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524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白曦捡起地上干瘪的眼珠,仔细的在手里查看说,“这不是真正的眼珠是用塑胶做的,上面只是被画上了眼睛,”很高明的画画技术啊画的跟真的一样,不得不说这个人的心里是有多无聊,白曦无奈的猜着凶手的心里,既然眼睛是假的想必手指也是吧!若潇抢先一步捡起地上的手指,直接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你……”莫雪惊讶的张着嘴看着若潇,她……把手指……吃了!

若潇在嘴里咀嚼了几下说,“嗯,里面肯定放白糖了!”随后拿起另一根手指递给他们说,“挺好吃的,你们要不要也来点!”若潇吃的津津有味,四个人惊讶的表情几乎都是一样的,虽说知道她胆子大但是也不会大到吃手指吧,白曦拿过手指掰开一看里面还真是糖心的,所有的手指居然都是用面做的,之所以这么像也是因为高明的画工。

“若潇,你是怎么知道它是面做的!”白曦问。

“因为我饿了!”说完,若萧舔了舔手指随口还给他一个解释,其实一开始若潇真的不知道手指能吃,但是在周璐打开木盒眼睛滚出来又变干瘪后,突然就想到了手指能吃,原本只是怀疑直到咬了一口后才确定,莫雪捡起脚边的木盒说道,“若潇你们过来看里面有纸条,纸条上写着狼来了。”

“这就是第二个狼来了吗?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莫雪说。

“因为这样好玩啊!”若潇嘀嘀咕咕的小声自言自语的说到。

“你说什么?”方子寒没有听清又问了一遍,“没什么没什么,”若潇是一口否定,但是白曦却听的很清楚,她刚才是说这样才好玩,若潇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疑点,起先不说她不按侦探的套路出牌,可是光凭今天的事若潇就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一个普通的女孩在看到这些事尤其是眼睛和手指一定会害怕,周璐已经擦干了眼泪但还是心有余悸,抓着方子寒衣服的手还是有些颤抖,而若潇却能很平静的吃掉手指,这是一个完全不知状况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做出来的事吗?

“虚惊一场,周璐你没有事吧!”若潇摸着周璐的脸,她的脸变得苍白看来是吓得不轻,已经没事了,周璐的声音带着轻微的哭腔但还是有些颤抖,看来这就是今天的黑色星期天了,“我想他今天应该不会在放歌了,我们回去吧!”说着若潇收拾好东西,讲桌上的手机依旧放着黑色星期天,莫雪握住周璐的手对方子寒说,“我来吧!”方子寒回应哦一了声,尴尬的放开周璐。

“拓跋若潇,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若潇在身后刚要走出门,白曦忽然抢先一步把门关上,教室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若潇看了一眼白曦,怎么现在打算摊牌了吗?现在摊牌好像有点早吧!

“我?深藏不露?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既然你打算摊牌那我就接招。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用得着我说吗?”若潇忽然笑了一下对白曦说,“小白子,你这个私家侦探到是让我有很大兴趣呢!”白曦没有说话,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就已经说明若潇说对了,“或许换句话说你应该是红姐的私家侦探吧!”若潇环着胸坐在桌子上,等着白曦下一句话。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的?”

“刚刚!”

“刚刚?”

“没错,从一开始你就表现出了侦探的特性,从上次的播音室到刚才楼梯间的查案逻辑直最后的探查,我不得不说你的白手套和白手绢还真是随身携带啊!”若潇指了指他的手上,白曦的手依旧带着白手套,“这是为了不破坏现场罪证的痕迹吧!”白曦把白手套脱下来放进口袋说,“就凭这几点能说明我是私家侦探?这些东西我也可以在电视上学啊,现在那个侦探电视不都是这样演的。”

“那好,我想要知道你在广播室里的缜密勘察以及刚才出奇的冷静和那天再绘画室你在我身后录像照片是怎么回事?电视上有教这些东西吗请你给我一个正确的回答。”问到这,白曦没有说话,“好吧你不说话我来帮你回答,那天你是在给红姐发视频照片对吧,因为这里有红姐要的东西,所以你才会在晚上来到绘画室寻找,但是很不巧的被我看见,小白子,我说的可对?”

“嗯哼,你还发现了什么继续说。”白曦耸耸肩带有几分趣味说完说道。

“昨天晚上你找我见面,说白了就是想找我帮忙,因为你不想在红姐哪里干了,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你有什么把柄被红姐抓着!对吧!”若潇说完,白曦忽然拍手叫好,“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私家侦探,但是我是第一次当私家侦探,至于我在红姐身边的原因嘛我现在不能告诉你,等找一个合适的时间我在告诉你。”

“切,我还不想听呢!”若潇白了白曦一眼。

“现在该我问你了,若潇你为什么会知道……”

“我为什么会知道里面所有的事情是吗?”白曦点点头坐到若潇的身边,若潇说,“因为这些事我见到过。”

“你见过?电视上还是小说里?福尔摩斯还是名侦探柯南?狄仁杰还是包青天?那就是说是模仿杀人喽,要不你把这些电视剧小说什么的再从新看一遍?”若潇听得出白曦是在嘲笑她“,好吧既然你说我是在电视上看到过才知道,那我为什么还要这么费尽心思的破案呢,直接按电视里演的找到凶手不就好了,”小白子如果我告诉你这件案子从头到尾都是我设计的你会怎么想?

正如若潇想的一样白曦吃惊的看着她,“你设计的?就连着杀人的手法也是你设计的”?若潇点点头,“不光是杀人手法就连地点音乐还有这狼来了,都是我一手设计的!”

“你……”方子寒突然打开门,看到两个人坐在桌子上说话,白曦的问话也正好被方子寒打断。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把我们甩开还关着门,你们两个谈恋爱呢!”方子寒随便的开了一句玩笑话,白曦咳嗽了两声临走时瞪了方子寒一眼不会说话就不要乱说,不明情况的方子寒真的以为白曦他们两个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瞒着他,快步走上前追上白曦笑声问到,“白曦,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若潇了?”

“我?喜欢她?开什么玩笑,房子我看是你喜欢上那个小姑娘了吧!”边说着白曦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周璐又说,“瞧你刚才紧张她的那个样子,直接冲上去抱住人家了,来别害羞跟哥哥说说什么时候开始的?”白曦的手搭上方子寒的肩一脸刨根问底的表情问。

“谁说我喜欢她了!你看那个家伙胖的那个样子,而且又那么野蛮谁会喜欢她啊!”方子寒嫌弃至极的回答道。

“是吗?我看未必吧!”

“喂,你们两个在后面说什么悄悄话呢,赶紧跟上若潇咱们要去监控室看看。”莫雪忽然回过头说道,方子寒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周璐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呢,不过如果真的被她听到了应该会扬言要揍他吧,毕竟胖子两个字是她最听不得的。

“安啦!他没听到你的话不用担心!”白曦在他胸前拍了两下,嘴里碎碎念到摸摸毛吓不着。

黑色星期天已经放出来了,第二次的狼来了也已经上演了,怎么监控室里一点动静也没有,不是叮嘱他有异常情况汇报吗!监控室内老王今天异常的精神,全神贯注就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看着视频,看到若潇他们到来脸上挤出一抹早已练习僵硬的微笑,不用说他今天这么好脾气肯定是有方子寒的缘故。

“警察先生,我可是一点也没有打瞌睡,您看我这两只眼睛瞪得都红了,就是为了配合警察先生的工作。”老王咧嘴一乐露出满嘴的黄牙,再加上他刚才说的话,靠近的人都能闻到老王嘴里的烟味,看他的穿着估计是精心打扮了,恐怕连过年准备穿的衣服都穿上了吧!若潇一遍一遍的看着视频,从昨晚到现在还真的没有鸭舌帽人的身影,不对啊,这完全不符合他的特点啊!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白曦走过来问到,若潇摇摇头回答他今天没有什么提示,“若潇,你不是说这个案子是你设计的吗?你设计的你怎么不知道?”若潇有点后悔把这件事告诉白曦了,是她设计的没错但是自己的记忆好像很模糊,有些地方她知道而有些地方有不太知道,若潇没有回答白曦的话继续回倒视频。

“王叔,视频坏了几天了,怎么还没修好啊!”若潇问,以前学校里很多角落都能看到,可是现在大部分都看不到了,恐怕凶手就是利用这个空隙进到学校来胡作非为吧!

“应该有三四天了,学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说是这几天就来修到今天我也没看到有人来!”三四天前,那自己可不可以说是学校的人在搞破坏,电脑里能监控的视频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画面,倘若凶手是学校的人那就好办了,能同时了解这么多地方也不足为奇啊!视频回放倒鸭舌帽人在监控下摇晃娃娃的视频。

“这是……一,二,三!”若潇自言自语的说到。

“什么一二三?你在说什么?”

“我找到了,原来是这样,鸭舌帽人早就给我们提示了,你们快过来看!”若潇回放着监控视频说,“我们一直认为他会在作案后才给我们提示,其实我们错了,他这次是早就把提示提前先告诉我们了,鸭舌帽人在视频下摇晃娃娃,让我们以为他在炫耀可是仔细一看他却摇晃了三次,每晃一次都有几秒钟的停顿,那也就是说明天应该还有一次。”

“明天他还要恶搞一次?”方子寒问。

若潇思考了一下说,“不,我觉得他明天应该是要动真格得了!狼来了的故事里面小孩只叫了两声后狼才真正的来了,所以我认为第三次的摇晃其实在麻痹我们,明天他就要杀人了!”

“可是,他下一个杀害的目标是什么呢?杀人总应该有点目的性吧!”莫雪的话让所有人都迟疑了一下,他杀人是有规律但是又经常不按规律,若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个设计让自己不知道从何下手,但是黑色星期天出现的位置与放置的东西确实是自己设计的,这点若潇深信不疑,那下一个死者会是谁呢,下一个会以什么样的死法死去。

一声震动方子寒拿出手机。

“秋茉姐,是我,什么?真的?对嗯,好我们马上过去!”挂掉电话方子寒说,“秋茉姐刚才打电话说,那个大难不死的学生已经醒过来了,就在康平医院让我们马上过去!”

“走,去看看!”临走时,若潇还叮嘱老王,让他继续盯着监控视频,老王笑眯眯的答应了一声,直到他们把门关上,瞬时换了一副嘴脸,嘴里嘟嘟囔囔地说道,“切,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康平医院若潇等人跑到三楼的住院部,秋茉正在门口和医生说话,几个人快步的跑来声音已经让医院过路的护士纷纷阻拦。

“你们几个能不能小点声,这里是医院,不是大街上!”身后的护士看到秋茉的手势,嘱咐的说了一句,“请你们保持安静,”秋茉连连道歉,“真不好意思,我们会保持安静的!”说完,护士抱着文件夹转身离开。

“我真服了你们了!”

“秋警官,你先别说我们,那个学生怎么样了?”若潇着急的问,“情况基本上稳定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秋茉回答道,几个人站在窗户前那位倒霉的报社人员躺在床上,左手上还打着点滴。

“我记得他是差一点被凶手勒死,怎么这么长时间才醒?”白曦实在不懂既然没有勒死,在抢救的时候做做人工呼吸或者其他的办法就行了,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啊!在被勒死前他就喝下了少量的氰化钾,若潇的话像是解释白曦的问题,也像是她早就知道了致命的关键。

“没错,正是因为送到医院非常及时,所以才抢救成功!不过,经过检查听医生说,他的口腔里残留的氰化钾比胃里残留的要多!”

“秋警官,我想进去问他几个问题可以吗?”秋茉的话忽然被若潇打断,“可以,不过你最好快点,医生嘱咐病人需要休息!”若潇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尽快的,”若潇走进病房,几个人也想要跟着若潇进去看看,却被秋茉拦住。

“你们几个就在门外老实等着,把你们放进去叽叽咋咋的打扰病人休息。”没办法,有人拦着不能进去,只好眼睁睁的在窗户前看着若潇和病人对话,病人的意识已经恢复,若潇说一个问题他就答一个,由于声音太小若潇几乎是趴在他身上才能听到他的声音,几分钟后,若潇整理好被子,关心的说让他好好休息后才离开的病房。

“怎么样,问出什么了没有?”白曦上前着急的问,若潇看了一眼白曦,摇摇头说没有,他说他当时也忘了怎么回事就知道有人拿着绳子忽然勒上了他的脖子,然后就没有知觉了,我看那个氰化钾也是强行灌下的吧!这一说法得到了秋茉的认同,这就能说明为什么口腔和胃里的残留物多少的问题了!

“看他的样子已经很虚弱了,咱们回去吧,让他好好养病!”若潇对着秋茉说,“秋警官我们先回去了,这里麻烦你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