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478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刑侦办公室里寂静一片,若潇趴在桌子上等着秋茉问话,再回到警局的路上若潇早就看出秋茉有话对她说,但是就是不知道到现在怎么一句话也没有,这种感觉让她有些不安,方子寒被秋茉叫到门外。

“你知不知道信里提到的日记?”秋茉问。

“日记?我不知道,秋茉姐你忘了案子刚刚查到一半我就被你叫回来了!哪有时间去看她有没有日记啊!”方子寒满肚的抱怨,再加上那么多的文件都让他一个人收拾连个帮手都没有,那他的愤怒该找谁说去,到底是刚刚出道的学生,不满的情绪早就写在他的脸上,喜怒哀乐看得一清二楚,好吧,秋茉无奈的说,“我知道你有情绪你想抱怨,这件事是我的不对忘了你在忙着大案子,这样吧方子寒你就专门负责若潇的案子,其他的事不用你操心,如果有人问你你就说是我让你这么做的!怎么样可以把!”

方子寒激动地点点头,他没有听错吧让他负责这个案子,老天开眼啊,终于可以轮到他大展身手了!把这件案子办好的话,那他在警察局就有一定的地位了,说出去连走路都是昂首挺胸的!方子寒挺直了腰板缕顺好刘海,时时刻刻要保持好帅气的形象,让周璐还敢说他是假学历。

莫雪看了看手表,已经上课很长时间了,光在这耽误时间也不是办法过几天就是月考了,若潇有命案在身学校放宽政策暂时让她休学几天,但是她和周璐不行啊,错过了复习再把月考考砸了,回到家不得把一层皮啊!

“周璐,咱们两个该回学校了!”莫雪说。

周璐随便的应付了一声,拿着手机接着玩游戏,还真别说以前在电视里看警察局应该是个严肃的地方,从小到大看到警察都有些害怕,但是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进来坐坐,而且无线网还这么好,还认识了警察朋友,这要是说出去脸上有多大光啊!

“周璐,我说话你听到没有!”莫雪有些着急,直接把手机抢过来强行关闭游戏。

“你干嘛,我正通关呢!跟你友尽!”抢拿过来也没用游戏已经关闭了,就差那么一点自己就过关了,看来只能重头开始玩了,周璐接着说,“莫雪你想回学校啊!那你回去吧,我在这里陪若潇,不然一会打起来她好有个帮手!”

“打打打,你就知道打架,我就纳闷了你的脑子里就没有装点别的东西!”

周璐头也不抬一直玩着游戏说,“巧了,还真没有,为朋友我是可以两肋插刀的!”话虽然是好话,但是也要分清楚时间地点和场合,这样的场合怎么可能会打起来。再说了,警察也不会随随便便的打人。

“好吧,我不管你了,我先回去了你考试的时候别抄我的啊!”说完,莫雪对若潇说了一句我回学校了,若潇摆摆手说“你回去吧我没事,上课好好复习不用担心我。”莫雪嗯了一声离开了警察局。

公园凉亭中一位戴着鸭舌帽的男孩坐在旁边,悠闲地看着小狗玩耍的样子,紧身红衣女子站在远处东张西望,终于在凉亭中看到了那个人的影子,优雅的拎着包包走向凉亭。

“看来你今天心情不错!还有时间逗狗。”红衣女子抚摸着小狗,小狗崽的毛就是好。

“你今天的心情也不错啊!红姐!”鸭舌帽的男孩说。

“还行吧,就是今天姐姐的脾气格外的顺!”红姐拿出一包烟,点燃随后吐出一个圆圈,人生啊就像这个烟圈一样无限循环,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周而复始无穷无尽。烟圈变大飞向空中逐渐消失。

“怎么?红姐开始感概人生了?难道说,”鸭舌帽男孩慢慢靠近红姐的耳边说,“红姐,你后悔了?”红姐弹了两下烟灰看着鸭舌满男孩,“后悔?弟弟倘若姐姐我说后悔了,你相信吗?”长椅上的小狗好像是吃得太急抢到了嗓子眼儿咳了半天,待好了以后又开始吃。

“看他吃的多好啊!吃得太急呛到了咳出来好了,等嗓子舒服了那就换个食物”鸭舌帽男孩在兜里拿出一把狗粮放在小狗面前,小狗看到狗粮已然忘了刚才被呛了教训,大口大口的吃着狗粮。

方子寒和秋茉走了进来,办公室里只有周璐打游戏的声音,还有一丝若潇轻微的呼噜声,两个人从出门到现在已经半个小时都过去了,周璐的游戏的越打越精神,本想让周璐回学校但是人家说了要一直陪着她,就算是不打架只是打嘴架她都要帮着若潇,这样的好意若潇也不忍心拒绝,可是她对游戏一窍不通光是听着声音就已经开始让她频繁打哈欠,眼皮越来越重。

“起床了起床了!警察局你也敢睡觉!还有你把游戏关了!”秋茉命令式的说道,周璐听话的把游戏保存好才把手机放进兜里,若潇抻了一个懒腰又打了一个哈欠反驳道,“谁让你们出去了那么半天也不理我们,我们自己不给自己找点乐子,多闷啊!”

“我不跟你打嘴架,言归正传,纸上说的日记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真的有一本日记?”果然是这个问题,若潇拿起旁边的镜子,整理整理凌乱的头发,秋茉翘着二郎腿坐在对面一直看着若潇,那本日记是她找到的,怎么可能这么就便宜了他们。

“什么日记?我不知道!”若潇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地回答道。

“你不知道?那张纸上明明说的很清楚,日记,你手里肯定有什么东西!”秋茉的话变得异常严肃,这几天发生的事处处针对她,这女孩居然这么无动于衷,要知道事情这么发展下去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眼下只有快速找到凶手才能平息。若潇叩上镜子,对秋茉说。

“秋警官,我麻烦你好好看看,他只是说给我一个提示是日记,并没有说日记就在我这,说不定是他故意说的话又把所有的矛头指向我了,你们这些警察还真是单纯,就因为简单的俩个字怀疑我,哼,我真的应该好好的向你们警察局提提意见,把没用的人都换走吧!”

“你…”秋茉指着若潇,气的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转脸看向方子寒,方子寒耸耸肩表示我也没话,人家确实说的没错,纸上只是简简单单的留下了提示,并没有指定东西就在她手里。

“秋警官,你还有没有其他想问的问题了?没有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还有一大堆的谜团等着我去解呢!在不解开谜团恐怕我又要进监狱了!”说完,若潇起身就要离开,秋茉坐在对面生闷气,整张脸都快被气红了,“等等,”秋茉忽然说到,一个小丫头片子,我堂堂警察还治不了你了!

“秋警官,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若潇问道。

“拓跋若潇,这里是警察局不是你想来就来走就走的游乐场,你最好放正你的态度,我把你叫到这里来是为了帮你洗脱罪名,你不要不知好歹!”秋茉最后的几句话机会对她都是吼出来的,若潇的态度实在让她难以接受。

“我?不知好歹?你帮我洗脱罪名?”若潇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带着疑问看着秋茉,又拍拍手接着说,“秋警官的话说得可真好,那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你们,可是当初把我定为杀人犯又把我关进监狱的人不正是你们吗?我想请问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是被陷害的?那个时候你们这些所谓帮我洗脱罪名的人又在哪?你们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从不相信我的证词,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我关进去,你们知不知道这么大的事会对我有多大的影响,现在来跟我说要帮我说的真是比唱的好听,我心里的冤屈你谁知道,谁知道?”若潇的话让秋茉大吃一惊,当时的场景所有人都认为这女孩是真正的凶手,审问她的时候她总是重复着一句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所有人怀疑她是逃避责任就关了几天,毕竟现场就只有她一个人而且是她拿着刀刺向死者的背部,没想到会给这个女孩留下这么大的怨气,若潇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但是眼神却一直凶狠狠地看着秋茉,这么多天的愤怒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出来了。

秋茉抿了抿嘴唇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想了半天温柔的说了一句,“方子寒你送她们回去吧!”哼!若潇转头就走,这个地方她一分钟都不想待下去,真是厌恶厌恶至极,周璐对秋茉勉强的笑了一下便跟上若潇的步伐,方子寒同样也没在刚才的震撼对话里出来,那个声音根本就不是简单的愤怒而是极度灵魂在歇斯底里的咆哮,要不怎么说不能随随便便的惹女孩子生气,否则后果会不堪设想,今天他终于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秋茉姐,你没事吧?”方子寒问。

秋茉揉了揉太阳穴,今天感觉全身上下异常的乏累,再加上这件案子非常复杂,弄得她现在一个头两个大根本就无从下手,还有就是这个女孩的话。

“放心,我没事,可能最近东跑西转悠跑累了,休息两天就好了,方子寒你跟着若潇她们回去,别忘了我对你说的话!”方子寒点点头,秋茉现在的情况是需要静养啊,若潇的话对她的打击很大啊!

三个人走在大街上一句话也没有说,若潇心里的火算是刚刚发泄出一半吧!另一半就是把凶手揪出来然后千刀万剐,周璐在旁边已经可以感受到若潇身上强大的煞气了。

“那个,方子寒你不是警察吗,怎么混的连个警车都没有!害得我们两个女孩子徒步回学校!”既然没有什么话题那就胡乱找个话题出来,瞬势将矛头指向方子寒。

“大姐,我拜托你啊,我是刚刚从警校毕业刚刚上班,你有钱给我买车啊!想得可真好,再说了徒步怎么了有助于帮助你减肥。”

“姓方的,你几个意思?”周璐有些动怒。

“没有,我没有什么意思,你们女孩不是一向都注重减肥吗!”方子寒微笑着搪塞过去,前面这个女孩的威力他已经看到了,但是这个女孩的威力没有看到,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能惹到她们,眼神微微向下看到了周璐的身材,还是忍不住轻声的说了一句,“是该减肥了!”

“你说什么?”在小的声音周璐也听得一清二楚,周璐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说她的身材,左手一把抓住方子寒的衣领,右手已经攥好拳头对着他的眼睛。

“打架是吧!别以为我怕你啊!跟你说我动起手来那就非死即残!”周璐冷笑了一下,吹了一下她的拳头,非死即残是吗?好啊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非死即残,举起拳头快速对着眼睛出击,方子寒闭上眼睛忽然感到有一阵风在耳边吹过。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闹了,我现在心里很乱你们能不能消停一点!”若潇无奈的说,她真的不知道该拿着这一对活宝怎么样好了,周璐的拳头停在方子寒的眼前,方子寒睁开眼睛就看到周璐嘲笑他的表情,表情里不光有嘲笑还有一丝的鄙视,挣脱开衣领上的手,原来她只是吓唬吓唬我,看来她发起脾气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明明是他先说的我!哼!”周璐叉着腰解释的说道。

“可我说的是事实!”说着,指了指她的身材,又发出连连的叹息,像是无药可救一样。

若潇看到周璐的脸已经快要爆炸了!走到方子寒的身边,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周璐是跆拳道黑带八段,”刹间方子寒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紧忙收回手放进兜里,努力的挤出一丝最灿烂的微笑说,“对不起,我错了,请娘娘原谅!”

忽然被这么一说,周璐心情大好他倒是变得真快,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本宫就高抬贵手原谅你了!小方子。”周璐整理好情绪,又摆出她最擅长的娘娘范,有人给她戏份自然要双手接着,否则怎么是她的性格。

“喳!”

“扶本宫打道回府!”

“喳!”说着,方子寒弯着腰扶着她的手,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的话,自己也会向他们一样,快乐的开玩笑把什么烦恼都忘得一干二净,简单的生活多好,可是这对自己来说竟然变成了一种让她触碰不到的奢侈,若潇在身后看着他们嬉戏,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的置身事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