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33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欧阳青青听着电话慌张的跑出宿舍,齐老师忽然想起有她的快递,刚想开口叫她但是这丫头却着急忙慌的跑出去了,现在的孩子真是一点也不稳重,说完把快递放在桌子上继续化妆,操场上欧阳青青像一只苍蝇一样无助的躲藏,从刚才到现在电话里女人的声音一直在笑,轻蔑的嘲笑到放肆的大笑,不断的说着,“你跑啊我一直看着你呢,”无处躲藏只好蹲在隐蔽的墙角之间。

“我劝你不要试图摔掉手机,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女人在电话里警告着她。

欧阳青青忍住哭声练练道歉,“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真的,我当时只是想好玩而已,求求你原谅我求求你放过我吧!”终于忍不住欧阳青青放声大哭,电话里依旧是那种笑声,那笑声听着毛骨悚然。

“放过你?呵呵,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放你走呢,我上次送你的礼物你还喜欢吧!”礼物?欧阳青青想起上次那个包裹里面摆放的手指,电话里接着说,“你别以为你在里面放个纸条就能把这件事遮掩过去,我告诉你,亲爱的,咱们的游戏还在继续哦!”对方已经挂掉了电话,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欧阳青青整个人靠着墙壁瘫坐在地上,她知道了,她知道那天的事了,回想起那天当自己发现里面邮寄的是手指的时候,就已经猜到是这个人,为自己能逃脱关系就把以前写好的纸条塞进盒子里,这样就跟自己没有了任何关系,接下来就等着警察的到来然后自己在上演一场被吓坏的戏码,可是,为什么她会知道,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错误。

“若潇啊,你能不能说句话。”在浴池审问了一圈,什么结果都没有,若潇只是说了一句什么东西跑了然后就出来了,问白曦,白曦也是摇摇头表示他也不清楚,现在倒是让方子寒的心里直痒痒。

“说什么?”若潇回答道。

“就是你刚才说什么跑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跑了?”方子寒继续问。

若潇淡定的看了方子寒一眼说,“你的警官证是不是花钱买的?瞧你刚才的样子,看人家水灵的大姑娘你看你的眼睛都快飞到人家身上了,我看你是不是连我们去那的目的都忘了,就你这样还当警察呢!”

“我……那个……”方子寒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完整的话,但是有一点一定要强调,我的警官证不是买的,不是买的,不是买的,是真真正正考上的,考上的,考上的,重要的话要说三遍,可是对于他来说,重要的话要说六遍,因为这是非常重要的话,方子寒再三强调白曦在旁边一直忍着憋住笑。

“还有你,你还有嘲笑他呢,我看你也比他好不到哪去!”说完,若潇白了白曦一眼,还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到头来还是靠自己啊,警察侦探还真是通通靠不住。

“我?你!”他什么时候和方子寒是一路货色啊,怎么说他也比方子寒高大上吧,方子寒摆出一副大佬的样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女人啊!我们是绅士,你就原谅她吧!”说着连拍了白曦几下肩膀,背着手跟上若潇的脚步。

“嘿!几个意思你,等等我!”

这个凶手的行为方式有时候很像自己策划的,但是有些时候又不像,在自己的策划中好像没有浴池这一段吧,而且也不连贯,每一个地方所发生的事自己都不知道会如何破解,这倒像是实现了一半的策划案,一路上若潇都在想着到底是哪里熟悉哪里说不通,不知不觉走到了校门口。

“那个不是讨厌若潇的那个女孩吗!”方子寒指着前面校门口说。

欧阳青青正在焦急的等着出租车,身边并没有跟着顾薇,按理说她应该做什么事都带着顾薇,等待出租车期间她时不时看着手机,应该是等着什么人的电话或者是在赶时间,齐老师拿着包裹走出寝室楼递给欧阳青青,两个人说了几句话齐老师就返回宿舍,看欧阳青青的动作想必齐老师又对她啰嗦了,若潇就纳闷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有什么好啰嗦的,又不是花她的钱买东西。

终于有出租车停在校门口,欧阳青青上了车,她自己单独要去哪,直觉告诉她欧阳青青去的地方可能对她很重要。

“走,咱们跟上她,看看她去哪!”

跟着前面的出租车,若潇等人一路跟着她来到了COCO酒吧,COCO酒吧这个地方若潇最熟悉不过了,以前自己不爱上课每天都到这来喝酒交朋友,在这里若潇找到了很多好朋友其实说白了也就是酒肉朋友,但是她不能否认在这里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是那种和朋友在一起的快乐,想想自己出事之后有多长时间没有到这来了,换句话说自己自出事之后这帮所谓的朋友连一个人都没有去看过她,想到这若潇忽然笑了几声,世态炎凉啊!

“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哭了,白曦问。

擦去眼泪,若潇摇摇头说,“没事,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还是熟悉的摆设,这里的灯光是那么灰暗,五颜六色的闪光灯闪的若潇有些眼晕,习惯性的坐在中央吧台的位置,点了一杯平时爱喝的调味酒,环视着舞池中间的人,欧阳青青进来去哪里了,怎么一进来就找不到了。

“呦!稀客啊!潇潇!”身穿黑色运动服身材微胖的男子拿着一杯扎啤走过来说。

“好久不见啊,鲶鱼!”白曦看着这名叫鲶鱼的人,看他们说话的口气像是认识了很久,这家伙的长相很不像鲶鱼,腿瘦肚子胖,还真为他的两条腿感到心疼,他们要承受肚子多少重量啊。

“怎么,潇潇的口味变了,改成钓小鲜肉了。”鲶鱼直接注意到白曦和方子寒,这两张是新面孔,以他对若潇的了解,若潇的口味变化多端,说不定下一秒就变味了,而且若潇进过局子他们两个不会是犯事之后带进来的吧。

“这两个人是我的朋友,你最好不要打他们的注意,鲶鱼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若潇喝了一口酒,特意让出一点空隙,她并没有实施过分的保护他们,这让鲶鱼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若潇很放心的让出这两个小鲜肉,这有点不符合她的性格啊,若潇的吃食很有讲究同时也很霸道,她认定的东西很少有人动,是根本就不能有人觊觎,这两个人的装束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但是以他的警觉,这两个人最好不要得罪,否则会有大麻烦。

“好吧,你说不动我就不动,说吧,你突然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鲶鱼将最后一口啤酒喝下说。

“也没什么事,就是向你打听一个人。”若潇把欧阳青青的照片递给他看,鲶鱼看了一眼若潇说,“我不认识她,酒吧里没见过这个人,”说完话鲶鱼起身就要走,若潇关上手机随口说了一句,“鲶鱼很脏,他爱吃腐肉。”

刚走几步听到若潇这句话,鲶鱼的脸都变了,若潇一直在把玩着手里的高脚杯,稍微一不注意高脚杯就会掉在地上,摔得粉碎,鲶鱼咽了一口口水说,“滚出去!”说完快步离开若潇。

“我们走!”

“白曦,他们是什么意思啊?”方子寒小声得问。

“那个叫鲶鱼的人,肚子里有东西!”白曦轻轻拍了几下方子寒的肚子说。

想不到这个房间还是这么干净,整个屋子里的摆放陈设都是她自己弄的,床要摆在什么位置,衣柜要放在那个角落才不占地方,还有她最爱的那几条金鱼一定要悉心照料,离开了这么久他们居然还是老样子。

若潇坐在床上,床上铺的床单是她最喜欢的,无论是枕头还是被子她都要成套的,原以为出了事她的房间也就变成了普通客房,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是不是很惊讶!房间里面所有的东西我都没让他们动过!”鲶鱼站在门口,手里抱着新洗好的床单放在床上,若潇喜欢整件套,只要有任何一件东西脏了,她就会全部换上另一套,若潇不允许有任何的瑕疵,她也总是说自己是不是有洁癖或者强迫症。

“谢谢你,鲶鱼!”

“当初如果不是你救我,恐怕我现在早就缺胳膊少腿了!”鲶鱼点了一根烟,当年的事到现在他还是记忆犹新,虽然是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想来还是有些后怕。

“鲶鱼,我到这来不是怀旧的,我只是想知道这个女孩到这来做什么?”若潇省去了拐弯抹角的时间,既然大家都是朋友干脆直接开门见山都好,鲶鱼挠挠头说,“这个女孩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她是干嘛的,只是每次来她都是坐在吧台哪里打电话,我也还奇怪呢,谁闲的没事到酒吧里打电话!”

“那你有没有听清楚她们说什么?”若潇接着问下去,鲶鱼摇摇头说,“这我怎么知道人家在打电话我总不能上前去偷听吧,再说了,把人家的通话内容告诉你,你还想像上次一样当着大庭广众之下骂人家还扇人家的耳光!”

“等会,我什么时候扇人家的耳光了?”

“姑奶奶不带你这么忘性大的,上次你就因为知道了那个女孩在咱们这,然后就打她了,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事啊!”在酒吧里打人,大家都知道的事,为什么偏偏自己不记得了呢!根据若潇对鲶鱼了解,他不是个爱说谎话的人。

“你是说,我在酒吧里扇人了是吧!”突然间想到,欧阳青青那天在寝室里说她和王芯大吵了一架,然后自己扬言要她死,嘴里还说着她怎么不去死呢,该不会自己扇的人就是她吧,鲶鱼,你看我是不是扇的她,若潇在手机里找到王芯的照片。

“对,就是她,我记得当时你说什么好好的工作不干,到这来陪酒,你还说像你这样的人怎么还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这是自甘堕落,什么乱七八糟一系列的,总之是很难听的话。”鲶鱼的话让若潇有些印象,记得好像是她进入酒吧正好看到王芯在陪酒,就一气之下把她拽出来还当众骂了她一顿,既然是好学生就应该有好学生的样子,从初中到现在她们也算是好朋友,虽然没有周璐和莫雪的关系亲密,但是怎么说也是这么多年的同学,再说王芯的家庭情况若潇是知道的,所以才想不到她会到这来陪酒。

顾薇一直在打着欧阳青青的电话,已经打了很多次就是打不通,每次电话里都再说正在通话中,但是也不至于通话这么长时间啊,今天是周末她该不会出事了吧!

“顾薇,我发现你真的是很会做中间人啊!”周璐打开一包薯片,坐在顾薇身边,其实她也挺看好顾薇的,全校都知道欧阳青青这个大小姐脾气有多暴躁,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天天在学校里耀武扬威的,别人躲着她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还跟她这么要好,顾薇就不一样,家里算不上有钱但也不是很穷,按一般书里写的话,她应该是最瞧不起这样的人才对。

“我知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其实青青她的心里是很孤独的,你别看她表面上是个大小姐,但是她的内心很脆弱!”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怎么跟小说里写的一摸一样,这样的回答完全是言情小说里纯情女主的台词啊,周璐咬了一口薯片呵呵的笑了一下,莫雪抱着洗脸盆走进来,一件一件的挂在衣架上。

“大姨妈期间洗衣服,你也不怕生病!”

“哪有那么多的事,我才不像你那么矫情!”说欧阳青青是大小姐,在莫雪眼里周璐才是名副其实的大小姐,这不能干那不能做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明明是个跆拳道高手却总是摆出一副淑女形象,估计国内最强的演技派就是她,床上的手机微微作响,是欧阳青青打来的电话,顾薇接起来说了几句话就穿上衣服离开宿舍。

“你说欧阳青青打电话找她干什么呢?”周璐自言自语的说到。

“瞎操心,你真的没事干就把你床上甩干的衣服晾晾吧,在不晾你明天别找我借衣服穿!”说着,把手里的床单对着周璐甩了几下。

“莫雪,我跟你友尽!”

还真没看出来,这小丫头不会是混黑社会的吧,自从进来鲶鱼当真是好吃好喝的送进来,没有特殊关系的人才不会有这待遇,记得刚才鲶鱼说过若潇曾经救过他,估计应该是在他们某场战役结识下的吧,说起来也挺奇怪的,怎么什么事都围绕着若潇转?如果凶手想要她的命大可以直接杀了她,这么拐弯抹角他也不嫌累,还是说……白曦想起若潇上次说过,整件案子的杀人手法都是若潇一手策划的,那么在这个案子里若潇再充当着什么角色?仅仅是唯一留下的一个活口?难道他就不怕若潇知道什么重要的线索告诉警察把他抓起来。

看着桌子上摆着水果盘和零食,白曦真的是咽不下去,鲶鱼的问题很多,若潇的问题更多,还有这件案子牵扯的人多的让白曦无从下手,再加上凶手的杀人动机,猜不出来哪怕是一点点也猜不出来,桌子上放着三盘水果,方子寒自己已经快吃完一盘了,什么情况,这货的心也太大了吧,鲶鱼坐在对面满脸笑意的看着方子寒,大哥你就不怕水果有毒啊!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啊!”白曦在方子寒耳边笑声说到,方子寒本里想拿一块西瓜,忽然听到白曦这么说想了想又把手伸回来了,小声回答道,“你放心我知道,本警察刚才只是口渴了,就这么点东西是根本就贿赂不了我的心的,”白曦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得多少东西才能贿赂得了你的心啊!算了,忍住忍住,这样的场合发脾气不好,一会带回去好好教育教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