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448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白曦站在宿舍楼下看着若潇寝室的灯光,他的一举一动已经被红姐知道了,看来身边是有红姐的眼线只是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拿出手机拨通了若潇的电话。

两个人坐在凉亭中无言以对,静静地坐了十多分钟,若潇看着白曦这小子大晚上的莫名其妙的给她打电话,让她出来说有重要的事要告诉她,结果呢,就把她骗到这里一句话也不说。

“喂,小白子,你把我叫到这来到底有什么事?我还有……事情没办完呢!”差一点就把看日记的事说出来了,白曦看了她一眼脸上那种隐瞒的表情说,“明天就是星期六了,你不会忘了凶手要杀人的事了吧。”

“我怎么可能会忘!”若潇反驳到。

“我知道你对我有疑问,但是我想跟你说我和红姐,不是那样的关系。”白曦的话让若潇有些措手不及,他就这么轻易的告诉自己了?这是在为自己争取宽大处理还是想提前洗脱罪名,接下来的整整一个多小时白曦都在说着自己从小到大的生活,还有一些家庭成员以及曾经的初恋那些事儿,若潇趴在石桌上听着他津津有味的演讲人生,说起来白曦说了这么多关于恋爱的事怎么就没有关玥的那一段呢?他该不会是不知道关玥喜欢他吧,说了一大堆的废话,若潇是实在听不下去了说,“小白子,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听你的人生故事啊!你给我打电话说我要的答案就在你这我才来的,早知道你是骗我的我就不来了,”说完,若潇转身就要离开,白曦上前抓住她的手腕。

“等等若萧,我没有骗你,我,我只想跟你说,请你不要伤害红姐她其实是个脆弱的人!”白曦脱口而出的话让若潇有些不明白,脆弱?全力睁开白曦的手接着说,“你说她是脆弱的人,那贩卖毒品还把清白的小姑娘送到那种地方的人脆弱吗?白曦你居然说她脆弱,我真的不明白关玥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人!”居然喜欢了这样的人若潇真心为关玥感到不值。

“什么?关玥喜欢我?”

“是啊!也不知道你那点让她喜欢!”说起来就让她生气,她承认白曦是长得很好看但是一看就是花花肠子,会对那个小姑娘付出真心,唯一能让他真心对待的就只有金钱了。

“可是,我不认识她啊!”

“什么?”白曦居然不认识关玥,那关玥的日记里说的是谁啊?

明天就是罪恶的星期天,已经连续两个星期天死人了,学校里有些住寝的走读生一到了星期六就赶紧请假回家,关系好的朋友也都搭伴离开学校,在他们得意识里星期天那天只要离开学校就可以保命,若潇破天荒的起了一个大早,连顺带着叫醒了周璐和莫雪,可以睡懒觉的日子就这么毁了,七天就指着今天补觉呢,结果出了这样的事连觉都睡不成,周璐迷迷糊糊的坐在床上,昨晚看电子书看到了凌晨三点多才睡觉,本想晚起一会却被这两个货叫醒,手机在枕头旁边微微震响,周璐闭着眼睛在枕头附近摸了半天才找到手机。

“喂!”

“胖儿,还睡呢,小心长膘!”电话里方子寒嘲笑的声音传来。

“滚!”

“呦!这困得说话都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滚,正困着呢,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再说我胖,我就把你直接撅吧撅吧塞花盆里。”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周璐胖了,而且还是这么胆大包天的说她,若潇洗完脸看到周璐整个人都发怒的状态窝在被子里,不用猜就知道是方子寒打来的电话。

“方子寒,你要是没事的话就给学校的监控室打个电话,今天是星期六让他务必盯紧所有监控。”若潇抢过电话对方子寒说,自从上次305教室在星期五那天放出了黑色星期天,而且凶手居然不在指定的日子里放出音乐,若潇总是感觉今天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最让人不解的是凶手的留言,狼来了,他到底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体现狼来了。

对于白曦昨晚的话,若潇实在猜不出他到底想干什么,因为上次的冲动在愤怒之下说出他那晚在绘画室找东西的事,后想起来挺后悔的,这下意识让他的行为举止变得更神秘,再加上他总是一味的为红姐说话,他当真的是想做个好的中间人?

白曦已经在图书馆门口站了很长时间,若潇在身后慢慢的走过来,白曦的背影很纤瘦,以他的身材如果是女人的话一定会是个美女,自己在他身边就好像是个胖子,若潇摸了摸腰好像最近又胖了一圈,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老天真的不公平,纤细身材符合女人才对,膀大腰圆才配得上男人,怎么到现在什么都反过来了,白曦回过头看到若潇掐着腰站在身后,挥了挥手告诉她自己在这。

“小白子,你不去当伪娘真是瞎了人才了!”若潇走过来看着白曦的脸,到底是怎么长得,这小子的皮肤比女人还要好,她的脸上还有几个痘痘,跟白曦一比若潇恨不得拿把刀在他脸上划几下。

“啊?”白曦一头雾水的听着这话,什么意思?

“没事没事,就是夸你长得好看!走吧!”若潇耸耸肩,心里愤愤不平的抱怨着老天不公啊,天理难容啊,基因突变啊!白曦在门口的大镜子照了两下,被人夸的感觉真好!若潇今天来到图书馆是要查一本书,但是具体是什么书白曦并不知道,那天晚上若潇只是答应和他一起破案,并没有权利参与她的任何事,不过这样也好,总比他一个人没有理由乱找强。

“若潇啊,我有一件事想向你请教!”刚走到楼梯口,白曦吞吞吐吐的说到。

“什么事?”

虽然说没有权利过问她的事,但是白曦觉得有必要的提醒一下她,因为若潇的所作所为实在说不通,作为一个侦探的角度上来说,若潇的行为实在不符合调查的逻辑。

“我觉得你有几点做得不对!”说到这,白曦看了一下若潇的表情,有没有过多的愤怒。

“你说说看,我那做得不对?”

“首先,那个快递员给你送第一个快递,那里面装着死者的照片,按理说你应该去快递公司问问清楚,但是你没有这么做,其次就是关玥和王芯的死亡照片和尸体你好像也不怎么关心,最后对她们的家人这方面你也没有去一一访问!就是这几点你都没有做到,这几件事一个普通侦探都会去了解的,但是你……”白曦说出心中的疑惑,在看到若潇禁闭双唇皱着眉头,白曦似乎间明白到底若潇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小女孩,这么高深的侦探工作她怎么可能知道。

“如果我说这件案子我在哪见到过,你信吗?至于你说的快递员,以我的理解那个快递员只是半路上被凶手录用的,凶手以常带鸭舌帽和戴口罩出面,你觉得快递员会认出来吗?再说了,假设你是凶手的话你会蠢到去快递公司找人帮忙?还有你说的询问家人,我拜托你啊这里是寄宿高中,家长怎么可能会过来呢,唯一能说得通杀人的人就是她们两个的常联系人,最后你说的那个检查尸体,我已经有了线索,你就不用多问了。”两个人站在楼道口,若潇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白曦,听到这一番回答!白曦一句话也对不上来,若潇叹了一口气说,“你没有其他的问题了吧,没有的话就跟我上去!”说完,若潇转身走上楼,是他低估了这个小丫头了吗?忽然觉得她真的很有意思,在她身边没准真的能帮上他的忙。

图书馆里寂静一片,按理来说看书的地方应该是神圣的,没有声音也是理所当然,但是今天却感到了一丝的寂寞,是那种缺少人气的寂寞,若潇走到那本书的摆放位置上,找了几遍那本书居然不见了,我记得明明是放在这的,而且那本书平时也没有人看。

“你好,请问《现在的泪,是以前脑子进的水》这本书放在哪里了?”若潇来到前台问到。

“你说的这本书,已经被拿走了!”前台员回答道。

“拿走了?被谁拿走了?”

“是被一个带鸭舌帽的学生借走了,几天前就借走了已经过了还书时间到现在还没有还回来呢!”前台员解释道。完了,又被他抢先了一步,可是他怎么知道今天自己会来图书馆?若潇看了一眼白曦,白曦还在书架前仔细寻找,难道说是他?昨晚她告诉了白曦今天会来图书馆,随后白曦就告诉了红姐把书拿走了?不对,时间还是不对,图书馆下午五点就关门了,自己告诉他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多,在这期间他是不可能通知的,再说了前台员也说是几天前拿走的,那么时间就是在五点之前?更奇怪的是若潇不管做什么怎么凶手都提前知道呢。

“怎么样,你说的那个什么进的水的书找到了吗?话说这书名也够奇怪的,真是什么样的人找什么样的书!”若潇在白曦眼里就是个奇怪的人,奇怪的人和奇怪的东西也挺配的,若潇摇摇头回答道,书已经被拿走了咱们晚了一步,这个举动就是说明那本书真的很重要,可关键的事这个鸭舌帽人的身份真的特别,学校什么地方他好像都能进去,既然书是没有了那会不会连厕所的字也消失了呢?白曦跟着若潇来到女厕,站在门口迟迟不敢进去,万一里面有女生他进去实在不合适,尴尬的说了一声,“我在门口等你,”这就是男女先天的生理反应,正如白曦一样男厕出了命案想必自己也是不敢进去吧!

黑色笔体的几个大字并没有被凶手擦掉,两者之间好像不太符合逻辑,他可以把书拿走却没有擦点字迹,是忘了还是故意的,打开厕所门,这间厕所还是上次那样的干净,记得毒品是在马桶盖里发现的,两个人拿着书到厕所里吸毒,那本书里不会放着吸毒用的锡纸吧。

叮铃铃,叮铃铃,若潇的手机突然响起,是莫雪的通话来电,在电话里莫雪焦急的说道,若潇你快来,黑色星期天在教学楼里放出来了,挂掉电话若潇和白曦跑向教学楼,一楼楼梯口莫雪周璐和方子寒正在等着他们。

“若潇,你……”周璐还要说什么被若潇捂住嘴,告诉她别说话,黑色星期天还在放着,一楼听着不是很明显几个人顺着歌声上了二楼,二楼空荡的走廊让她们的呼吸都变得紧张,走过二楼的每一个教室都不是里面放出来的音乐,一直到走上了三楼。

“是305。”若潇忽然大声的叫到,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还是305放出来的音乐,几个人来到305教室的门口,若潇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完全没有任何上次的害怕直接开门而入,果然就像她想的一样里面什么都没有。

“果然是这样,什么都没有,没有尸体没有血迹!”若潇站在门口自言自语的说到。

“嗨!我还以为又像上次那样有个尸体吊在风扇上呢!”周璐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讲台上放着一个好看的木盒,引起了周璐的注意,这是什么还挺好看的,周璐慢慢的打开木盒。

“周璐,不能打开!”若潇喊到,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周璐打开盒子被里面放的东西吓了一跳,随着周璐的一声尖叫,把木盒扔到了地上,里面居然滚出了两只眼珠和几根手指,眼珠在地上滚了几圈忽然干瘪,一摊血液流了出来,方子寒跑过去抱住周璐,周璐被吓得哇哇大哭瘫坐在地上。

“真的是这样!这怎么可能呢?”若潇只是看了一眼木盒,脑子里就猜出了里面所放的东西,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自己为什么会知道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