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作者:木槿时年 字数:304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案情变得越来越想不通,越来越复杂,经常看侦探小说里的主角都是那么快就找到了凶手,怎么这次轮到自己却变得稀里糊涂,就连一丁点的提示都没有,好不容易才找到视频证据证明凶手,可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怎么就这么难,早知道就不把这件事揽过来了,没有金光钻干嘛闲的没事揽什么瓷器活!现在越想越后悔,若潇从浴池回来后就一直在凉亭中发呆,人家总说冲动是魔鬼,我现在终于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了。

“你说你们几个怎么就死在学校了呢,死在别地方多好我就少点麻烦,也不至于现在这么闹心!”若潇躺在长凉椅上,强烈的阳光照在脸上刺眼的不敢睁开,如果是在以前,现在的时间应该是在电影院里看电影,吃着烧鸡喝着可乐,然后和朋友再去逛逛街淘淘宝,晚上在酒吧喝鸡尾酒谈天说地,偶尔闲的无聊还能打架斗殴,想起那时候的生活要多美就有多美,可现实是现在的时间只有她自己,白曦突然就走了连个招呼也不打,莫雪和周璐人家正经八本的学生既然要好好上课,至于那个方子寒还不是一个电话就被叫回警察局,到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啊!一个人。若潇拍拍脸让皮肤吸收吸收阳光补补钙。

手上忽然有一股淡淡的清香。

“好香,什么味道?”香味只在右手上有余味,可是这一天并没有碰过什么东西,唯一碰到的就只有那个报社人员,但是那个人身上也没有喷香水,这个香水闻起来有一点花露水的味道,花露水,我记得这个味道好像在那里闻到过,对了是在图书馆,就是那本书,王芯和关玥每次去图书馆都要拿的那本书的味道。

“说起来,今天右手碰到过的东西除了人就是关玥的日记!”若潇跑回宿舍,这个时间宿舍里应该没有什么人,也对人家都是一个个的好学生,看见她都避得远远的,果然宿舍里空无一人除了她的床铺以外,所有人的床都叠的板板正正的,一块块正宗的豆腐块,就连查寝老师也都不管她的内务了,这样也好省得天天叠被了,乱糟糟的床铺若潇找了半天也没看到那本日记。

“奇怪,我到底随手放哪了?”若潇抓着头发努力回想看到日记的时候,然后听到歌就匆匆地跑出去了,我记得日记是放在…柜子里,翻了许久终于在挂在柜子上的帽子里看到了,日记上还保留着淡淡的香味,和手上的一样。

打开日记,娟秀的笔记留在纸面上,一看就知道关玥是有多用功的天天练字,大致的看了几页大部分都是记录了学校发生的事和人,原来她也讨厌欧阳青青,那你还天天跟她在一起混玩的那么好,真不愧是中间人两边都混得不错也都不得罪人,在外面受欧阳青青的气回来写在日记里一股脑地发泄,这倒也不失一个好办法。

2015年5月15日身上已经没有多少钱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到下半月,那个赌鬼又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家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该买卖的都已经卖了,如果还像以前一样向欧阳青青开口借钱恐怕她又该嘲笑讽刺我,然后又不断地数落我还让我为她干这干那,总在我面前炫耀她的爸妈是多么爱她多么疼她,我受够了,还好上天眷顾我让我遇到了红姐,看她的打扮穿着都是名牌,走在大街上还有很多人对她吹口哨,真让人羡慕我什么时候能变得像她一样,穿的那么漂亮走在大街上都有人喜欢,红姐说,只要到的她那上班我想要的那些生活全都能实现,钱嘛还不是要多少就有多少,等着,等我变成了大美女变成有钱人我就让你们给我舔鞋。

钱,到头来还是钱在作怪,以关玥的性格她肯定是不会把这些事告诉我们的,红姐?看来就是把关玥带到夜总会的人,想不到关玥的心里有一点自卑,看来在欧阳青青的身边她受了不少的刺激,否则怨气不可能这么深。

2015年5月18日我错了,我现在后悔了,我当初就不应该听红姐的话走上这条路,可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就是这张纸上有一股浓浓的香水味,强烈的味道有些刺鼻,现在才知道错了,那个红姐把她骗到夜总会就是当她的赚钱工具,关玥也真是天真为了钱真的跟红姐合作,就算是有错也是你咎由自取。若潇啪的一声合上了日记,实在看不下去了,好好的女孩子就这样把自己的一生都毁了,都是因为钱,都是钱惹的祸。

门口走廊处传来一阵稀稀拉拉的欢笑声,听声音就知道是欧阳青青尖锐的嗓门,若潇急忙把日记藏到枕头底下,随手拿出一本书躺在床上若无其事的看着,欧阳青青推开门,满脸的笑意瞬间变成嫌弃,把零食放在床上让顾薇坐在身边,从包里拿出一瓶香水对着若潇的床位猛喷了几下。浓浓的香水味熏的若潇头疼,不停的打喷嚏。

“多喷点香水,不然这宿舍里的凶手味太重,别把咱俩给传染了,对吧顾薇!”欧阳青青说,话里话外还是说给若潇听,若潇皱着眉头没心情跟她打嘴仗,拿着书扇了几下继续看。

“青青别说了,小点声。”顾薇拉着欧阳青青的衣角小声的说。

“怕什么,有人敢这么做还不让人说了,这个世道是有天理的,明明是她杀了人就一定会遭报应。”实在听不下去了,若潇把书扔到一边走到欧阳青青的身边。

“你干什么?”

若潇一把捏住欧阳青青的脸说,“这么好看的脸要是在上面划上几刀会怎么样呢?王芯是瞎了双眼关玥是断了手指,那你就干脆把脸刮花了吧,然后再把你喉咙挖出来,省得你乱说话!”欧阳青青的脸被抓的生疼,她一边挣扎一边骂着若潇,她真的怕若潇会把她的脸刮花,心里面开始害怕的颤抖,但是不能在她面前示弱,硬是咬着嘴唇眼神狠狠地瞪着她。

“怎么?你是想杀我灭口吗?”欧阳青青带着颤音说。

“欧阳青青你最好管住你的嘴,小心惹祸上身!”说完,若潇松开手,欧阳青青的脸上留下了深红的五只手印,害怕还是冲破了心里妨碍,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下一秒一眨眼就能流出来,若潇轻蔑的看了一眼摔门而去。

“青青,你没事吧!脸上还疼不疼?”顾薇被若潇的举动吓到了坐在身边不敢吱声,她说的话一直在脑子里盘旋,刚刚摔门的声音才让她回过神来,有些担心的问。

“你少在这假惺惺的,刚才怎么不见你帮我,现在倒是开始关心我了!废物一个!”欧阳青青打开她的手说。

“我…”顾薇有些委屈的说不出话来。

“行了,在我面前装什么委屈!”拓跋若潇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我跪下!

校园这么大空无一人,整个操场上就只有若潇一人在长梯上坐着,到底是欧阳青青家里有钱上课时间想去哪就去哪儿,清风拂过若潇打了个冷颤,鼻间涌上一股酸意心里好想大哭一场,想跟家里人说说话,家里人,恐怕现在家里依旧还是若潇一人,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哭了?”白曦坐在身边带着玩笑的语气问。

若潇转头轻轻擦去脸上的泪水说,“我哭?开玩笑我是那么爱哭的人吗”?眼睛上红红的血丝在脸上异常明显,白曦看到她的样子,明明是哭了却还是那么倔强的要强,这个女孩的背后肯定藏着悲伤的故事,原本他不想掺和这件案子本想中途退出,但是意外让他碰到了若潇,这个女孩的身上那种倔强的个性让他对她好奇,所以干脆就在她身边转悠说不定能帮助他解脱。

“小白子,你来学校干什么?是特意来看我哭的吗?”若潇问。

“我?我就是过来散散步,刚出完饭出来溜达溜达消化消化食省得长胖。”白曦拍拍肚子回答道。

关闭