那是我正经……八本……考上的!”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方子寒快把他的内脏吐出来了。

“都吐成这样了你还有心思看玩笑啊!”

“若潇你别小看我,我还真打听出一些东西!”方子寒擦擦嘴感觉肚子里舒服了才说。

“什么东西?”若潇问,方子寒直了直腰板又活动了几下,看来他是吐的差不多了,若潇在一边干着急等着他搞定所有的小动作,又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梳了梳刘海。

“喂,你还有完没完啊!”若潇抢过镜子生气的说到。

“你着什么急啊,告诉你也可以但是你以后不能说我的警官证是买的了,答应我我就告诉你!”终于让他等机会翻盘了,不这么说卖个关子若潇她们总说警官证是买的,当年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考上警校的,多不容易的事啊,哦原来是在这等着她呢,没看出来啊这个实习小警察还有点心眼儿啊,若潇拿起手中的红酒说,“这红酒可是人家送给你的,方子寒你跟犯罪嫌疑人的朋友混得不错啊,人家送你这么昂贵的红酒,你说我要是把这件事告诉秋警官或者你们刘大队长,你说你会怎么办!”

“跟,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答应拿的红酒在你手里!”方子寒的声音有些慌乱。

“有人相信吗,你觉得是相信你还相信我?”若潇摆弄着手里的证据,现场就他们三个人,白曦呢他应该会站在他这边吧,怎么说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啊,谁知白曦居然说“,我不知道啊,什么什么东西,你们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懂,”好小子关键时刻把自己摘的挺干净啊,方子寒咬着牙愣是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行了,我告诉你们,不过我警告你们,你们两个这么做没朋友啊!”

“行了你,别废话了赶紧说。”

“我在酒吧里听她们说,近几个月确实有一位身穿红衣女子出现过,酒吧里没有人见过她真是的样子因为她的帽子上总是戴着红色面纱,而且每次她都带着一个小姑娘,听他们的描述这个小姑娘像是个高中生,样子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一看就是个乖乖女,这个红衣女人来的时候都是以顾客的身份,让这个女学生去跟他们交际,她们之间说什么话办什么事都通过这个红衣女人同意后才行,可是后来有一个常客像是看上了这个女学生,就跟红衣女人谈了好久就把她领走了,在后来没过几天红衣女人又领来一个学生,这个女生特别腼腆,几乎不怎么爱说话,但是只要红衣女人在身边她就特别的害怕,这个女孩来了一个多月后,有一天那个乖乖女突然闯进酒吧,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她拉走了。”方子寒说。

“文文弱弱乖乖女应该就是王芯,腼腆应该是关玥,对了,你有没有问她们带走王芯的男人是谁?”关玥的日记里写着,她是五月份才认识的红姐,现在是八月份,可以说在这期间的三个月里,有一个半月关玥在这鲶鱼的酒吧,而且红姐是以顾客的身份,酒吧这么大鲶鱼不可能会一个一个的注意有什么人来过,而在八月初的时候王芯叫来了白曦来保护关玥,六月和七月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在日记里还写着关玥的他会带着她远走高飞,这个他不难猜出就是王芯,王芯承诺过带着她走去她想去的地方,但是为什么最后没有实现。

“听她们说也不认识那个男人是谁?他总是一个人坐在吧台,直到看见王芯才去跟红衣女人说话,不过听她们说那个男人特有钱,出入酒吧都开着一辆古思特。”方子寒想想这车的名字就应该不便宜,小小的警察实习生要多少年才能挣这么多的钱啊,有钱人真是浪费钱多给我,我帮你花花啊!

“既然是有钱人就好办了!方子寒通知秋警官,我需要在这个城市里拥有古思特的人有几个!”古思特是个名车,手里没有几百万还敢这种车,王芯这次是遇到大户人家了,方子寒回答知道了,悄悄地问白曦,“这车值多少钱?”白曦深思了一下说,“你知道劳斯莱斯吗,”方子寒有些木讷的点点头,白曦又说,“兄弟我就这么坦白的告诉你吧,那辆车的价位就算是把所有咱们警察局工资加起来都不够,起码再加上每个人三十年不吃不喝的本钱,才能顶上这一辆车还不算零头,你自己算算吧!”白曦拍拍方子寒的肩膀,方子寒的嘴都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了,三十多年还不算零头,那要是以他的工资的话,不得干上一百多年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