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495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听到若潇这么说,秋茉也没有再多的问下去,但是看若潇的样子,感觉她今天好像很累,有一种马上就能晕倒的架势,“若潇,你没事吧!”若潇淡淡的一笑我没事,“就是这几天为了这个案子太累了,回去睡一觉就好了!”话是这么说但是可以看出若潇的笑很勉强。

“这里我会派人加强保护他的,你放心吧!”秋茉的话让若潇想反驳,但是如果告诉她其实按她的设计的话已经没有保护的必要了,因为凶手根本就不会再次杀他,估计秋茉会刨根问底问清楚吧,到时候自己又是犯罪嫌疑人了,想到这若潇简单的说了一声谢谢。

在回学校的路上,若潇像往常一样的跟着他们说话讨论案子,但是白曦依旧感觉到了若潇的不对劲,从医院出来的那一刻若潇就已经开始不对劲。

“那个,若潇你在病房里都问了他什么啊?”白曦好奇得问。

“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你怎么还问啊!”若潇的口气有些不耐烦。

“白曦你失忆了?同样的话问两遍?”方子寒的智商已经让白曦有种把他拉出去枪毙的冲动,不得不说就他这智商自己是怎么和他成为朋友的,而他又是怎么在警校毕业的?难道当年真的是自己眼瞎了,若潇这么大的反差他居然没有看出来,警校毕业证不会真的是他花钱买的吧!

“好了,学校就要到了,忙了一上午我要回宿舍补个觉!”若潇抻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你们去哪啊?

“我下去要和莫雪去洗澡!”周璐环上莫雪的胳膊,这都连续几天没有洗澡身上都有臭味了。

“我……”一个睡觉一个洗澡,方子寒跟着那个都不行,转头看了一眼白曦,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呆愣的看着前方,“我……我暂时回医院和他们一起保护病人。”

“那你跟我们出来干嘛!”白曦的话接的很快一句话就把方子寒一盆冷水浇个透心凉,他这是在找个地方去的尴尬借口,他看不出来啊!

“我……我。”

“行了行了,你也说不出完整的话,要不你跟我去他们学校的图书馆看看书吧,顺便陶冶一下自我修养。”白曦给了方子寒一个你没修养的眼神,要知道图书馆是方子寒最不愿意去的地方,找到有兴趣的书还好这要是找不到就听他在图书馆里的呼噜声吧,白曦这是要让他难看到底啊,再说图书馆里那么多人多尴尬啊!

“你就放心吧,今天的图书馆我保证没有一个人,除了值班图书员!”

“你们随便爱去哪去哪,反正我要回去睡了,困死我了!”若潇的哈欠打的越来越频繁,在不让她睡一觉恐怕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到底是逃离后的学校,就连宿舍楼里都安静的可怕,若潇推开宿舍门原以为能看到欧阳青青和顾薇,但是没想到这两个人居然不在屋,以她们两个的性格应该是去逛街了,欧阳青青在学校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一方面是因为她的性格,还有一方面是因为她和自己住在一个寝室,有很多人也远离她,顾薇的家离学校很远,坐火车也是两天两夜才能到家,想回也回不去啊,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们两个也只能相依为伴的生活,忽然若潇的心里有点感觉对不起她们,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学校也不可能变得这么冷清。

若潇躺在周璐的床上,周璐住的是下铺莫雪是上铺,每次周璐躺在床上有事都会抬脚踢一下莫雪的床板,然后就会引起莫雪愤怒的抱怨,虽说周璐承诺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但还是改不了,导致现在周璐不用这种方法了莫雪反而不习惯了,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睡觉,刚才的困意已经没有了,若潇无聊的踢了踢莫雪的床板,幻想着莫雪会趴在床上指着她说你敢再踢一下试试。

无聊之际拿出关玥的日记翻到上次看到的那一页,现在这本日记很像若潇的小说,没事的时候就翻出来看看人家的隐私。

5月23日,经过几天的相处我发现自己是越来越离不开他了,他的声音他的笑容都令我那么痴迷,我想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无比的幸福,每时每刻我都不想和他分开,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现在就和他结婚,不论以后会在哪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我都无所谓。

5月26日,红姐把他带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他告诉我他说,再等几天我们就远走高飞,我喜欢旅游我们就去旅游,走到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从新生活,但是他的眼神让我有些陌生,甚至让我有些害怕,害怕到也许这一次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日记上有缺口,明显是被撕了两页,看看日子应该是24日和25日,奇怪怎么唯独这两张纸撕了?难道说有什么变故?关玥的他跟着红姐走了可能也许是最后一次。

“嗯?”下一张纸上什么也没有写,摸着却很厚,几张纸中间好像包着什么东西,被胶棒粘的很牢固,若潇找到小刀顺着粘贴处一点一点的划开,里面藏有几张快递单子和一封化验单,化验单上面显示着关玥怀孕了!可是她不是没有子宫吗?难道说她把孩子打掉了然后有切除了子宫?可是为什么对于她的工作来说吃点药不就好了,为什么要切除子宫?除了化验单还有几张空白的快递单子,若潇看了几张上面什么东西也没有,但是却又一种熟悉的香味,仔细想来和那本书上的香味一样,难道说这张纸是她们传递毒品的?

“我觉得这个电影真的很好看!”走廊中传来欧阳青青和顾薇的说话声。

“嗯嗯,看得我最后那场我都哭了,你看泪痕还在呢!”若潇急忙把日记放在枕头底下,拿起手机浏览网页,欧阳青青推开门看到若潇坐在床上玩手机瞬间脸上的笑容就变了,什么也没有说两个人把买好的零食放在床上,当若潇不存在的聊起了刚才的电影。

“我觉得这个电影要是拍成那种3D的效果肯定好看。”欧阳青青脱了鞋把零食全都倒在床上又准备好垃圾袋说。

“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再说了这个电影院是刚开的肯定没有那些什么好片,不然他不会买的这么便宜。”顾薇把买好的东西一件一件摆放整齐后才坐到床上吃东西。

两个人聊的火热根本就没有注意旁边的若潇,反正就当寝室里没有这个人存在就好了,零食吃到一半,欧阳青青拿起摆在一边的快递,看清楚上面邮来的是什么东西后,从包里拿出一瓶花露水对着快递单子狠狠地喷了几下,香味浓郁刺鼻,熏得若潇有些头疼,等一下这个香味是……

“青青,你这是干什么?”顾薇问。

“一看你就是不总在网上买东西,这样的单子喷上花露水之后,五分钟之内上面的字就消失了,这样别人就看不到你的住址了,防止小偷来偷东西。”说着欧阳青青把凡有打印字样的快递单子都喷上了花露水,若潇一直看着快递单子的变化,果然还没到五分钟上面的字竟然都消失了,欧阳青青这才放心的打开快递。

那这就说的通了,那本书的香味就是花露水,那些快递单子就是告诉她们毒品已到,然后在用花露水消失字迹,这样一来就算是被查出来也只能让人认为这些学生们买东西留下的,根本就不会怀疑到毒品上,厉害,真是厉害!

若潇打开被子侧着身又蒙上头,悄悄的把日记拿出来,用快递单子通知拿毒的事情已经明白了,现在还剩这张关玥的化验单,上面写着博大医院化验单,日记上有两页被撕了那会不会就是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写的日记,既然是怀孕了通常日记应该不会写两篇吧,就算是有很复杂的心理描写,但是以若潇对关玥的了解,关玥有很常见的强迫症,她这么爱写日记可是每一篇的日记都没有超过一页,即使想说的话很多但关玥还是把多余的字写在空白处,除非是她把这件事告诉了他,被撕掉的另一页是他听到后的反应。

方子寒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白曦在旁边皱着眉头的看着小说,身边的人时不时的发出一阵呼噜声,十几分钟前两个人还在书架上选择仔细喜欢的读物,十几分钟之后方子寒就直接跟周公下棋去了,看看时间这才来了不到一个小时,按平常的时间来说白曦可以一个人在书店里待上一下午,啪的一声合上小说,闭上眼睛气沉丹田心中不停的默念忍忍就好了,这种情况下不好让他发火。

工作人员拿着拖布从卫生间出来,下午两点多这么早就下班了?白曦闲着也是闲着忽然想到若潇今天跑到女厕,不知道女厕发生了什么自己又不好意思进去。

“你好,请问……”白曦走到工作人员面前说。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工作人员停止劳动礼貌的说。

“我想知道女厕是不是有什么……?”一听到女厕,工作人员的脸愣了一下,连忙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说完低着头又开始干活,随便的拖了几下迅速的离开白曦的视线,女厕果然有问题,白曦站在女厕门口左右看了几眼,确定没有人出入后推开门进入女厕。

中间的厕所门上用黑笔写着王芯,关玥到此一游,打开门后白曦仔细的勘察了一遍没有什么不同,就是个普通的厕所那为什么那个工作人员这么害怕,就因为门上写的这几个字,怎么看都像是学生的恶作剧,白曦出卫生间习惯性的洗手池前洗洗手,若潇今天是不是就来看这个恶作剧的,但是什么也没有啊,关上水龙头甩了甩手上的水渍,转身离开厕所。

“啊!”方子寒忽然在门口突然出现,吓得白曦没有防备的大叫一声。

“我天,你震死我得了!”方子寒揉揉耳朵说道。

“说让你突然出现我面前,换做你试试!”

“白曦,你怎么在女厕?”方子寒想到了什么转脸惊讶的看着白曦,“啊,我知道了,你……难不成……”白曦无奈的看着方子寒,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脑子里想的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成什么?我那是在调查案子,你想哪去了,我说你的脑子里能不能装点好东西,满脑子都是龌龊的想法!”

“我龌龊?是你自己从女厕出来的,喂,你不会在厕所里真的有什么秘密吧!”方子寒的好奇心很强,尤其是面对自己兄弟的秘密,两个人已经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以前白曦有什么秘密方子寒都会想尽办法套出来,但是有时在白曦的坚持下方子寒还是有点自知之明,不说拉倒正所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你要是真的有精力就好好的破案子,不然你的实习期还没过,就被警局开除了!”话说的没错,方子寒现在只是个实习警察,而且这是他第一次接案子这件案子要是办不好虽然不会离开警局但是会把他调去别的工种,那对他来说还不如开除他呢。

本来可以睡个好觉全被欧阳青青她们两个打乱了,若潇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刚要睡着,就听见欧阳青青手机播放的电影声音,她几乎把声音放到最大,恐怖鬼片女主角的尖叫声充斥着整间屋子,再加上欧阳青青故意的叫声,明明还没到恐怖镜头她却提前大叫,若潇坐起来愤怒的看着欧阳青青,顾薇看到了若潇的眼神轻轻的推了推欧阳青青的胳膊,小声的说,“青青你小点声,她正睡觉呢!”

“你怕什么!这屋子里有人睡觉吗?除了你和我还有其他人吗?”说完欧阳青青继续大叫,根本就不理会顾薇的劝阻,若潇掀开被子穿上鞋走到欧阳青青的身边,直接掐住了欧阳青青的脖子。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欧阳青青的脖子被抓的生疼已经喘不上气来。

“欧阳青青你别给脸不要脸,我能容忍你胡作非为是看在室友同学的份上,你少在这给我得寸进尺。”欧阳青青的脸已经憋的通红,就怕这一口气突然喘不上来,若潇拿起床上的水果刀在她的脖子上比划了两下说,“我看干脆现在就把你的喉咙挖出来吧,反正你也死不了!而且也没有人会说出去!”若潇的话像是说给顾薇听,边说着边看了顾薇一眼,顾薇不敢对视若潇的眼睛但是看着欧阳青青的脸已经变样,自己只好咬着嘴唇紧紧的抓着床头不敢大吱一声。

欧阳青青的手还在挣扎也不知道若潇哪来的这么大的力气,很好她要的就是她们两个这种惊恐的眼神,这种要死的感觉若潇要让她们永远记得,掐了许久若潇才放开手,欧阳青青像是得救了一般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哼!”若潇把水果刀扔到一边瞪了一眼后离开寝室,随后就听见有什么东西被摔的粉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