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392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已经过了20分钟,脸上的哭痕已经变淡,欧阳青青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的脸,这么美丽的一张脸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在她的家里她可是公主,全家上下都拿她当宝贝一样疼爱,从小到大都没有任何人对它施以威胁,她拓跋若潇居然敢威胁她也不看看她惹到的是什么人,说起来当初如果没有碰到拓跋若潇的话现在说不定自己已经出国了,已经和他在一起快乐的生活了那会像现在这样,这一切都是拓跋若潇的错。

齐老师拿着包裹踩着高跟鞋走上四楼。

“欧阳青青,你的包裹!”说着,把包裹放在桌子上,嘴里碎碎叨叨的说,“小孩子家以后少在网上买东西,知道你家里有钱也不能这么胡乱地挥霍,你再多的钱也是父母挣的,等你以后考上了好大学找到好工作再说,”说完,关上门转身就走。

“青青,你在网上买东西啦?”顾薇看着包装,上面没有写什么地方寄过来的也没有寄件人,干干净净的快递单上只有收件人,哪个卖家会这么邮东西?撕开包装本以为是衣服或者是化妆品之类的,没想到就只是一个小盒子?

“这是首饰盒?”顾薇说。

“什么首饰盒?我没在网上买过东西!”擦好爽肤水和乳液,欧阳青青才想起来有她的包裹,顾薇正拿着首饰盒仔细端详,不过这个首饰盒的样子倒是很精致,正方形的轮廓上刻着几朵鲜艳的牡丹花装饰的有一些复古的感觉,打开首饰盒里面放着一个小布包,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

“这是什么?”顾薇问,还以为是什么好看的项链或者是手镯呢。

“我也不知道,先看看再说。”欧阳青青打开首饰盒说。

花布包的很多层,一层一层的剥开,一层层变小。

“啊!”

打开花布,里面竟然放着五根手指,每根手指被洗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血迹,只是白骨露得非常清楚。

警车停在门口,秋茉接到学校的报警电话,带着方子寒急匆匆的来到现场,又是这个寝室,欧阳青青在齐老师的怀里瑟瑟发抖轻生哭泣,显然她被吓得不轻,而顾薇吓得脸色苍白坐在一边低着头一句话不说,秋茉拾起手指看到欧阳青青的样子,本想问些什么但还是算了吧,女学生吓得不轻现在也肯定问不出什么重要的东西。

“这位老师,是你把包裹拿上来的吧!”秋茉问。

齐老师点点头,紧紧抱着欧阳青青说,“是我拿上来的,刚才有位戴鸭舌帽的快递员交给我的,说是青青的包裹,我也没想那么多就给她了,没想到…”齐老师拍了拍欧阳青青的肩膀,以试图安慰。

方子寒拿过档案袋,看了许久说,“这好像是关玥的手指。”

“关玥的手指?你确定?”秋末问道。

方子寒点点头非常确定的回答“我记得关玥的中指有戴戒指的痕迹。”

若潇三人迅速跑到寝室,寝室果然又出事了,就在刚才在绘画室分析案情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警笛声,以为是附近的巡逻车没想到却在学校门口停下了,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急忙跑回宿舍,秋茉和方子寒正在勘察现场,看到门口惊讶的三人。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若潇问。

“凶手又出击了,这次是关玥的手指!”方子寒把证物袋递给若潇,里面静静的躺着几根手指,打开袋子手指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又是这个香气。

叮玲玲,秋茉的电话铃声响起。

“喂,什么?好我知道了!”挂掉电话对他们说,“幺弟来电话说,物件室关玥的手指丢了!”现在可以确定这几根手指就是关玥的手指,话一出口,若潇震惊了,凶手到底想做什么?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欧阳青青吗?床上的首饰盒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是什么?”一个很别致的首饰盒,伴随着淡淡的香味。

“这是青青的快件,里面就放着这几根手指。”顾薇低着头颤颤巍巍地说道。

“快件?是不是一个带着鸭舌帽的人送来的?”若潇继续追问下去。

齐老师回答是,就是他给青青送的快件。又是他,难道说他就是凶手?这么频繁的暴露出自己的意图吗?为的就是让欧阳青青看到关玥的手指?

“若潇,你怎么知道快递员的样子?”秋茉问。

若潇拿出照片放在秋茉面前说,“今天很巧的那个快递员也给我寄了一件东西,我不知道他到底什么目的,倒是因为这些照片帮了我很大的忙。”秋茉接过照片,每一张都是那么挑战视力极限,看了几张实在没办法看下去了,尴尬地看向别处。

“秋茉姐,你怎么了?什么照片?”方子寒拿过照片看了几眼,不得不承认对他好像不太适合。在周璐这角度来看方子寒都快把眼睛飞出来了,便走过来挖苦他说了两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是假学历了,敢情原来你是这么不务正业啊!”方子寒想反驳她两句,话到嘴边又咽回去,还是什么都别说比较好。

莫雪拿起首饰盒,首饰盒的盒盖上贴着什么东西,“若潇,你们过来看,这有一张纸。”纸上写道。

我们一起玩个游戏吧!赢得人有奖品哦!这次先给她一个教训谁让她对你不敬,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拓跋若潇。PS:还是给你一个提示吧,否则多没意思。日记!

可以看出这个字迹是同一个人的!若潇闻了闻信纸,果然香味依旧还在,欧阳青青挣脱怀抱气冲冲的跳出来对若潇大吼大叫,“我就知道你是搞的鬼,拿出关玥的手指吓唬我,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纸上写得明明白白,拓跋若潇和那个凶手根本就是一伙的!他对你可真好啊,知道你和我不和联起手吓唬我,拓跋若潇你还说你是清白的,谁会相信,我告诉你,你要是有能耐你就当场杀了我啊!不用在这装样子。”欧阳青青的眼睛瞪着拓跋若潇,她的话几乎都是吼出来的,所有人都在看着若潇,接下来她会怎么澄清自己的清白?

方子寒在周璐的耳边小声问到,“她们两个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个女孩这么恨她?”

“额~她们两个之间挺复杂的,以后再慢慢的告诉你。”周璐说。

若潇叹了一口气,把信纸叠起来放好,所有的源头都是冲着自己来的,他写这几句无疑是把自己又变成了犯罪嫌疑人,这个凶手早就猜到了自己会过来,才会在纸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况且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警察的面,让自己罪孽深重。

“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有人帮我对付你,不过你别怪我没有提想你,我劝你以后还是对我客气点,不然我可不知道他下次会为了我对你做出什么样的事来。”说完,收拾好快递的东西,跟秋茉打了声招呼,要搭顺风车回警察局。欧阳青青咬着嘴唇不敢回复她,她真的害怕了,万一真的像纸上说的那样,说不定她真的会死于非命。

秋茉透过反光镜,若潇手里一直抱着首饰盒,从刚才上车到现在就一直没有说过什么话,这种氛围秋茉也不好意思多问,但是这几句话是在太奇怪,字里行间的意思都是在帮她,明明寄给的是那个女孩的邮件,纸上却是写给若潇的,就好像早就知道若潇会打开它,纸上所写的日记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若潇的手上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重要物证。

警察局门口,若潇熟门熟路的拿着首饰盒走进物件室,郑幺弟早已等待多时,他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有找到关玥的手指,已确定丢失才给秋茉打电话,若潇把东西放到桌子上说,“秋警官我可以看看监控吗?我记得在走廊尽头的墙上有安装摄像头。”

瞧她对物件室熟悉度来看,就连监控摄像头在哪都知道,秋茉看了一眼方子寒说,“实习生工作做得挺到位啊!”说完,拿出手机拨通监控室的电话,方子寒知道秋茉的话是什么意思,等秋茉打完电话后,笑嘻嘻的对她说,“没有没有,还是秋茉姐的命令好。”

调出监控录像记录回放,时间就调到若潇几人第一次进物件室的时候,那次在警察局的时间很长整个走廊里空荡荡的,就在过了几分钟之后,有位戴着鸭舌帽的人闯进了视频里。

“若潇,你看这个人像不像赵主任?”周璐指着视频大声地说道,有了上次的坏印象,周璐差不多已经把张主任认作杀人凶手了,但是还是有点不对劲。

果然,还是一样的鸭舌帽,就是他换了一件衣服,视频里鸭舌帽人同样的在视频底下站了许久,然后又在物件室门口偷听了半天才离去,随后等若潇几人离开的时候,又返了回来拿出什么东西打开了物件室的门,拿走了手指,临走的时候鸭舌帽人拿着手指在视频下晃了两下才慢慢离开。

“喂,你是怎么工作的,这么可疑的人你都没有看见吗?”秋茉责备的训斥道,真正的凶手就这样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还偷走了证物,不仅这样还在视频里挑衅的告诉他们。这样秋茉实在气不过。

“秋警官,话不能这么说,那天是你让手下的人给我送鸡肉的,还说是你看我们天天劳累特意买给我的,谁哪知道我吃完鸡肉就睡着了。你也不能怪我啊!” 监控人员委屈的辩解道。没想到会是这样,秋茉也不好说什么。

“秋警官,你也用不着怪他了,那个凶手根本就是早做好了偷东西的准备,看来鸡肉里肯定是打了安眠药了,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猖狂的显摆。”若潇想着凶手看来对她的行动真是了如指掌,自己去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但是仔细的想想两次他都是戴着鸭舌帽,而且两次都是在视频底下长时间的停留,难道说他真的实在挑衅警察?还是说他另有意图,信上提到的日记莫不是关玥的日记,那就是换句话说,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