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249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小白子?”

“嗯?”

“难道说…你是帮凶?”若潇一本正经的看着他,突然被这么一问白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啊?你说什么?”若潇摇摇头说没事没事!果然,这小子在隐藏着什么,看来他真的跟这件案子有关,那也就是说王芯和关玥他们应该认识,一般来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人是不可能动杀机的,能想到这种死法的人心里必定是极度扭曲,或者说也是因为某种环境因素的影响。

“喂,若潇你想什么呢?”白曦的手在她眼前晃了几下说。

“没什么,我坐累了想活动活动!”说着,若潇伸伸胳膊揉揉腰余光看着白曦,干脆就直接带着他一起查案,这样他就不能做什么小动作。也可以进一步查查他的底细,白曦跟在若潇的身后学着她的样子也随便地动了几下。

“拓跋若潇,有你的邮件!”门卫大爷喊道。

快递车停在门口,快递员拿着邮包站在门口处,一脸焦急的看着若潇来的方向。

“我的邮件?”若潇接过包裹,上面没有写寄件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也没有地址,这是谁寄给我的?信息填的不全你们也负责往出送?快递员把东西交给若潇后又惊恐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等一下!你不需要签字…吗?”还没等她说完,快递员开着车急急忙忙的离开学校,她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要是说有东西的话脸上也就有几个痘痘,那也不至于把人吓跑了啊!回头看了一眼白曦,白曦耸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收到了快递若潇好奇的打开,里面竟是几张照片,若潇瞳孔放大这些是……王芯生前的被人侮辱的照片,每个角度都被照的相当清晰,简直是360度无死角拍摄。

奇怪的是这些照片上都能清晰地看到王芯的脸却看不到那个男人的脸,这是已经打好了马赛克的照片唯独只是突出王芯来。

“若潇,里面有一封信。”白曦打开信封,里面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味,上面写着。

我亲爱的宝贝,看到这些照片感觉如何啊?有没有感觉似曾相识?或者说一直是你心中所愿,亲爱的,还记得我们的故事吗?那时候我们是那么相亲相爱现在想想都觉得幸福,宝贝儿,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祝你出监狱的礼物,我知道现在可能有些晚不过你放心我会把妨碍咱们的人都除掉,这样咱们就能永远的在一起了!

“在一起?什么在一起?”若潇抢过信一字一句仔仔细细地看着,出狱?他居然知道自己进监狱的事情,脑子里现在一头雾水,案子本身就已经让她头大了,突如其来的信让她的更是摸不着头脑。字迹写的很工整美观完全是规范的行体,这封信感觉好像在哪见过,字里行间否透露出一股熟悉的味道,还有信上的香水味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说,你的仇敌还真多!不过他也够心理变态的!”白曦一张张看着照片无奈的说。

“心理变态?那你还看得这么津津有味!”说完,白曦的脸上出现一些红晕,害羞地把照片塞进若潇的手里说,“人家是寄给你的!你解决!”切!若潇白了白曦一眼,奇怪的事发生在我身上可不是我解决!说的就好像跟我没有关系似的!若潇看着照片他到底是怎么能全方位照的这么好,忽然照片上不远处一块小木头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块小木头!好像在哪里见过!”

“小木头?什么小木头?”白曦问。

“对了!我好像知道在哪了。”说完,若潇简直向绘画室跑去,“喂,你等等我!”现在我终于知道绘画室的桌子上为什么会有那些奇怪的划痕,教室的桌椅中间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空隙,照片上那个小小的小木头块就是画架子的支脚。原来她们是在拍视频。

若潇拿着照片跑到绘画室,里面的摆设依旧没变,唯独王芯的画板放在角落里,中间空了那么大的地方,若潇试着走过去摸着画板边,果然在画板顶端有着相同的划痕,这是拍摄的一个视角,白曦一口气跟着她跑了三楼,这小姑娘的体力貌似比他还要好。

“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白曦擦去脸上的汗珠问道。

“他们是在这拍摄的!但是为什么要选择在绘画室呢?”学校那么大,为什么就一定要选择在这拍视频?就算是绘画室离得远也不一定要选择这,音乐室,生物室相比起来那个地理位置都比这里好,而且空隙也非常大,在那里作案一般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在这里拍摄?”白曦看着周围,一点也没有变,那个东西应该还在这里放着,但是现在不能动手,不能当着这小丫头的面动手,上次来拿东西已经让她碰到了,并且她已经开始在怀疑自己了,现在出手是对自己的不利,那如果借用她的话说不定事情就会变得容易得多,而他也更容易动手!

白曦拿出手机趁若潇不注意在身后偷偷的把整个绘画室的桌椅摆设都录下来,随后发出一条短信,若潇还在查看画板上的划痕,能同时全方位无死角的拍摄可以说是相当大的道具机器才能完成,但是如果拍一次视频就拿那么重的东西的话,人手也是非常多声音也一定很大,绘画室虽然说是偏远些可是声音大的话一定会有人听见的,再加上桌子边缘相同划痕,所以既要完成拍摄又能轻手轻脚上路的,也就是有手机支架了,只要摆好位置就不会放过任何细节,想到这若潇冷笑了一下,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心到底有多细,天下那么大有谁会记得有多少顾客来买这玩意。

“若潇,你笑什么?”白曦走过来,看着一脸笑意的若潇说。

“没什么,我在笑这个凶手的拍摄手法倒是挺先进的吗,小白子,你说他今天给我寄王芯的照片,那明天会不会给我寄关玥在绘画室的照片?反正她们两个都是死在绘画室,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这件案子就更好玩了!你说对不对?”若潇开玩笑似的胡乱猜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白曦耸耸肩说,“我怎么知道,凶手也不可能按照你的思想办事吧,如果真的向你想象那样做的话,那你就按照你的想象直接找出真凶吧!简单明了多轻松!”白曦拍了拍若潇的肩膀,小丫头,光是想象是办不成大事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