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421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终于找到了自己动手打王芯的原因,没想到就连这些她不经意的举动现在都成了令人可推敲的杀人动机,倘若这件案子不是她逞强来查的话,警察查到酒吧里就算鲶鱼不开口,也难保其他人不说,这样一来她的的罪名就成立了。

“我觉得你应该让这个人带你在酒吧里好好的参观一圈,说不定会对你以后的工作有帮助。”方子寒看了白曦一眼,说的也对,白曦说这个鲶鱼肚子里有东西,没准他这个酒吧都有问题,借这个机会沾沾若潇的光在这酒吧里走走,没准说不定里面真的会有对他有利的东西,方子寒清了清嗓子说道,“鲶鱼我是若潇的朋友,刚刚大学毕业,你可不可以带我在这里转转,”这句话让若潇有些吃惊,这家伙有没有搞错,来这里是在查案子的他怎么想起参观了,白曦像是没有一点兴趣的打着哈欠,八成这又是白曦有事找她找个理由把他们两个都支出去,鲶鱼也有些意外转头看了一眼若潇,若潇一脸的无奈说,“我这个朋友什么世面都没见过,鲶鱼麻烦你带着他到处看看吧!”既然若潇都这么说了鲶鱼就带着没见过世面的方子寒四处转转。

“有什么事,赶紧说!”关门后,若潇严肃的说道。

“我上次的话还没有说完,关于我这个私家侦探!”白曦拿了一杯红酒,为若潇续上一些,而后自己则是一饮而尽,“你把他们支开就是要告诉我你这个私家侦探,是怎么再为红姐做事?”

白曦到了一杯红酒,看着酒杯里新鲜的液体说,“红姐?哼!我说我是王芯的私家侦探,是专门保护她的你会怎么想?”

“你说什么?”

“别那么惊讶!我的确是王芯雇佣的私家侦探,其实说起来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学校,第一次正式干起了私家侦探,当时,我从警校毕业后,我父母就想找人托托关系让我在警察局里有个不小的职位,因为他们觉得就算我当上了警察以我的资质想要出人头地还要熬上很多年,所以就找了我舅舅想推我一把,但是我当时心高气傲觉得不管是警察局里那个职业都会受到上级领导的按压,做警察有很多规矩,光是这些规矩就已经让我透不过气来,后来我还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想着干脆不在警察局干直接当私家侦探,最起码对我来说我有自由空间!之后我就在网络上成立一个私家侦探事务所网站,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帮忙解决,一直到那天我接到了王芯的电话。”

那天下着大雨王芯约我在左岸咖啡厅见面,说是有案子想找我帮忙,我原本以为会是个中年妇女却没想到是个高中生,我们点了一杯咖啡静静地坐了几分钟,那个女孩好像很难开口的样子,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根据我的经验找我来的原因无非就是对象把她甩了,让我帮她找出小三,可是那个女孩一开口我就惊呆了。

“那个,你能帮我戒毒吗?”

“王芯,真的在吸毒?”虽然说若潇早就已经知道,但是听到白曦的话,她还是有些惊讶。

“我当时跟你的反应一样,看她应该是个好学生的样子,没想到也会吸毒。”

“我是私家侦探,不是戒毒所的警察,你找错人了。”这是戒毒所的事跟他没有什么关系,白曦站起身刚要走,王芯忽然拽着他的衣服说,我想求你做我的男朋友,我想求你破坏毒枭。

“你找我破坏毒枭?我说过了我是私家侦探,你听不懂话吗!”白曦生气的甩开了王芯的手走下楼梯,王芯追上去大声喊到,“你不去会有人死的!”白曦的脚步停住了,我不去会有人死?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什么意思?”白曦不解的问。

“8月16日,星期天,我的学校,就在绘画室里会死一个女孩,她的眼睛会被画笔戳坏,后背会插着一把刀!”王芯的话打在白曦的心上,她说的话是在告诉他,她会杀人吗?会是这个样子的杀人?

“8月16日,真的死人了,跟她说的一样死的人在绘画室,那就是她自己!”若潇在多余处补充的说道,白曦点点头说,我以为是毒枭会这样的杀人,没想到死的是她自己。

“那你呢,你答应她了吗?”若潇着急的问下去。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她这句话让我产生了好奇,我也不会答应她。”

“后来呢?”

“后来,我以她男朋友的身份,被她带进了毒枭团伙,起初我以为会有很多的人在贩毒,没想到就只有几个人,更没想到幕后的老板竟然是个女人,这个人就是红姐,她之所以被大家称为红姐是因为她总是穿着一件红裙子,就连每次和我们见面她头上都带着一顶红色的帽子,和红色的面纱。”

“自从上次见到红姐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我每天就在圈子里看着王芯怎么贩毒,经常出入那几家酒吧或者KTV,当时我知道我是个私家侦探但是在这里我也算是卧底,贩毒这件事我还真的做不出来,为了让我这男朋友当的称职,每次贩毒我都和王芯一起去,然后我再把她们交易的地方通通记录下来,方便日后好抓人。”

“和王芯关系比较好的就是关玥,王芯每次出去回来时都要看看关玥,我想这也许是两个同病相怜的两个女孩在互相舔伤口,所以没有太多的想法,可是时间久了我发现王芯时不时的再为我和关玥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我感到很奇怪明明我是他的假男朋友,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把我让给了她?”

“小白子,你不是告诉我你不认识关玥吗?”若潇闻到了一股欺骗的气息。

“额,这个,你听我解释,我是有原因的!”白曦连忙解释道。

“解释什么?原因什么,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看不出来啊小白子,你都和关玥认识三个多月了!”

“三个多月?不对啊,我8月初才从学校出来,然后才进了毒枭,什么时候认识她三个月了?”不是他,那还是谁啊?关玥的日记里的那个他到底是谁啊?

“哦,不认识就不认识吧,你接着说!”若潇杵着腮,拿起眼前还没打开的爆米花边吃边听白曦讲故事,爆米花不能配红酒吃着不对味,应该来上一听可乐。

怎么说也是为了案子,白曦看着若潇的样子,就感觉自己是在哄小孩子,也罢,不把真相说出来,真的很难想象若潇下一步会不会把自己卷进去,吃了一口爆米花接着说。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芯每次只要在不贩毒的情况下都会找关玥一起出去,而后我就在她们身边陪着,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很长时间,可是忽然在那一天也就是王芯出事的一个礼拜之前,红姐突然把我叫过去。”

“白旭啊(白曦化名),你和王芯处的可好?”红姐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红嘴唇吐出一股烟雾,鲜红的指甲油在灯光下异常的妖异。

“多谢红姐的关心,我们两个的感情非常好。”白曦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就好。”红姐走到白曦的身边,对着他的脸吐出烟雾,在耳边小声说,我不喜欢骗我的人。

“这是什么意思?你的身份不会让她知道了吧!”若潇说。白曦摇摇头回答道,“不可能,我一直很小心翼翼,她应该是不会发现我的,但是我总觉得她当时在炸我,故意这么说好让我惊慌从而让我出错露出马脚。”

“ 我走出红姐的办公室,路上一直在想着她对我说的话,回到房间时王芯已经等待我很长时间了,我开玩笑的说,你不会真的喜欢我了吧。”

“王芯被我这么一说放声大笑,她的笑声让我感觉她是在嘲笑我的自恋,还没等我说什么反驳她,她却突然对我说,红姐她是个可怜的人,起初我的反应跟你是一样的,贩毒的人哪一个是可怜的,可是王芯却说,如果有一天我带来了警察并且捣毁了毒窝,请我无论如何都要听一听红姐的话。”

“红姐的话?红姐是个可怜人?”若潇越听火气越大,白曦接过话题,“你也别这么火大,她能说出这句话是有意义的,虽然我也是很生气但是,若潇你自己仔细的想想看,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员工可怜老板?贩毒人可怜毒老大?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吗?为了所谓的毒品,老板可以命令他们做任何事,同样也包括命令她们出卖身体,但是再这样的情况下她们却一心护着老板,这也太令人想不通了吧!”

若潇点点头,白曦接着说,“王芯那天很反常,总是对我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之所以那晚会去绘画室,是因为她对我说,8月16号的那天不管发生什么事,让我一定要去绘画室,我本想马上就去你们学校查看,但是想想为什么一定要在那天我才能去,这几天王芯是不是要做什么事,或者把什么重要的东西放在绘画室,想到这我决定还是听她的话,如果是什么重要的东西的话,那应该是贩毒团伙的证据。”

“接下来的几天,王芯和关玥两个人每天都形影不离,除了平常去的固定场所,两个人几乎天天都腻在一起,甚至有三天她们还玩起了消失,王芯经常去附近的超市里买些零食,每次都是一大包,我偷偷的在身后跟着她,那些一大包的零食都是山楂,然后又跟着她走进了一家博大医院。”

听到这四个字若潇震惊了,博大医院不就是关玥割掉子宫的医院吗,王芯买山楂的话也就是说关玥怀孕她是知道的,并且关玥还想吃酸的,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还要割掉子宫呢,割掉子宫就怀不了孩子,以一个常年吸毒的人来说,完全可以用这个孩子大大方方的要上一笔,要来的钱正好可以供她们一段时间,记得关玥的日记里写到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现在就和他结婚,不论以后会在哪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她都无所谓,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是天经地义的事,他们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季法医说进行尸检的时候发现两个女孩的身上都有这相同的紫色印记,白曦说她们都几乎天天都腻在一起,腻在一起形影不离,紫色印记割掉子宫,他?她?

“她俩不会是同性恋吧!”若潇的脑子里一片浆糊,所有的现象总结起来好像就是这个答案。

“谁同性恋?”白曦不解的问。

“还能有谁啊,王芯和关玥呗,哦那就说得通了,但是既然关玥都已经割掉子宫了,那王芯还买那么多的山楂做什么,难道说是王芯怀孕了!不对不对时间不对,三个月应该就能显出来了,那她的日记不是说她们可以走了吗,这中间又怎么了?”若潇低着头嘀嘀咕咕的说着,白曦是一句话都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无缘无故的说了一声什么同性恋,然后就开始自言自语的说话,若潇说的该不会是王芯和关玥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