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469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周璐紧紧拽着莫雪的胳膊死活不让她走,方子寒整理好刘海没有听到她们的回答,帅气的甩了一个微笑,但是两个女孩以一种不理解的眼神看着他,方子寒有些尴尬又干咳了一声说,“我请。”

“帅气,走!”也不管莫雪有没有答应,周璐直接爽快的回应硬生生的拉着莫雪到对面打车。

“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呢!”方子寒感叹周璐前前后后的变化未免也太快了。

若潇上了出租车一路开到警察局,这几天发生的事让她觉得必须冷静,冷静下来想想自己的行动完全是按照凶手的脚步走的,身边发生的事件接二连三自己也是被凶手在身后牵着鼻子,不行已经不能再这么下去,否则凶手把想做的事都做完了而自己依旧被带上真凶的帽子,永褪不下。

站在警察局门口,这个地方进进出出这么多天从现在开始她必须从头来过,警察局的每层楼走廊尽头都有一个摄像头,走到物件室若潇记得鸭舌帽就是在这个摄像头里出没,在上一层楼就到了解剖室,若潇敲开了解剖室的门,季法医带着口罩拿着文件穿着白大褂站在她面前。

“季法医你好,我是上次那个女孩,我有几个疑问想让你帮我解决一下。”季法医没有理会她开口拒绝到,“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请你出去。”说完,季法医眼看着关上门若潇快速的将半个身子挤进去,恳求到,“季法医请你让我看看,这个案子对我很重要我必须要找出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若潇的事季法医也在秋茉那里听说不少,查案子本来就是警察的工作但是这个小姑娘是铁了心的一查到底。也罢,估计不让这女孩进来恐怕她也没有清闲时间工作了!季法医只好让她进来。

碰碰凉冷饮店周璐一脸的不满坐在位置上,这个警察不是说是新开的店吗,不是说是新开的西餐店吗,碰碰凉已经开店五六年了这也算是新开的啊!莫雪点好餐把菜单交给服务员说,“就这些吧,”说完看了一眼周璐的脸阴沉的发黑。

“我说警察先生这就是你说的新开的店啊!”周璐咬着牙带着笑意的问。

方子寒喝了一口咖啡回答道,“对啊,难道不是吗?我看到这家店前几天一直在装修不是新开的店那还是什么,”听到这个回答周璐恨不得上前抽他一个大耳瓜子,他的嘴可真会说行算他厉害,我一代侠女不跟他斤斤计较,周璐喝了一大口芒果汁硬是把肚子里的火灭下去。

“方警官,你不是说有事向我们请教吗?到底什么事?”莫雪实在看不下去出来打个圆场。“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想知道若潇和那个什么青青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每次只要那个青青和若潇同时在场,她看她的眼神都不对。”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欧阳青青一直认为是若潇抢走了她男朋友,所以就一直把她视为眼中钉。”周璐说道。

“等会儿,什么叫认为?我看若潇也不是抢人男朋友的女孩啊!”

“若潇当然不是这种人了,只不过若潇其实一直在暗恋他。”说到这,莫雪悄悄在底下掐了一下她的腿,又瞪了她一眼,“你的嘴怎么这么大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周璐说到一半忽然闭嘴她也知道莫雪的意思,平白无故的请她们两个吃东西又问了关于若潇的私事,谁知道这个警察脑子里到底在卖什么关子,方子寒杵着头看着她们隐瞒的样子说,“你们别误会我只是好奇随便问问,学校里连续死了两个女孩而且还都是你们寝室的人,所以我想做个小小的调查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线索,”方子寒搅拌了几下咖啡接着说,“我知道我问的问题可能牵扯到了若潇的个人隐私,但是,我毕竟是个警察警察在办案期间你们应当配合我的工作,你们身为若潇的朋友也很想帮助她对不对,所以你们要将你们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这样咱们就能一起帮助若潇。”周璐莫雪互相看了一眼,听过方子寒这一番的警察陈词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反正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方子寒这个人还不错。

周璐想了许久珉了抿嘴说,“其实在我们学校有一位校草他叫沈梦宸,而且这个校草就在我们班上,沈梦宸不仅人长得帅家境也好是我们全校女生的偶像,”说到这周璐的表情陷入花痴模式,这样的男人想想都觉得幸福,周璐的话说到一半拿出手机翻找沈梦宸的照片,莫雪无奈的白了她一眼说,“也就只有你们这种脑残的人喜欢他,”周璐没有理她的话继续翻找照片,“算了还是我说吧,”莫雪接过话题道,“其实不光这货,甚至若潇她们也是对他情有独钟。”

若潇规规矩矩的跟在季法医身后,季法医严肃的叮咛到这屋子里东西,是任何东西就都不能动,只要她敢动一下立马出去,屋子里的气氛比上次更加阴森恐怖,虽然是有灯光但还是遮挡不住寒意,也可能是上次人多的缘故她没感到害怕!这么恐怖的地方谁还愿意随便乱动啊,里屋的床上还躺着两具尸体,季法医带上手套掀开白布,上次已经看到了王芯的样子所以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

“就像我上次说过的一样,死者死于真空针管,经过解剖死者身体里含有毒品的成分,鉴定之后是吸食了大量的海洛因,在她的喉部也有氰化钾的成分,因为只是流到了咽喉的部分我想应该是死后被强行灌下的,还有就是她的眼睛被损坏的几乎残忍,死者的身上发现了几处紫色的痕迹,脖子上胸口前还有腿上都有这样的痕迹,再加上她已经不是处女之身,所以可以断定这个女孩应该是在夜店工作或者是从事另一种职业,才导致吸毒过量死亡。”这就是全部的解剖结果。若潇静静的听着季法医的结论,王芯吸毒应该就在图书馆的厕所,但是到底是谁再给她们提供这些东西?忽然想到关玥日记里写到的红姐,还有她那些忏悔的字眼,看来就应该是红姐了,不过想不通的是她们是怎么把毒品放到学校的呢?又是怎么通知她们的呢?我好像记得那个图书馆的管理员说过,有一本书她们总是拿到厕所去看而且书的样子很新像是没有被翻开过似的,但是上面还残留着一股香味。

“喂,小姑娘,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季法医插着腰不耐烦的问到。

“我……!”若潇指了指关玥的床又拜托季法医,“季法医拜托了!”季法医走到关玥的床前,掀开关玥的白布。

“关玥也是死于真空针管并且她也不是处女,喉部同样的有氰化钾的余物,解剖后她也是身体里有大量的海洛因,不仅这样就连身体上的紫色痕迹位置也是一样,但唯一不同的是在她的手腕上有很不明显的红点,证明是生前曾经被人绑在什么地方,企图挣扎所致,至于她被砍掉的手指也应该是死亡之后才被砍下来的,不然手上的伤口不会那么整齐。其最重要的就是关玥她没有子宫!”季法医惊讶的看着她,白布只是掀开了一半,若潇竟然把她所有的解剖结果说的清清楚楚。就好像她知道一样,若潇也不敢相信自己会说出这一番结论,她只觉得这个尸体应该是这样,脑子里忽然想起她好像在哪见过这个解剖结果。

周璐喝完最后一口芒果汁,桌子上的油炸食品也吃的差不多了,周璐摸摸肚子就算是一家新装修的老店,怎么说今天也是有人请客当然要吃饱了,“那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若潇参与的话,说不定那个欧阳青青就和沈梦宸出国了,难怪那个欧阳青青会这么讨厌若潇,”方子寒咬了一口薯条随口又小声的说了一句,“怎么突然觉得若潇这么可恶呢。”

“你到底有没有听明白啊,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沈梦宸的错,谁让他明明已经有了欧阳青青当女友还要找若潇,就这种人就应该扇他几下,好好长长记性!”想起这件事周璐就生气,帅气归帅气那也不能这么玩弄感情吧,什么人那这是仗着长得帅就了不起啊,从这件事周璐明白了长得帅不能当饭吃,没有感情照样也白扯,看着对面的方子寒其实他长得也帅,估计八成也是这样的人,顺势瞪了方子寒一眼。

不明情况下被人瞪了一眼显得全身都有些不自在,方子寒低下头随便的找了个话题问莫雪,“那沈梦宸和王芯关玥她们之后就没有什么瓜葛?毕竟怎么说她们也曾是男女朋友关系啊,”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班级的男女圈子也是够乱的,明抢暗斗正室推到小三上位都快上演一出活脱脱的现实版甄嬛传了,方子寒心里想着。

“那有什么瓜葛啊,喜欢哪个就跟那个好,不喜欢那个就换啊这很正常的,人家长得帅就不愁找不到心仪的对象。”莫雪的话到是很轻松,反正自己不喜欢那个花花公子,对于他的事自来也不在意,不像某些人天天恨不得贴在沈梦宸身上。

“嗯,既然他和两个死者都有关系,我看就有必要找他谈谈!”方子寒说。

“谁?你要找沈梦宸谈谈啊,那你就去他老家谈好了!”

“为什么?沈梦宸不在学校吗?”

“当然不在了,他请了半年的假,说是老家有事让他回去!听说是他爷爷死了,想想就知道对于这个帅气花花公子富二代,爷爷去世了当然要好好的平分一下家产了,提前几个月回去在老人没死之前好好尽一下孝道装装样子,没准老人家一高兴就把所有的家产都分给他了!”周璐说的头头是道,就连怎么尽孝道和抢财产的心理战都分析的相当透彻。

“娘娘,您懂得还真多!”听了这么多方子寒对周璐的世界佩服的五体投地。

“那是,我这么多年的偶像家庭伦理剧白看了,基本上都这样全都如出一辙。”周璐觉得自己头上的光环变得又大又亮。

这两个人还真是能说到一块去,“吃饱了,咱们能走了吗两位的大神?”莫雪发现他们完全看不到自己一样,听到莫雪的话方子寒看看手表,这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小时啊。

“是该回去了。”

若潇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到了学校门口,刚才的那些话就像完全是自己做过的一样,季法医像是审问小偷一样逼问着若潇,她一个人做的尸检况且她也没有把关玥新的尸检报告拿给任何一个人看过,也包括秋茉,没有人知道的事她怎么这么清楚,面对季法医的追问若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支支吾吾的搪塞了几句便匆匆忙忙从警察局里跑出来,出了门口慌张的打了出租车返回了学校,若潇的脑子里一片混乱记忆就跟断了片似的,刚走到门口,忽然想起来,记得白曦在门卫室外站了很长时间,直到遇到自己后才说是来给自己快递的,但是中间这段时间他在门口干什么却一直没有说,思来想去若潇来到门卫室,门卫大爷坐在摇摇椅上听着收音机。

“大爷,不好意思打扰到您了,我想问您一件事可以吗?”若潇有礼貌的轻声问到。

门卫大爷听到声音关上收音机看清来认识谁,“哦,有什么事你就问吧!”若潇搬来椅子坐在他身边问到,“大爷请问刚才那个男孩在你这这么长时间跟你说什么了?”

“刚才啊!我想想!”门卫大爷皱了皱眉头,努力回想着。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学生问我刚才送快件的快递员是不是他手机上这个人。”门卫大爷说。

“手机上?那大爷您还记得他手机上显示的是谁吗?”若潇继续问到。

“我记得……好像是个女人!说起来现在的科技真是不好用,那个照片我就是不小心轻轻的碰了一下他就变小了。”

“变小了?”若潇拿出手机打开微信,随便找了好友的头像点开照片,拿给门卫大爷看说,大爷是不是这样?说完,又点击图片瞬间变小。

“对,就是这样!”门卫大爷指着手机说。

“大爷,既然是这样的话您有没有看清照片的名字叫什么?”

“嗯……我记得名字好像叫……红姐!”

“什么?红姐?”若潇吃惊的说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